离婚前夕他强迫她发生关系,称不要白不要,比站街女干净还不花钱

2021-04-08 21:47:41 夏槿凉安城

一小时前,我接到丈夫秦明的电话,他说气温下降,怕我感冒,就把我留在家里的秋冬衣物都打包好,暂时放在楼下的车库,让我有空去取。我与秦明已经分居半年了,在这期间只见过两次,很多事情都是通过这种渠道解决的。秦明的语调很和善,通知我去取衣服时,我知道他怕我把东西占了家里,怕我找借口回家,怕我影响他和新欢的相聚。是啊,我运气不好,曾经一起买过房子,一起装修,但是因为结婚证书比房产证晚领了半年,以至于今天没有得到一笔公平的财产分割。本人也曾大吵大闹过,要求秦明将我在房产上的投资折价归还,但秦明拒绝了,这件事,只要他耍赖了,我确实没有办法。

夫妇本是同林鸟,大难不死各自飞。这话十分正确。秦明和我五年前订婚,三年前结婚。结婚初期,日子过得一般,但自去年以来,生活对于彼此来说是一种折磨。

结婚后不久,为了筹划家庭,我提议办一个夫妻双方共同开设的户头,每个月各存一笔钱,以备不时之需。秦明觉得无法接受,他嘲讽的说我有经济头脑,会算账,“然后你拿着这个帐户,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岂不成冤大头?”在断然拒绝了我的建议之后,秦明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让我把工资卡交给他管理,假如我需要钱,可以随时向他要。我当然不同意,共同账户是夫妻二人共同的投资,是合理的计划,但是他拿了我的工资卡就另当别论!

夫妇之间的隔阂就是这样产生的,打那以后,两人就像是有了戒心,距离也越来越远。曾经因为一件小事,我和秦明吵了几句嘴,他把被子抱到客房里,从此闹起了分居。整整20天,我都在想方设法,暗示自己希望他能回来,但都没有成功。随后弟弟到郑办事,不得已在我家借住几天,弟弟占了秦明的房间,秦明便在书房里搭起了简易的行军床。那天晚上,我梳妆打扮,端上一杯热牛奶去敲书房的门。极尽讨好,但愿秦明陪我回到卧室,他却冷冷地挖苦道:“你真会享福,白天打麻将,晚上上网,深夜还让你丈夫陪你睡觉。”这句话像一盆冷水兜头泼在脸上,透心凉。

我离开书房,也断了所有想法,面对这样的人,我还能说什么呢?还有什么办法?我在秦明眼里我就是好吃懒做,可这并不是事实。本人每天准时地上下班,回家就买菜做饭,然后收拾打扫…偶尔周末,才和朋友打几圈麻将。说到秦明,反而整日什么也不做,既挑剔又吝啬。有时候工作繁忙,下班后实在不想做饭,建议出门随便吃点,秦明从不答应,他嫌花钱太多,浪费钱,但如果我说“饭钱我来拿”,他就马上答应,笑着跟我蹭饭。

工作任性

与我相比,秦明足足大了四岁,可在我们的相处中,他却像个不懂事的小弟弟,什么事都要我劝导,朋友们都说是我惯坏了他,我承认这是事实,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一切都为时已晚。

我和秦明都是普通员工,但是我的收入比秦明高很多,并非他运气不好,而是他不肯努力。秦明从不承认他的懒惰,他把一切归咎于领导的为难,同事的排挤。去年底,他破天荒的主动来找我,说想调动工作,问我能否想出办法。老实说,我心里很别扭,在我的朋友圈里,大多是女人嫁人以后,在男人的安排下换了更舒适、更安逸的工作,还没有女人帮男人换工作的先例。

讲到这里,我想说一件往事,当初和秦明恋爱时,有一位高中同学追过我,对方直截了当地向我保证:“如果你和我结婚,房子都是现成的,市里的工作你随便挑(对方是官二代)。虽然那个人条件很好,但我最后还是选择了普普通通的秦明,是为了安稳,是为了他对我好。可是现在,那些美好变成了仇恨。

虽然有点尴尬,但我还是很担心,问秦明想调到哪里,他的回答令我惊讶,原来他想去郊县的分公司(后来我才知道是为了远离我)。听到这句话,我本能地反驳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去那么远干嘛。秦明居然恼怒了,他以为我不想帮忙,便对我怒吼道:“算了,早知道你指望不上,就怕我花你的钱吧,放心,不用我花钱。”说完,秦明还甩给我3000元钱,别误会,这不是他的慷慨,而是小区物业前两天催交的暖气费,秦明没钱,我就给了他。秦明在暴怒中竟将钱扔在我脸上,嘴里还不饶:“我看得一清二楚,你是个俗气的女人,爱钱如命!”

次日,秦明很早就去工作了,我知道他已经身无分文了,每到月底他都要忙个不停。这几天我给他的3000元里面,包括了生活费。怕他没钱,又怕他难为情,我主动给朋友(对方是我的闺密,也就是秦明的同事)打了电话,要求她给秦明1000元,说是当初欠我的,现在交给秦明还了。当朋友听到事情的真相后甚至说我傻,我也觉得自己很傻,但不管怎样,我还是秦明的妻子,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他渡过难关。

情感被他抛在后面。

四月份,单位组织员工去杭州旅游,在机场送行的时候,女同事都是老公送的,只有我孤单一人。出游自然乏味,而在外面的这几天,秦明只打电话给我,不是问我的情况,而是找不到剃须刀充电器,问我放在哪里。出游后,我郁郁寡欢地回到家,秦明倒是很高兴,拉着我说了一些他自己觉得很有趣的事,可我实在没心情迎合,匆匆忙忙地上了床。后来秦明走进我的房间,脸拉得比鞋底还长,他说要和我谈一谈,我婉转地告诉他,自己很累,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秦明火了,一把将我拽下床:“老公有话对你说,你却非说不可,就这么当妻子的?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这种折磨,我的怒气终于到了顶点,我跳起来跟秦明大吵了一架。由于气头上,我的话难免会尖酸刻薄,还会刺痛秦明,他不再做言语上的对抗,而是把我叠在衣橱里的衣服全扒到地上,气急败坏地大叫:“你走,滚回你家去。”刚开始我还想去阻拦,但他一把把我推到了地上:“快起来,马上走!无论到哪里都可以,就是不能住在我家里…”

这样的情况,我怎能再在那个家多待一秒钟,于是,我便顺从秦明的愿望,离开了家。十多天过去了,秦明一个电话也没打,一个短信也没发,只是朋友们纷纷通过各种方式来安慰。之后,父母也加入了“劝降大军”,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家,让我多想想秦明的好,说夫妻间难免有摩擦,解决问题才是关键。亲朋好友的劝告让我动了心,决定回家好好和秦明谈一谈,或许离婚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四月二十六日,我主动回家,为了表示诚意,还精心准备了一桌菜。但秦明只是没心没肺的吃吃喝喝,拒绝和我谈任何事情。那天晚上,我本来想离开,但是秦明把我压住了,在他的逼迫下,我们同房。后来,秦明很快就睡着了,我却很久没有睡意,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什么,也不知道将来该怎么办。尽管秦明无数次让我伤心失望,但我们毕竟相爱过,真的要舍弃,我无法放下。

次日清晨,秦明醒过来,我问他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事情,秦明冷冷地迸出两个字——离婚。我问他,既然要离婚,为什么还要找我?秦明阴险地笑了:“送门的女人,哪个男人不要?比站女干净,还没花钱呢…

那一刻,终于心死。从那一天起,我再也没有回家。我要离婚,要赶快离开这混蛋,可不知内情的双亲却在苦苦挽留。经过他们的“努力”,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和秦明彻底分开,但是我知道,离婚是早晚的事。对这样的人,早一天走,我就能早一天得到解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