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听音乐,大学来摩登实习只是为了做个酷女孩

2021-04-08 17:28:27 摩登天空杂志

前不久的一天,我正在自己的工位上办公,抬头突然就看到了咖喱(Curry Tian)。原来她在摩登实习过,如今回北京了顺便过来看一下老同事。

我第一次知道她是因为福禄寿《兰若度母》的 MV, 配合三姐妹迷离的声音,一个仿若电子观音的巨大人偶出现在屏幕前,这个画面让我一下子就对背后的创作者产生了兴 趣,成为了她的粉丝。

田咖喱作品:福禄寿《兰若度母》MV

去年,她的作品 Simulacra 获得了第47届美国学生奥斯卡最佳实验动画电影金奖。学生奥斯卡是美国面向青年电影学生的最重要奖项, 这对于来自中国的田咖喱来说,是很顶级的一项荣誉。

如今,人人都想在区块链艺术领域有姓名, 她 受邀入驻 SuperRare(一个由区块链技术支持的艺术创作者和收藏者的社交网络平台),还去过 SVA(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讲课 。

田咖喱(Curry Tian)

于是,我带着对她的好奇心和她约了一次采访,就在 上周一下午,我们在一个昏暗的酒店大堂里聊起了天,她穿着睡裙,发型也不加修饰, 随和、坦诚的性格 和她艺术精英的形象间竟有一丝反差萌。

“我是一个书呆子艺术家。”

ZERO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成长经历吧?以及它对你学习艺术有没有什么影响?

咖喱我在石家庄长大,摇滚之城,大学之前我都是一个书呆子,生活很简单,特别爱学习,是一个学理科的普通学生。可能有一些生活上的潜在压力跟恐惧,对绘画和所谓的艺术有一点点缥缈的追求,所以就是斜杠青年外加在差异化中成长的这种状态。

ZERO你平时喜欢听什么样的音乐

咖喱:我平时不听音乐,真的不听,哈哈哈。但是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我身边的音乐人比较多,我会听我朋友做的音乐,特别是当他们强迫我听的时候。如果非要说我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的话,可能就是独立电子,有一点点骚,一点点 indie 的那种舞曲。

田咖喱作品: CC is Dreaming-Voice In My Head MV

ZERO你身边都有哪些音乐人朋友呢?

咖喱:比如说我之前读大学,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叫瞿秋繁,他的乐队叫 Goodbye Honey Boy,属于独立电子,其中有一个弹吉他的也是我一个蛮好的朋友,是学建筑的,现在在纽约。

陈婧霏是我的女神,我很喜欢她的歌,她也是清华毕业的,比我大几届, 因为我们有一些私交嘛,我就觉得从很多层面上来讲,她都特别厉害。

我的毕业设计的音乐制作人 武昌龙 CCHH 也是我蛮好的朋友, 他还是一个说唱歌手,之前在北京搞了一个厂牌,叫天下广顺, 当时做毕业设计的时候,我在他家住了 4 个月, 盯着他做我的毕业设计配乐。 去美国之后,我认识的很多人同时都是 DJ ,不胜枚举,就感觉大家都会有音乐这么一条辅线, 但总体上来说,我对这些都不是特别懂。

ZERO你平时有什么别的爱好吗?

咖喱:我的生活很简单、很乏味,就是工作。我所有展现在大家眼前的创作,都带有一定的功利性,它是经过妥协后的一个我擅长的事情,因为我擅长做视觉。但跟视觉反向思考的、与视觉无关的,是我纯粹喜欢的东西,比如阅读一些文本信息、看电影,但这些事情我却非常地不擅长。

ZERO你比较喜欢看什么样子的电影?

咖喱:我喜欢的电影很多,比如昨天在朋友家看了一个电影叫《花火》,北野武演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很笃定自己喜欢什么、自己想要做什么,但就最近一两个月,我对电影的整个品位都有了一点点转向。

因为我本身很接地气, 是一个典型二线城市的中国普通女 孩,我喜欢的都是跟我的生活完全抽离的东西,是形式主义的、有强烈符号化的、有宗教气息的架空时代和空间,就像建筑、艺术、历史一样,而且它们 同时是在讽刺一些东西的,因为我很喜欢讽刺。 比如库哈斯的《癫狂的 纽约》 、 埃米尔的《黑 猫白猫》,或者像罗伯特·威尔逊的实验戏剧,皮娜 鲍什的舞蹈剧场,日本暗黑舞踏等等 。

罗伯特·威尔逊作品:Aadama Passioon

暗黑舞踏作品:山海塾

我意识到:原来我对自己的日常生活是完全不接受的,因为我羞于探讨它。 但最近我感受到自己是特别的,周遭的东西还是有一定价值的,而不是一无是处,所以说正在经历一些改变。

ZERO是什么瞬间让你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咖喱:我主观地想,可能是因为我在美国待了很长时间,生活特别抽离,这次回国,也许有我父母的影响,也许是整个城市语境的催化,自己有一个心态上的变化。 我目前的生活有一点停滞,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就跟这个酒店的床单一样,它每天都会被换掉,仿佛一直是崭新的,但是仍然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也说不上来哪不好,就还挺焦虑的。

ZERO那现阶段最让你感觉到刺激的,或者是最能让你提起兴趣的是什么?

咖喱:最近在约会,哈哈哈,如果没有约会,就是阅读、看电影、跟朋友聊天之类的,我特别养生。

我不喜欢听音乐,来摩登实习只是为了做一个酷女孩。”

ZERO你大学期间在摩登实习过一段时间,当初是因为什么契机?

咖喱:我在大学的时候,执意想让自己有酷女孩的这种人设,一个比较直白的原因就是我是学设计出身,通过良仓 app 第一次接触到了动态的东西,比如拍广告,于是很想从平面往动态方向转,刚好当时摩登在招聘,抱着想要去参加草莓音乐节等诸多心态,我就来了。 其实我现在对这些东西的激情都不大了,哈哈哈,但是当时 我的虚荣心 驱使我那么做,觉得一个酷女孩就应该去看草莓音乐节,就需要有这种经历。

ZERO在摩登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咖喱:我记得当时大波浪的李剑在我们部门做编辑,他真的挺酷的,之前我们一起去采访了现音的人。之前还跟伍叁老师一起搞了个摩登拼车秀,他是司机,马頔是副驾驶。

ZERO现在你心中“酷”的标准是什么?

咖喱:自洽、独立、不需要外界的反馈,是我觉得酷的状态。 比如陈婧霏,她就有底气去拒绝一些在别人看起来很好的机会,因为她有一个很强的信念感,有把一手好牌打烂的这种状态。

田咖喱执导 Simulacra 的剧照

“我25年的人生可以用狗屎运来形容。”

ZERO最近区块链艺术是热门话题,你对它的看法是什么?包括你最近受邀入驻 SuperRare,有什么感受吗?

咖喱:可以浅浅地理解为:在另外一个世界“发家致富”。现在虚拟货币很火,泡沫很大,很多人可能听说了之后就去上传了作品,但是他的作品并不一定能卖出去,而且上架过程中你也需要掏一部分钱,比如你放一张画可能就要交几十刀,每一项操作你都需要交这部分钱,七七八八加起来,压力还挺大。

田咖喱作品:Saṃsāra

我可能就比较幸运,被邀请去了 S uperRare 那个平台,而且那个平台可能也比较适合我的调性,因为它们并不是以量取胜 , 我的作品非常少,可能一个月也就是搞三四幅的状态,一开始就发了两张试水,结果非常惊奇地都卖掉了,然后又发了两张,又卖掉了,我觉得这可能有一点 “ 发家致富 ” 的状态了。总之,我25年的人生都可以用狗屎运来形容。

这种国内外的联动都有一定的时间差,可能国外已经开始有一个秩序了,国内才刚开始, 前几天我还去 798 参加了 UCCA Lab 那个活动, 我对这些事件持比较中立的态度,就是 抱着学习的心态来赚一些小钱,并不会说因为 这么快就赚到钱了,就带着躺赢的状态、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我并没有觉得整个事件给我带来了很多价值。 现阶段我 还是想回归到交际中来,回归到真实的生活中来。 我 感 觉我跟艺术家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 要干一件什么事情,就希望完全进入 一个 空间,但我不是,我希望我的人生是流动的,就像水一样。

田咖喱作品:Supreme Pole-01、Supreme Pole-02

ZERO你提到过你对商业广告兴趣很大,这个我还蛮好奇的,为什么呢?

咖喱:对。比如说最近有一个广告找到了我,但他们中介的人觉得:一方面我没有经验,另一方面怕我觉得这个广告很土,不想做。但实话实说,我很想做,我真的很想做。我是非常想做实拍的东西的,因为摄影这件事的体量稍微轻一点,创作空间也比较大,包括我最近也开始回归摄影了,就会牵扯到拍平面的东西。

“唯一让我有感觉的事情,我又觉得它没有价值。”

ZERO你的作品里面有非常常见的一个主题就是 Simulacra(拟象),它是如何贯穿你的创作生涯的?通过这么多次的实践,你现在更愿意如何解释它?

咖喱:起点很简单,我就是单纯对这个词感兴趣,Simulacra 就是鲍德里亚的“拟像”的概念。本科的时候做的那些东西,让我对整个知识体系有了一个粗浅的了解,觉得就是“自我与自我”的关系,是探讨人与社会的一种交互关系,然后有一点 3D、有一点超现实。去美国学习了一段时间后,我 就发现当时搞的东西都很浅薄了,因为它本身还是一个非常大的概念,正好 我最近在读 一本鲍德里亚的书, 刚好写的是鲍德里亚在洛杉矶,让我非常共情。

“人就是在创造眼睛耳朵、嘴、四肢的延伸,然后所有东西都被仿真再现,风景被摄影再现,女人被性的场景再现,思想被文字再现,恐怖主义被时尚和媒体再现,事件被电视再现,事物似乎只能通过这种奇怪的命运而存在,我们会怀疑世界本身是否只作为广告而存在,这个广告可能有另外一个世界制作完成,当唯一的美由整形美容手术创造,当唯一的城市美由绿色景观手术创造,当唯一的意见由民意调查美学手术创造。现在随着基因的操控,整个人类的整形手术终于来临了。性、海滩和山脉,性和海滩、海滩和山脉,山脉和性一些概念,性和概念只是一种生活。”

——鲍德里亚

他就是在说:一切都是仿真和再现。就算我坐在这里,我给你传达的信息也是基于语言的,这件事很匮乏,粗浅地讲可以用“聊不明白”来形容。他还说:“沙漠是人类缺席的延伸”,本身我就特别喜欢沙漠,印象就是看起来非常秃,但我觉得它也是很有生命力的,比树林、海什么的都更具有生命力。

我喜欢半戏谑式的、不给出答案的这么一个状态,因为我不管怎么说,都可以一直重新审视这件事情,一头扎进去思考、然后跳脱出来再看,不断循环,感觉它就是拟像本身,感觉可以看到这个事情的一个非常宏大的全景。 因为每当你相信一个 东西的时 候,你就觉得这个事情是真理 , 但是,可能当你过了一个人生阶段后,它的价值就会变化。 如果你把它看作拟像本像,整个景象都可以浑然天成地来看。

Simulacra 影片预告,荣获47届学生奥斯卡,入选 NOWNESS 中国天才计划大奖

ZERO拟像这个主题是比较抽象的,很多人他会用比较具象一点的主题,比如说讨论社会问题、各种主义,有的人甚至就讨论一些很简单的事情,比如说家乡。你怎么看?

咖喱:不是说我不想谈女权、不想谈社会、不想谈星巴克,是因为我对这些主题本身就很钝感,我唯一有感觉的事情,我又觉得它是没有价值的,比如我的家庭关系、我内心这些自怨自艾的小心思、我的痛苦与挣扎,我觉得它们是真实的,但是这个对社会没有任何价值。我 希望我把它分享给我的妈妈,我希望它来伤害我的亲密关系、我的朋友们、以及我了解的人,但我并没有觉得社会有义务去承担,因为这些事情都占用时间、占用能量,简言之就是:你是谁,别人为什么要听你讲? 我说服不了我自己。

可能 正是因为我之前对我的个人生活完全不认可,所以就避而不谈这些具象的主题,但现在我觉得好的一点就是:我允许我的生活进入我的生活了,我觉得我有可能去做一些切实的事情了,虽然还没开始,但自己心态上的改变还是挺大的。但由于 我不擅长这些东西,所以还 得一步一步来, 不 可能一蹴而就。

那么,你想来摩登实习吗?

你最好喜欢用文字记录周遭的客观事物

你最好是一个 UP 主

你最好有自己的播客

你最好在全国各地都有一些酒肉朋友

你最好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热情

你最好有定期去 LIVE HOUSE 的习惯

如果你觉得自己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欢迎把简历发到这个邮箱

chuzhiyong@modernsky.com

策划 | 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

监制 | 伍叁伍伍 王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