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台湾货轮仍未脱困,一天96亿美元损失,救援最佳时机已到

2021-03-27 16:16:21 趣聊科学

道路交通堵塞经常见,可河道里的交通堵塞少见,河流对船只大小、吨位等还是有严格要求的,不符合要求的船只是绝对不允许通行的,也没人敢这样冒险,可是,总是会有意外,这不,一艘大船被卡在了苏伊士运河上,造成了大面积交通堵塞,带来的经济损失,你能猜到吗?

苏伊士运河位于欧、亚、非三洲交界处,连接红海和地中海,是全球海上大动脉,每年的贸易量约占全球贸易总额的12%,马克思将苏伊士运河称之为“东方伟大的航道”。

在苏伊士运河没开通之前,西欧要想和亚洲通过海上交流,必须要绕道非洲好望角。苏伊士运河开通后,欧亚交流可以通过苏伊士运河,航线距离缩短了8000-10000千米,时间也要节省12天以上。

3月25日,我国台湾的长荣海运的超大型货轮“长赐”号(Ever Given),在从深圳盐田驶向荷兰鹿特丹的途中,因为强风和沙尘暴等各方面原因,直接造成船舶转向失控,卡在了苏伊士运河中,也就是说苏伊士运河堵船了。

苏伊士运河宽约160-200米,长赐号为什么这么有能耐?

长赐号是2018年建造的,其长度约为400米,宽59米,重达22万吨,属于当今世界上大型船舶。

一个宽59米的船要想凭一船之力,堵塞200米宽的苏伊士运河,只能横着走才可以。没错,长赐号就是行驶失控了,斜着堵在了苏伊士运河上,如下图。

▲长赐号堵在苏伊士运河上

要多大的风暴才能让万吨巨轮改变方向?

正常情况下,暴风雨确实很难让万吨巨轮改变方向,然而,通过下面分析你会发现,或许堵塞苏伊士运河真的没那么难。

由于长赐号是一艘货船,船上装满了集装箱,这些集装箱装的货物非常多,满载货物的长赐号高度,比帝国大厦还要高,这么大的面积,一旦遇到风暴,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这就是一个无比巨大且坚固的风帆。

当然,暴风雨也只是一个因素,业内人士也表示,不可否认也有人为因素在里面,毕竟在长赐号前后,也有很多万吨巨轮,唯独它就卡在河道上。

关系复杂的长赐号

长赐这艘巨轮归属、使用和注册关系网非常复杂。

前面也介绍了,长赐号属于日本制造,并在2018年完成下水,其所有权属于日本正荣汽船

日本正荣汽船将其在巴拿马注册,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税收和成本,因为很多货船经常来往在巴拿马海峡,如果在巴拿马注册,税收会比较低,这也是业内正常做法。

然而,日本正荣汽船并没有打算自己使用这辆货轮,而是租借给台湾长荣海运,长荣海运就相当于一个快递公司,负责收运费。

可长荣海运也不想自己运营这个快递公司,交给了新加坡的管理公司代为运营。

开始营救

,既然苏伊士运河属于航运大动脉,现在被长赐号堵塞了,那就只能疏通,然而事实是,这个过程非常难。

长赐号堵塞地点是在埃及境内,只能请当地救援公司来协助救援。

第一招:挖。

只要把长赐号堵塞位置挖宽,挖深就可以了,挖掘机就要派上用场了,然而,因为长赐号是庞然大物,拓宽和挖深哪有那么容易,从现场发回来图片来看,救援公司仅派了一辆挖掘机。

这种愚公移山式的救援方式,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疏通。

考虑到挖掘确实有点不太靠谱,根据最新消息显示,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派来Mashoor号挖泥船,来清理轮鼻周围的泥沙。

第二招:卸。

从实际情况来看,靠挖掘机拓宽河道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这时候又来新方法,何不把船上货物卸下来,船会变轻,吃水也会减小,让船自己浮上来。

这确实是一个可行办法,然而实际情况中遇到两个难题。

如果直接卸,势必会导致船倾斜,甚至会出现更严重后果;这时候就要用到大型龙门吊,大型龙门吊埃及并没有。

所以,从船上卸载货物也是不可取的。

按照现有救援节奏,让长赐号脱困至少需要数周时间。

损失惨重

堵塞大动脉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经济影响,根据航运杂志在贝鲁特的代理商Sayegh算了这样一笔账:

“如果这艘船在苏伊士锚定,船东每天大致要损失60,000美元,或者说是每延迟一个小时将损失3000至4000美元。”

《劳埃德船舶日报》(Lloyd's List Intelligence)所属专业机构26日评估,在航道恢复前,如果按照堵塞165艘船舶计算,每日损失高达96亿美元,也就是说每小时高达4亿美元,然而现在堵塞数量增加到了206艘,损失金额还在增加。

埃及方面表示,疏通运河还要等待几天,这也会让总体损失继续增加到数百亿美元。

谁来负责这次损失?

关于谁来负责这次事故的天价损失,我国台湾长荣海运董事长张衍义回复相关部门疑问,长赐号是长荣公司长期租借,船上任何操作失误和不可抗拒等原因带来的损失,都是由船东负责,包括本次意外。

靠天能行吗?

长赐号此次深陷泥潭,跟天气有很大关系,由于目前救援速度缓慢,还能靠天气扭转局面吗?

根据埃及气象局消息,本周六和周日海上会有风暴,风速将会达到80公里每小时,这样的恶劣天气会给救援带来困难。

然而对于暴风雨天气耽误了救援工作,导致救援难度增加的观点,有人持否认态度,尼克·斯隆,他在2012年曾经参与了打捞意大利海岸倾覆的科斯塔协和号邮轮,而且是负责人,他的观点正好相反。

他认为解救长赐号最佳时间将会在周日或者周一,此时由于潮汐的光临,运河水位会上升6米,这样一来长赐号大概率会重获自由。

写在最后

不管这次事故是天灾还是人祸,只希望船只早日脱困,苏伊士运河恢复往日的忙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