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爽再上法庭,张恒又曝猛料:成年人的战争,最无辜的是孩子!

2021-03-24 23:30:41 周冲的影像声色

郑爽张恒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二次开庭。

3月16日。

据澎湃新闻报道,案件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双方都没有现身。

只有双方律师,以及相关人员在场。

张恒滞留美国,回不来。

郑爽也前往美国,准备着3月20日的抚养权案开庭。

图:澎湃新闻

这件案件,主要围绕着一笔2000万的借款认定。

2018年11月17日。

郑爽方称,因张恒创业资金周转原因,向她借了2000万。

第二天,郑爽把钱汇入张恒账户。

由于两人是恋人关系,并未签署合同、借条等有效证明,也没有对还款期限、借款利率进行相关约定。

2019年9月27日。

郑爽张恒感情破裂,郑爽提出分手。

同年10月1日,郑爽就多次跟张恒催要欠款,但都没有如愿。

2020年1月8日。

郑爽提出上诉,请求法院判令张恒归还借款2000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

一审在上海静安法院进行审理。

郑爽胜诉。

张恒方当场不服,提出上诉。

图:澎湃新闻

张恒代表律师称,此次庭审时间很短,郑爽那边没有提交任何新证据,而他们则重新提交了20份证据,其中包含两组最新证据。

张恒的美国出入境记录;

张恒护照信息。

意在证明,郑爽的诉讼目的,和这个诉讼对张恒造成的影响。

图:澎湃新闻

郑爽的不愿调解+张恒的坚决上诉,使得这起纠纷案变得扑朔迷离。

是郑爽存心积虑?

还是张恒蓄谋已久?

为了寻找真相,我翻阅了案件相关的所有资料。

结果发现,并非那么简单。

庭上,张恒代表律师否定了郑爽方的主张。

她认为,郑爽与张恒双方争执的2000万并不属于借贷,而他们俩更不属于借贷关系。

因为这笔借贷是有前因后果的。

何以见得?

我们得从头说起。

2018年4月,郑爽与张恒相遇相知,很快就谈起了恋爱。

缘起是录制《这!就是铁甲》。

当红花旦与赛事总监的激情碰撞,两人在节目上的打闹互怼,曾经令无数少女沉迷。

恋爱是纯粹的事,但郑爽却不想止步于此。

当时,她是自由艺人,没有经纪团队,挂牌的经纪人是自己老爸。

和张恒恋爱后,张恒就开始做起兼职经纪人。

大概是2018年6月。

一来是热恋期,二来两个人都挺有雄心,想要并肩作战也很正常。

又过了2个月左右,郑爽便提议张恒辞去赛事总监的工作,担任她的正式经纪人,全职帮她工作。

期间,两人还沟通起开公司的事。

但由于理念分歧,以及许多细节上的操作,两人并没有达成一致。

对辞去工作的提议,张恒也很犹豫。

图:澎湃新闻

2018年11月16晚。

郑爽重提旧事,希望张恒辞职,成为她的经纪人。

两人闹得有点不愉快。

在庭上,张恒代表律师展示了,两人当时的聊天记录,真相得以还原。

郑爽部分:

“我工作起来六亲不认的”

“我们一个月约会一次好不好,或者两个月约会两天”

“还有,我说的你考虑好没我说的事”

张恒部分:

“你说2000的事么”

“所以就是和你分居这样么”

“2000的事我没想清楚……我暂时还是觉得奇怪……”

“我不想像小白脸……”

就这段对话记录,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里,郑爽应该是处于主导地位的。

她希望张恒为她工作。

即便张恒一再表示不愿意,态度十分抵触。

图:澎湃新闻

两人不欢而散。

张恒在深夜11点跑到酒吧,并发了微信告知郑爽。

但郑爽没有回复。

凌晨1点左右,张恒发了许多自言自语的信息给郑爽,主题是他同意借2000万。

值得注意的是,张恒还提到2个点:

1、我每个月1块钱;

2、你说的条件我都接受了。

这意味着,关于这2000万两人除了外人所知的原因,还有一些仅有两人才知道的内幕。

其中的“条件”究竟是什么?

不得而知。

唯一知道的是,张恒认为,这2000万不是张恒主动借。

从已曝光的聊天记录看,张恒接受这笔借贷的态度,很勉强。

直到最后,他还在自说自话:“我成长不起来……其实也配不上你”“你知道借钱和不借钱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图:澎湃新闻

11月17日白天。

张恒快刀砍乱麻,辞职了。

并告诉郑爽:“我欠你了,2000W、1000W、7000W我都欠得起”。

第二天,郑爽就把2000万转进了张恒的账户。

并在转账中备注:借款。

两人的借贷纠纷就此埋下伏笔。

图:澎湃新闻

曾经恩爱,想要白头,于是用了金钱作为纽带。

加上后来代孕出生的两个孩子。

张恒郑爽在经营两性关系上,用了最寻常的套路——

经济+生育+情感=永久。

谁知,到了曲散人终时,所有的纽带都成了死结,将他们俩的人生都搅到稀巴烂。

2018年12月10日。

两人合伙的第一家公司成立,取名鲸谷座。

我用爱企查查了一下,这家公司的详细资料,发现了一些端倪。

首先,公司的注册资本与实缴资本不相符。

公司的注册资本是2000万。

但实缴资本其实是1020万。

其次,张恒和郑爽的认缴出资额和实缴出资额也不相符的。

郑爽认缴出资额是1360万,实际出资1000万。

而张恒认缴出资额是640万,但实际仅仅出资了20万。

图:爱企查

张恒虽然只出资了20万,但却获得了32%的股权,并担任了该公司的法人代表。

可见,最初郑爽待张恒不薄。

并且根据已知资料:

假如郑爽与张恒之间,没有其他契约或资金来往证据,那么,鲸谷座公司的实际注资1020万元,并非来自郑爽打给张恒的2000万现金。

而是由郑爽另外出资1000万,加上张恒的20万构成。

此前疯传,“郑爽给张恒2000万,张恒用来开合伙公司”。

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图:爱企查

很快,两人又开了第二家公司,鲸乖乖。

据澎湃新闻报道显示,日期是2019年1月18日。

也就一个月的时间。

大股东依旧是郑爽。

而法定代表人,也还是张恒。

图:澎湃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鲸乖乖只有一个客户。

那就是郑爽。

而且,郑爽是不需要付费的。

庭上,张恒代表律师出示了鲸乖乖的公司财务报表,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零。

图:澎湃新闻

可能你会问:“那张恒作为经纪人,难道都没有收入吗?”

我起初也觉得不可能。

但张恒代表律师却给出了一个惊人说法——张恒没拿到钱。

在参加《女儿们的恋爱》时,郑爽、郑爽爸和张恒酬劳一共2400万。

后来,郑爽接了一部电视剧,片酬更高达1.6亿。

最终,张恒都没收应有的酬劳。

图:澎湃新闻

关于2000万的去向,张恒代表律师上交了相关账户的流水证明:

1、两人日常开销花了200多万;

2、郑爽演艺工作支出、鲸乖乖公司运营及装修、郑爽家装修花了200多万;

3、投资郑爽相关的服装公司花了90多万;

4、投资鲸谷座花了20多万;

5、代孕花了100多万。

上面费用合共约750万,剩余的钱买了理财产品。

换句话说,即便如此,张恒名下仍然躺着郑爽给他的价值约1250万元的资产。

图:澎湃新闻

最后,张恒代表律师说了这么一句话:

“要真都是真的,不能说‘2000我借了’是真的,后面的‘四六开’和‘平分’就不算了。”

的确不厚道。

但这就是和情人合伙的坏处。

浓情蜜意,双方都有美好愿景,将自己拥有的都投入了。

郑爽砸钱。

张恒辞职,当免费经纪人。

但事情的进展,往往却不如人愿。

两人建筑的事业大厦,随着关系破裂,也随之坍塌。

结局极其惨烈。

2019年9月27日,两人分手。

官司一触即发。

缠绕着两个人的财产、孩子,都成了彼此的软肋和武器。

2020年1月8日。

郑爽正式起诉张恒欠债不还。

上海静安法院随后受理,并支持了郑爽的全部诉讼请求。

张恒方不服。

随后上诉至上海二中院。

图:澎湃新闻

此时,张恒远在美国。

因为要守护两个无辜的孩子,他与母亲滞留在美国。

郑爽不愿配合办理护照。

没有护照,孩子就无法回国,如果张恒回国,他们就会被送往福利院。

张恒进退两难。

最终选择了,留在孩子身边。

然而,事情的恶化没有停止,张恒对国内发生的一切束手无策。

早在2019年11月。

张恒就主动辞去鲸谷座、鲸乖乖两家公司的职务。

郑爽、张恒也因此没有继续注资。

(注:按规定,在约定期限内,需要分期逐渐将认缴资金补足。)

图:澎湃新闻

公司倒闭了。

张恒郑爽都不愿拿出钱,清算解散员工的各项费用。

这埋了一个大雷管。

2020年8月26日。

张恒担任法人代表的鲸乖乖公司,成为被执行人。

图:澎湃新闻

2020年9月。

一直沉默的张恒,连发了两条微博。

他的话看起来完全没有力量,更像一种无奈的哀鸣。

图:澎湃新闻

2020年9月4日。

张恒被限制消费,原因是鲸乖乖拖欠多名员工工资、补偿金。

图: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也进行了详细收集。

结果发现,鲸乖乖真的涉及多个劳动合同纠纷案。

图:澎湃新闻

因为张恒无法回国,一时间谣言四起。

舆论的枪口对准了他。

坊间都在传闻,称他诈骗、借高利贷、逃避债款,乃至携款潜逃到美国。

图:澎湃新闻

张恒忍无可忍。

他决定反击,以鱼死网破的姿态。

孩子就像一根引线。

将埋在地下的所有秘密,一次性轰炸。

但这不是第一次交锋。

两人早在之前《女儿们的恋爱》里,就已经开始了这场战役。

很多人都说过,张恒郑爽在节目上的状态很不对劲,两人像是在暗暗较量,互相试探着对方。

最后一期尤为明显。

上一秒,两人还沉浸在旅游的甜蜜中。

下一秒,就突然坐下来谈论分手话题。

是郑爽先提的。

她说:“咱俩应该不是这种情侣关系比较好,你就单纯的是我经纪人。”

这听来就有分手的暗示。

图:女儿们的恋爱

没等张恒回应,郑爽又乘胜追击。

“我让你担任我任何角色,也没有想过你会担任我男朋友这个角色。”

图:女儿们的恋爱

张恒杵着。

压根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郑爽却笑着继续说:“那你要不做我男朋友,你可能不会担任我经纪人,也不会跟我成立公司了。”

图:女儿们的恋爱

张恒低头嗑着瓜子,试图掩饰情绪。

听到这个问题,他第一次抬头,瞟了郑爽一眼,做出了肯定回答。

“嗯。”

图:女儿们的恋爱

面对张恒的肯定,郑爽完全没有不高兴。

她继续笑着说:“张恒其实我想过,你要不做我男朋友,我该怎么样,其实我觉得你不做我男朋友,我们俩也会配合得非常好的。”

图:女儿们的恋爱

听到郑爽反复强调,张恒终于忍无可忍。

他反问:“你是为了让我跟你一起工作,所以跟我成为男女朋友的吗?”

这句话估计藏在他心底很久。

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与郑爽的这段关系,与其说像恋爱,其实更像是工作搭档。

而郑爽可能早已,没把他放在伴侣的位置上。

图:女儿们的恋爱

令我震惊的是,郑爽没有回答。

她看着张恒。

笑着。

沉默着。

即便镜头在前,她都不愿再装了。

图:女儿们的恋爱

郑爽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张恒。

他突然暴跳如雷:“你什么意思?怎么?过几天要分手了吗?”

图:女儿们的恋爱

然而,郑爽还是沉默着。

张恒彻底泄气。

他压低着声音,说道:“我好卑微啊。”

图:女儿们的恋爱

这段对话长达7分钟。

相信没有剪辑之前,应该更为漫长。

张恒全程眼睛都是红的,声音很沙哑,几乎要哭出来,很可能已经哭过一轮。

图:女儿们的恋爱

值得注意的是,《女儿们的恋爱》录制是在2019年9月底。

也就是,两人关系已经摇摇欲坠时。

在这个节目以外,两个人早已对这段关系的去留,有了决定。

他们已经暗暗撕逼。

为了孩子。

为了2000万。

很多人认为,张恒是最大输家。

但其实,郑爽的损失惨重得多。

2020年本该是她的好运年。

年初,她买下了一栋价值1.5亿的别墅。

不久,她又拿下了prada的代言。

事业正往新的高度迈进。

图:南都周刊

然而,一切都随着代孕的消息,成为泡影。

1月19日。

Prada终止与郑爽的所有合作,她成了最短命的“8天代言人”。

之后,厄运如同蝴蝶效应。

与她合作的品牌方纷纷传来终止合作的消息。

图:南都周刊

被众多官媒点名。

最终,就连广电都下达封杀令。

名誉扫地。

巨额赔偿紧跟其后。

在《每日人物》的报道中,提到郑爽担任主演的待播剧,一共有3部。

这3部剧的投资加起来超过7亿。

而作为劣迹艺人退演,她不仅要面临违约金,还有相关的损失费、合同违约金、相关利息和诉讼费。

图:每日人物

除了影视赔偿,还有品牌代言。

在《每日人物》的报道中,提到至少有12家品牌方承受巨大损失。

作为代言人,郑爽要退回所有酬金。

而且,很可能还要按代言费的80%进行赔付。

保守估计,这将是以亿为单位的天价赔偿。

图:每日人物

就在昨天,又一起关于郑爽的起诉案,在上海松江人民法院开庭。

讽刺的是,郑爽压根无法出席。

为了处理抚养权案,她已经飞往美国。

早已分身乏术。

图:网易娱乐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

在未来,将有更加可怕的命运,等待着郑爽。

有人说,郑爽其实很可怜。

但我不认可。

在这出闹剧里,所有人都不无辜,他们只是抱着私欲,想尽办法去榨取别人的利用价值。

唯一值得哀,是那两个不被爱的孩子。

他们以错误的方式出生,终将面临极其艰难的人生。

他们无能为力。

甚至连出生的选择权都不被赋予。

作者:有鸭蛋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