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i Ho:巴黎把她变成舞者,柏林把她变成 DJ

2021-03-24 13:17:05 摩登天空杂志

如果你是北京上海的俱乐部爱好者、舞池常客,你一定经常在海报上见到 Rui Ho 这个名字。

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我把她在柏林 Boiler Room 放的那场 Hard Dance 视频找到,本想着带上耳机简单抖擞一下精神,结果45分钟的音乐,听得我整晚没睡着觉。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Rui Ho 是在欧洲发展得最好的中国 DJ、电子乐制作人之一,但网上能搜到的、和她的经历有关的信息太少了。

我带着好奇心和她约了一个 ZOOM 视频通话,听她讲了讲她从小到大的一些音乐故事,以及巴黎和柏林这两座城市带给她的改变。

从小就喜欢唱歌

Rui Ho 出生在湖南,爸妈都是老师,也都是合唱团爱好者,在这样的家庭氛围的熏陶下,她从小就喜欢唱歌,《雨后彩虹》、《龙船调》和《狮子王》都是她参加合唱团的记忆。

上初中时,Rui Ho 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了王蓉《完美》的 MV,觉得很有意思,就去买下了专辑「非想非非想」,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张 CD,那时王蓉还没有走电子舞曲的路线,还是一个在广州打拼的民谣、摇滚音乐人。

左:王蓉「非想非非想」 右:宇多田光 Deep River

后来她在网上发现了宇多田光后,被宇多田光“从词曲唱到制作一手包办”的创造力惊到了,把她视为自己的音乐偶像。

“我去年9月发的专辑 Lov3 & L1ght 里,第一首 Hikari 和第二首 Exodus‘12 就是在致敬宇多田光,她的名字叫“光”(Hikari),她的第一张英文专辑叫 Exodus。”

Rui Ho 喜欢宇多田光,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宇多田光在美国长大,审美里面有黑人音乐的基因。Brandy、Beyonce、TCL,Rui Ho 也都很喜欢,因为她那时候住在广东,经常能收到香港电视台转播的 MTV 节目,她对 R&B 有天然的好感。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去巴黎读研究生

Rui Ho 大学的专业是法语,对于一直想出国留学的她来说,去巴黎读研是顺其自然的选择,她抱着去学习一个文化专业的心态,也是顺便想去巴黎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音乐制作人来合作,音乐始终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但现在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巴黎人比较排外。想要打入本地人的圈子,除非语言是母语水平,或者文化背景相似,不然不会有人愿意听你说什么,所以在刚去的一两年里,Rui Ho 的感受都不是很好。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即使她生活在巴黎这样一个音乐、电影、艺术氛围都如此浓厚的城市,可以参加各种聚会、派对,但通过认识新朋友来帮助自己做音乐这件事,已经不太可能成立了,所以她报了一个短期的音乐制作班,开始学习做音乐。

Rui Ho 在巴黎有一段很值得一提的经历,就是她被 Voguing 国际大家族House of Ninja选中,成了当时巴黎那个团体里唯一的亚洲人、留学生。

《巴黎在燃烧》纪录片

“我的一个美国朋友给我推荐过《巴黎在燃烧》这个纪录片,我看了之后非常震惊,就对 Voguing 这种黑人、拉丁裔文化产生了兴趣,而且它也和 drag 文化相关。当时巴黎政治经济学院办了一个 Queer Culture Week,我去参加的时候才发现当时的讲师 Lasseindra Ninja 是我之前在一个 House 舞会上见过的人。Lasseindra 邀请我去她们做的 Voguing Ball,然后我去了,参加了一些比赛,一步步地就加入了 House of Ninja,她成了我的 Voguing mother 。”

Voguing 是一种追求体态美感的舞蹈,网上最常见的解释就是:把 Vogue 等时尚杂志上模特的拍照姿势连起来,就是 Voguing 带给人的观感。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我觉得我之所以能从众多演出海报上注意到 Rui Ho ,就是因为她在宣传照中的仪态都很特别、很好看,就像是时尚杂志封面,和其他 DJ 的宣传照完全不一样。

“当时,作为一个中国留学生,我觉得我能给这个场景带来一些特别的感觉,同时它也给我带来了一些关于性别认同、种族歧视的思考,所以,有表演、有比赛我就去,这就够了。因为我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外来者的身份,如果非要融入,我就得改变自己。”

Rui Ho 在巴黎

Rui Ho 说她自己也很喜欢 Voguing、喜欢表演,后来也组织过活动,只是有时候在舞台上,表演者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那么释放,会比较紧张,因为要考虑到裁判、评委的打分。

搬到柏林做音乐

Rui Ho 从巴黎搬到柏林,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巴黎太贵了。


她听朋友说柏林的整体氛围会对年轻人友好很多,有很多人在做艺术、做音乐,所以就攒了一些钱去柏林试住了一个夏天,毕竟德国和法国文化差别还是挺大的,在巴黎和柏林这两个城市上尤为明显。

Rui Ho 在柏林办的 Ball

“巴黎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它比较倾向于保留一些旧传统,音乐和艺术都比较追求18、19世纪,他们经常用历史的角度去看问题。

而柏林,由于二战把很多东西都炸没了,所以在那边生活的人,对很多东西都不在乎,人们都是在用新的眼光去看东西,比如柏林的 techno 场景,起因很简单,就是当下的年轻人想做派对而已。“

Rui Ho 在柏林办的 Ball

也正是因为去了柏林,Rui Ho 才得到了成为一个 DJ 的机会,她当时非常幸运的申请到了Berlin Community Radio的项目,就是在他们的 Radio Station 用一个老旧且有故障的CDJ-850放歌,她的第一张 EP「如梦令」就是这个时期诞生的。 而且通过柏林的这个项目,Rui Ho 认识了上海Genome 6.66 Mbp厂牌的主理人,后来的「战记」、「逐日」是都是通过他们发行的。

Rui Ho 和她的音乐人朋友

左:Golin (布鲁塞尔) 右: f lagalova (巴黎)

在这三张用中文诗词命名的电子乐 EP 里,Rui Ho 都加入了中国传统乐器的音色,因为她觉得现在的流行音乐全都是在西方音乐的架构之上建立的,所以她想打造一个很流行但又很中式的东西,在这一点上,M.I.A是她的偶像。

“M.I.A 把 Hip-Hop、R&B、Reggaeton、Afro-beats 这些东西融合在了一起,同时又做出了很流行、很与时俱进的东西,我受她影响非常大。“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她觉得外国人在听音乐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他们不会想太多,只要这个音乐好听、能让他们跳舞就可以了。

所以,她就想努力把中式的元素做成流行的电子乐,她现在想起来,当时其实也是在做一些实验。

Arca

Arca去了 Genome 6.66 Mbp 在巴塞罗那做的派对,认识了 Rui Ho,后来他去柏林的时候就邀请了 Rui Ho,因此就有了这么一个“Rui Ho 在私人派对上和Arcab2b”的新闻。

“那天 Arca 邀请了很多他的好朋友来,大家都喝的很醉,具体放得啥我也不记得,只是有人告诉我,说我放得不错。“

左:Rui Ho 右:Arca

我开头提到的 Rui Ho 的那个 Boiler Room 表演,其实和 Arca 的私人派对是在同一周内发生的,那个视频的 YouTube 评论里,好多人都在说:这才是舞池音乐该有的样子

于是我就很好奇,在 Rui Ho 眼里,理想中的舞池应该是什么样子?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首先,最基本的是应该有足够的空间可以让人们跳舞,不能有太多容易让人分心的装置,主题派对会更有意思,但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要好玩儿,不管是音乐还是环境,都需要让人放松下来。

国内的很多地方严格来说应该叫夜总会,不叫俱乐部,因为常常都会发现前排有卡座。在这个环境中,大家最重要的是通过音乐来释放自己,让自己开心!"

RUI HO | Club Quarantine with Absolut 片段

Rui Ho 跟我分享了一个她最近和 Boiler Room 合作的、线上蹦迪的视频,里面有人在家里边吃薯条边蹦迪。

我觉得这个就很贴近她形容的“蹦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但从 body experience 来讲,她觉得这种 ZOOM party 还是不能和舞池相提并论的。

回国 . 发行新专辑

去年三月份 Rui Ho 回国了,她在老家和父母住了一段时间后搬到了上海。

聊到她去年9月份发行的专辑Lov3 & L1ght时,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就是:她喜欢规划专辑里面歌曲的顺序,一张专辑需要有序幕、开头、高潮、结尾。 我觉得这个思维,其实就是她 DJ 身份的另一种表现,专辑就是人们去俱乐部玩、从进门到离开整个过程中的情绪变化

Lov3 & L1ght 专辑封面 (credit:@x1u.x1u )

而且,Rui Ho 很清楚 DJ 这个身份的服务属性,她工作的目的就是让人们玩得开心。

“作为一个 DJ,你放的音乐人们喜不喜欢,可能一秒钟你就能得到反馈了,我也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想要做那种 art-piece,流行性对我来说很重要。”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她说去年6月在上海放的那场,是她在国内放的最好的一次,自己放得比较用力,速度也很快,但没想到大家的能量超过了她的想象,因为国内很少有这么重型的演出,可能是因为大家在家呆太久了,真的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最近她刚搬到上海没多久,还处于一个正在挖掘好地方的阶段,经常去的俱乐部就是ALL、44、Elevator这几个。

Rui Ho (credit:Dre Romero)

但下一步要做什么?到底要在哪个城市发展?Rui Ho 现在不想给自己做太多的规划,一方面是因为疫情还没有彻底结束,任何规划都赶不上变化。

另一方面是因为,她发现国内这个看起来很新的地下电子乐场景,其实已经展现出了很多潜力和可能性,值得挖掘。

策划 | 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

监制 | 伍叁伍伍 王硕

采访、编辑 | 段璋珮

本文由摩登天空ZERO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除了这个公众号,我们还有实体杂志

这是我们最新一期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摩登天空:东京潮流地图》

东京潮流界的

“Lonely Planet”

在日潮宇宙中心

对话超有态度的潮流话事人

潮人逛东京必带潮牌地图

限时优惠

原价¥68元

预售抢先入手只需¥51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