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秒删”微博,他在担心什么?

2021-03-23 22:20:23 世范财经

正文共2889字,预计阅读时间为11分钟

王石平时的微博不是运动锻炼,就是看书养花,但是在3月14日却发了关于通货膨胀的微博。但发了不久就删了,什么意思?

这条微博的意思是说2020年全球印钞是“千年不遇”的,国际大宗商品已经大幅上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放水,导致了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

“国际铁矿石价格涨上天了,国内房价,汽车,零部件要不要涨?美国的小麦,玉米价格暴涨,中国的粮食价格涨不涨呢?每年大量进口的大豆,原油等大宗商品,已经先涨为敬。”

他认为,美元、欧元这种世界货币,自然可以在全球买买买,狠狠地收割一把,但不是世界货币的国家,不仅要遭受世界货币的掠夺,还要默默承受通胀的抢劫。

王石的这番言论被广泛转载,评论不一。但是王石为什么要删掉这个微博呢?这一删又引起不少猜测。

有人说,这个微博被房地产中介截图后,作为话术在买房卖房群里广为传播,对房价会有不好的影响。作为曾经的房地产大佬、明星人物,王石自然要考虑到自己的影响。何况现在上面又是在三令五申限制房价。不过,这条微博都已经被广泛转出去了,王石删不删都不重要了。

有人说,王石说“千年不遇”太过夸张,全球化以来的商业活动才有几百年。不过,王石这么说是有根据的。3月8日世范区的推文谈的就是全球大通胀的问题。文中提到,“2020年3月份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印钞规模,超过了2008年以前5000年文明史人类印钞规模的总和!”

当然有人会认为,2008年以来欧美印的钞票也不少,但是通胀并不明显啊。就过去十几年中国的情况来看,也差不多。其实道理很简单,过去十几年来中国房地产突飞猛进,吸纳了大量流动资金,形成一个巨大的蓄水池。欧美房价未见大涨,但是全球化的商品流通和资本市场充当了“蓄水池”。也就是说,一部分以资产泡沫(未来商品上涨),来换取了现货商品的通胀,另一方面,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可以向外输出通胀。

2020年6月一个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说:2008年的“量化宽松”刺激政策到现在为止还未完全消化。这也就是王石微博中说的美元、欧元这些世界货币,可以在全球狠狠收割一把。

现在,无论中国还是欧美都面临着一个选择,那就是“蓄水池”快蓄不住水了。中国提出房住不炒,而且深圳、上海、广州等地纷纷出台严厉措施限制房价上涨,例如深圳在春节期间出台了二手房指导价,上海则对学区房痛下杀手,广州严查首付款来源,放款越来越严……

房价按住了,但是资金总是得有个去处。资金大潮来来去去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首当其冲就是新兴国家,因为这些国家对资金依赖严重,经济最脆弱。这就是王石所担心的,资金会向现货商品转移,所以他不无忧虑的说:“2021年的通胀,已经是一种十分现实的民生灾难。”

这在几个新兴国家中表现尤为突出。最近几天来,土耳其、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国家纷纷大幅加息,以应对外部汇率压力和内部通胀压力。

要知道,这几个国家在疫情冲击下经济状况并不好,俄罗斯去年经济负增长3.1%,巴西负增长4.1%,土耳其略有增长(1.8%),按道理应是降息来搞活经济。但是通胀来势汹汹,三国央行不得不以民生为重。

巴西央行在3月17日第一个宣布加息,因为燃料、粮食价格大幅上涨,通胀率创下四年来新高,同时货币走软。在美国国债收益率走高的背景下,为了避免资金外流,巴西不得已提高利率。

但是现在的巴西正遭受二次疫情的冲击,每天死于新冠的人数占世界总数的近三分之一,经济相当疲软,因此加息也许只是暂时的平衡之举。

土耳其受疫情冲击小,经济正处于恢复时期,不过由于地缘政治的因素,自2018年以来开始经历一系列货币危机,通货膨胀加剧,到今年2月份通胀率突破15%,是该国央行预定目标的三倍。为此土耳其央行去年11月将基准利率从10.25%上调至15%,随后又在12月将利率上调至17%,今年3月18日又将基准利率提高至19%。

也许是加息加得太猛,土耳其央行行长上任不到半年,就被总统埃尔多安给免了。这一罢免不要紧,结果引发市场恐慌,股市、债市、汇市联手三杀跌,股市更是跌到熔断。过去两年来埃尔多安罢免了三位央行行长,但还是搞不定通货膨胀。

同样是面对全球性大通胀,中国现时的情况要好一些,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一是经济良好的恢复势头,二是货币政策还有足够空间。

3月20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圆桌会上,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我国有较大的货币政策调控空间。中国货币政策始终保持在正常区间,工具手段充足,利率水平适中。我们需要珍惜和用好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这个货币政策空间其实就是预留的“弹药”,以应对未来美联储可能性非常大的加息。在消费品层面,中国也拿出了控制房价差不多的限价措施。过去一年多,不是以茅台为龙头的各种“消费品茅”,都在跟风上涨么?那从资本市场传导到消费品市场,消费品与股票彼此成全,互相抬轿子,这个负面影响比房价上涨还要大。为此年初各地开始对茅台限价,紧接着对股市上抱团的白马消费股出手。因此,与其说“消费品茅”是因为上涨太快后的回吐调整,还不如说是宏观面的调控需要。

虽然如此,中国要应对这千年不遇的大通胀,一点也不比巴西等国轻松。在2021年反通胀就有这几大拦路虎:

一是中国会否跟进加息,加息不仅会抑制经济活力,而且会拉升企业成本,间接推动通货膨胀。加与不加,始终是两难。

二是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很快会传导给终端商品,现在按得住国内茅台价格,但能否控制住国际原材料价格呢?

三是劳动力供给下降带来的制造业企业成本上升。据统计,我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在2013年达到1.03亿人峰值,然后开始逐渐下降。与此相适应的是,制造业人均工资在2011年-2012年有一波上涨。截至2016年,制造业员工平均年薪达到了59470元,相比1978年的597元增长98倍,复合增长率达12.8%。

我国制造业就业人数(万人)

更让人不安的是,据勾股大数据团队的测算,2012年—2019年,我国劳动适龄人口年均净减少350万以上(见下图)。2021年后,劳动适龄人口的减少会进入一个跳跃性的加速期,年均每年净减少将达1000万上下。也就是说,在2021年以后,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不仅是制造业,其他行业如服务业都会面临严峻的劳动力不足。


用工荒的结果,在短期内将直接推动企业人力成本上升,而服务业劳动力成本的上涨,更是直接影响居民消费。不过,劳动力供给不足的通胀效应不会长久,因为长期来看,劳动力供给不足会导致消费不足,需求不足的话经济没有活力,不仅通胀起不来,而且可能通缩。


最后,从中长期来看,还有一个潜在的拉升企业成本的因素,那就是正在推进的碳减排。今年6月,统一的全国碳排放市场将在上海启动,将有力推动能源低碳清洁化转型。但是由于碳排放配额的流动性增强,交易价格可能不断上升,会引发能源企业成本上升过快、能源终端价格增幅过大,从而增加企业生产成本、居民消费开支。因此,碳减排不能搞一刀切,要针对不同行业循序推进。

因此,王石的微博的确是有感而发,删微博也是用心良苦,总的是告诉大家一个事实,老虎已经来了。各自做好自己的应对吧!

图片来源于网络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