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Carey,一个钟情于北京独立音乐的爱尔兰人

2021-03-23 12:41:36 摩登天空杂志

David Carey(Nocturnes 曳取吉他手兼制作人)

我们「成长状态」的这个栏目里,所有音乐人的采访音频,都会同步上传到网易云电台 ZERO FM。扫描这个二维码,来听听他们从小到大都听哪些歌、都受过哪些音乐人的影响。

5

years old

德彪西

我感觉大多数人最初的音乐审美影响都来自父母,但因为我从小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小时候听到的都是古典音乐,比如贝多芬、莫扎特,对德彪西的印象比较深刻。我不知道古典音乐有没有影响过我,但爷爷奶奶放音乐的音量确实影响到我了,他们年龄大了,听力逐渐在退化,音乐的声音经常会大到家里每个角落都听得到,所以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我不喜欢听任何东西,更喜欢看书。但好奇怪,现在的我,也会无意识地就把音乐放得很大声,以至于身边人经常提醒我关小一点,而且,我的耳朵会对一个环境中的背景音乐非常敏感。

10

years old

Nimrod

Green Day

11、12岁的时候,我刚开始对音乐感兴趣,那时我有一个 MP3,里面放的第一张专辑是美国重金属、硬摇乐队EvanescenceOrigin,2000年代初他们很火,女主唱AmyLee的唱腔很古典。因为我的 MP3 只有 200 MB 内存,只放得下一张专辑,我把 Evanescence 删了后,下载的第二张就是Green DayAmerican Idiot。当时我觉得 Green Day 就是全世界最酷的乐队,我小时候经常会模仿Billie Joe,假装自己在弹吉他,他们的专辑里我最喜欢Nimrod

Green Day 最棒的一点就是:他们的歌很简单,但却很有力量。我以前做过吉他老师,我发现一个初学者顶多对吉他有五到六个月的热情,如果他们能在这段时间里成功模仿自己喜欢的乐队,大概率就能坚持下来,Green Day 的歌练两三个月就可以弹下来。Nirvana、Oasis能成为很多人的偶像,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

15

years old

Guns N' Roses

15岁左右的时候,我开始弹吉他,因为当时我有一个很酷的印度裔朋友叫Prashray,他每天早上都会在教室外的楼道里弹电吉他,但学校并没有具体的规定来阻止他这样做,所以老师们都很讨厌他。他经常弹枪花的歌,我感觉那时候我身边所有的人都喜欢 Green Day、Oasis、枪花、Nirnava 这些乐队,但长大后,大家都同时不喜欢他们了,就像是一个过去的时代的记忆。

从传统观念上来讲,爱尔兰和中国其实特别像,父母都希望小孩成为一个医生,或者在未来会比较高薪、有社会地位的职业,当时我的学习成绩是有能力上医学院的,但我晕针、晕血,实在没有办法想象自己成为一个医生的样子,如果我学医,我会是世界上最差的医生。而 当我开始玩音乐的时候,我发现它是没有止境的,你能永远从音乐里发现很多新的东西,我曾经喜欢过的很多东西后来都厌倦了,唯独音乐没有。 爱尔兰的Leaving Cert就相当于中国的高考,考试之前,每个人都需要填写自己想在大学学习的专业,我告诉家人,我的第一志愿是医学,第二志愿是音乐,但其实后来我偷偷地改了,把第一志愿换成了音乐,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以为我没有考上医学院,滑档到了音乐。 两年前,我的乐队Nocturnes 曳取去欧洲巡演,我妈妈和我叔叔来阿姆斯特丹看过我的表演,那是家人第一次正式看我演出,第一次感受到我是个音乐人。

18岁,我在音乐学院学习的时候,努力想要弹枪花的歌,但Slash弹得太好了,我意识到自己永远不可能像他一样好, 所以就立马转变了自己听音乐的方向,开始喜欢一些简单但独特的东西。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跳出自己的圈子去欣赏其他类型的音乐,电子、爵士、实验、独立,什么都有。约翰·凯奇给了我很多启发,我非常喜欢他类似4:33这种实验音乐背后的概念,所以也开始尝试做一些很实验的东西,但又能让它同时听起来有趣、好听。

20

years old

Viva La Vida

Coldplay

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流行音乐,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的制作水准都非常高,我开始喜欢Coldplay,特别是他们的第一张专辑。JonnyBuckland就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吉他手,他从来不炫技,只为作品服务,但他一弹我就知道是他。Coldplay 的第三张Viva La Vida是他们和Brian Eno合作的,是他们商业上最成功的一张,从那时开始,他们每出一张专辑,就完全换一种风格,包括去年前的专辑Everyday Life,他们通过和世界上不同的音乐人合作来寻求变化,我非常欣赏这一点。 我在爱尔兰组的第一支乐队叫The Empire Lights,我们当时的鼓手是个混蛋,但他说过一句非常睿智的话就是: 无论你现在认为自己最好的一首歌是什么,明年它都应该变成最差的一首。 音乐人一定要持续地提高自己,去寻求一些新的东西。 然而,我小时候喜欢的 Green Day 、枪花,20、30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在做相同的音乐。

在爱尔兰、美国、英国、 加拿大 ,都 有一个常见的现象叫 做Guilty Pleasure,就是你明明很喜欢一个 音乐人或乐队 ,他们的音乐能给你带来快感,但是, 承认喜欢他们, 会让你变得不那么酷,会被 人鄙视,因为 人们都有自己的圈子。 但我 在中国就没有发现 这个 现象,两年前我去看 Coldplay 演出,站在我旁边的一群人穿的特别哥特,还非常大声 地唱 Coldplay 的歌,大家都很开心 。

25

years old

DA BANG

我的一个大学教授告诉我说,爱尔兰的音乐市场太小了,如果想要继续走下去,就必须离开家乡,他告诉我中国将会变成下一个世界音乐工厂,我很好奇,所以就开始在网上找中国的独立音乐。有一个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工作的美国人,他经常会采访北京本地乐队、推荐他们的新专辑。通过他我听到了刺猬、后海大鲨鱼、DA BANG、Carsick Cars,所以在 24、25岁左右的时候,我来北 京了,当时我就想着试上半年,看看能不能适应。结果 来北京的第三周,我就去当时鼓楼东大街的 MAO 看了一场演出,当晚有刺猬、DA BANG、Carsick Cars,至今仍然是我在北京看到的最好的演出,那晚之后的三天,我的耳朵都是聋的。

Nocturnes曳取的第一场演出在 SCHOOL,当时我们太差了,刘昊可能是唯一一个愿意让我们演的人,当时去 SCHOOL 看演出的人都特别棒,他们真的会非常认真地听完每一首歌,然后鼓掌。相比较而言,在爱尔兰,人们其实并不在意你的表演,除非你已经出名了。 北京的氛围对于独立音乐来说很好,因为来这里工作、生活的大多数年轻人都是来寻求更独立、更丰富的生活方式的,同时北京的包容性又很大,各种文化都有。 我感觉我决定要在这里生活的原因,就是看到了很多在 DDC、SCHOOL 表演的乐队,虽然说技术上都很青涩,但他们演出时的能量,是我在其他地方前所未见的。 而且其实我去过中国很多其他的城市,比如大部分的外国人都喜欢定居的上海,但我觉得那就像是住在纽约、伦敦一样,对我来说意义不大, 我现在咖啡厅就在胡同里,旁边就是一个菜市场。

来北京后我最喜欢的乐队是DA BANG,他们的鼓手李楠现在也是我的好朋友,他们的主唱Pupi特别酷,她在舞台上的表现能让我想起Lorde,而且她的声线也特别独特,我觉得我为自己的乐队找 Vocal 的时候,都有点受 Pupi 的影响。发光曲线也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之一,两年前我们一起在乐空间演过,我们 cover 过很多次他们的歌,虽然我不太喜欢后摇,因为这个风格的音乐太雷同了,但他们就很独特,我很喜欢。后海大鲨鱼「心要野」「浪潮」我也特别喜欢。还有Nova Heart,我在愚公移山看过他们的演出,他们也是我喜欢的那种又怪又酷的乐队。我觉得2015、2016年左右,我刚来北京那会儿,北京的独立音乐氛围太好了,我去看喜欢的乐队的演出,大家还会在演出完了后聊天、交谈,但《乐队的夏天》播了之后,就感觉好像之前看演出的和现在看演出的不是同一批人,乐队和乐迷之间突然就有了距离。但这样也非常好,因为乐队们等这一天太久了,他们值得被更多人的喜欢,值得现在的生活, 就像新裤子能在工体演出,我觉得太棒了,因为他们始终还是一支优秀的独立乐队,他们成就了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演出。

我特别容易被很奇怪、同时又很酷的 Vocal 吸引。最近经常听一个澳大利亚的音乐人叫Chet Faker,我最喜欢他的Gold,还有新西兰音乐人Fazerdaze,这个女孩自己做所有的事情,包括拍 MV。我叔叔还给我推荐了一个韩国的乐队叫LEENALCHI,他们在韩国很火,但在其他地方基本没人知道,听音乐感觉他们很 funky 很现代,但主唱一开口,就是韩国古老民歌的那种奇怪腔调。还有一个爱尔兰乐队叫Bona Fide Federation,他们成员都曾是古典乐手,但把歌做的流行又独立,我最近一直在循环他们的Night Train。我还很喜欢民谣音乐人Fionn Regan,看过他4、5次的演出,他长得很像Mick Jagger,每发一张专辑都换一次风格,每换一次风格就掉一波粉丝,但我觉得他并不在乎。我很喜欢磁带,一部分原因是我能听到一些在网上查无此人的地下乐队的作品,我的一个朋友最近给我了一个叫New Haven的乐队的磁带,在网上根本找不到这个人,但他们的音乐太酷了。


Nocturnes 曳取(左:萎度 右:David Carey)

我们「成长状态」的这个栏目里,所有音乐人的采访音频,都会同步上传到网易云电台 ZERO FM。扫描这个二维码,来听听他们从小到大都听哪些歌、都受过哪些音乐人的影响。

策划 | 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

监制 | 伍叁伍伍 王硕

采访、编辑 | 段璋珮

NEOS乐队主唱尹立尧:我曾经是川音的方大同宣传大使

本文由摩登天空ZERO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除了这个公众号,我们还有实体杂志

这是我们最新一期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摩登天空:东京潮流地图》

东京潮流界的

“Lonely Planet”

在日潮宇宙中心

对话超有态度的潮流话事人

潮人逛东京必带潮牌地图

限时优惠

原价¥68元

预售抢先入手只需¥51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