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三和青年:白天偷晚上赌,买醉干架被群嘲,父母痛斥:死了算了!

2021-03-09 15:08:13 蓝枫斋

本文节选自《岂不怀归:三和青年调查》,作者 田丰 / 林凯玄,海豚出版社出版,新经典文化出品。新经典文化已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连载发布,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

夜深了,电子一条街静下来,在外面溜达的人越来越少,一些“无家可归”者在寻找新的生存场所和打发时间的方式。

在海心新人力市场走廊下,刚才还是电子一条街,现在却聚起另外一群人,最中间的三五个青年光着脚盘坐在一张铺好的凉席上,几个青年顺势躺在上面休息,其中一个瘦瘦的光着膀子的青年是这张凉席的主人。

从背后的议论看,他是一个小偷,身上几道鲜红的疤痕是偷东西时留下的“纪念”,因此也被叫作“背疤青年”。他基本上整日混迹于龙华各处,偷盗东西之后晚上来三和混。青年们所坐的凉席和放在席子上的被子不知道是从哪一家商店偷的,还有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水壶。

与其他青年不同,他有一辆破烂不堪的电动三轮车,这对三和青年而言属于极其贵重的财产。电动三轮车上堆放着捡来的塑料瓶,盖着一张雨布,白天, 凉席和被子就放在雨布下面。显然,他已经把人力市场的走廊当成了家, 长期露宿于此。

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背疤青年吃力地把人力公司卷帘门撬起刚能伸进一只手那么宽的缝隙,熟练地把电插板插到里面偷电,既可以满足玩牌青年和其他熟悉青年给手机充电的需求,还可以烧水、给电瓶车充电。

只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盒扑克牌,问周围的人玩不玩扑克牌。只要凑够人数立马开局。玩牌的几个人盘坐在凉席上,熟练地洗牌、分牌,还有几个青年蹲在周围看,时不时地对牌局指指点点,从他人的争论中获得乐趣。

一个玩牌的青年拿起身前分好的一堆牌,手法熟练地理牌、排好顺序,等待着其他玩家“叫地主”,每个人脚边都放着零钱,通常是十几元或是仅有几元。不出五分钟,一次牌局的“较量” 结束,输的人把钱放在牌上等赢的人拿走。

三和牌局的规矩是一局一结账、不允许欠账,没钱了就不再玩或者换人。斗地主一次的输赢金额通常在 1 〜 5元,金额大了可能就凑不齐人开局,虽然每次输赢不大,但对于三和青年来说足以吃一顿饭而不至于挂逼,所以打牌这种娱乐方式也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

“这把是谁的地主,你要不要嘛?”“过了,这把不要。”“你们都不要啊,输赢就 1 块钱,算了,我要了。”一位青年把抽出的底牌摊开, 另外两个青年看着底牌并参照自己手里的牌。“多亏没要,肯定输了。”

“不允许说啊,不然这把就和牌。”这时,坐在边上的三和青年只看不说, 只有在牌局结束之后才可以稍作讨论。

“你还有钱吗?没钱就别玩了。”“再玩一把,先欠着。”“算了吧,没钱就撤。”一个青年站起身数着钱说:“他妈的,现在还输 ×× 钱。”已经输光的青年起身站在旁边,腾出位置。

“还有没有人玩?不玩不要在这里围着,一会儿警察又该过来了!”巡警见到有一群人围在一起时就会过来检查,却不会抓人也不扣东西,只是警告他们把东西收起来。巡警走后,牌局就继续开。

晚上 12 点之后,巡警都已下班,三和青年们就可以整晚打牌,参与人员不是固定的,但牌局不再是简单几块钱的娱乐活动,而更像是赌博。没人管理之后,玩牌的人数就增加了,形势也发生了变化。

刚开始是三人玩的斗地主,之后是五六人玩的炸金花,后者比前者的输赢速度更快。首先是每人发三张牌,按照一定规则押钱比大小,有青年在不理智的情况下把钱全部押上,一轮下来就可能彻底挂逼。

“他妈的,老子昨天晚上又输了 200 多,两晚没睡觉了。”可见一晚上的输赢在几百块钱,对于三和青年,几百块钱可是一个大数目。

参加了一晚上牌局的三和青年眼睛里冒着血丝,脸色苍白,对他们而言要么钱输光, 要么离开,输光的人退出牌局后,往往顺势躺在地上睡一夜。

赌博青年的快乐建立在赢钱的基础上,围观者的快乐则建立在看到他人输钱之后落魄状态的幸灾乐祸上,以及在赌博过程中那些无关紧要的讨论上。

除了斗地主和炸金花,还有一种娱乐方式—“百家乐外围”,这是一种真正的赌博。之所以说“百家乐外围”是真正的博彩,是因为百家乐是通过特定的赌博网站下注,即使你有手机,不知道网站也不行, 更何况很多青年根本没有手机。

“百家乐外围”是根据网站上百家乐开出的结果,在三和青年之间进行直接的面对面赌博。一个青年拿着打开赌博网站的手机,五六个青年手里拿着钱等待着每把的结果,还有三四个人只在别人买结果的过程中做出自己的判断,并不掏钱参赌。

“百家乐外围”每局时间仅有20秒,根本没有时间让人考虑,输赢全靠运气,并且里面也没有什么规律可循,更何况与赌博网站背后的计算机较劲,恐怕永远也赢不了。

“这把可以押闲,谁买闲,10 块钱。”“我买闲,把钱拿过来。”等开牌,亮出两张牌之后,“好的,闲到位了”。聚集在一起的青年在明牌之后做出判断,刚才买闲的那个把 10 元本钱给另外一个青年。

参赌的人都认为“百家乐外围”是最为公平的,因为无论百家乐的后台数据怎么变,参与的青年发生什么变化,都是三和青年之间的公开、公平的赌局。

与“百家乐外围”相比,真正的百家乐是通过赌博平台发生的, 是参与者与平台操作者之间的赌博,由于百家乐有后台操作,赌博参与者被坑的概率很大,赢者都是平台操作者。“百家乐外围”的赌博则是借助百家乐平台,在三和青年之间建立赌博关系,输赢也都是三和青年的钱。

通常是七八个人围在一个人周围,也会有其他没有参与过的人来凑热闹。没有参加过的青年在观摩几轮之后就明白如何操作,除了操作手机的人不参与之外,押庄和押闲的人都是以简单的对赌形式参与赌博的。

“巡警来了!”围在一起的青年听到后,立刻把钱和手机收起来,四散而去。理论上讲,巡警可以依法处理正在赌博的人,三和青年也怕被抓,所以玩“百家乐外围”的过程中时不时回头张望,以防巡警突然到来。

“他妈的,就剩 50 了,一把梭哈了。前几把一直开庄,这把肯定开闲,我押 50 闲,谁买?”“拿来给我,是50 元,马上就开。”“闲到位了,庄赢了,彻底挂逼了。”挂逼的青年很少买别人的下注,因为他们缺少足够的钱,输了还要在押金的基础上翻一倍赔给对手,运气不好输得更快。

手头宽裕、有较多闲钱的青年,会在多次判断和算计的基础之上选择性地下注。当然,当一次下注金额比较大的时候,就很难找到对赌的人接手,毕竟一次输赢太多会直接影响后面几天的生活。

零点之后,没有了巡警的管理,玩“百家乐外围”的三和青年更加肆无忌惮。一个买卖手机的摊贩一直待在边上等着,有人好奇地过去问:“为什么还不走?”摊贩说等打“百家乐外围”的人输光钱,该有押手机的或是卖手机的了,他在等待收手机的机会。

果不其然,机会来了。“老板,押手机了,看看这部手机押多少钱?”“你想押多少嘛?看着手机还可以。”“最少 500 !”“500 还不如直接卖给我了,押给我只能给你 300,等会儿你赢了又拿回去了,我什么也得不到。”“好吧,300 块钱,押两天。”“两天之后你不赎回去我可就直接处理了。”抵押手机的青年根本不在意摊贩说什么,又挤进人群中。

“谁有零钱,换几张零的。”“先不要换了,这把你买什么嘛,说拿多少就可以了。”“这把还买闲,我就不信赢不了!”在旁边观看的青年说:“还 10 块 10 块地呀?一把梭哈了,输赢就这一把了!”旁观者对于那些输钱的三和青年只抱着一种嘲笑的态度,别人一次性输得越多带给他们的快乐也就越多。

“砰,砰”,啤酒瓶摔在地上的声音在深夜里显得格外响亮。一个青年把几天的日结工资全部输在了“百家乐外围”上。酒瓶摔得碎渣满地,表现出他此刻极其愤怒,但是没有任何挽救办法,只能只身一人在走廊下走来走去。

他面色铁青,或许在后悔今晚的冲动。不一会儿, 他找一个地方靠在墙壁上休息片刻,又挤进人群中,没有钱就不能继续参赌,只能在旁边叫嚷着,做出自己的判断,还会和赌博的人一样长吁短叹,或者惊喜万分。

可见,虽然没有钱赌,但经历赌博的刺激过程对于好赌的人来说也是一种快乐。对好赌的三和青年而言,“百家乐外围”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了赌博通过各种渠道借贷, 生活更加窘困,越来越接近挂逼状态。

(酒鬼躺在湿漉漉的地上。对于其他人来说,酒鬼只是他们的笑料)

参加赌博的人中有一位名人—酒鬼,他承担了三和相当一大部分人的笑料。酒鬼每天晚上都拿着一瓶啤酒,以醉意麻痹自己。

他之前进厂工作了很长时间,存了不少钱,却因为在三和接触了赌博,最终输掉全部钱财,更是无法戒赌。他老家也是农村的,兄妹又多,家里的土地能够保证家人一年的生活,但是没有额外收入,家庭情况也很困难,酒鬼为了把输掉的钱再赢回来,通过其他渠道贷款又欠下一屁股债。

“赌博就不可能发财!”他常在醉酒的状态下自言自语。酒鬼通过做日结赚取一天的生活费和酒钱。由于赌博,酒鬼和家里人产生了巨大的矛盾,手机也早已卖掉,几乎和家人没有联系。有时借别人的电话联系父母,父母知道他还在三和混着,没有正式工作,狠狠地说:“你直接死外面算了!”父母的这些话和冷漠的态度更加激怒了他,他变本加厉地每天喝酒解愁,出去工作的次数越来越少。

不工作又没有钱, 那些借给他钱赌博的人曾经联系酒鬼的父母,可是父母也没有能力还清借款。借款人又反过来威胁恐吓酒鬼,说再不还钱就找人搞他的父母、为难他的家人。这就更加刺激了酒鬼的神经,一是他认为家人已经放弃了自己,二是他也更加担心和无奈。于是每日与酒作伴,因为醉酒经常与人起冲突,打架受伤也是在所难免。

有一次,酒鬼的头和脚都受了伤,在警察和他人的帮助下才得以治疗,而打人者早已跑路,找不到人赔偿。酒鬼每次做出反常行为,第二天都会成为三和青年的谈资, 大家走过他身旁,脸上都会露出讥笑的神情。

把他人的无奈和痛苦当作自己摆脱无聊的谈资和乐趣,在三和青年心里已经习以为常。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谷欣航_NBJ956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