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00名港府“内鬼”或将离职丨香港一日

2021-03-08 22:33:02 直新闻

是《香港一日》的第574期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日前上京列席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开幕会,前日(6日)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接见,昨日经深圳回到香港。今天中午,林郑月娥会见传媒。她强调,非常欢迎及支持完善香港选举制度。

今天(8日)是三八国际妇女节,林郑月娥开场向全港妇女同胞表达祝福。作为首位女性特首,林郑月娥还简单梳理了近年在妇女方面的工作。

正在审议的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是记者会的重点。林郑月娥表示,确保香港的管治权掌握在爱国者的手里,令“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政策可以全面准确贯彻地在香港落实。“我和特区政府非常欢迎和支持这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工作,我亦十分认同在进行这个完善选举制度工作里须遵循的五大基本原则。”林郑月娥强调,“特区政府亦会全面作出配合。”

这五大原则包括,第一,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个方针;第二,要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遵循宪法、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的有关规定;第三,坚持依法治港;第四,要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第五,希望可以透过这次完善制度,提高特区的治理效能,过去几年在立法会的乱象令特区政府在施政方面举步维艰。

林郑月娥说,面对香港政治体制中的选举制度出现漏洞和缺陷,清楚明白特区是难以自行处理这个问题,“我非常感谢中央继去年香港国安法的制定后,再次从宪制层面担起责任,行使中央权力,为特区解困。”她形容,这一次全国人大采取“决定+修法”的方式完善选举制度,是及时和必要的,而且是合法、合宪,它(全国人大)的主导权和决定权是不容置疑的。

林郑月娥介绍,特区政府配合的工作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是公众解说,包括在人大审议期间对香港社会进行解释,人大决定出台后,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接触代表性的团体,反映他们的意见,协助人大常委会作出相关修订等;第二是本地选举法例的修订;第三是经过本地选举法律修订,特区政府妥善安排未来十二个月的多场选举。

除介绍正在审议中的草案外,林郑月娥还集中回答了近期香港社会关心的敏感话题。

在传媒会上,有记者问及,基本法提到,无论特首选举还是立法会选举的发展都应该是循序渐进的,这次改变是否符合该原则?林郑月娥回应指,基本法也有提及要按实际情况。“香港的实际情况,大家有目共睹”,她举例说,“在过去多年都有出现这种很泛政治化的局面,甚至近年是出现了有人要‘自决’、‘公投’、‘港独’、引入外国势力、制裁香港、置香港的利益于不顾,这就是放在眼前香港的实际情况。”她指出,如果这个实际情况是选举制度有漏洞,现时迫切要做和必须要做的就是先堵塞漏洞,令香港的选举制度可以产生一个政治体制,回到“一国两制”的初心、轨道和框架。“当这些事情回到轨道的时候,我们又可以循序渐进;但现在的情况是走歪了,所以要先处理这个问题。”林郑月娥说。

有记者提到因参与非法“预选”被捕的47人,借机质疑香港国安法。林郑月娥表示,不评论个案或被检控的人士,所有事情是根据法律和证据进行,最终也要在法庭裁决。她指出,有一件事是明显清楚的,就是香港国安法的落地恢复了绝大部分香港市民的人身自由和安全,“黑暴”对香港社会的影响,随着国安法的实施已经大大减退。“我希望你去问一下绝大部分的香港市民,他们是否如我当日所说,大部分市民的人权和自由获得保障。”林郑月娥补充道。

有声音称,此次改革会否令“民主派”参选空间大幅收窄而建制派获益?林郑月娥纠正称,香港很惯常把某些政治人物或是党派的成员称为”民主派”。但这次并不是要去处理“民主派”,而是处理一些不爱国、不爱港,破坏香港的稳定和繁荣,甚至是会挑战中央的权威,勾结外国势力来制裁国家、制裁香港的人士。她表示,事实上建制派里的人士都是民主的,他们的工作都是为人民服务,“这种简单地把议员分类,即是把政治人物这样分类,我觉得是时候要有一定的改变”。

林郑月娥补充,只要是一个爱国的人士,这套制度仍然是欢迎他们参选的。“这些人无论对于某一种政治体制的看法是如何,甚至对于特区政府施政有什么看法,可以赞成,可以不赞成,只要他能满足和符合‘爱国者治港’的‘爱国者’这个资格,他都可以参选,并不存在收窄了参选空间。”林郑月娥最后说,“除非那些自称‘民主派’人士,自知是不能够满足、符合‘爱国者’这个定义。”

今年1月,香港特区政府要求所有现职公务员四周内宣誓或签署声明,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如没有合理解释而拒绝签署,将视乎个案情况展开终止聘用程序。港府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近日在接受“香港01”访问时首次透露,近200人未有签署宣誓声明,各部门正整理收到的资料,稍后详细交代。

聂德权表示,现阶段不是要逐个看他们是否符合要求,反而是签声明确立相关责任和要求后,局方会再检视其行为有否违反声明内容。他指若违反法律,就会按法律处理;若违反规例,就会按本身规例处理,他强调同事会有申述的机会,再由局方判断是否违规或声明内容。

聂德权指出,大部分同事已签署声明,清楚和接受有关责任,“如果有他们不能接受的,他们离开政府,是他们本身的选择,对公务员团队来说都不是一件坏事”。他认为,留在公务员团队的同事,都清楚知道其角色和责任,就是服务好市民,落实好“一国两制”的方针。

聂德权说,公务员团队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内的重要部分,他们要清晰地知道和接受,爱国家就是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政机关就是共产党。他强调,高级公务员负起更大责任,所以在准确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的方针上更为重要。

直新闻此前已多次指出,公务员宣誓要排除的就是香港公仆队伍里那些“吃政府反政府”的“二皮脸”,其效果立竿见影。譬如颜武周之流,他一直与“泛暴派”狼狈为奸,先是煽动公务员参加非法集会,之后又成立所谓“新公务员工会”,策动政治性罢工为“黑暴”撑腰,还多番攻击、抹黑港府、诋毁警方。结果宣誓消息一出,颜武周就说自己已辞职。

对于近200人未签署声明,香港网友也是多有调侃,有评论称,“敌人好多时候都唔可怕,最可怕嘅係內鬼,佢会喺最重要嘅時候係背后插你一刀,而家呢啲內鬼走咗,的确是好事(很多时候敌人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内鬼,他会在最重要的时候在你背后插一刀,现在内鬼走了,的确是好事)”。

公务员宣誓,他们怕了

香港特区政府公务员事务局15日向各政策局及部门发出通告,要求2020年7月1日之前受聘的公务员宣誓或签署声明,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香港立法会公务员及资助机构员工事务委员会今天(18日)召开会议,有议员关注公务员日后能否参与示威游行,以及在受访期间表明公务员身份。港府公务员事务局长聂德权表示,公务员的言论自由受保障,但如在表达意见时表明公职身份,除非与其薪酬福利有关,否则需考虑言论会否与公务员身份产生冲突,让人误会不支持港府施政。

聂德权强调,公务员需支持特区政府施政,不能存有“与政府对着干”的心态,但公务员工会就薪酬待遇等发声属合理。若有公务员不理会或拒绝宣誓、签妥和交回声明,当局会决定是否按机制展开行动终止有关公务员聘用,过程中涉事者会有申述机会。聂德权预计,大约需要2至3星期处理申述过程,并会按情况决定期间事主会否继续工作。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日前解散的新公务员工会涉违反公务员守则,询问当局会否接纳工会成员的声明或宣誓。聂德权表示,自修例风波开始后,当局正跟进、调查涉及违法违规的公务员,部分涉事者已经离职。被问如何处理违誓者,聂德权表示,事主可以有申述的机会,如对当局的最终决定不满,可以向法庭提出复核。

修例风波期间,香港公务员队伍里出现不少“吃政府反政府”的“二五仔”,他们利用自己公务员职务之便,大行“撑暴”之事,成立所谓“新公务员工会”的颜武周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颜先是煽动公务员参与非法集会,之后更是成立所谓“工会”策动政治性罢工为暴乱撑腰,并多番攻击、抹黑港府及诋毁警方。公务员事务局的通知于15日发出,颜武周就在16日晚10时代表“工会”发出解散通知,他声称宣誓在即,预计“理事”均有可能无法继续留在特区政府,也意味他们将失去“理事”资格。虽然颜武周给自己加上了“为保障资料”这样冠冕堂皇的解散理由,但显然他清楚自己早已不符合公务员“政治中立”的要求,干的是“反政府”的事情,在新的政策下,他政治操弄的空间被压缩,无法再打着“工会”的幌子“撑暴”,所谓“工会”名存实亡,只能先行解散。有香港网友就讽刺说:“一见宣誓就要解散,仲唔係身有屎?”

范徐丽泰:不好意思 我是中国人 我不会听他们的

香港舆论场上有杂音认为,此次中央出手主导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未经过香港各界广泛咨询。

对此,香港立法会前主席范徐丽泰在接受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专访时表示,香港政制发展的责任和权力是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香港政制发展不是香港“话事”,要搞清楚这个关系。至于为何没有咨询民主派人士,范徐丽泰抛出一连串反问:反对派还有多少人不是乱港分子?多少人没做过伤害香港之事?没有勾结过外国势力、要求对方制裁香港呢?范徐丽泰直言:这些人根本没有被咨询的资格!

“如果你根本不想香港好,为了你的假民主、假自由,而想令香港大众不能安居乐业的话,这些人值得去咨询吗?”

她又指出,反中乱港分子就是要破坏整个架构,破坏这个架构之后用什么来代替?没有代替方案,因为他们最主要的是听美国、英国那些政客政权的话。

“不好意思,我是中国人,我不会听他们的。”她说。

范徐丽泰认为,中央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是无路可退,只能这样做。如果国家不力挽狂澜,香港将跌落万劫不复的深渊。

范徐丽泰1983年获委任为当时港英政府的立法局议员,1989年起兼任行政局议员,1997年香港回归后,她担任特区政府首任立法会主席。

多年政坛经验,历经风风雨雨,范徐丽泰坦言,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从历史角度去看,回看历史,就可以回看当年香港想要什么,基本法赋予香港的是什么。而现在香港的现况已经偏离了基本法的原意,因此现在要回归“一国两制”的初心,就要完善选举制度。

讲到香港“一国两制”当中的“制”,范徐丽泰认为说的是经济制度,金融开放的制度,而绝对不是政治制度。因为要改变政治制度,就需要通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确认才能实施。

以下是专访部分实录,未来几天,我们将陆续更新。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全国人大会议将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的议案,王晨副委员长今天(5日)上午作出说明,介绍该草案议案的框架和审议流程。首先您如何看待由中央层面来主导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对于有坊间和一些港媒声称未经过香港各界广泛咨询,您又怎么看?

香港立法会前主席 范徐丽泰:首先我想讲清楚的是:香港政制发展的责任和权力是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这一点在宪法第31条里写得很清楚,第62条都有一个配合的写法。因此我们再看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一和附件二,选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的方法,如果这些方法是在香港这边主动提出,就会在香港本地咨询,再上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然后常委会有权确定、或者备案。要先看清这个关系,所以香港政制发展不是香港“话事”,事权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搞清楚这个关系,为何这次完善选举制度不是由香港主动提出?因为时间上根本是做不到、来不及,实际操作也有困难。

时间上,香港立法会(选举)将在今年九月举行,可能会推迟,但目标是希望在今年选出新的第七届立法会出来;另外明年3月会由选举委员会选出行政长官。如果政改方案是由香港提出,需要由三分之二的立法会议员通过,但在职的议员比三分之二要少,反对派议员早前集体辞职,只留下两位反对派阵营的议员在议会内。所以香港自己做不到的,时间又这么紧张,所以必须由中央来出手帮一帮我们,而根本上这也是中央的事权。

对于有人说为何不咨询我们香港的意见?我可以这么说,是没有咨询每一位香港人,这是事实,不过都有很多香港人提出了意见。最近一次在深圳,夏宝龙主任和相关领导见了一批香港有影响力人士,有一种讲法是:怎么咨询的都是建制派?为何不咨询反对派?我想讲一句,现在反对派的人有多少不是乱港分子?有多少没做过伤害香港繁荣稳定的行为?不是和外国势力(勾结)、要求对方来制裁香港的呢?这些人根本上已经没有了被咨询的资格。因为你不是为了香港的繁荣安定,你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而这个政治目的是当时所谓“初选”时,戴耀廷讲得很清楚的,也登在了报纸上的“真揽炒十步曲”,这将特区政府的政权推到悬崖下,要令中央一起受到伤害。那咨询还有什么意思呢?这些人已经不是想香港繁荣安定的人,他们怀的也不是想我们国家兴盛的心,反而他们被想整治我们国家的外围势力和霸权所利用,来搞乱香港。

所以有人说没有咨询,我想问他们一句,到底他们的心在哪里?如果你的心是想香港好,将来有大把机会可以提出意见,因为就算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作出决定后,也都需要本地立法,到时都有机会提出建议。但如果你根本不想香港好、为了你的假民主、假自由,而想令香港大众不能安居乐业的话,这些人值得去咨询吗?

现在我们是已经到了被人推到无路可退的情况,中央来帮香港,希望找一些立法会议员是爱国爱港的,就算不是明显的爱国爱港,但至少你不会去损害香港利益。而行政长官也需要由一个爱国爱港的选举委员会选出来,所以行政长官也一定是爱国爱港的。无路可退,只能这样做。可以预见的,至少我知道就“爱国”来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特别是“五眼联盟”,一定会批评甚至用手段来制裁我们国家和香港某些人士,或是在贸易、高科技等方面进一步限制我们国家和他们合作的空间,但很遗憾,我们没有办法。因为如果国家不力挽狂澜,我们就会跌落至万劫不复的地步。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香港在回归前、回归后都经历了不少次的选举改革,这一次在中央层面上完善选举制度,对香港的长远发展有什么帮助和意义?

香港立法会前主席 范徐丽泰:香港以前都有政治体制的改革,当时我自己的想法就是我希望我们的反对派,能够是一个“忠诚的反对派”。也就是说,他虽然反对政府很多做法,也都和建制派的议员们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但他们最终的目的是希望香港可以繁荣安定。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尽量给他们多点机会参与,希望他们明白自己绝对有能力令香港继续繁荣安定,令香港按照基本法里的“一国两制”,让香港发展得更好、更强大。

但这个希望落空了。因为等到2019年下半年发生了“黑暴”事件之后,我们见到很多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很“包容”、“支持”那些“黑暴”分子,同一时间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去了美国,要求美国制裁香港,制裁香港其实就是制裁香港的经济发展,这难道是为了香港的繁荣安定?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做“忠诚的反对派”,他们已经是彻头彻尾的“揽炒派”。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去纵容他们,只会伤害整个香港社会、香港的经济发展,最重要的是伤害了香港市民的安居乐业。

在“黑暴”的时候我们看得很清楚了,他们说他们是争取民主,但凡是跟他们意见不同的人,他们就打你、烧你、用石头扔你,这种做法是民主吗?他们又讲“自由”,自由言论,我和你意见不同,我讲自己的政见,有什么问题?又被人打。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赢了选举之后,出现了将整个区议会变成了政治化的地方,政府官员去给他们送资料,回答他们询问的时候,他们不断地谩骂、侮辱这些政府官员,这些大家都看到了,在电视上都放了出来。如果他们认为这样的做法是对的,那么我认为香港根本不适合这类人住下去。

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香港繁荣安定,香港人可以安居乐业,香港经济可以正常发展,我们就不能给这些“揽炒派”继续在立法会拖慢了程序。他们在立法会的时候大家看到一些民生的项目,政府想拨款,被他们拖死了;一些政府想建设的项目比如公路、桥等,有了这些我们的经济才能更加繁荣,也都被他们拖死了;很多条例和拨款都拖死了。内务委员会选举主席选了六个月,这些都不是正常的、是很反常的做法。唯一一个理由,就是要破坏整个架构,破坏这个架构之后用什么来代替?没有代替方案,因为他们最主要的是听美国、英国那些政客的话。不好意思,我是中国人,我不会听他们的。

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王晨副委员长今天早上说明了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草案,当中很重要的是优化选举委员会,您认为优化选委会后的组成成员应该满足什么样条件?

香港立法会前主席 范徐丽泰:我想其实现在特区政府都已经提出了方案,就是选举委员会的成员和区议会的成员都应该要宣誓,在这个层面来讲,某种程度上已经有了一个爱国爱港的保证,但这个保证是不完善的。因为“发假誓”的话,我相信“揽炒派”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若支持“揽炒派”,支持美国或英国政府来香港话事的某些人,他们不一定有什么行为或言论会表达他们的这种心态,我们称之为“素人”。如果选了这些素人的话,他们一样可以宣誓,只是宣誓之后,等到他要履行法律上的责任、去选行政长官的时候,他很可能会选一些不是爱国爱港的人士。这就很有问题了。所以单单宣誓是不足够的,要多走一步。

若要多走一步,怎样在选举委员会的组成里确保都是爱国爱港的人士呢?我自己是这么想的,香港特区有很多全国政协委员,目前全国政协委员自己互相选举产生几十个(选委会)代表,我希望他们可以像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香港立法会议员一样,成为选委会的当然委员,也就是说100至200个(全国政协委员)都可以成为选委会成员。这些人士应该是爱国爱港的,然后还有些人士是在全国性组织里做出过贡献的,一个是全国工商联,一个是全国妇联,一个是全国青联,这些港区委员也都可以选他们的代表去参与选委会。谭惠珠也说过,这些人士很了解大湾区的发展,可以帮香港和大湾区其他城市之间拉近距离,让香港人有多点机会去大湾区发展。这些人的理念应该同他们选出来的行政长官的理念是相同的,所以我就有这样的建议。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杨强_NN6027)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