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策养母称换孩是人为:为何人在穷途末路时,总试图抓住点什么?

2021-03-08 13:57:40 第一心理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近日,“28年错换人生”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两个家庭也从万众瞩目的“两家亲”,演变成了“两家仇”。回顾整个事件的经过,确实让人唏嘘不已。

1992年,许敏和杜新枝在河南淮河医院分别生下了自己的孩子,但出院时,两人却意外地带走了对方的孩子。

许敏的亲生独子,摇身一变成为农村郭家次子郭威,而杜新枝和郭希宽的儿子,却变成了军人家庭唯一的孩子姚策。

姚策三岁时检查出患有乙肝,此时并不知道姚策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许敏,自责万分。她责怪自己没有带好孩子。

为了给姚策治病,全家人都把收入投在了姚策身上,经过许敏的精心呵护以及多年四处治疗,姚策的乙肝从大阳三转为小阳三。

但人生总是充满意外,姚策28岁时,被诊断为肝癌晚期。

2020年3月,养母许敏打算割肝救子,却发现儿子并非自己亲生的。近三十年诚惶诚恐、倾尽所有、细心照料的孩子居然不是自己亲生的,许敏几近崩溃。

她决心寻找亲生儿子,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孩子郭威。

物是人非,本应在小康之家快乐成长的郭威,由于养父母家庭条件有限,接受教育的程度并不高,如今只是一名辅警,已经结婚并育有孩子。

两家最开始相认的局面还算温馨,郭威第一次见姚策,便叫了声兄弟。

通过法律程序,当年报错的医院也将给予姚策100万的赔偿。但随着越来越多线索浮出水面,“偷换”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两家的关系迅速恶化。

许敏方的律师曾在直播中表示,此事件可能是人为,即姚策的亲生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患有乙肝,故意掉包以换取健康的孩子。

关于存在“偷换”可能的疑点,有以下:

一、姚策的生母杜新枝曾提起郭威在满月和半岁时都接种了疫苗,但93年时,还没有这种疫苗,99年阻断乙肝的疫苗才问世。

二、姚策生母杜新枝在接到警方电话时,表现极其反常,根本没有问清楚怎么回事就道:“我有病,不要来找我,我死了再来找我吧!”随后立即关机卸载电话卡,甚至更换了号码。

三、两个孩子出生时的体型重量相差巨大,郭威3500克,姚策3200克,且每个婴儿出生时都会绑手环,通常连洗澡都不会拿下来,除非人为,抱错的可能性极小。

四、姚策生母一直声称对自己怀孕时患有大阳三并不知情,但在庭审时她族中做医务的兄弟作证她是知情的,且她们全家都在他那里打过疫苗。

五、郭威的出生日期和出生地点都被改过,杜新枝称是因为二胎超生。但实际上,郭希宽夫妇是农村户口,且大女儿天生具有智力障碍,根据当时的政策,并不需要这么做。

六、据说郭家有四套房,但没有一套在郭威名下。这一切都指向郭威养母对调换两人身份的事可能知情。

相比许敏的倾尽所有,杜新枝的处处留一手,显然就是在担忧有天东窗事发、人财两空。

“偷换”和“错换”俨然是两个概念,究竟是意外过失还是故意偷换,需要确凿证据才能界定。但舆论却一边倒向了许敏,因为就目前看到的信息,杜新枝偷换的可能性着实有点大。

我们不是法官,没有评判一个人是否有罪的资格,但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确实值得咂摸。

之前原本事情会在医院赔偿100万时了结,但姚策生母的一篇文章让事情发生了反转。网友们看到有关信息后,纷纷开始各种猜测。

人在穷途末路时,总是试图抓住点什么?

许母在姚策危在旦夕时做出此决定,背后的心理也着实透露出人在这个世间的种种无奈。许敏一家,为了姚策几乎到了倾家荡产的地步,如今他已然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程,回天乏术。

也就是说,许敏一家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替别人养了孩子,不幸夭折了,最后什么都没有了。而自己的亲生孩子又不愿意改变现状,回到许敏夫妇身边。

在这种境况下,许敏的内心势必会产生极大的不平衡,息事宁人的可能性极小。且许敏在姚策结婚时,为了买婚房背着贷款,还动用了许敏母亲的养老钱。

答应会将房子还回来的姚策迟迟没有行动,一旦姚策本人离世,那么许敏夫妇不仅背着一身债务,还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或许有人会觉得毕竟养了20多年,付出了那么多,此时做出这样的行为会不会让姚策寒心,可如今的局面是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既得利益斤斤计较,人在利益面前才是最真实的。

那么,许敏和郭家人死磕就不难理解,毕竟他们显然是这一事件的最大利益获得者。

养子健康且愿意留在身边,亲生儿子虽然即将离开人世,但一直得到很好的照料,对比之下,许敏一家的境况一塌糊涂。

要说许敏对郭家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从心理学的角度讲,对郭家的恨意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许敏失去一切的痛苦,负面情绪有了寄托,可以分散一部分重大冲击带来的痛苦。

如果姚策没有患病,局面也不会像今天这样难堪,或许还能皆大欢喜。

可惜世事难料,毫无疑问姚策的亲生父母在这一事件中需要负更大的责任,且他们一系列的行为表现,也更加趋向于人为掉包的可能。

当然,存在不代表事情真相,究竟是如何还要等待调查结果。如果此时确系郭氏夫妇人为,那这个世界真的就太荒唐了。

- The End -
作者 | 汤靡达
参考资料:《Psychological bulletin》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