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中国女子被迫在澳卖淫,遭罚款后或被遣返!大量性工作者失业,回校读书

2021-03-07 00:03:20 澳洲亿忆网

疫情下,失业已经成为了常态。而在澳洲,本地人尚有政府补贴,但被困在澳洲的外国人,则无法享受政府的疫情补助。

对这些人来说,失业意味着断了所有的经济来源。而为了生存,有人做起了非法工作。

一名在澳的中国女子近日因非法卖淫而受到指控。她的律师表示:当事人因疫情失业,在极端情况下没有选择,只能选择从事色情工作。

法庭获悉,这位名叫关明蕾(Minglei Guan,音译)的35岁女子于2020年抵达澳洲,并“遭到了一个卖淫团伙控制”。

根据CounrierMail的报道,与该卖淫团伙相关的5个非法营业点已经查封。

去年12月8日,一名卧底警员在Bayside Lotus Healing Massage & Beauty接受按摩服务时,被工作人员询问,是否需要手淫服务,只需多付50澳元。

关明蕾的辩护律师表示,自2014年起他的代理客户就在爱尔兰生活,之后来到澳洲打工度假。她先是在昆州Caboolture的一家农场工作,但在受伤以后,就去了Victoria Point的一家寿司店工作。

资料图

律师还表示,疫情爆发后关明蕾便进入了待业状态,由于积蓄越来越少,“别无选择且孤立无援”的关明蕾只能选择卖淫。

现在,关明蕾可能会被驱逐出境。

辩护律师还澄清,关明蕾当时只是在“仅仅提供手淫服务,而非性交服务”。

法官Deborah Vasta认为,关明蕾参与非法卖淫活动的时间仅仅2个月,“显然是新来的”、“不是头目”,并且“处于食物链的下游”。

报道称,考虑到关明蕾此前没有犯罪记录,她被罚款500澳元,不留定罪记录。

妓院不景气 性工作者回校读书

因为疫情下的社交限制,澳洲许多营业场所被迫长期停业,包括性工作场所。

而大量性工作都不是本地居民,而是“签证持有者”,他们收不到疫情补贴,因此纷纷陷入了生存困境。

因为疫情,墨尔本Boardroom妓院在去年3月疫情初期就关闭了。

妓院的老板Milan Stamenkovic表示,尽管本地人有政府发放的救济金,但那些持有签证但没资格领取补助的人处境很是艰难。

为此,也有很多妓院和性工作者铤而走险,开起了“非法妓院”。

在去年7月,警方还曾突袭过Glen Waverley的一处用于“非法性交易”的公寓。

其中支持团体Vixen Cllective的代表Dylan O'Hara表示,有些人无法获得JobKeeper或JobSeeker津贴,所以在经济上有困难,只能依靠性工作者协会的捐款生活。

Dylan还称:“性工作者需要保护自己的隐私,以免被羞辱和歧视,因此不太会向政府申请失业救济金。”

疫情期间,不少商家将线下服务转成了线上服务,一些性工作者也发掘了这个商机。

墨尔本的Estelle Lucas就这么做了——

29岁的Lucas从18岁开始就在这个行业工作。墨尔本实行了社交限制后,她就开始提供视频约会,并在家制作线上内容,以此来赚钱。

据悉,Lucas正在偿还抵押贷款,她表示,疫情使她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未来。

她说:“在目前的情况下,我正在考虑改变职业方向,可能需要回学校攻读硕士学位。”

疫情下,全世界各行各业都在洗牌。不确定性之下,有的人在这一年中充实自己,有的人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无论在什么行业,只要不违法,努力创造生活的人都值得尊重。

澳洲教育业受到疫情的影响,大量留学生流失,目前已经将重心转移到教育澳洲本地人。

在不少澳洲人因为享受疫情补贴而不愿意重新回到劳动力市场的同时,国际通航计划也迟迟没有进展。

澳洲政府预测到了这一方面的危机,拨款鼓励本地人重归校园读书,否则,真的无法保证有足够的高质量劳动力在疫情后重建澳洲经济。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