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知名地产商,入过狱,刷过厕所,扫过马路,晚年「裸捐」

2021-03-06 22:30:29 冯仑风马牛

余彭年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胡润曾说:我一直在观察中国的民营经济,在民营经济的历史上,余彭年先生肯定会被写进去。

余彭年,中国著名企业家,「中国最慷慨慈善家」。白手起家的他早年受尽人间疾苦,曾入过狱、刷过厕所、拉过黄包车,甚至一度漂零街头差点惨死。靠着一股不认命的干劲,余彭年从最底层的勤杂工做起,最终凭借房地产生意成为亿万富豪。

上世纪 80 年代起,余彭年开始从事慈善捐赠。他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 14 大慈善家之一」, 2006 年至 2010 年连续 5 次蝉联胡润中国慈善榜榜首。2015 年去世前,余彭年更是将自己超十亿美金资产全部捐出,被媒体称为「中国裸捐第一人」。余彭年说:宁可我助天下人,不负天下人助我。我要在中国起个带头作用!

1

余彭年又名彭立珊, 1922 年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的一个商人家庭。

余彭年的父亲从小步入商场,经商数十年历经磨难,在军阀混战时期,曾遭枪击,险些丧生。余彭年年幼时,涟源又遭水灾,一家八口人及房屋财产全部被洪水冲走。水灾过后,在家乡人的鼎力资助下,余彭年才得以重建家园。余彭年父亲病逝前,曾千叮万嘱床前几个儿女,「日后若有出息,一定不要忘记父老乡亲的恩德,为家乡做几件好事。」因此,余彭年心中一直充满感激之情,在接受采访时,他曾说,「如果不是在大家的帮助下重建家园,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

由于生活艰难,余彭年大学未毕业便在长沙等地从事小本生意,但在兵荒马乱的年月,所获很少。

1949 年,余彭年离开故乡,只身一人闯荡上海滩,但发展得很不顺。除了拉黄包车外,他还摆过地摊,打各种零工。余彭年曾写了一幅书法描述这段岁月,「商场如战场,由北到南,由东到西,败当阳,奔夏口,失新野,走樊城,无容身之地。」不过,对于其间一段短暂的记者生涯,余彭年却颇引以为豪,「我骂贪官骂得很厉害的,他们看到我就怕。」

1954 年 12 月,几经坎坷的余彭年在上海刚站稳脚跟,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又让他一无所有。他被人诬告「有海外关系」,是「逃亡地主」。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是致命的,于是余彭年被判处三年徒刑,辛苦赚来的积蓄也被全部没收。

服刑期间,监狱领导见余彭年表现优秀,便不再让他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而是安排他拆阅犯人的监外来信,并加以归类、分发。余彭年对每一封监外来信,都看得非常仔细。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工作,他从中看透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也悟透了人性。

余彭年说,「当你真正倒霉了的时候,所谓的友情、恋情、夫妻情,原来都是那样地不堪一击。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昔日的朋友、恋人和夫妻,甚至会落井下石,在你的伤口上再插上一刀。所以,一个人最重要的武器是自强,一个自立于社会的强者,才不会被人抛弃,任人宰割。」因此,余彭年发誓:出狱之后,一定要做一个真正的强者!

在离刑期届满前的两个月,因罪名查证不实,余彭年被提前释放。这段不愉快的经历让他决定远走他乡,并改头换面重新开始。1958 年,在朋友的帮助下,余彭年经由澳门来到香港打拼,并将名字由彭立珊改名为余彭年。

刚到香港时,余彭年不懂粤语、英文,也没有背景和钱,压根找不到工作。饿得实在不行了,他就去教堂和慈善机构要碗稀饭填肚子,困了就睡在公园或海边的长椅上,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个月。期间,余彭年有过被误认为是小偷而遭到殴打,也有过被视为偷渡者而被关押。但这些并没有使他丧失斗志,余彭年一如既往地找工作、学粤语。

终于,余彭年在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擦洗厕所的工作,他自我激励,即使擦洗厕所也要做到最好。尽管如此,他每天还省吃俭用,坚持晚上买两三份当天剩下的报纸学习,寻找机会。余彭年说,「只有干得了小事的人才能干得成大事,只有弯得下腰的人才能直得起腰」。

接下来的日子,余彭年陆续做过扫马路的清洁工,建筑工地的勤杂工,报社的印刷工,图书批发生意,同样吃尽了苦头。回忆当时生活的艰辛时,余彭年表示:你不努力的话,你不能够生活,不能够生存啊,不然香港遍地黄金你也捡不到的啦,还是要奋斗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余彭年的努力、上进最终得到了一位房地产老板的赏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台湾开始搞房地产建设,余彭年跟随这位老板进入台湾房地产市场,并得到了进一步的历练。随后,这位老板以「单独出资,利润双方平分」的方式让余彭年自组公司经营房地产业,兼营旅游业。人到中年的余彭年终于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那时候,整个香港都沉浸在炒股发财的狂热中,余彭年也忍不住买入很多股票,结果随着 1967 年股灾降临,余彭年损失 2000 万港元血亏离场,几乎回到了原点。

股灾过后,余彭年回到了自己熟悉的房地产界,伺机东山再起。这次炒股的教训无疑是深刻的,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余彭年都不敢再碰股票,不仅如此,他还不允许自己的员工购买股票,一旦发现立即开除。这个规矩,直到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才破除。

机会总是垂青有所准备,并能大胆抓住的人。不敢放手一搏,永远不会成就大业。

1973 年,功夫巨星李小龙去世时,在香港留下了一套豪宅。港人信风水,认为凶宅还会有灾祸接踵而来,一时无人敢买。余彭年则从银行贷款 70 万港元,加上自己的积蓄购入此房,并出租给外国人,连同装修,总共仅花 100 万港元。到2008年其为地震筹款拍卖该地皮时,它已价值 1 亿港元。同样, 1975 年,寓居香港的某国领导人的情妇去世,余彭年也同样花 250 万港币接下她的豪宅重新装修出租。1995 年,这套房子便升值至八千万元港币。此后,余彭年审时度势,将房子转手卖了出去。

余彭年在这两起交易中所表现出来的商业判断力,让他成了香港商界的传奇人物。当时,人们谈起余彭年,更多的是认为他命硬,镇得住煞气。

当然,余彭年的眼光不止于敢大胆买凶宅,在房地产的开发项目上也是如火如荼。余彭年赶上香港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先后在港拥有香港元朗博爱医院、元昌置业有限公司、亿朗有限公司和环亚酒店等众多资产,上世纪八十年已经是亿万富豪。

而余彭年生意场上的最得意之笔,则是晚年转战深圳房产市场。1990 年,余彭年预测到深圳将是整个中国最具房地产投资价值的城市,于是他逐渐收缩分布在香港、台湾及海外的投资,将其集中调集到深圳。余彭年成立福华(深圳)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并由此开始全力建造彭年广场及五星级的彭年酒店等大型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 57 层的彭年酒店是当时深圳第三大高楼,也是深圳最豪华的酒店。然而距离彭年酒店试营业还有 26 天的时候,余彭年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惊世之举。他宣布将整幢大厦经营所得的纯利润永久地捐献给社会福利和教育事业;在他有生之年,整幢大厦不出售、不变卖;在他百年之后整幢大厦产权不赠与、不继承,经营所得利润继续无偿捐献直至大厦使用期结束。此举让余彭年真正走入了公众视野,彭年酒店还未开张就被称为中国唯一的「慈善酒店」而美名远扬。

如今,事实证明了余彭年的超前目光,深圳房价比 1990 年不知翻了多少倍。

2

「儿子弱于我,留钱做什么?儿子强于我,留钱做什么?与其将钱留给儿孙花天酒地,不如自己享受做好事的好。我喜欢直接帮助穷人,我见不得穷人难过。行善就是我的养生之道。」

余彭年不仅能把企业做好,他还是「中国最慷慨慈善家」, 2006 年至 2010 年连续 5 次蝉联胡润中国慈善榜榜首。

余彭年

1982 年,余彭年第一次重返湖南老家,看到家乡贫困得一塌糊涂,他非常难受。从那时起,他开始在内地从事慈善捐赠。余彭年陆续捐资建设了立珊中学、立珊水坝、长沙五一广场地道工程、长沙火车站大型彩灯喷泉、彭立珊救护中心、彭立珊豪华公共汽车线路、彭立珊长沙福利基金会……仅在上世纪 80 年代就为湖南省捐款捐物累计超过人民币 6000 万元。

做慈善原本是件好事,但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的作为却让余彭年感到非常寒心。1988 年,他捐赠给湖南省某医院 10 部进口三菱救护车,里面安装的都是最先进的仪器设备。一次捐 10 辆,这在当时国内是没有的。但最后,余彭年却发现这些救护车被当地官员改成了办公用车。

在接受采访时,余彭年感言:湖南有句老话叫「善门难开,好事难做」。做好事其实比做生意还要难,不愉快的事经常有。我捐给社会是救死扶伤用的,所以这个行为无可谅解。我行善 50 多年用的都是在外面拼搏的血汗钱,这让我相当灰心。有过一些教训之后,我不得不防备一些人不光彩的做法。做善事的钱,只有真正交到了百姓的手里,我才能放心。我不希望自己捐出的钱,最后流进了某些特权者的腰包,也不希望我捐出 100 元钱,最后只有二三十元能送到百姓手里,而其它的七八十元却流到其它地方去了。

从此之后,为了确保自己的捐助没有人雁过拔毛,从中渔利,不论是捐钱,还是捐物,余彭年都要亲自监督,严格审核,真正捐到贫弱者的手里。余彭年说,「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杜绝贪污和浪费。」

上世纪 90 年代起,余彭年将慈善活动的范围由湖南慢慢扩展到了全国,他创办了余彭年慈善基金会,对慈善事业孜孜不倦,其中最为知名的公益项目是「年光明行动」。这是一项在全国范围内针对需要做白内障手术,但无力承担手术费用的人群开展的慈善活动。截至 2019 年,「彭年光明行动」已经走遍了全国 28 个省市,为近 50 万名白内障患者提供了免费手术。

2010 年,余彭年应邀出席比尔·盖茨与巴菲特在中国设下的慈善晚宴。现场,余彭年宣布将所有财产共 93 亿港币委托香港汇丰银行托管,在他百年后全部用来做慈善事业,成为「中国裸捐第一人」。有香港媒体称余彭年为中国的「诺贝尔」:诺贝尔用身后遗产奖励杰出人士,余彭年将个人财富捐赠给需要帮助的人,不求任何回报。他们同样伟大。

对于「裸捐」的决定,余彭年表示:我这个人一不赌、二不嫖、三不吸毒,打了五六十年的天下,赚的都是辛苦钱,也不容易,所以干脆捐出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好了。我的儿子、孙子都在替我打工,我给了他们房子和车子,每月给他们发工资,工资不比其他员工低。他们生活得很不错了,比起我当年到香港赤手空拳打天下时,他们不知要强多少倍。我死了之后,他们还可以照样打工,完全可以自食其力,我没必要留那么多钱给他们。如果他们有本事,即使我不留钱,他们也会发展得很好。如果他们没有本事,我留钱再多,也是没有用的。一个人在财富中死去是耻辱,我不愿死在耻辱里,我想死在荣耀中,而一个人最大的荣耀莫过于捐出财产做善事。

大多做慈善的人都图回报,有目的,没有回报不做,但余彭年却不求回报。他说:我对为官从政不感兴趣,却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实现着「中国梦」,那就是「国富民强,让贫穷的人活得更好,让中国的文化走向世界」。做好事不是我一人的事,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但我要带个头,扩大影响,吸引海外侨胞、海外同胞,有钱人都来做好事。只要真的有效果,我就很开心。但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不能强求其他富人都裸捐。

3

相对于慈善事业上的大气与慷慨,生活中的余彭年却克勤克俭。

余彭年只有一套西装,袖口上还有几个补丁,一件二十多年前穿过的短袖衬衫,还存放在他的衣柜里,他说这是合理利用。除了应酬以外,余彭年每天都到公司食堂和员工们一起吃工作餐,本色不改。在食堂的墙上,有他的亲笔字:反对浪费、宁可多盛一次。但是,余彭年对待朋友、老乡却特别大方,经常给他们送彭年酒店消费卡,说「随便吃随便住」。

2015 年 5 月,余彭年在深圳辞世,享年 93 岁。余彭年慈善基金会按照余彭年的遗愿,依然在慈善道路上前行。追悼会现场,宋楚瑜、李兆基、胡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徐扬生等各界大咖泪送仙人。在余彭年湖南老家更是上万人自发组织悼念。一位湖南省领导评价道:老先生(余彭年)是湖南人的骄傲,我们失去了一位大爱大德的慈祥长者。他「裸捐」做慈善,大爱之路,敢为人先。全社会都舍不得这位勤勉、有趣、善良的老人,会记住这位为中国慈善事业付出一腔赤诚的人。

在余彭年的办公室,曾挂着这样一幅书法作品,「世上只有锦上添花,到哪里去找雪中送炭?登天难,求人更难,黄连苦,求人更苦,人到无求品自高,助人行善是快乐之本。」

推荐阅读:

这位享誉世界的中国男人 却被岳母诅咒、儿子自杀!他到底有多"坏"?

事业上,

他本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男人,

曾谢绝哈佛大学的邀请,

凭着“翻译了整个中国”,

成为人人望其项背的世界名人;

生活中,

他却是一个不幸的男人,

婚姻被岳母诅咒,自己的儿子自杀,

更因此,

对妻子做了自己终生后悔的一件事.......

他,就是杨宪益。

1915年1月10日,

天津日租界杨家公馆内喜得麟儿,

身为中国银行行长的杨父喜不自胜,

给孩子取名:杨宪益。

偏偏,母亲在生之前,

梦见一只白虎跃入怀中。

算命先生神神秘秘说:

这梦是吉兆,亦是凶兆。

这孩子会是杨家唯一的男丁,

日后成就辉煌,但会克父伤子。

杨父是留过学的人,对此并不在意,

哪知道冥冥之中这些竟一一应验。

杨宪益出生之时,

正是杨家最显赫之日,

他从小锦衣玉食,出门车马伺候,

又因家里藏书无数,

他得以阅书万卷,出口成章。

可是就在他5岁那年,父亲突然病逝,

杨家风光,再不复往日。

母亲徐燕若与三个儿女左起:杨静如(杨苡)、杨宪益、徐燕若、杨敏如

好在,杨宪益天资聪颖,

被视为杨家未来的希望,

叔父遂送他去英国读书,

彼时,

牛津大学一年仅接收一名亚裔学生,

杨宪益在众多优秀少年中脱颖而出,

他曾习拉丁文和希腊文,

有一定的语言基础,

只花了5个月就通过了选拔考试。

在牛津,他如一阵风“来无影去无踪”,

导师一个礼拜才能看到他一次,

不好好读书,去哪儿“疯了”?

他泡在图书馆里,

将牛津藏书几乎翻了个遍。

他的才情和文采,

是曾轰动过整个牛津的,

当年,他才20来岁,

一口气把《离骚》,

按18世纪英国英雄双行体格式译出,

字字精妙气势磅礴,让人拍案叫绝,

英国人大为吃惊,

这首译作,

至今仍摆在欧洲各大学的图书馆书架上。

可平时考试,这位特立独行的少爷,

成绩始终平平,

被问及为何如此敷衍?

他答:“因为我知道,

即使考头等对于我也毫无意义,

我是要回中国的。”

那时的中国战乱不休,

而国外岁月静好,

未曾想,养尊处优的少爷,

竟会有如此碧血丹心。

杨宪益在牛津大学

1937年,抗战的消息传到英国,

心怀热血的杨宪益组织募捐,

发起同学集会,

并被推举为牛津大学中国学会主席。

爱情,也在此刻悄然而来。

当时,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他,

身边还有一位英国女子当秘书,

她的中文名是:戴乃迭。

戴乃迭本是一位英国传教士之女,

生于北京,7岁时随母回英国,

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喜爱,

在英国修习中国文学,

她是牛津历史上第一位,

获中国文学荣誉学位的英国人。

与杨宪益结识后,

戴乃迭顿时被他的才情所吸引。

而她的美丽爽朗,质朴纯真,

也让杨宪益为之着迷。

初恋最是美好,

两人在牛津大学湖畔牵手的身影,

一时羡煞多少旁人。

但是,毕竟当年异国恋还是少见,

校内,

大家伙了解他们都道是金童玉女,

校外,不知情的人们,

只觉得一个英国女人,

怎么能看上一个“东方蛮夷”,

这样的恋情不免受人指指点点。

可爱之一字,

情到深处天崩地裂难消除,

杨宪益和戴乃迭,

还是勇敢地牵起彼此的手,

一走便是一生......

1940年,杨宪益学士毕业,

拒绝了哈佛大学的邀请,

也不关心日本的工作机会,

决定回战火纷飞的祖国。

杨宪益说:“我觉得我是中国人,

本来出国读书,

就是为了回国以后更好地工作。”

心上人要走,戴乃迭又怎么肯留,

但那时的杨宪益,

再也不是曾经的阔少爷了,

叔父投机亏空,加上货币贬值,

天津家业耗光,仆人作鸟兽散,

一夜之间,他从挥金如土的公子哥,

沦落成一贫如洗的穷学生,

回国的路费还要借贷才能凑齐。

而戴乃迭的母亲在中国待过,

深深知道中国老百姓,

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杨宪益家道中落,只怕难以护女儿周全,

母亲不禁怒斥女儿:

“你跟着他回到那个战乱的中国去,

你想好了你要遭多大的罪?

受多少的苦?!”

话说到最后,

母亲的痛骂已是十分残忍:

“如果你嫁给一个中国人,

这场婚姻不会超过四年的,

你这一辈子一定没有好下场,

你们的孩子也不会有好下场!”

可戴乃迭,

却是铁了心追随杨宪益,

他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回到中国后,

杨宪益和戴乃迭举办了简单的婚礼,

证婚人是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

和南开大学校长张伯苓。

随后的日子里,

他们一起面对生活的种种磨难,

一起逃亡、一起为生存奔波。

杨宪益一边教书,一边翻译书稿,

夜深人静时,戴乃迭就着微弱的灯光,

和他一起讨论中国古典文学。

在那物资匮乏的日子里,

杨宪益总觉得亏待了戴乃迭,

她本该是在英国享受安稳生活,

被面包和牛奶的早餐,

被落在窗前的温暖阳光唤醒,

可如今呢却在战乱的恐惧中,

常常食不果腹。

面对丈夫的愧疚,戴乃迭温柔地安慰他:

“我本来就是来爱你的,

不是来享受的。”

1949年,

他们终于结束了颠沛流离的日子,

杨宪益的“成就辉煌”,也随之而来。

他被推荐到国立编译馆,

当时编译馆只会将外国著作译成中文,

还没有人能将中国古典文学作品,

译为外国文字,

中国的古典著作从来就没有走出国门,

外国人因此讥讽中国“文化低劣”。

正当翻译馆为找不到中译外的人选发愁时,

杨宪益的到来让大家看到了希望。

杨宪益国学深厚又通晓英文,

大家便让他试着译译《资治通鉴》,

馆长梁实秋问:“你看译得出吗?”

杨宪益笑:“什么东西都可以译。”

随后,

他夜以继日译出《资治通鉴》,

这是中国学者第一次将中国典籍,

翻译成外文介绍到西方。

杨宪益的翻译还有个“秘密武器”,

便是通晓中国文学的妻子戴乃迭,

大部分翻译时间杨宪益直接口译,

戴乃迭就飞快地打字,

只要他们两人双剑合璧,

就没有什么译不出的经典。

杨宪益说:“只要戴乃迭能读懂它们,

我就能把它们翻译成外文。”

随后的几十年里,

杨宪益将先秦散文、屈原作品、

《魏晋南北朝小说选》《唐代传奇选》

《宋明平话小说选》《聊斋选》

《老残游记》全本,

《儒林外史》《鲁迅选集》

《中国小说史略》长生殿》等,

一大批国文经典译为外文,

这些书籍的翻译,

让全世界,

第一次领略到了中国古典文学的魅力!

他是向世界介绍《离骚》的第一人,

也是把《史记》推向西方的第一人;

特别是在1951年,

夫妻两人耗尽心血,

将中国文学的顶峰之作《红楼梦》,

以三卷本形式翻译到海外。

这是迄今为止,

全世界唯一一部由中国人翻译的,

《红楼梦》全英译本!

可以说,杨宪益译遍了整个中国,

一生作品之丰,无人能望其项背!

因此他也声名鹊起,

被誉为“翻译了整个中国”的大翻译家。

杨宪益翻译的《红楼梦》

然而,功成名就的辉煌,

平静的翻译生活,

在1968年4月的一个夜晚被打碎了。

那天,杨宪益和戴乃迭,

连逮捕原因都不知道是什么的情况下,

被直接被抓走,

稀里糊涂的,竟就这样被关了四年。

在不断的折磨下,

杨宪益有了轻微的精神分裂症,

出现幻听,

他总是感觉有人和自己说话,

命令自己不能这样不能那样;

而他的妻子戴乃迭,

经常被勒令打扫厕所,

在那藏污纳垢的肮脏地方,

戴乃迭却将马桶刷的纤尘不染,

人们都说:“《中国文学》编辑部的厕所,

被戴乃迭打扫成了全外文局最清洁的厕所。”

而最令他们牵肠挂肚的,

莫过于家里的三个孩子,

有人给他们说,孩子们被照顾的很好,

可是等他们出狱才知道,

自己的3个孩子,

四年来没有一分钱生活来源,

一直被丢在农村流落.......

更让他们受到沉痛打击的是,

唯一的儿子杨烨,

因为不堪折辱,

逐渐神经分裂,用汽油点火自焚,

从此与父母天人永隔……

儿子不会有好下场,

当年岳母的气话,真的应验了!

戴乃迭的精神世界,也因此崩塌了。

她整日不停地酗酒,

甚至快要认不出自己的爱人,

时不时痛苦地在屋里打转问:

“我的儿子呢?我的儿子呢?”

一个痛失爱子的母亲,

不得不靠酒精麻木所有的苦楚;

一个承载着同样痛苦的父亲,

为了能让酗酒的爱妻清醒一些,

他无奈之下, 打了她一记耳光.......

杨宪益噙着泪花说:

“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打乃迭,

我不想让她再喝酒.......

那是我一生最后悔的事情。”

这位老人,

他不后悔回到战乱的祖国,

不后悔当年拒绝哈佛,

错过改变一家人命运的机会,

他一生中所有的悔恨,

只在于他打了爱人这一记耳光,

这是怎样的爱和深情......

步入晚年,

戴乃迭不幸患上老年痴呆症,

杨宪益仔仔细细照顾了她20年,

一口饭一口饭地喂。

戴乃迭一直都不会做家务,

结婚几十年里,

做饭洗衣都是杨宪益在做。

这一对患难夫妻,

书写了这世上最美好的爱情:

她为他不顾一切来到异国,

受尽磨难和苦楚;

他为她衣带渐宽终不悔,

倾尽这一生情,

带给她最好最深厚的爱。

可他终究没能留住她,

1999年11月18日,她先他而去,

杨宪益痛苦万分,

作了一首诗悼念亡妻:

早期比翼赴幽冥,不料中途失健翎。

结发糟糠贫贱惯,陷身囹圄死生轻。

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归我负卿。

天若有情天亦老,从来银汉隔双星。

爱妻去世后,杨老再没翻译过东西,

他一个人住在后海小金丝胡同里,

这处居所曾有个富贵名:“百万庄”,

但对杨老而言,富贵早如过眼云烟。

赵蘅说:“老人所经历的苦难和不公正,

被他本人轻描淡写到惊人地步,

他一生做出的巨大贡献,

也被他说得同样轻描淡写,

让我们这些听者都感到汗颜。”

他不再参与任何朋友聚会,

因为乃迭不在的场合,

他不想出现。

在孤寂的房间,

他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坐就是一下午,抽最便宜的烟卷,

凝望着窗外的天空,仿佛在回味什么,

每天看着阳光起起落落,

他的一切欢喜,甚至生命,

好像都随着她而去.......

2009年11月23日,

一代传奇,翻译大家,

杨老走完了人生最后一程,

他把精心收藏的珍贵明清字画,

全部无偿捐献给了故宫,

尽管他曾被伤的很深,

但他的心里,永远爱着这个国度,

他说,这也是乃迭爱着的国家.......

杨宪益,

被称为是“中国最后的士大夫”,

当年惊涛骇浪,

学子弃荣华富贵归国,

以等身译作送中国文化出国门,

全了他一颗碧血丹心。

他也是这世间最深情的痴情郎,

当年银汉迢遥,他执了她的手,

便是这一生的海誓山盟,

无论多少苦难,

都分不开他们这一世的爱和缱绻。

择一事,终一生。

遇一人,共白首。

2020年,

是大师离去11周年,

时光虽滚滚逝去,

却留下这才华与爱永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