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土匪趣事:入伙容易退伙难,大当家要拼命学“黑话”

2021-03-06 17:32:15 七追风

东北的土匪团伙俗称绺子,入了绺子也就是当了土匪。这篇文章,先从一个绰号“双镖”的土匪说起吧。

双镖本姓李,双阳县(现长春市双阳区)人,大地主家的少爷。他家可是大户,光是房基地就有30垧,老有钱了。这个双镖吧,特别爱打扮,喜欢把山东老白布用米汤水一浆,穿在身上硬刷刷的,跟制服一样。他屁股后面还挂着个五彩烟荷包,老远就能看见金灿灿的挂穗。

年轻又爱打扮,再加上双镖本来就俊朗,还会唱地方戏,典型的富家少爷形象。他18岁那年,闲着没事到双营子徐家串门,一眼看上了徐家姑娘。那个年代大户人家的姑娘,没出嫁时都很少露面,更别说和年轻小伙子谈情说爱了。

不过,这个徐家姑娘不一样,也一眼看上了双镖。按说年轻男女互相看对眼儿了,找父母商量商量,明媒正娶多好啊。这俩人偏不,等不了,双镖回家的时候,直接就把徐家姑娘偷偷带走了。

徐老爷子一家都懵了,这事儿传出去太丢人了,赶紧派人找吧。找来找去,在双营子双镖一个亲戚家住着呢。徐老爷子把姑娘接回来,觉得双镖不是什么正经人物,肯定还要来纠缠,索性直接把姑娘远远地嫁到了外地。

徐家姑娘临走的时候,托人给双镖写了一封信,上面写着:“铁树千年要开花,妹子和哥是一家。铁石钢锤砸不断,哥和妹的情疙瘩。”双镖一看这,可算闹腾起来了,说啥也要娶徐家姑娘。

人家都嫁走了,你还怎么娶?他爹肯定不答应,双镖就说了:“你们要是不同意,俺就去当土匪!”谁会相信一个大地主家少爷当土匪啊,所以也没人搭理他。双镖一看,也来了脾气,一扭头就走了,一走就是3天。

双镖本来想吓唬一下家里人,顺道出去散散心,其实就是在朋友家玩了3天。可徐家上下吓毛了啊,因为当时官兵剿匪很频繁,谁家有人当了土匪,如果不立刻上报,全家死罪。而且,抓过来直接“背毛”(勒死),连审问都免了。

李家老爷子知道,像他这样的富户,县城里的驻军眼红着呢,巴不得借着剿匪的借口来抄家,这要是屯子里哪个仇人去报告了,全家就是一个“死”字。咋办呢?李老爷子一咬牙一跺脚,自己跑到区公所主动大义灭亲:“我那该死的逆子挂柱(入伙当土匪)去了!我不认这个儿子了,你们该咋处理咋处理!”

这边老爷子回到家气得手脚都哆嗦了,双镖还不知道。玩得差不多了他才回来,刚到村口几个人就告诉他:“你小子还回来了?你爹已经给你除名报匪了!”双镖也懵了啊,不就是开个玩笑吗,咋还当真了呢?完犊子了,跑吧,真上山当了土匪。(前两天的文章讲过双镖后来的事儿,他砸窑又勾搭上了一个地主家姑娘。)

你看,一不小心就成了土匪。

所谓“起局”,就是几个人焚香磕头,成立新的绺子。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多的,有些绺子刚开始就几个人,连枪都没有,拎根棍子就上山了。但是也有特别讲究的,几个人正儿八经地割破手指喝血酒,然后领头的人发誓:“拜过老祖拜四方,咱哥们今后就起局了。我自个定的规矩我要遵守,我要是横推力压(不守信、不忠诚、欺负女人),就不得好死。我上前方,一枪打死,一炮轰死,喝水呛死,吃饭噎死!”

你看,这发誓够狠吧?没办法,当了土匪就要有规矩,不然乱七八糟早晚散伙。当家的立了誓,也就是让所有人都要遵守。比如说很多绺子都讲究不糟蹋女人,谁要是不听话直接枪毙,因为土匪很迷信,认为糟蹋女人会遭报应的——当然,也有些小绺子不管这些,干起坏事来没啥忌讳。

之后就是大当家起一个,也就是绰号,以后出门就报大当家的号了。随后就是安排任务,到山上找个地方当老巢,还要派人到附近的绺子打声招呼,这才算是正式起局了。

单枪匹马想要找个绺子入伙,就叫做“挂柱”。

一个绺子要想发展壮大,就要不断的吸纳新同伙,所以挂柱是很常见的。不过,土匪行事小心,也担心来者是官兵派的卧底,所以需要审查一番。一般来说,如果自己认识土匪里的人,能有个保人,就能轻松入伙。

如果不认识土匪,单枪匹马上山,喊着要入伙,就没那么轻松了。

正常来说,新入伙的要头上顶个葫芦之类的东西站好,大当家在百步之外举枪就打,啪的一声头上的东西碎了,旁边的土匪赶紧过去摸摸这人的裤裆——没尿,脸色不变的,那是好样的,可以留下。

有人会问,大当家万一打偏了呢?那还能咋办,刨个坑埋了呗。正儿八经说,土匪大当家枪法都不错,很少会打偏。真遇到对枪法不自信的大当家,也不会这么考验新手:你想啊,来一个崩死一个,来一个崩死一个,枪法这么臭,脸往哪搁?

还有别的考验方式,就跟纳“投名状”差不多,让这个人到地主家外面踩盘子,要是表现得好,也就正式入伙了。当然,如果一个人在别的绺子待过,那就更容易了,就跟《智取威虎山》一样,扯几句土匪黑话就行了。

土匪最怕啥?当然是剿匪的官兵。土匪都是求财,等着被“招安”,所以平时就是四处转移,防止被剿灭——所以,保密工作很重要。一旦有人想退伙回家过日子,就有可能主动或者被迫出卖兄弟,很不安全。

退伙又称为“拔香头子”,意思是入伙的时候烧香发誓,退伙自然要把香拔了。退伙的情况很少,一般都是家里老人生病需要照顾,或者老婆生娃没人照看,理由必须大家都认可。你不能说干腻歪了想回家娶媳妇过日子,那肯定当场就被“插了”(杀了)。

讲究的绺子遇到想退伙的,还要有个仪式。大概就是选个阴历十五左右,晚上在院子里插满十九根香,想退伙的跪在中间,嘴里念叨着:“十八罗汉在四方,大掌柜的在中央。流落山林百余天,多蒙兄弟来照看。今日小弟要离去,还望众兄多宽容。小弟回去养老娘,还和众兄命相连。有窑有片弟来报,有兵有警早挂线。下有地来上有天,弟和众兄一线牵。铁马别牙不开口,钢刀剜胆心不变。小弟废话有一句,五雷击顶不久全。大哥吉星永高悬,财源茂盛没个完,众兄弟们保平安。”

一共十九句,念叨一句拔一根香,面不改色气不喘,顺顺利利说完了,大当家的过来说:“兄弟走吧,啥时候想家,再回来吃饭!”这就算是同意退伙了,领了盘缠告别众兄弟,就可以下山回家了。

当然,要是这十九句说得磕磕绊绊,很可能就惹恼大家,被弄死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总之,“拔香头子”不是简单的事,要是没有一个好理由,再加上一个明事理的大当家,还是不要轻易说出口。

这还真不是小说电视剧瞎编的,土匪黑话和仪式,是为了方便土匪之间的交流,一般外人听不懂。你看《智取威虎山》里杨子荣见座山雕那一段戏,换个不懂黑话的,早就被一枪毙了。所以,说一口流利的黑话,是土匪——尤其是大当家的必修课。

1929年,报号“大来好”的王芝明从吉林野炮营拉了300多人出来,上山当土匪。附近的大土匪头子傅殿臣想把这帮人收入麾下,于是带人去看看。王芝明的队伍正在行进,忽然就被傅殿臣的人围住了。

傅殿臣的手下就喊了:“报报迎头!”这是土匪的黑话,也有叫“报报蔓”、“甩蔓”,其实就是报个姓名的意思。但是,王芝明这伙人不懂啊,于是就没搭话。

对方又说:“来碰碰嘛!(见见面)”这边王芝明还是不懂,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土匪就急了,有人想开枪。幸好领队的“炮头”劝阻,对大家说王芝明初来乍到,不知者不罪,以后慢慢学。

就这么,王芝明的队伍跟着傅殿臣干了,时间一长,各种黑话也就知道了。

民国时期,东北有名的大绺子就不下几百股,还有很多小绺子。互相兼并、联合很常见,就算没有大事儿,也会经常走动走动,出了事儿才能互相照应。

比如,一个土匪头子拜见另一个绺子的大当家,见了面先双手抱拳举过左肩(土匪觉得双手抱拳直接行礼有点像带着手铐,不吉利),然后说:“西北连天一片云,乌鸦落在凤凰群。不知哪位是君,不知哪位是臣?”这意思就是自己前来拜访,不知道哪位是掌柜的。

对方大当家回话说:“西北悬天一片云,君是君来臣是臣,不知黑云是白云?”(意思是:你闯进来干什么,谁是掌柜的很清楚,你是从哪来的?)

来者施礼,回答:“黑云过后是白云,白云黑云都是云。”(意思是:咱们是一家人,今天来有事商谈。)

来者然后伸直了自己左手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指向自己,表示自己是来谈事情的。对方大当家则要伸直右手中指、小指,掌心向自己,意思自己就是掌柜的,有事儿可以谈了。

这么一套规矩下来,双方才确认了身份。作为大掌柜的,像这样的规矩礼仪都要学会,不然还真没法跟其他绺子交流。

至于东北土匪的黑话,衣食住行、吃喝玩乐,各方面都有,一两句话还真说不清。咱们之后单独用一篇文章,聊聊有意思的土匪黑话。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