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又开了一个“坏头”

2021-03-06 00:00:48 新周刊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

市界

(ID:ishijie2018

作者|林夏淅

编辑|李曙光

在卖无线耳机已经成为手机厂商一个稳定盈利点的当下,这个生意经正在被复制到充电器身上。

2014年以来,国内手机市场增长放缓,创造手机之外的盈利点,成为手机厂商的必选之路。

以苹果为首的手机厂商们,从取消耳机接口开始,为用户“打造”出无线耳机这一新需求,也为自己创造了一块新的利润来源。

数年时间,无线耳机领域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于是,手机厂商们开始为自己创造下一个盈利点——快充。

充电器的“消失”和“重生”

2016年,库克在iPhone 7的发布会上大手一挥,率先取消3.5mm耳机接口,一时间引来众多嘲讽——用户使用旧版有线耳机,需加转接头;使用lighting接口耳机,则会在充电的同时无法使用耳机。

随后,苹果推出了价格不低的三款无线耳机,售价均在千元以上。

安卓手机厂商很快就体会到了其中奥妙,目前,小米、魅族和荣耀旗下所有机型,均已不再标配有线耳机。华为、OPPO和vivo则有相当一部分机型不再标配耳机。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苹果的AirPods带动了整个无线耳机产业的发展,2018年至2020年的销量分别约为3500万部、6000万部和1.5亿部,成为苹果旗下新的盈利增长点。

在京东商城中,苹果、小米、漫步者和华为旗下的几款无线耳机,销量居于最前,价格从169元到1799元不等。而在全球真无线蓝牙耳机市场中,份额占比排名前三的是苹果、小米和三星。

这和前不久苹果在发布会上取消充电头的做法如出一辙。

2020年10月,苹果在iPhone 12的新品发布会上取消了标配充电器和耳机,说是为了环保。

之后,三星、小米和魅族先后跟上了步伐。小米在去年12月的发布会上,推出了标配快充和不标配快充的两个版本,价格相同,被网友称为环保的“正确示范”。

根据近几日科技媒体曝出的iPhone 13 Pro渲染图,充电接口将被取消,仅保留底部的麦克风和扬声器开孔。若此消息被证实,可能直接推动无线充电器的销售。

而曾经在取消耳机这件事上相对保守的华为、OPPO和vivo,此次也采取了相同的保守策略,暂时还没有关于取消充电头的消息。

取消充电头的步调还未统一,但有线快充和无线快充的相关产品,已经批量出现在各家官网的货架上,成为厂商们力推的手机配件。

打头的仍然是苹果,在iPhone 12发布会上,同步推出了一款售价329元的无线快充MagSafe,并上架官网。

如果要选择供iPhone和Apple Watch同时充电的MagSafe双项充电器,售价高达1049元。

为了配合这款无线快充的方便使用,iPhone 12背部内嵌了一个充电器磁铁,让iPhone 12和无线快充完美吸附,避免位置摆放不当导致充电出现问题。

但也因为iPhone 12背部的充电磁铁,导致iPhone 12很容易让一些低抗磁卡出现消磁的情况。

iPhone 12营销副总裁在采访中表示,要解决消磁这一问题,你可以选择苹果做了屏蔽处理的吸附皮革卡包。

当然了,这个可以解决消磁问题的皮革卡包,售价479元。没有人比库克更会赚钱。

苹果官网截图

相比之下,苹果有线快充的售价低一些,官网上5W、20W的USB-C电源适配器,售价分别为145元和149元,但也比许多第三方品牌的价格高出许多。

小米官方商城,则已上架了18款快充充电头和无线快充类产品,售价在30元-169元之间,充电头瓦数在20W至120W之间。而小米蓝牙耳机Air2SE售价正好也在169元。

除此之外,小米近日宣布了一项新的“隔空充电”技术,即在不连接手机和充电器的同时,使用波束成形,将毫米波定向发射给同一空间中的手机,实现隔空充电。

如果这一技术实现商业化应用,那么用户只要呆在配备有隔空充电器的空间中,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就能自动开始充电。

手机厂商们在快充领域的竞争显然已经开始,背后的逻辑和取消耳机接口十分相似。取消耳机接口及标配耳机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无非是节约成本,同时也提高整个耳机产业的利润。

此次取消充电头,也是一个道理。

手机厂商在激烈的竞争中砍掉一部分成本,用以对其他零配件进行升级,比如芯片,比如屏幕,也比如越来越多的摄像头。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可以通过销售充电头单品,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全新的利润增长点,就像曾经的耳机。可以根据不同品质,标上不同价格,更极致地满足并消费用户的多元需求。

苹果已经上线的AirPods、AirPods Pro和AirPods Max,以及刚刚上线的MagSafe充电器、Magsafe双项充电器和各种配套的保护壳及皮革卡包,无不如是。

一些本不存在的需求,在慢慢被手机厂商们创造出来,体验在升级,价格也在升级。

快乐的充电器厂商

快充市场日益增长,充电器厂商们已然开始躁动起来了。

充电头网告诉市界,手机厂商如果取消标配充电器,对于快充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有利于涌入更多的第三方品牌,提高消费者体验。

同时,快充行业的发展也有利于反哺手机行业,更多更丰富的品牌为手机打造配件,甚至让配件文化扩大,最终消费者、手机厂商、第三方快充品牌就能够获利。

唯一受损失的,只有消费者的钱包而已。

曾经苹果的AirPods带火了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两家上市公司。关于充电器的故事,又会轮到谁呢?

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与手机充电器直接相关的主要有三家,分别是安克创新、奥海科技和领益智造。

按照2019年与充电器相关的收入规模及毛利率,三家公司情况如下图所示。安克创新、奥海科技和领益智造的相关业务收入分别为38.1亿元、20.96亿元和15.5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4.06%、21.07%和11.06%。

从经营模式和主要业务的信息来看,三家公司的优劣有所不同。

作为独立快充品牌,安克创新有与苹果的合作作为背书,在苹果官网上有多款在售的Anker快充头。除此之外,安克创新在海外市场销量也相当高。在苹果取消标配快充后,安克充电器成为果粉更经济且信任的一种选择。

但其问题也相对明显。2017年,安克创新花不少精力在创新类产品和无线音频类产品上,两块业务2019年合计占收入比重已经达到41.92%,但毛利率一降再降,竞争力并不强。只有充电类产品在收入提高的同时,保持住了毛利率。

奥海科技,以代工前装充电器为主要业务,所谓前装充电器,就是在手机厂商销售手机时,标配的充电器。

截止2019年,奥海科技的主要客户包括华为、小米、OPPO、LG等手机厂商,也包括Bestbuy(百思买)、Belkin(贝尔金)、Mophic(墨菲)等国际大型数码产品提供商。

在苹果官网上,可以看到Belkin和Mophic的产品,售价在178元至1558元之间,涵盖车载充电器、旅行充电套件等等。

除此之外,2020年11月30日,奥海科技方面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已有苹果PD快充的批量订单。

作为国产几款主流安卓手机的主力充电器供应商,奥海科技在2014年配合高通发布的QC2.0 15瓦快充,和小米一起开始了智能快充时代,又在之后开发出40瓦的手机快充,成为华为Mate20系列标配40瓦快充的主要供应商,一路表现都不错。

但即便大客户几乎全部“收入囊中”,奥海科技在2020年上市时,依旧遭到质疑。最主要的是针对其“高新技术企业资格”的判定,以及研发人员薪资、学历均比较低的问题。

领益智造,原本是生产精密小零件的企业,对苹果、华为、小米均有供货。2019年,收购了亏损中的芬兰公司Salcomp(塞尔康),后者为苹果生产快充标配充电器,正式切入手机充电设备领域。

并入报表后,塞尔康在2019年亏损1253.5万元,2020年上半年亏损扩大至1.11亿元,但在2021年1月的投资者交流中,公司方面表示2020年第四季度充电板块已经实现了盈利。

总体来说,领益智造旗下的塞尔康还在处一个融合和消化阶段,刚收购塞尔康就碰上苹果取消标配充电头,有新闻报道,其相关工厂出现了大规模裁员的情况。最终能不能在To C的战场上有更好的表现,还需要一定时间来检验。

三家企业相比,拥有自有品牌的安克创新,毛利率显然是最高的,能够上架苹果官网,也让投资者对双方打开进一步合作有了更多想象。

而奥海科技和领益智造仍是代工模式,领益智造和苹果的渊源更深,奥海科技更多背靠的是国产安卓手机大厂,在充电器领域也有较强优势。

但如果安卓手机厂商陆续跟进,像苹果一样取消标配充电器,那么奥海科技未来的业绩就会和已经出现问题的塞尔康一样,产生较大的不确定性。

对于以奥海科技为代表的代工厂商而言,选择只有两种——要么转向发展自有品牌,在日益增长的快充市场中创造优势分一杯羹,要么加大研发投入,调整产线,和手机厂商共同升级,持续绑定在手机厂商的“官方”货架之上。

手机厂商,舍得充电器这块“奶酪”吗?

苹果推出无线耳机后,各大国产手机厂商也在卖耳机,但不温不火。

背后的原因是,苹果的用户很少会去买华为、小米、OPPO和vivo的耳机,但华米ov的用户买AirPods的概率更大,这一点可以从AirPods占据了真无线蓝牙耳机近一半市场的数据看出来。

但充电器的逻辑显然不一样。

耳机和手机都是需要用户随身携带的东西,不仅要实用,还需要美观,甚至看品牌。但充电器不一样,作为一个手机配件,大多只在家中使用,门槛相对低得多。使用过程中只要做到安全、高效,就能够满足用户需求,各个厂商很难在外观上做多少文章。

因此,各家手机厂商在充电器这个产品上,可以说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但快充相比于耳机价格更低,因此快充这个新领域,可能会“蛋糕更小,抢食也更激烈”。

从数据上来看,以第三方品牌充电器业务为主的安克创新,和以代工充电器为主的奥海科技,从2016年到2019年,收入分别增长了165%和129%。可见充电器市场中手机厂商和第三方品牌竞争激烈。

净利润角度来看,安克创新拥有自有品牌——这两年爆红的“anker”,其净利润增长了218%,奥海科技只增长了39%,可见两种模式背后,自有品牌的盈利能力和话语权更有优势。

各大手机厂商在快充时代,会如何赚钱?

苹果很早就通过Mfi认证赚钱,只有通过苹果的这项认证,相关产品才能够适配苹果产品,否则可能出现充不进电的情况。

进入快充时代,苹果已经在官网上拓宽了有限快充、无线快充、车载充电器等充电产品的品类,同样都需要经过Mfi认证。在满足用户更多元需求的同时,也为自己带来了更多的收入。

有媒体曾经报道,MFi 认证的芯片每颗价格在3美元左右,这颗芯片需要向苹果公司指定的供应商采购。淘宝上的绿联Mfi认证数据线售价只有30元,按此计算,其中一半以上收入都贡献给了相关芯片供应商。

截至2020年12月末的季报数据显示,苹果公司的可穿戴设备、家居及配件相关收入129.71亿美元,同比增长30%;包括各项服务在内的相关收入157.61亿美元,同比增长24%。两者合计占总收入的比重已经达到26%。

苹果之后,华为其实也推出了类似的生态链计划,但具体收费模式尚未明确。

充电头网告诉市界,像小米、努比亚这样的手机厂商,以自身品牌背书,已经推出系列充电器。换言之,某种意义上他们也将以第三方厂商的身份参与快充市场的竞争。

与此相关的,2020年5月,小米以1.03亿美元收购了以生产充电器为主的紫米27.44%的股份,交易完成后,小米将拥有紫米49.91%的股权。2018年和2019年,紫米的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和3.26亿元。

像华为、OPPO、vivo,目前更多还是以服务自家品牌为主,推出兼容自家私有协议和PD快充的充电器,来拉拢“中间用户”,同时小范围的与少量第三方品牌商合作,开放私有协议。

苹果取消充电器的真正意图正在浮现。售价千元的苹果充电器背后,快充技术的迭代和手机厂商的有意推动,激活了整个充电器行业,催生了一个全新的赚钱方式。最终,一个如同无线耳机一样的高利润配件市场,将成为手机厂商和充电器厂商的共同目标。

为了“委婉”地赚钱,手机厂商高举环保的旗帜,给自己找了一个更体面的理由。众多利益相关方,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为快速成长的快充市场做足准备。

但不论何种说辞,同一套以盈利为目的的生态考量正在慢慢形成。

值得思考的是,免去了耳机线和充电线的“牵绊”,提高了两类产品的用户体验之后,与手机密切相关的两个配件已被“消费”完毕。

不远的将来,手机厂商是否还要“再造”一个新的盈利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