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年女人的出轨与回归

2021-03-05 14:55:48 初夏秋冬的痕迹

1

单位体检,李芸自己去拿的结果,体检报告显示她有甲状腺结节。给她拿结果的大夫瞟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去内分泌科看看吧!”

李芸登时有点腿软,她身边有人得甲状腺癌,她知道结节这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好不容易挪到楼道里,扶着椅子坐下,赶紧百度,不查还好,越查越怕。

以往听说谁谁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吓半死,总觉得太夸张,真轮到自己了,才知道比人家还怂。

她是骑车来的,骑回去是不可能了,只好给她姐打了个电话。

她姐是个急脾气,来了就给赵鹏打电话:“你媳妇在医院呢,体检甲状腺有问题,你过来吧,赶紧的!”

赵鹏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跑来了,他们工作服跟水泥一个色儿,李芸偷偷瞅了眼赵鹏,他的脸也是水泥色儿,她判断不出来他是伤心还是在怄气。

她姐跟赵鹏一块进去找的大夫,没让李芸跟进去。

她姐出来挨着李芸坐下说:“大夫建议咱去大医院穿刺查查,咱这小地方技术不行……”

李芸没听完就站起来往外走,她心里有数了。

回到家,李芸就躺床上了,她姐瞅着李芸小脸煞白,安慰她说,“别瞎琢磨,就算结果真不好,甲状腺癌也是最不可怕的,做了手术,定期复查就行了,没事的!”

李芸点点头没说话,她没法跟她姐说,她反应这么大,除了怕,更多的是恨,恨自己这病得的不是时候。

2

她跟赵鹏在闹离婚,俩人冷战有一阵子了。

这事不赖赵鹏,是李芸在外面搭上了别人。

人过四十,赵鹏在那方面就有点疲软,以前儿子上高中,每晚都做功课到很晚,李芸一闹腾,赵鹏就拿儿子当挡箭牌。

等儿子上大学走了,赵鹏躲不了了,真刀真枪一操练,李芸才知道怎么回事。

看着李芸那难受劲,赵鹏讪讪地解释,“岁数大了,不服老不行啊!”

李芸嘴上不好说什么,心里却说,放屁。

李芸开始花大价钱给赵鹏买各种补品,吃得赵鹏流鼻血,可他依然是个哑炮手。

时间一长,李芸的欲望都化成了脾气,一天到晚挑这挑那,赵鹏擦个地,她嫌人家擦得不干净,炒个菜,不是说咸了就是淡了。

赵鹏心里明镜儿似的,他也觉得在这事上有点对不起李芸,可他也没啥好办法,只好每天陪着笑忍着李芸的坏脾气,还想尽一切办法对她好,老夫老妻的,他就盼着李芸能理解理解他,多给他点时间。

李芸气归气,可开始也没想出去干点啥,直到认识魏亮。

有回,李芸单位组织看文艺演出,离家挺近,李芸就骑了自行车,结果遇到了飞车党抢包,包没抢走,可李芸被拽得栽了个大跟头,刚好摔在魏亮的车前。

魏亮把李芸带到自己的药店,给李芸处理伤口,魏亮给她抹药时,她本能地一躲。魏亮乐了,抬眼瞅瞅李芸说,“疼吧,我轻点!”

李芸也乐了,这男人还挺温柔。

李芸给魏亮药费,魏亮没收,过了两天,李芸买了水果专程来道谢,魏亮乐得什么似的,“看看,我这英雄救美还救出成果来了!”

李芸抿着嘴笑。

俩人一来二去也就熟了,赵鹏让她觉得闷得慌的时候,她就在微信上跟魏亮扯扯淡,魏亮妙语连珠,逗得李芸乐个不停。

时间长了,心思就有点活泛,有回,魏亮在朋友圈晒了几张健身的照片,李芸看着他满身的肌肉咂咂嘴,这男人的功夫一定了得。

这么一琢磨,她死命拢着的那些小心思哗啦一下就都跳了出来。

3

没两天,李芸扭了脖子,跑到魏亮那找膏药,普通的膏药她过敏。

魏亮乐了,“贴什么膏药啊,我给你按摩按摩就好了!”

“真的。”李芸故作惊奇。

魏亮就住在药店二楼,屋子收拾得挺干净,李芸没话找话,“你一个人住啊!”

魏亮眯着眼睛笑,“嗯哪,我离婚了!”

李芸的心一阵狂跳,她读懂了他的暗示。

魏亮的手修长柔软,按在肩膀上的力度刚刚好,魏亮按着按着,那双灵巧的手就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李芸也就顺水推舟了。

自责当然是有的,可好几天了,李芸一想起跟魏亮水乳交融的时刻,还是一激灵。

心里的天平立刻歪了。

魏亮又约了她几次,每次她要走的时候,魏亮都苦巴巴地搂着她,“要是我能娶你多好,这样你就不用走了,哎……”

李芸嘴上说着去去去,可心里也晃晃悠悠的。

李芸跟魏亮的事败露得挺快。

那天晚上,她在洗澡,赵鹏好心拿她手机去充电,刚好看到魏亮给她发微信叫她老婆。她刚从浴室出来,赵鹏就把手机摔在她面前,吼着问她是咋回事。

她懒得解释,捡起手机回了卧室。赵鹏更气了,平时,她可是得理不饶人,这不明摆着心里有鬼吗?

赵鹏挥着拳头就扑过来了,咬牙切齿说要揍她。他居然敢揍她?李芸翻着眼皮撩了赵鹏两眼,把脑袋往他拳头底下一塞,“你打,给你打,明天咱俩就去民政局!”

本就有几分虚张声势的赵鹏悻悻收了拳头,恨恨抱着枕头去了儿子屋里。

离婚本是李芸的一时气话,可这念头一跳出来,竟像一头下山的猛虎。

这些年,赵鹏一直在不死不活的企业耗着。可中专毕业的李芸拿下了自考本科学历,考上了事业单位,整天扑腾着学这学那,跟别人投资了一家连锁餐饮门店,赚得盆满钵满。

她有离婚的底气。

她又想起当初,赵鹏追她,她不乐意,她爸妈把她好一顿训,她才从了。他爸妈说,“人家赵鹏好歹是正式工,还有楼房,你还想咋地,就凭你个小临时工,还想上天不成?”

半辈子了,她为这个活,为那个活,眼下,儿子也大了,也是该为她自己活的时候了。

赵鹏看李芸那副非离不可的样子,蔫了,李芸作得更厉害,不吃赵鹏做的饭,不坐赵鹏开的车,不跟赵鹏说话。

可谁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她竟然病了。

5

李芸心里乱糟糟的,觉得自己像一只被薅光了毛的孔雀。她特别希望赵鹏能跟她说几句暖心的话,可她也知道,那是奢望,就算这时候赵鹏落井下石,她也没啥好说的。

让李芸惊讶的是,赵鹏虽然整天拉着一张脸,可也没提离婚这茬,还陪着她去了省城大医院检查,穿刺结果出来,不太理想,排了手术,在半个月后。

做完手术,李芸被推回了病房,她对疼痛特别敏感,平时手上割个口子都要哼哼唧唧半天。可这会她哪有脸喊疼,麻药过劲之后,就死咬着被单忍着。

赵鹏把她没输液那只攥得死紧的手拽过来,示意她张开。

李芸不,他没准多幸灾乐祸呢,决不能让他看笑话。

赵鹏蛮横地硬把她这只手摊开,给她一下一下摩挲着。李芸绷着的那股劲一下泄了,她想起她生儿子的时候,赵鹏也是这样蛮横地把胳膊腕子塞她嘴里让她咬着,李芸两泡眼泪哗啦啦地淌了个干净。

赵鹏的心似乎也软了不少,终于肯好好跟她说话了,细心伺候她吃喝拉撒。

魏亮要跟她视频通话,她拒绝了两次,魏亮发了个哭脸说:“宝宝,你是不是在躲我啊,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去你家找你!”

她就把生病的消息告诉了魏亮,微信一直显示魏亮在输入,他会说什么?

魏亮说:“哦,那你要小心,不要转移了,我有个朋友也是甲状腺癌,转移了,上月没的!”

去你妈的,李芸把手机按灭了甩在床头小桌上。

李芸生病以后,好多事都想明白了,指望情人不离不弃、端屎端尿,那纯粹是扯淡。可她还是揣着一线希望,盼着魏亮知道她生病以后,伤心不已,哭着喊着挂念她。

魏亮无关痛痒的几句话把她心里最后那点火星子也浇灭了,狗男女就是狗男女,是她沉迷欲望,让猪油糊了心。

跟她一个病房的小姑娘,才二十五,全身转移,未婚夫就来过一回,就再也不照面了,小姑娘哭得李芸心里揪得慌。

跟他们一对比,赵鹏靠谱多了,李芸挺唏嘘,挺感动,也挺……愧疚。

6

出院那天,赵鹏在后座给她絮了个窝,李芸顺从地卧后座上了。

三个小时以后,他们下了高速,李芸爬起来,靠着车窗往外看,洒水车轰隆隆地开过去了,一个拾荒的老男人背着一大蛇皮袋饮料瓶,低着头赶路;路边的一个小区有家正在办白事,白色的拱门正懒洋洋地伸胳膊撂腿地竖起来,鼓乐队心无旁骛地吹着大悲调。

李芸难受得想哭,活着真好。

李芸请了阵病假,在家养养花弄弄草,早睡早起,还经常主动做做家务,煮煮饭,活得小心翼翼。

虽然,赵鹏没提离婚的事,也没再拿话刺她,但李芸还是感觉得到,她跟赵鹏之间这冰棱子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化开的。

慢慢来吧,自己造的孽,只有自己慢慢买单。毕竟在她最难的时候,人家赵鹏念着旧情,知冷知热地照顾了她一场,这会儿,她把自己放低点,也是应该的。

那天,李芸在家闲得慌,跑儿子屋里去收拾卫生,忽然想起来,有个在当地医院复查的化验单要在网上传给她的主治医生,就顺手开了儿子的电脑。

她恍惚记得用儿子电脑收藏过那个网站,可当她打开收藏夹时,她懵了,收藏夹里很多个网页都是赵鹏在各个网站上的提问,“老婆出轨,她名下的房产和饭店我能分到多少”、“如何能把夫妻一方的财产变为共有财产”……

李芸娘家拆迁给她留了套130平米的房子,只写了李芸自己的名字,饭店经营赵鹏也从来没有参与过,离婚的话赵鹏是占不到便宜的。李芸明白了,赵鹏不肯离婚,并不全是还念着旧情,他是怕在财产上吃亏。

李芸呜呜哭了一场,要搁以往,她要是知道赵鹏有这些龌龊的想法,非得一口呸到他脸上不可,可现在,她决定装不知道。

论龌龊,她比人家赵鹏好不了多少,更何况,赵鹏的龌龊说到底是她挤兑出来的,而且,就算是赵鹏这些想法不够光明正大,可他对她的照顾还是用了心。

7

李芸休完病假回去上班,办公室俩大姐口无遮拦地讨论谁家老公更不行,这个说,我家那人就是收电费的,那个说,你知足吧,我家堪比过年。

说完,俩大姐都乐了,乐得前仰后合,李芸也跟着笑,女人哪!

以前,李芸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想不明白婚姻里那事垮了,那些大姐们咋还能过得劲劲的。

可现在,她把好多事看得透透的,哪有谁的婚姻是十全十美的,死揪着婚姻里那些瑕疵不放背叛婚姻的,就只能像她一样,换来伴侣另一种形式的背叛。

这场病好好给她上了一课,她知道,她干的那些事,对赵鹏来说,很难原谅,可她还是愿意在以后的日子里将心比心,慢慢把这些事翻篇。

她跟赵鹏婚姻的风浪因她而起,她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