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中俄班列劫案:6天6夜没有警察,女乘客不愿回忆的痛

2021-03-04 19:48:56 煮酒品历史

导读:1993年5月26日,K3次列车缓缓驶出北京火车站,开往远在数千公里外的莫斯科。这是一列跨国列车,运行里程超过7800公里,运行时间长达132个小时。

此时车上满载着形形色色的乘客,有前往异国他乡求学的留学生,有出差的政府官员,当然最多的还是前往国外淘金的商人。可他们都不知道,前方等待他们的将是一次凶险万分的旅途,特别是一些女乘客,这趟列车成为了她们一生都不愿回忆的痛。

列车从北京出发后,一路向北行驶十几个小时后,在内蒙古二连浩特口岸出关。按照当时的规定,列车上的中国警察无权出国执法,因此在出关前必须下车,而列车即将进入的蒙古国和俄罗斯,也从来不派警察到列车上。这就意味,这列还将行驶差不多六天六夜才能到达目的地的火车,成了法律的真空地带。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苏联刚刚解体,分裂出来的俄罗斯虽然获得了独立,但经济一落千丈,特别是与民生相关的轻工业,根本不能满足国内的需求。而中国恰恰与之相反,经过改革开放的十几年发展,国内经济突飞猛进,生产出来的各种日用商品物美价廉。

在这种大背景下,一些商人发现了商机,他们低价收购国内的日用品,带到俄罗斯高价出售,赚取高额的差价。例如当时在国内几毛钱的打火机、袜子等物,到了俄罗斯都能卖到1—2美元,价钱翻了好几番。

高额的利润,吸引了很多人做起了“倒爷”,而他们的往返于两国之间的交通工具,主要就是这列跨国列车。一开始这些商人还能遵纪守法,可随着时间长了,一些好吃懒做的“倒爷”就打起了坏主意。

他们发现列车在出了国境线之后,几天几夜都没有警察,便决定铤而走险,直接抢劫旅客和商人的钱财、货物。

当这趟列车刚刚驶出国境后,一伙隐藏在车上的歹徒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他们在头目“小军”的带领下,分成两批,开始对车上的旅客实施抢劫。他们手持砍刀、瓦斯枪,只要遇到有人抵抗,上去就是一顿暴揍,很多乘客因此被打伤。

这些匪徒很多以前都干过“倒爷”,清楚旅客和商人们都将钱藏在哪里,因此这伙歹徒只用了不到十个小时,就抢了2600元的美金,和数千的人民币,收获颇丰。第二天,也就是5月27日,在火车抵达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前,这伙歹徒担心暴露,提前下车逃跑了。惊慌失措的乘客本以为这场噩梦结束了,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列车在停靠乌兰巴托期间,另外两伙劫匪上了火车,等到列车开出车站后,他们一前一后,再次对车上的乘客实施了抢劫。这两伙歹徒相比第一拨更加凶残,他们不管乘客是什么身份,都强行搜身,每一件行李都要打开查看,只要发现值钱的东西,一律拿走。

列车在进入俄罗斯境内前,这两伙歹徒下了车,可还没等乘客们缓过神来,另一伙歹徒在头目“牛顿”的带领下,再次登上列车抢劫。经过前三次的抢劫,列车上乘客的财物大部分都已经被抢劫一空了,因此第四波歹徒开始并未抢到多少财物。

这一下激怒了“牛顿”,他手持凶器,挨个搜查乘客。期间有人将钱财藏到了贴身内衣中,侥幸躲过了一劫,没想到这次被“牛顿”等人发现。这些歹徒立刻来了精神,将车上的乘客逐一脱掉衣服进行检查。男乘客还好,一些女乘客可就遭了殃。在搜查过程中,轻则受到歹徒的骚扰,重则被拉到包厢内惨遭欺辱。

当这列火车经过6天6夜到达莫斯科后,经历劫难的乘客仍然心有余悸,有人庆幸活了下来,有人抱头痛哭,最惨的就是那些女乘客,在抢劫的过程中几乎都受到了骚扰,还有3人被歹徒欺辱,这段经历必将成为她们一生都不愿回忆的痛。

在莫斯科,惊魂未定的乘客纷纷找到我国驻俄罗斯大使馆,要求公安部门严查此案,加强列车上的治安。案件经由大使馆秘密上报后,引起了北京首长的注意,此案也被列为当年的“四大要案”。为此公安部门不敢懈怠,立刻开始彻查此案。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公安部门调查、走访了中俄多个地方,掌握了4伙歹徒的行踪,并于1993年10月对他们实施了抓捕,共逮捕犯罪嫌疑人60余人,其中包括头目“小军”、“牛顿”等人。经过审理,这些人根据罪行轻重,分别被判处死刑、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案子破了,坏人也已经被绳之以法,但这趟旅程留给车上乘客的伤害,却永远留在了他们的内心中,无法抹去。特别是一些女乘客,时隔多年后,仍然会在半夜惊醒,想起那段“噩梦”。

结束语:

如今,中俄列车仍在运行,治安条件也大为改观,乘客再也不用担心人身和财产安全了。因为沿途风景很美,很多人都选择乘坐这趟列车出国旅行。前两年很火的电影《囧妈》,就讲述了发生在K3次列车上的事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