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大学生在云南遇害,凶手竟自称是“国安人员”

2021-03-04 08:38:36 韦一同说

2020年6月,本案受害者李月(21岁)大学毕业后,开始和男友洪峤在南京租房同居。

7月9日,李月独自乘飞机前往云南西双版纳。

7月10日,李月父亲发现联系不上女儿,发微信不回,打电话关机。又询问女儿的男友洪峤,洪峤表示不知道,自己也联系不上李月。

李月父亲赶到女儿居住小区,从物管处调取监控,看到女儿于7月9日上午10点40分左右出门,只背了一个斜挎小包、拿了一把伞离开,不像出远门的样子。

7月13日,李月仍然音讯全无,其父报警。南京警方受理后,查到李月7月9日从南京飞往昆明,再在昆明转机直飞西双版纳,于当晚9点多到达西双版纳的勐海县兴海检查站后失联。

勐海警方未查到李月入住酒店的记录,通过监控视频梳理,发现她失踪前曾与两名男子在一起。技术手段介入后,查明了两男子身份——21岁的江苏宿迁人张晨光、20岁的江苏南京人曹泽青,警方找到他们,从其口中讯问出了李月已经遇害的消息,经其指认,于8月3日在城郊挖出了尸体。

8月4日,勐海警方向公众通报了这一情况,令人惊讶的是,嫌疑人从最初的两名变成了三名,多出的那人竟然是李月的男友洪峤(24岁,南京人)。洪峤与张晨光、曹泽青在南京合谋,由张晨光、曹泽青在勐海县将李月杀害并埋尸。

回过头再看洪峤,真是演技十足。

李月失踪后,父亲李远联系洪峤,洪峤称,7月8日是他与李月最后一次在家里见面,两人吵过架。李远问他为什么吵架,洪峤说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因李月经常与洪峤争吵,李远夫妻也知道这事,所以没放在心上。

后来,李远决定报警时,洪峤还陪着一起去了派出所,接受了警方的例行询问。而此时,李月已经被洪峤朋友杀害并埋在了泥土之下,足见洪峤心理素质异常强大。

这不由让我想起了同是去年发生的“杭州来女士失踪案”,案情尚不明朗时,来女士丈夫作为凶手,主动报案,坦然面对警方和记者的询问,振振有词地描述来女士失踪前的情形,也是个人才!

自7月8日至8月3日案发前,洪峤几乎每天都在发朋友圈,还主动联系李月的几个朋友,询问“月月”下落,并声称月月“花了他几万元就跑了”。

后来警方查到李月前往西双版纳的信息,刚听闻这事时,李远还松了口气,因为他通过翻看女儿的社交账号,发现她收藏了很多勐海县的景点和酒店。李远认为,女儿是有目的和规划的出行,可能只是去散散心,这也一度让他相信整件事和洪峤没有关系。他唯一不解的是,女儿向来很懂事,做事有分寸,以前从未有过突然与家人失联的情况,这次到底怎么了?

李远是企业职工,妻子是老师,他们就李月这一个孩子,一直比较尊重她,从不会拿父母的身份去强迫女儿做一些选择,所以亲子关系比较好,正常情况下,女儿是不会这么长时间都不和他们联系的。

李月失踪后,母亲受到打击,身体一下就垮了。李远担心女儿安全,只身来到西双版纳,一边等待警方调查,一边在勐海“漫无目的”地寻找。

这期间,洪峤还“热心”地出谋划策。由于李月失踪的地点很靠近边境,曾有网友质疑,她或许是因为某些隐情想要偷渡出境。洪峤采用了这个说法,“分析”称,李月出境或是出于对金钱的追求,但她一个人是不敢偷渡的,应该有人陪同,可能有毒贩、境外赌博人员接应。洪峤还建议李远向当地出租车司机出示李月照片,以便于寻找。

李远完全不相信洪峤的这些话,他非常了解自己的女儿,她绝不可能与贩毒、赌博、偷渡沾上半点关系。而洪峤把李月的失踪与这些因素结合起来的主观意愿非常强烈,这个时候,李远才终于对洪峤起了疑心。

事后看来,洪峤讲那些话,是故意在误导李月的家人,扰乱警方侦查视线,达到给自己洗脱嫌疑的目的。

李月闺蜜也不相信她会单独去那么远的地方,“她是很单纯很单纯的小丫头”,“虽然性格外向,但不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即便要出门,也会拉上人陪着自己”。曾有一次,李月与男友吵架,随后赌气去了扬州,但走之前拉上了朋友一起。

关于偷渡,闺蜜反驳道,“她胆子小,从没走过歪门邪道,何况还有爱她的爸爸妈妈,怎么会想偷渡?”

倒是对洪峤,李月闺蜜的描述不免让人浮想联翩:“他曾自称在保密单位上班,我虽然只见过他几次,但能感觉出这是一个很极端、很偏激的人,有些可怕。”

李月另一朋友提供了一张洪峤朋友圈的截图,封面照片是洪峤与一位手持武器的外国人的合影,洪峤本人则头戴黑色帽子和黑色口罩,胸前挂着一个黑包。

李月闺蜜关于洪峤的说法,与他杀人凶手的身份非常吻合。在后面警方的通报中,这样写道“洪峤与张晨光、曹泽青在南京合谋,张晨光、曹泽青前往勐海县,于7月9日晚将李月诱骗至城郊外的山林中杀害并埋尸”。

事件发生后,李月家人朋友都对其突然一个人出远门且失联表示不解,结合这个通报,再回头看李月当天的行踪,似乎就能做出一些比较合理推测了。

显然,李月去勐海县是一早就计划好的,不是临时起意。洪峤也知道这事,甚至很可能是他选定的目的地。

计划确立后,李月开始在网上搜索勐海县的景点和酒店。这可以看出,她原来是准备在那里待上几天的。

按洪峤所说,7月8日他最后一次在家里见李月,两人吵过架,第二天李月就失踪了。

真实情况应该是,李月早就购买了7月9日从南京飞昆明的机票,并在当日正常出行。李月朋友说,她不会独自出远门。而7月9日这天洪峤没与李月见面,他很可能以自己“在保密部门工作,身份敏感”为由,没有与她同行,但答应在目的地与李月会合,这样,李月就不会抗拒单独出门了。

李月满心欢喜地畅想着和爱人同游美丽的西双版纳,哪知在那里等待她的是张晨光、曹泽青这两个恶魔。

从时间上看,李月到勐海县不久就和张晨光、曹泽青会合了,他们应该是以洪峤朋友的身份取得了李月的绝对信任,再把她带到偏僻处杀害。

勐海警方通过侦查手段找到了李月失踪前见过的张晨光和曹泽青,从他们口中挖出了真实案情,也锁定了幕后黑手洪峤,但并未向外界公布详细内容。

直到9月1日,勐海县检察院发布了一则通告如下。

通告再次确定了洪峤、曹泽青、张晨光的故意杀人罪,但洪峤还多了一项“盗窃”罪名,并且有同伙——祁文强。

之前的报道里都没提到祁文强,他应该是后面才被洪峤等人供出来的。此人的出现,让洪峤团伙的规模再次扩大,也暴露了他们更多的罪行。

11月9日,李远通过律师了解到详细案情,得知洪峤长期冒充“国家安全人员”“首长警卫”,在言行举止中故意营造自己的神秘身份,并以此招募了张晨光等小弟。张晨光、曹泽青都被洪峤“洗脑”,相信他是正牌的“国家安全部门人员”,并产生“为洪峤干活就是为国家干活”的观念。

在与李月相处过程中,两人因感情纠纷经常吵架,性格偏激的洪峤产生了杀死她的念头并付诸实施。洪峤告诉小弟张晨光和曹泽青,李月知晓的信息已经“危害国家安全”,且有泄密的可能,指使他们将其“灭口”。

得知真相后,李远痛不欲生,只恨没有及早发现洪峤的偏执性格并让女儿远离他。李远说:“我们永远不会谅解他,希望司法机关能够给予公平公正的审判。”

12月12日,洪峤的代理律师提出应对其进行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所以案件从检察院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对此,网上有专家表示,提出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是犯罪嫌疑人具有的基本公民权利,但一个精神病人能够部署这么周密的杀人计划并指挥另外两人作案有违常理;而如果三名犯罪嫌疑人都是“精神病人”,又太巧合了,更大可能是三人都想借此逃避刑事处罚。

截至目前,该案暂没有新的进展,我们一起关注,期待凶手被绳之以法!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月的社交账号里,有这样两条动态:

“及时止损,是感情中最正确的选择。”

“人生辽阔,不要只是活在爱恨里。”

想来,在二人相处期间,李月不止一次产生了离开洪峤的念头,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下定决心,就遭到了这猛兽的毁灭一击。

(作者公众号“韦一同说”有南大碎尸、红衣男孩等更多案,欢迎关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