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竟签共享协议,与其他男人共用妻子

2021-03-03 22:30:32 小镇诗人

01

在工地上干活的王军眼皮一直的跳,跳的他是心烦意乱,老是感觉要出什么事。手机“叮”响了一声,是他老婆给他发的微信寥寥几个字:我走了,回家看孩子去。

王军的心一沉,急忙就往家里赶。老远就听见屋子里孩子在杀猪似得嚎叫,进得屋子发现家里好像进了贼一样,东西乱七八糟的扔了一地,孩子坐在地上鼻涕涎水的哭。王军抱起孩子,孩子哭着要妈妈。王军现在还顾不了孩子,急忙给老婆电话,老婆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王军无力地抱着孩子也坐在地上,脑子里有一千种声音乱纷纷地说,我走了,我走了……

王军傻傻的坐了半天,目光所及看见了脚边的一张纸,迟疑了一下捡起来,赫然发现那是他和老婆签的一份协议。协议上的每一个字都在渐渐地扭曲变大,如蜿蜒恶毒的蛇冷冷的吐着猩红的信子,又似乎是一把带血的匕首毫不留情地刺入王军的心。

王军的心情已经不能简单的用伤心来形容了,其中有屈辱、悲愤、绝望等等,所有的加起来形成了一团熏熏燃烧的烈火要把王军吞噬。此时的王军想杀人,也想被别人杀!

王军嘶吼一声,发疯似得将手中的协议狠命地撕碎,然后用力抛在空中。碎纸片飘飘洒洒的如飞舞的蝴蝶又慢慢地落下来,看着落地的碎纸片,王军的心也一点点的慢慢地沉入了万丈深渊。

为什么啊?王军问自己,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浑浊的泪水流了下来。

那是王军和自己的老婆签得一份屈辱的协议,王军的老婆坚决要和王军离婚,为了孩子,为了家,王军百般求饶和老婆签了协议。协议的内容王军闭了眼睛都可以背出了,协议规定王军不能过问老婆的私生活,老婆无论干什么王军都不能干涉;王军挣得每一分钱都必须上交给老婆……协议的最后还写道,如果王军违反协议中的任何一条,王军的老婆都可以随时离开。

只有四岁的孩子一声声地叫着妈妈,向王军要她的妈妈。王军闭了眼睛让泪水肆意流淌,泪水中王军想起了和老婆曾经的甜蜜,但现在所有的甜蜜都变成了毒药!

02

王军有一个好老婆,年轻漂亮,认识王军的人都羡慕的这样说。

王军的老婆叫美媚,很年轻也很漂亮。白净的瓜子脸,狐媚的丹凤眼,蜂腰肥臀,走起路来胸前那一对高傲的山峰肆意颤动,诱惑了好多男人不安的心。反观王军,黑而矬,不到一米六的个子,细长的脖子上顶着一颗硕大的脑袋,活脱脱一个现代版的武大郎。

刚结婚那会儿王军和老婆一块出去,看见的人故意问王军,王军啊,你牵着你小妹妹的手到哪去啊?王军知道那些人语气中的揶揄。结婚后有了孩子,老婆变得越发水灵水嫩,人们见了会说,王军啊,带着你女儿出去啊?王军知道人们口中对他的耻笑,这其中也有对王军老婆找了王军这样的一个人的叹息。

王军的老婆叫美媚,王军比老婆要大十几岁。他和老婆结婚的时候,老婆只有十八岁,而王军已经是三十老几的人了。

王军听懂别人口气中的揶揄、耻笑、还有嫉妒,王军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反而很高兴,他庆喜自己一个老光棍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他感叹老天对他不薄。

03

天上没有馅饼,很多人这样说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王军确确实实的被馅饼砸到了,王军三十八岁的那年,就在村子里的人算定王军这辈子要打光棍的时候,王军的桃花运来了。王军的舅舅告诉王军,他们村子里有一个姑娘由于要给她的母亲治病,放出话说,谁愿意给她母亲治病她就嫁给谁。

王军不相信,王军的舅舅拍着胸部信誓旦旦的说是真的。只不过王军的舅舅说,那姑娘的母亲是个植物人,要治好她那就是个无底洞。

王军不怕,王军知道自己错过这个机会那他就真的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王军的舅舅没有撒谎,经过几次商谈后,奇迹般的竟然把这门亲事定了下来。

王军清晰地记得他和美媚第一次见面,那是咋样的一个姑娘啊?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整个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啊。想想自己有这样一个花儿一样的老婆,王军梦里都可以笑出声来。

结婚的日子定了下来,王军天天掐着指头算日子。日也盼,夜也盼,盼把如花似玉的老婆早点娶到家。

成亲的那天终于到了,迎亲的队伍回来了。唢呐声声中,王军幸福的不知道南北了,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迷迷糊糊地和新娘子进了洞房的。

掀开新娘子美媚头上盖的红布的那一刻,王军再次被美媚惊艳到,化了妆的美媚更是美的宛如那天上的小仙女。只不过这个小仙女哭得梨花带雨,王军理解美媚,这么个如花的姑娘嫁了他这个老而丑的男人,搁谁心里都不好受。

那天的洞房花烛夜,美媚裹了被子,躲在床角抽抽搭搭的哭了一晚上。王军跪在她旁边赌咒发誓的安慰了美媚一晚上,王军发誓以后一定会对美媚好,对美媚的母亲好。

那是一个没有洞房的洞房夜!

04

王军说到做到,婚后对美媚是百般的宠爱,对美媚的母亲百般的孝顺。在王军的心里,美媚有时候就是他的女儿,那个做父亲的不爱自己的女儿。美媚的母亲就是他的母亲,那个做儿子的不孝顺自己的母亲。

王军是一个煤矿工人,在一个小煤窑干活。煤矿干活的工人都流传一句话,说煤矿工人是吃着阳间的饭,干着阴间的活。苦累不怕,危险系数太高。特别是在小煤窑干活,你今天早上下去煤窑,说不准晚上就出不来了。王军亲眼看到一个和他一块干活的工人,早上上班的时候还和他有说有笑的,下了煤窑没一会儿功夫就被煤窑顶上的一块石头掉下来砸得血肉模糊。所以大部分煤矿干活的人只要有钱了,吃喝嫖赌什么都干,他们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态度,害怕那天一不小心就见阎王了。

王军不铺张浪费,他甚至把一分钱掰成二分钱用。他不敢像其他工友那样乱花钱,他也不能。一个是他觉得美媚那么年轻漂亮跟了他这个大老粗,他亏欠了美媚,他一定要给美媚最好的生活;另一个是美媚的母亲真的是无底洞,几乎长年累月都在医院里,花费实在是太大了。

王军对美媚和她的母亲的好,村子里人是有目共睹。有时候下班早了还拖着疲惫的身体做饭洗衣服。美媚要做,王军不让。王军说美媚,你是咱们家里的宝贝,那有让宝贝干活的。美媚的母亲是植物人,生活不能自理,王军一把屎一把毫无怨言的尿伺候着。

王军的善良终于得到了美媚的认可,美媚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是对王军最大的回报。

美好的生活似乎向王军张开了怀抱…

孩子出生了,本来对王军来说生活更加美好了,家有娇妻,现在又有了孩子。可是王军却高兴不起来了,孩子出生没多久,他久病在床的丈母娘去世了。丈母娘去世后王军就感觉美媚对他的态度变了,一天和他说不了几句话。只要王军在家,她就泡在麻将堆里,家务活不干,孩子也不管。

王军刚开始也想毕竟美媚的母亲去世了,她的心情不好,再说美媚比自己小好多,他不心疼谁心疼。

渐渐地王军感觉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有时候美媚打麻将竟然彻夜不归。这让王军的身体吃不消,他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照顾孩子,体力上根本支持不来。一次王军小心翼翼的对美媚说,能不能晚上不要玩了,那样的话我白天干活晚上照顾孩子吃不消。谁知美媚听了冷冷的说,你看不惯可以离婚啊。

一句话呛得王军没有了脾气,离婚?王军哪敢离婚,离婚了自己那里可以再找到老婆。

美媚越来越变本加厉,有时候不声不响的出去几天不回来。美媚不回来孩子没有人照顾,让王军的母亲照顾吧,她老人家已经是八九十岁的人了,自己都没办法照顾自己,那能照顾了孩子。

王军只好打了门牙往自己肚子里咽,有几次孩子实在哭得没有办法,王军就抱了孩子找美媚。美媚见了他和孩子头也不抬一下,王军发现她和一个男人反倒有说有笑的打情骂俏。只有在美媚打麻将输的没有钱的时候,美媚才伸出手说那钱来,其他时候美媚不和王军说一句话,好像王军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王军没有办法,只好忍!他告诉自己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他必须忍。他为了让美媚回心转意,有时候美媚打麻将久了,他就把饭给美媚送去。几天不见美媚,他怕美媚输的没有钱了,他把钱给美媚送去。

好多人看王军对美媚那么好,笑着说王军对美媚简直太好了。王军说,自己的老婆自己不心疼谁心疼。

没有人知道漫漫长夜王军无法入睡,王军现在只学会了一个字“忍”,但“忍”字头上一把刀啊,王军的痛苦没有人知道。

06

王军无休止的忍让换来的是美媚的得寸进尺和变本加厉,有好几次王军下班回到家发现和美媚经常一块打麻将的那男人也在家里。王军背着那个男人问美媚,怎么把其他人带到家里来了?美媚轻描淡写的说,怎么了,只是一块打麻将的麻友,过来转转有什么不可以。王军面对美媚永远没有脾气,只好不了了之。

王军装作不在乎,其他人可看出了端倪。有人就在王军面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王军啊,看好你的老婆吧,美丽的花儿不但有蜜蜂围着飞,有时候也有苍蝇绕着飞。王军听了不以为然,他认为美媚再怎么折腾,都不会做出出格的事。

对一个人过度的信任有时候就是放纵罪恶,当你有一天发现信任崩塌的时候,反噬的就是你自己。

王军想不到的也不想发生的事发生了,有一天王军到煤窑上班因为煤窑出了一点事故,王军早早地回家。然后看到了他这辈子都不想看到到一幕,他的老婆和常来他们家的那个男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恼羞成怒的王军结婚以来第一次打了美媚一巴掌。

就这一巴掌打出了事,美媚像一头发怒的母老虎,对王军说,你敢打老娘!老娘和你离婚让你打一辈子的光棍。

王军反驳老婆说,你摸摸自己的良心,我王军那点对不起你,你竟然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

王军的老婆美媚听王军如此说,冷笑着说,王八蛋,你就活该戴绿帽子。想我一个黄花大闺女,白白地给你这个老乌龟糟蹋了多少年,你还觉得吃亏了吗?老娘不和你过了。

美媚走了,走得理直气壮。

看美媚走了,王军感觉打美媚的那只手隐隐地作疼,心也疼!

07

美媚走了,王军思前想后决定找回美媚。他感觉自己不能没有美媚,他不能没有美媚的家,他的眼睛一闭上就想起他和美媚好的时候美媚的一笑一颦。

王军找了美媚好几回美媚不回来,后来托人给美媚说好话,美媚才答应让她可以回来。要和王军签一份协议,协议有好多条,有什么不让王军干涉她的私生活等等。说白了这个协议就是王军要放任她出轨,王军不得干涉。并且王军挣得每一分钱都要给他等等。这是一份屈辱的协议。王军办法答应了美媚。在他的心里他想尽更大努力来感化美媚,他希望有一天美媚能回心转意回到他的身边。

签了协议没多久美媚还是走了,王军终于知道他们这个家无论如何保不住了。王军把他和美媚签得那份屈辱的协议撕得粉碎。

那一刻王军终于明白,得到一个人,但你永远无法得到一个人的心才是最大的悲哀。

王军抱起嗷嗷大哭的孩子,对孩子说,娃啊,妈妈不在了,爸爸永远和你在一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