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兆佳:选举制度改革的十点战略思考

2021-03-03 20:57:38 乐正娱乐

本文作者: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

2019年10月底,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制定了一整套旨在“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和“犁庭扫穴”的新治港方针。过去一年多来,中央积极运用其全面管治权,以“霹雳手段”迅速落实这个方针,展示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和信心。

去年6月中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香港地区的国家安全法,有效遏制了“反中乱港”势力,香港回复了法治、秩序和稳定。2020年11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又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引发绝大部分反对派议员离开立法会,立法会的运作恢复正常,行政立法关系亦明显有所改善。

当前,中央准备对香港的选举制度动“大手术”,涵盖行政长官选举、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选举、立法会选举和区议会选举,以期在根本上结束香港自回归以来旷日持久的政治动荡,从而带领香港进入一个崭新的政治局面。

刘兆佳

我认为,这场空前浩大的选举制度改革必须具备理论基础和战略意义。在这里我提出十个选举制度改革需要思考的战略目标,谨供中央参考。

首先,香港选举制度的改革(以后简称“改革”)要为“爱国者治港”提供牢固的制度保障,确保各级选举的候选人都是坚定的、合资格的爱国者,从而保证能够进入香港管治机构的人都是爱国者。改革后的选举制度也要有利于国家安全的维护和“一国两制”的全面和准确实践。

为此,不能再如过往般只依靠一名中高层的公务员(选举主任)在权力和资料不足的情况下审查参选人的资格,必须成立一个高层次、配备足够法律权力的机构去肩负审查参选人资格的工作,并为此制定清晰的和严谨的审查标准和程序。所有有意参加各级选举的人都要接受审查。

这个机构应该被赋予独立调查参选人的背景、言行和有否与香港内外敌对势力勾连的权力。在审查参选人资格时,香港警方的国安处与中央驻港的国安公署可以提供必需的协助。

第二,为了香港的长治久安,改革必须要全面、彻底、有相当的稳定性和持久性。只有这样才能让“政制改革”(其实是“选举制度改革”)不再成为可供香港反对派长期以来操弄的政治议题,从而让“政制改革”议题在未来颇长的时间内不再成为政治斗争的议题,让香港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可以聚焦于那些重大的、长期被忽视的经济和民生工作上,从而纾缓香港日益恶化的深层次经济民生矛盾和社会不公不义情况。

第三,改革要打消外部势力妄图利用他们在香港的代理人或以直接介入的方式搅乱香港和夺取特区管治权的图谋,让他们彻底相信中央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决心与能力,并因为知道香港不会被他们变成颠覆基地而知难而退。

第四,既然改革后的选举制度只容许爱国者治理香港,则改革便会便利中央在特区政府的支持和配合下大力开展壮大、开拓、强化和团结爱国力量的工作。我相信在改革后,更多香港有志之士会加入爱国力量,爱国力量的社会支持基础和代表性会显著提升。

第五,改革要从根本上改变香港长期以来的政治游戏规则。那些违反或不尊重国家宪法与基本法共同构成的香港新宪制秩序的人不能再参加各级选举。“反中乱港”势力会因为在政治体制内和社会上的生存空间快速收窄、而西方势力对其不再倚重而走向式微。

第六,改革要为“忠诚反对派”创造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忠诚反对派”指那些愿意接受和尊重香港新宪制秩序、愿意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愿意为香港的繁荣稳定出力、拒绝勾结外部势力、表明与“反中乱港”势力划清界限,但却不愿意承担具体或实际的行政管理工作,只希望担当政府的监督者、制衡者和诤友以及政治、社会、经济和民生的改革者角色的从政人士。

“忠诚反对派”在香港愈趋激烈化和泛政治化的氛围下备受“反中乱港”势力挤压,几乎无法生存下去。改革后,“忠诚反对派”在“反中乱港”者被肃清后应该有冒起和发展的新机遇。作为务实的改革者,“忠诚反对派”可以协助与配合中央和特区政府推动和执行各种急不容缓的经济社会民生政策的改革,特别在克服各种来自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上。“忠诚反对派”应该被视为爱国力量的一部分。

第七,改革应该有助于理顺行政立法关系。如果行政机关和立法会都是由爱国者主导,而他们的社会支持或选民基础又相差不远,则行政立法关系可以真正体现基本法起草者希望见到的“行政立法既相互制衡、又相互配合、而以配合为主”的初衷。

第八,改革应该着眼于重塑香港人的政治文化让他们对中央多一份敬畏与信任,不再相信“反中乱港”者那套以为可以通过集体抗争和拉拢西方势力来迫使中央屈服的谬论,不再误判中央的立场和意图,认识到国家与香港的唇齿相依关系,也认识到搞政治斗争与对抗只会把香港拉进痛苦的深渊

改革后,香港人会知道“反中乱港”势力将无以为继,因此越来越多人会转向寻求爱国者的协助,减少与中央对抗的动机。政治文化的改变会让“反中乱港”势力失去民心,也让香港走向长期的政治稳定。

第九,改革特别要阻止激进人士进入立法会和区议会。现行立法会地区直选采用的大选区、比例代表制选举办法在香港愈趋激进化、“反中乱港”势力嚣张和外部势力介入的环境下容易让只取得极少数选民支持的激进人士进入立法会和区议会。

为了排除激进势力,迫使所有候选人在选举中尽量争取选取内多数人或大多数人的支持,双议席单票制(每个选区有两个议席,选民只有一票,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胜出)是不错的选择。

最后,改革应该要求立法会议员和区议员更加贴近地区区民,为他们解决地区问题和生活上的困难、为他们谋福祉、担当地区居民与政府的桥梁。政府也可以通过这些议员发放福利与服务。

如此一来,爱国力量得以通过在地区的工作表现赢取香港人扎扎实实的支持、深耕细作、厚积薄发、累加民望,从而增强爱国者的群众基础。为此,地区直选的选区便不能太大,否则议员难以与居民建立紧密和的联系。

本文是作者在2021年3月1日深圳座谈会上的发言,由作者提供。

(本文图片来自星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