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土匪往事:砸窑、绑票、四处跑,猫冬时找个女人“拉帮套”

2021-03-03 18:18:28 七追风

我们知道,影视剧里的土匪,往往在深山老林里有一个规模庞大的“山寨”,要枪有枪要炮有炮,非常威风。实际上,像这样的大绺子非常少,迫于官兵的剿匪行动,土匪很少能过上安稳日子。

土匪日常的主要活动,最重要的就是砸窑——攻打有钱人家的大院。砸窑又分为“软窑”和“硬窑”,软窑指的是防备较差,没有炮台,只是在屋角、马圈、猪圈里设有暗枪的,比较好打的大院;硬窑指的是砖砌或者土打的大院,四周设有炮台,还专门请来了护院,一般的小绺子肯定打不下来。

实际上,也只有攻进硬窑才能满载而归。有钱人自然明白土匪都盯着自己呢,所以一到开春就进山雇佣一些猎户人家当炮手,看家护院。有些军阀大地主自己养兵,要么就是在村里组织地方武装,比如“村团”、“联防”之类的队伍,成员主要是村里的壮丁。

所以,土匪砸窑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尤其是遇到一些“红窑”——大地主专门挂了红旗,表示自己的武装力量很强,不怕土匪。一方面这算是一种炫耀,另一方面小绺子看到红旗,也不敢随便招惹了。

举个砸窑失败的例子吧。1923年春,双阳县(现长春市双阳区)有一股绺子,看中了一个姓胡的大地主,他家就是挂着红旗。要是打这样的地方,土匪肯定先派人踩盘子。绺子里的“炮头”(带队打仗的神枪手)绰号双镖,带着“插千的”(负责探查情况的)装扮成卖布的货郎,进村在胡大地主的院子外吆喝起来了。

胡家小姐名叫二霞,人长得漂亮,而且喜欢舞枪弄棒,她把这两个卖布的叫进了家。当时双镖是很标致的一个小伙子,二霞一眼就看上了他,两人在那眉来眼去的。就趁着这个机会,他们看清了院子里的防备,找机会溜走了。

但是,胡家有人已经注意到了双镖,觉得他可能是土匪派来的,于是加强了巡逻。当晚双镖带着人来了,偷偷爬过了第一道院墙,一个兄弟不小心踩到了地枪的机关——砰的一声巨响,胡家的护院冲了过来,当场打死了两人,双镖受伤被捆了起来。

当晚,双镖就被关在马棚里,准备第二天送到乡公所。胡家小姐知道了此事,晚上偷偷把双镖给放走了。第二天胡家发现双镖跑了,还以为是土匪半夜劫走了,也就没追查。据说,后来二霞离家出走,到山里找到了双镖,也过上了土匪的日子。

所以,砸窑有风险,死伤很正常。但是,一旦“砸响”(即攻下院子),那就能享受一番了。大地主的院子里好东西不少,土匪会让人给他们做饭,好酒好肉地吃喝一顿。吃饱喝足,就开始糟蹋女人,谁抢着算谁的。当然,也有些规矩严的绺子,严谨随意糟蹋女人。

吃喝玩乐一番,很快土匪就会把抢来的东西装上大车,赶紧撤走。不然官兵追来了,说不定会全军覆没呢。

砸窑毕竟风险太大,万一失败还会损兵折将,还是绑票来钱快。正常来说,绑票的主要目标都是有钱人家的重要人物,当然,那些家里稍有积蓄的中农也是目标。

地主家的院子再安全,也不可能一辈子躲里面不出来。比如一到春天,地主家的孩子要去县里上学,那就危险了,必须派上一队护兵接送。再比如说做生意需要地主亲自出面的,半道上也容易被劫了。但是不管怎么小心,土匪总是有办法绑票。

1935年,吉林九台东部桦树沟附近,住着一个绰号“姜老抠”的大财主。他知道土匪一直盯着自己呢,所以雇了12名炮手护院,一般情况连院子都不出,就怕被绑票。当地一股大绺子连着三次砸窑,都没攻下姜老抠的院子。

有一天一大早,二掌柜忽然来找姜老抠,慌慌张张地问:“大哥,咱家谁老了(死了的意思)?”姜老抠一听就火了,这大清早咋说这不吉利的话呢,立刻骂道:“大白天说鬼话,老人要是死了能这么消停?”

二掌柜赶紧说,刚才看到有人在祖坟地里挖坑呢!姜老抠听到这,立马急眼了,这可是大事儿,但是他又不敢随便出门,于是赶紧派人再去问问。不一会儿派出去的人就回来了,说坑已经挖好了,一会儿就要埋了。

姜老抠暴跳如雷,立刻安排二掌柜去把人赶走,没多久二掌柜又回来了,说对方怎么撵都不走,光在那哭哭啼啼的埋棺材呢!这可不能再等了,姜老抠顾不得多想,直奔祖坟地去了。老远姜老抠就看到,一口大棺材摆在地上,一些披麻戴孝的人正在那嚎啕大哭。

姜老抠担心这是土匪的圈套,但眼看着棺材就要埋下去了,也顾不得这么多,冲上去又打又骂。谁知道那帮人瞬间扔掉了孝帽子,掀开棺材盖,把姜老抠一下子扔了进去。原来,他们就是土匪,就这么把姜老抠给绑了票。

土匪绑的票名叫“秧子”,关肉票的地方叫“秧子房”。土匪轻易不会杀死肉票,要好好养着才行。最麻烦的是,土匪害怕暴露行踪被官兵追剿,经常会换地方,所以也要带上肉票转移。为了不让肉票知道自己的老巢,转移的时候要么蒙上他们的眼睛,要么趁着半夜赶路,十分辛苦。

大多数家人都会竭尽全力凑钱,把肉票赎回去,但是也有例外。1913年,辽阳的一个绺子绑了一家富户的孩子,才4岁。满心想着能大捞一笔,花舌子(土匪中传递消息的)送去了7封信,这家人也不送钱。原来啊,这家当家的是老太太,特别抠,她就说了:“孩子还小,长大也不知道是个葫芦是个瓢,不赎了!”

一般情况下,家里不赎人,那就只能“撕票”了。土匪大当家一看,这孩子太小了,不忍心动手。于是,就缝了个大皮兜子,转移的时候就把他装在里面,让一个老土匪背着。就这么相处了几个月,孩子和老土匪也有了感情,认了干爹,成了小土匪。

当然,除了砸窑、绑票,土匪平时也有别的事情。比如,别的绺子遇到事情,来人请求帮忙,土匪讲义气一般都要去的。再比如,土匪要管理自己势力范围内的很多事情,有些行业为了保平安,会主动给土匪送一些钱财。这种情况下,土匪就要担负起保护的职责,避免人家被别的土匪抢劫。

不管平时忙活什么吧,大部分的绺子都是到处跑。一方面是忙着到各地砸窑、绑票,不能总在一个地方祸害吧?所以经常要跑远路。更重要的是,官兵和地方武装组织,也会联合起来进行剿匪,土匪一般都是主动撤走,钻进深山老林躲起来。

东北的冬天是真的冷,大雪封山土匪也受不了,很多绺子就会安排“猫冬”。大当家把所有人集合起来,都把长枪上交,只留下短枪。然后,每个人都分了钱,有家的回家,没家的找亲戚朋友,来年开春再集合。

确实有少数土匪有家有老婆孩子,很多人回家就说出去做生意了。但是大多数土匪没有家了,有些人就到山上的木场子过冬,多几个人也热闹。不过大多数土匪手里有了钱,就会吃吃喝喝找相好的女人。

土匪相好的女人,一般都有自己的丈夫。不过,她们的丈夫很多是买卖人,一出门也许几个月不回家;还有些女人的丈夫,是混吃等死的,或者只知道喝酒耍钱,自己老婆和土匪勾搭,他也不在意;还有些女人,就是“海台子”(暗娼)。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完全公开的“拉帮套”。一个女人有两个丈夫,一个公开的,另一个没有啥手续。但是仨人一起过日子,村里人也都知道,两个男人完全没意见。土匪猫冬时“拉帮套”,那个时代还真是很常见。

拉帮套的女人,原来的丈夫很可能久病缠身、腿脚不好,或者干脆是残疾人,家里多个男人,也能帮着干些活。至于怎么住,有时候都躺一个炕上,有时候轮流分屋住。总之,三个人和和气气地商量着来。

土匪拉帮套,肯定要帮着干活,有时候还留下一些钱,就把这当个“家”了。到了来年开春,土匪又要上山了,女人就像对待自己丈夫一样,给收拾好行李,送出家门,嘴里说着:“天一杀冷,你麻溜回来!”

猫冬是土匪最舒服的时候,反正谁也出不了门,也没人剿匪,可以安心享受。这就是土匪一年的生活,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