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子被白嫖10年,遭抛弃仍爱渣男:卑微的爱,最廉价

2021-03-02 21:24:19 周冲的影像声色

“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10年的夫妻啊!”

女人倚在门边,嚎啕大哭。

她是虞女士,57岁。

2020年3月,她来到杭州《和事佬》电视台。

希望节目组能帮她一起换回已经变心的“丈夫”。

“和不到一起,为什么还要和呢?”

说话的这个男人,就是虞女士的“丈夫”,罗先生。

他看着眼前这个泪眼婆娑的女人,无动于衷。

随即转过身去。

主持人问他:

“罗先生,那么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

“就决绝(分开)!”

虞女士看着眼前无情的男人,摇头哭泣。

主持人不忍看着虞女士这么难受,把她拉到一旁劝解。

谁知一坐下,虞女士就说了一番让人震惊的话:

“我不要分开,不管犯什么错,我都可以原谅他。”

那么,虞女士口中的“错”究竟是什么?

罗先生为何要执意要和虞女士分开?

原来,虞女士和罗先生是一对“半路夫妻”。

在一起生活已经10年。

2009年6月,罗先生前妻患病去世。

那年,罗先生45岁,正值中年。

他无法忍受鳏夫生活,就请同事物色下合适的女性。

希望未来能一起搭个伙,过过日子。

经同事介绍,同为丧偶的虞女士出现在彭先生面前。

别看现在的虞女士已快60岁。

10年前的她,可谓是“半老徐娘,风韵犹存”。

虞女士在一家报社做保洁领班。

彭先生为了追求她,每天还没下班就去办公室等。

上班陪聊天。

下班送她回家。

手法老套,但胜在频率高。

混熟后,她和虞女士说明自己的家庭情况。

前妻去世。

家有80岁的老母亲要赡养。

还欠下许多外债。

“他太可怜了。”

相似的经历,一下子击中虞女士的内心。

她决定帮彭先生承担起家庭的重担。

2009年7月,他们正式在一起。

2011年,他们办了3桌酒席。

虞女士以为,同是天涯沦落人,在一起一定会幸福。

殊不知,她落入的是“情场老手”的一个圈套。

酒席过后,虞女士提出领结婚证。

罗先生不愿意。

原因有2个:

1,虞女士不做家务。

2,问她拿钱不愿意,抠抠缩缩。

虞女士立即反驳:

“不是的,是他外面有女人。”

平时,罗先生就爱和其他女性聊骚。

每晚聊微信到11、12点。

有时虞女士看不下去,让他早点睡,罗先生不听。

那晚,劝说无果的虞女士把枕头扔到了阳台。

罗先生恼羞成怒。

他一脚踹到虞女士的头。

还用内衣扣子甩虞女士的脸。

这些,虞女士都忍了。

真正没办法忍受的是,罗先生提出的“一夫二妻”制。

2019年10月中旬,虞女士下班回家。

罗先生突然想和她温存。

一番鱼水之欢后,罗先生温柔地说:

“你当我情人吧。我外面还有个女朋友,如果能和她处得来,我就和她在一起;处不好,我还是回到你身边。”

虞女士只觉脑袋“嗡”地一声。

这个女的,虞女士知道,是罗先生的同学。

每晚他们都在微信里聊天,卿卿我我。

虞女士当即炸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10年了,我为这个家付出那么多。”

说完,又是哭泣。

面对虞女士的哭哭啼啼,罗先生烦不胜烦。

之后,他搬出和虞女士租住的房子,消失了。

再见面时,是“二女争一夫”的激烈战况。

2020年1月,虞女士下班回家。

正巧,她看见罗先生骑着电动车回来,后座上还坐着那个女同学。

她跑过去,拦住了罗先生的车子。

“你跑去哪了?”

“不要你管!”

二人推搡间,虞女士的手不慎打到后座上的女同学。

那女人立刻跳起来,和虞女士对骂:

“他不是你老公!”

“不要脸,怎么不是我老公,我们‘结婚’10年了!”

面对铁证事实,罗先生毫无愧疚之心。

“你们可以在道德上谴责我,但是我和她的感情没有一点关系了。”

在罗先生的认知里,他没有和虞女士结婚,自然情感自由。

既然缘分尽了,那就分手。

虞女士说:“我不分。”

见状,主持人只能兵分两路,分别劝解罗先生和虞女士。

“不爱就分开吧,姐姐,你能找到更好的。”

“我不要,我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说罢,虞女士伤心地把头埋在墙里。

无论主持人如何说罗先生是“渣男”、“负心汉”。

虞女士都无动于衷。

她不甘心啊!

10年来,她为这个家操持里里外外。

在刚认识罗先生时,她就把他80岁的母亲接到杭州照顾。

家里缺钱,什么脏活累活都接。

中年丧夫,现在只想和罗先生安稳过余生。

哪怕罗先生出轨,只要他肯回头,一律接受。

可在罗先生眼里:

她工作繁忙是不做家务的借口。

合理安排财务是吝啬的表现。

他厌了,烦了,只想尽快摆脱这个女人。

一旁的虞女士还在哭泣,罗先生说:

“世上男人这么多,干嘛一定要找我呢?”

说完,罗先生朝着门口走去。

虞女士一个箭步冲上来,堵在门口。

众人见状,劝虞女士放手。

虞女士只是喃喃自语:

“他生气了,等下会心软的。他心里还是有我的。”

一旁的罗先生只发出“哼”地冷笑。

此时视频里的弹幕区早已炸了!

“阿姨,你快醒醒!”

“我觉得我要气绝身亡!”

“太卑微了!”

......

在大家眼里,虞女士烂泥扶不上墙:

她笨。

罗先生丧偶才1个月,就出来找女人。

背后的原因难道就没深思过?

她蠢。

罗先生只办酒席不领证。

10年,她就这样忍着。

她圣母心泛滥。

一听说罗先生的家境,她顿生“同病相怜”之感。

势要好好经营这个家。

忙里忙外,从未为自己打算。

被家暴,忍。

被出轨,忍。

结果呢?还是无法挽回罗先生的心。

虞女士这种行为,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简称人质综合征

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图来源:百度百科

虞女士一开始并不喜欢罗先生。

可经不住罗先生的攻势,她沦陷,甚至产生同情心理。

在她心里,笃定地认为他们是一类人。

也逐渐在情感上依赖罗先生。

即便被出轨和家暴,她也不愿放手。

因为她害怕离开罗先生,无法继续生活下去。

所以她卑微,她讨好。

不惜一切代价挽留罗先生。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罗先生去意已决。

虞女士不得已,卑微地说出一句:

“要不,再让我们试一年吧......”

罗先生不答应。

为了不使这段感情破裂的那么难堪。

大家劝两个人各让一步。

于是,这个“磨合期”就从一年。

缩短到6个月。

最后甚至只剩一个星期。

主持人电话通知两个老人的子女。

希望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保留最后的情面。

两个孩子也爽快答应。

眼看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罗先生瞬间释怀:

“那我走了啊,谢谢。”

说罢,罗先生转身离开。

大步流星,头也不回。

仿佛卸下千斤重担。

只有虞女士,还在痴痴望着罗先生离开的背影,不愿离去。

“和事佬劝和不劝分的呀,为什么......”

她不了解,为何这个共同生活10年的男人,走得如此决绝。

也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劝她放手。

良久,她低下头,不再言语。

也许,她已逼迫自己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十年岁月终究是喂了狗。

如果时间能退回到2009,没有碰到罗先生。

或许,她早已领证结婚,相夫教子。

相濡以沫走过10年。

可是,如果仍然把对男人的依恋,当成自己人生价值,甚至生命的全部。

如果仍然以为,感情就是无限的付出与忍耐。

为埋头做“圣母”就能换来真心对待。

那么,不管时光如何倒流,她还是可能遇上形形色色的“罗先生”。

作者:绿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