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健康护照如何保证航空旅客的通行安全?

2021-03-02 14:09:45 看航空

2020年末,新冠疫情没有结束,变种毒株复燃的趋势仍然损害航空运输市场。没人知道疫情还会持续多久,人们的出行自由依然无法得到保障。鉴于此,各种各样的数字健康护照纷纷上线,在它们的“帮助”下,人们的航空安全能否得到保障?

数字健康护照的参考:“中国经验”成它山之石

2020年2月11日由浙江省最先推出中国“健康码”电子数据式防疫措施,随后一周,支付宝、腾讯接连与国家信息中心合作研发疫情防控健康码系统,不久后“全国健康码”正式上线。

“健康码”背后其实是大数据在起作用,一方面在监控“数字个人”的电子健康状态,另一方面在收集其行程路线。虽然中国“健康码”上线后也引起了不少的争议,但在它便捷、准确的服务之下,国内民众普遍接受了这种电子防疫形式。如今的健康码已经有了一套较为成熟的运行体制,全国上下、各行各业、大小组织……无码不入、无码则寸步难行。

健康码扫描出行 来源:沈阳晚报

中国健康码的特殊之处在于,第一,一个实名手机号只能申请一个健康码,微信和支付宝上的健康码也依据于人们注册该应用时填写的实名手机号。第二,人们不需要专门下载一个健康码APP,只需在微信或支付宝上申请注册,不论人们习惯于使用哪个手机应用,都是被认可和接收的。第三,在进入中国其他各省市时,要填写相应的旅行信息,完成认证之后与之前使用情况无异。

国际航协、国外航空公司推出数字健康护照的本意在帮助全球航空业度过寒冬,但是国际环境比国内环境复杂得多,应对的挑战和险阻也大的多。那么,他们如何该如何合理转化“中国方案”?例如,各组织之间如何合作完成信息互通共享、良性竞争避免旅客重复下载手机应用以及科学保护旅客的个人隐私,否则数字健康护照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罢了。

各种各样的数字健康护照

因为疫情蔓延,各国政府和航空公司正在把数字健康护照作为一种确保航空安全旅行的手段。“数字健康护照”是一个新兴概念,关于它的应用和开发仍处于初期阶段,目前国际上存在三种数字健康护照。

阿联酋航空率先参与试用IATA Travel Pass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

第一种是国际航协推出的 “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手机APP,旨在服务航空旅客、航空公司和各国政府,既更新各国家/地区的新冠疫情限制措施,又共享旅客个人病毒检测或疫苗接种情况。国际航协目前正在与新加坡航空、IAG集团子公司英国航空、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等航司进行试点合作。

第二种与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同期上线,由公共项目基金会(Commons Project Foundation)开发的手机应用程序——CommonPass,目前由美国联合航空、德国汉莎航空、英国维珍航空、瑞士国际航空和美国捷蓝航空这五家航空公司使用。用户需要把新冠检测报告上传到CommonPass,该软件会以条形码的形式显示乘客的报告结果,只有证明其测验结果为阴性后才能登机。

第三种是由美国航空和英国航空使用VeriFLY。该应用程序创立于疫情前,旨在简化登机手续,现在被改编为数字健康护照。

不能确定未来是否有新的竞争产品出现。但在现有情况下,这三款手机APP各有各的市场需求,还不曾扩大竞争范围。但已经有业内人士持观望态度,希望能留下一个最后赢家。

美国航空

数字健康护照对安全旅行的影响

作为一个概念,数字健康护照对安全旅行具有一定积极影响。

首先,它有利于降低疫情传播的风险。数字健康护照的非接触模式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障个人安全和各国利益,把新冠病毒传染的风险置于可控范围内。其次,数字健康护照可以有效阻止境外输入,提升国际旅行安全性。最后值得关注的是,数字健康护照还可以简化登机手续,从客户端上提醒和协助乘客完成飞行,优化现代航空业服务。

从实际应用层面上讲,各种类型的数字健康护照还面临一些问题。例如从市场份额的竞争和应用上看,虽然他们目前各有各的应用市场,但是随着进一步推广和跨大合作,彼此之间难免会有紧张的竞争关系。国际航协表示,他们目前代表290家左右的航空公司,占全球航空运输量的82%,在恢复国际航空运输业上更占优势。的确,相较于其他两款产品,试用国际航协的航空公司更多。但是对于国际航协而言,目前一些欧美地区的航空公司更愿意试用CommonPass手机应用。除此之外某些国家,如澳大利亚更推荐境外乘客使用他们自主开发的数字健康记录APP——goPassport。

事无绝对,看似便捷、高效的数字健康护照其实暗藏隐患。

首先,这些数字健康护照还不存在兼容功能。当各机场使用手机应用认证标准不统一时,就迫使旅客同时在多个软件上填写个人信息而且定期更新自己的飞行数据,这不仅没有简化旅客登机前的电子认证手续,反而浪费了他们的时间、精力以及手机存储容量。如前所言,数字健康护照只是一个早期的尝试,它有存在暴露个人隐私的风险。旅客在多个应用上更新的个人信息会加大他们隐私泄露的机密。对于数字健康护照应用而言,这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虽然数字建行护照还不成熟,但是其功能设置依然有完善的空间。例如,数字健康护照目前主要服务于已接种新冠的乘客,对于那些未接种的乘客而言反而是一种旅行限制。因此,数字健康护照也应扩大其服务群体,开拓征集意愿或旅客调查业务,在方便所有旅客的同时做好医疗防护措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