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街、吸毒、裸奔...底层女性见闻

2021-03-02 12:39:19 ONE·一个

“劝过站街女,抓过吸毒女,看守过邪教裸女。”

这是前段时间,后台收到的一条留言。

读者@酸奶说,她派出所当了两年辅警,见了各种离奇的百态人生。

我和她聊了两个多小时,期间@酸奶多次哽咽讲不下去。

因为这些猎奇故事的另一面,是超出想象的残酷现实。

以下,是@酸奶的自述——

刚去不久,派出所开始重点扫黄。

我们负责的那片儿,站街女特别多。

监控里常看到,那些女人穿暴露的小吊带和短裙,三两成群,倚在路边。

因为害怕被抓,她们一般早上五六点或者晚上十来点出门,靠在巷子里或者电线杆上。

有男人过来,和看上的站街女聊一会,便勾搭着双双离去。

有一天下午五六点,派出所抓进来一群站街女孩,由我们几个女警进行搜身工作。

我按照惯例,给其中一个女孩搜身。

她短发齐刘海,眼睛圆圆的,有点好看,还带着点学生气。

但整个人面黄肌瘦,身高还不到一米五,看起来年纪很小。

后来一问,果然,才13岁。

搜到内衣时,我的心一下子沉了。

她明显连胸都没有发育好,但是为了招揽客人,戴了很厚很厚的胸罩。

胸罩和内裤脏兮兮的,有点破,有好几处线头,一看就知道穿了很久。

上司见我们搜完身,就说:

这几个姑娘被抓进来几次了,每次都教育,但没用。你们几个女警去开导一下吧,女生之间的交流可能比较有用。

我带小姑娘进了审讯室。

一开始她不怎么说话,后来在我的引导下,她才慢慢开了口。

小姑娘是贵州人,家里很穷,供不起她读书。

村里有一个哥哥,说可以带她来出来打工。

出来后,她办了假身份证,在黑工厂里,每天工作17个小时。一个月下来才赚几百块,又苦又累。

那个哥哥就说,还有一种轻松,就是“站街”。

她听从了哥哥的建议,买了几件廉价暴露的衣服和手链,走上了这条路。

有经验的站街女,看见男人过来,会主动过去撩拨。

她这种新人,就等着别人选,然后去专门的小旅馆。

说是旅馆,其实就是个烂仓库,房间又破又小,床单上很多污渍。

漂亮女孩一次能赚一二百,她一次小几十,还得给旅馆老板房租。

那些男人,很多不做避孕措施,她也没办法,只能事后吃避孕药。

我问她:和陌生男人做那种事,你不害怕吗?

小姑娘回答我:害怕啊,但是没钱更害怕。

她觉得做这个,比黑工厂打工好多了。

于是我又问:那你家里人知道吗?

她突然有点哽咽。沉默了很久说,家里还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姐姐,嫁人了,姐姐不知道自己在站街。

“我好想回家啊,但是回家做什么呢?大家都出来打工。”

听完这话,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工资不高,帮不了她,而且她这个年纪,正规的工厂也不会要。

13岁的女孩,除了上学,没有别的出路。

我心里堵得慌,你知道吗,那种无力和悲哀。

几天后,这个女孩又被抓进来了。

我说:你怎么又进来了?

这一次,她低着头,从始至终没有回答。

我们派出所还有一位常客,是个10岁的小女孩。

她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她跟着爸爸一起生活,后来爸爸再婚,生下一儿一女。

女孩觉得被忽视,开始偷东西发泄情绪,刷存在感。

小到玩具,大到邻居家的现金,因此,她来派出所,就像回家一样频繁。

有一次,她爸把她从派出所接回家后,直接用铁链拴在笼子里。

直到后来有人报警,民警才去她家把她救了出来。

这次,她偷了邻居放在卧室床头的几百块,再次被送进派出所。

我负责登记案件,和小女孩聊天。

别看她才十岁,但是鬼精鬼精的,一直撒谎,完全不把警察放在眼里。

我还记得有一次她说:“我认识ktv里的小姐,就是做鸡的啊,我们关系可好了。”

我都惊了,这哪里是10岁小孩会说的话。

登记后,我们给她爸打电话让来领人,她爸扔下一句“我不管”,就把电话挂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送她回家。

一路上她不好好走路,兜着圈子,把我带进了一个废弃的工厂,说穿过工厂就到家了。

那会已经是傍晚了,工厂黑洞洞的,怪吓人。

女孩突然撒开我的手,跑进工厂躲起来。

我找了她很久,最后威胁她说:你再不出来,我就走了。

女孩这才从角落里慢慢走出来,然后告诉我,她害怕她爸揍她,所以不想回家。

那一刻我有点心酸。

她虽然偷东西撒谎,不把警察放在眼里。

但说到底,她只是个10岁孩子,从小爹不疼娘不爱,一个人孤零零的。

如果她家人多点爱护和引导,女孩也不会变成这样吧?

送到家时,她爸和后妈都很冷淡,女孩抱着我的大腿哭天抢地,不让我走,好像生离死别一样。

最后磨了十几分钟,我又是哄又是劝,告诉她随时来派出所找我,女孩才撒手。

她爸爸把她硬拉走,走的时候,女孩狠狠瞪了我一眼。

现在想起来,那个特别怨恨的眼神,我都觉得害怕。

她可能觉得我把她抛弃了,也可能抱着我大腿哭只是演戏?

我说不清楚。

后来,小女孩还是频繁进派出所,并且开始偷电动车之类的大物件,屡教不改。

可能这个小姑娘的悲剧,从她爸妈离婚时就酿下了吧。

只是这悲剧,也许本可以不必发生的。

除了这些,我还见过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有一次我临时出警,抓到个怀孕六个月的吸毒女。

她大概二十四五岁,却形容枯槁,黑眼圈特别重,整个眼圈都凹进去,头发像杂草一样。

我问她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怀孕还吸毒?你对自己不负责任,对肚里的生命也不负责任?

她就很随意地回答:没忍住。

后来经过了解,就连她怀孕,也是因为理智不受控制,没有保护措施的性行为造成的。

这让她年纪轻轻,就已经怀孕了6次,人工流产5次,还有一次生下小孩,转头就送人了。

我还见过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好好的却信了邪教,变得疯癫痴呆。

有一次她全裸,在大街上奔跑。

我们抓到她后关在审讯室,这个女孩就一直看着我,笑得特诡异,口里念念有词,背他们的教词。

期间她一会要脱自己的衣服,一会站在桌子上大声唱歌尖叫。

正值花样年华,被不科学的口号洗脑,不知道该说蠢还是可怜。

......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在这里工作,就是在见证边缘人群的生存实况。

面对这些情况,我经常感到的,不是愤怒,而是唏嘘和无力。

每次在审讯室教育那些犯错的人时,总会发现:语言在现实面前,竟然可以贫瘠至此。

教育、指责、开导……?我经常无从下口。

因为我不禁会想:

如果我经历过他们的童年和生活,会活得比他们正直优秀吗?

不一定。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去年的《后浪》视频。

里面说,现在的年轻人可以凭借热爱做任何事情,从小就在探索兴趣。

学习新技能、去远方旅行、把民族的变为世界的......

听起来热血满满。

可见过现实生活,才知道还有很多年轻人甚至小孩子,残喘于生存的基本线。

他们处在后浪的年龄,却生活在见不得光的灰暗缝隙。

不是所有的后浪都能奔涌。

但只希望,即便是活在阴沟里,即便是不能被称之为浪的“死水”,也有泛起波澜的时候。

而不是,无人知晓。

讲述者 /酸奶

采访、整理 /无尽

编辑 /苏玛丽

视觉 /野美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哪怕不能奔涌

都能有自己的一片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