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佛罗里达”

2021-03-02 10:46:09 乌鸦校尉

自打从美国总统任上卸下离开白宫,过去四年我们的快乐源泉——懂王,就远离了人们的视野。这段时间的国际政治舞台是有多无聊,大家恐怕都深有体会。但就在今天(当地时间2月28日星期日),懂王“重出江湖”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MAGA回来了。

其实早在上个月20日,美媒就曝出,特朗普将于28日在美国共和党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CPAC)上发表演讲。

真身未至,“金身”先行。2月25日,会议第一天,一尊比真人稍大的特朗普“金色雕像”出现在位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会场。

千呼万唤始出来,28日特朗普如约赴会,并发表公开演讲,主要内容还是“老三样”:

MAGA;

民主党作弊,是我赢了;

“China,China,China!”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唐纳德·特朗普先生)

不过,身份已是“前总统”的懂王,讲话自然也有新东西。

可能不少朋友还有印象:卸任后懂王不是要脱离共和党,组建新政党来着吗?怎么这又来参加共和党的会议来了?

28日的讲话中,特朗普就特别回应了这事。他说:什么另立新党完全是Fake News,我们共和党最强大!

而懂王透露出的更重要的信息是:他强烈暗示自己将参加2024年的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这次“归来”的不只有懂王本人。在特朗普登场之前,他任期里那些“铁杆支持者”们——诸如前国务卿蓬佩奥、得州参议员克鲁兹等,已经先行粉墨登场,为懂王高唱颂歌、鼓吹造势。

但这些看起来无比“忠诚”的“盟友”们,从1月6日“国会陷落”事件后,其实已经噤声了好久,化身小透明。懂王当时处在最低谷的时候,他们都如同消失了一般。这会儿懂王准备回归,他们也全回到了懂王的身边。

“国会山事件”发生后,共和党与特朗普之间产生了巨大的裂缝,一时间“护党”还是“护川”的议题爆发了激烈讨论。从后来的发展看,当时共和党内的主流,是把“煽动暴动”的总统特朗普当成了“祸党”罪魁,必须“断臂自保”。当然,这个“臂”就是懂王啦。

于是,共和党开始同他们的总统“割席”

此前支持“选举舞弊论”的共和党议员们,纷纷“叛变”,转而表示不再提起异议,支持拜登胜选。

两位共和党建制派大佬——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对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表达了强烈谴责。

不少共和党要员,甚至在民主党对特朗普发起“二次弹劾”时,表态支持弹劾

上次弹劾特朗普就投下赞成票的资深共和党政客米特·罗姆尼,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投票支持弹劾本党总统的参议员,这回再次投下赞成票,指责特朗普犯下“极其恶劣的罪行”,称其所作所为是对美国选举权、国家安全和根本价值的“公然侵犯”。

麦康奈尔虽然没有投下赞成票,但明确表示:特朗普“在实际情况和道德层面”都应该为冲击国会事件负责,“毋庸置疑”。而据美媒报道,麦康奈尔私下里的真实想法还要“过分”得多,其实他“很乐意”看到特朗普被弹劾,认为这有助于共和党摆脱特朗普和“特朗普主义”。

哪怕那些最“铁杆”的共和党保守派,也忙着择清自己跟懂王的联系,因为不离他远点,集中在懂王身上的火就要烧到自己头上了。同富贵,彳亍;共患难,没门!

泰德·克鲁兹在推特上谴责称:“那些冲击国会大厦的人现在需要停止。宪法保护和平抗议,但是暴力,不管是来自左翼还是右翼,都是错误的。那些参与暴力的人,正在伤害他们声称支持的事业。”

然而此君在“骚乱”之前正是吆喝得最起劲的那位,发表“大选被操控”的言论比特朗普还要频繁。

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什·霍利也急忙站队,在一份声明中对执法部门表示感谢,呼吁结束暴力:“国会必须重新开始工作,完成它的工作。”

懂王的另一位亲密盟友,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可·卢比奥,这时候也很应景地在推特上@了特朗普,表示:“我们的执法人员正受到攻击,至关重要的是,你要帮助恢复秩序,派遣资源协助警方,并要求那些这样做的人回去。”

而在此前的选举人团投票前,克鲁兹、霍利以及卢比奥等人都商量好了要反对投票结果,尤其是亚利桑那、宾夕法尼亚、密歇根、佐治亚这些他们认为存在舞弊的战场州。

但中间因为冲击国会事件导致会议中断,科鲁兹、霍利等人就开始犹豫到底还要不要坚持反对投票结果,而卢比奥更是一心怕自己的大好前程葬送,直接果断反水。

这几位身上“特朗普盟友”的标签人尽皆知,冲击国会事件他们也受到广泛批评,要是不甩锅给总统那自己就要下课了,你说他们怎么选。

(《休斯敦纪事报》:辞职吧,克鲁兹参议员)

(NBC:霍利成为国会山“贱民”)

(“卢比奥,你个双手沾满鲜血的骗子!”)

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更是显得自己好像跟特朗普“格格不入”的样子,以严厉的措辞谴责国会山事件,用上了“叛乱”的说法,“呼吁在必要时派遣军队来恢复秩序”,让特朗普支持者“面对法律的全面制裁”;科顿甚至直接喊话懂王,让他缴枪投降,承认失败,“是时候接受选举结果了”,并“停止误导美国人民,拒绝暴民暴力”。

态度同样让人惊讶的,还有懂王昔日的铁杆好友、共和党大佬、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

国会骚乱后的当天晚上,此君在参议院发言时与懂王直白“割席”。

除了突然改口说不支持特朗普的那些选举欺诈论调以外,还首度承认拜登胜选成为下一任总统的事实。

这一点是很多人没想到的,因为大选后,格雷厄姆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支持特朗普所谓“选举存在舞弊”的相关说法。

格雷厄姆的“反水”很多人着实没想到。长期以来,格雷厄姆都被外界认为是特朗普的坚定政治盟友,作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他在特朗普的四年任期内多次帮助其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在私下里二人还是长期的高尔夫球球友,平时好得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然而这会儿他就一副“不干我事”的样子了,他说:“在我看来,他是一位重要的总统。但今天,你们看到的第一件事,我只能说,别把我算在里面,够了就是够了。”(Count me out,enough is enough.)

所以,爱真的会消失的,对不对...

连一向指哪打哪的蓬佩奥,竟然也公开表示,所有国家都无法容忍暴力事件的发生,这种暴力闯入国会的行为更是令人发指的,这些示威者一定要严厉处置,唯恐惹祸上身。

不过跟一众二五仔相比,肥蓬真可以算是“忠诚”的了。法新社都不由感叹:“即使现在很多共和党人都背弃了特朗普,但他忠诚的国务卿从未与他划清界限。”当然这“忠诚”的真实目的何在,懂得都懂。

蓬佩奥治下的美国国务院,甚至有工作人员“公然造反”,修改国务院官网信息,“官宣”特朗普和彭斯的任期到1月11日“提前结束”。

到1月14日国会通过对总统的弹劾草案前,共和党主流已经完成了与特朗普的“切割”——弹劾特朗普跟我共和党有什么关系?我不认识他。

在总统权力交接的前夜,1月19日,麦康奈尔公开表示:

“暴徒被灌输谎言。他们被美国总统与其他有权势的人挑唆,试图利用恐惧与暴力阻止联邦政府第一部门通过一个他们不喜欢的特定程序。”

把锅全部甩给了即将离任的懂王。

一天后,特朗普黯然离开白宫。

而几乎在懂王卸任的同时,媒体传出消息,特朗普正在讨论组建一个新的政党——“爱国者党”(Patriot Party)!

然而就在不到一周后,美媒又传出懂王放弃组建新党的消息。

这一套假动作貌似没什么卵用,但却向共和党传达了一个重要的信息:你们“割席”的不仅是一个七旬老头,还有支持他的大量共和党人,以及最重要的7000万张选票——你们太特么的需要我了!

对于“特朗普选民”和“国会事件负面影响”孰轻孰重,成了与懂王的“离婚冷静期”共和党反复权衡的问题。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共和党陷入了沉默。当年坚定支持懂王的极端保守派,按兵不动;跟懂王不对付的建制派大佬们,也不再穷追猛打,而是“忘了他吧”的无所谓态度。

比如2月17日,14日刚刚在“二次弹劾”中被判无罪的懂王撰写长文“炮轰”麦康奈尔,骂他是“冷酷、阴沉又不苟言笑的政治仆从”。

而后者据媒体报道对此“一笑置之”,一位“熟悉他想法的消息人士”更是信誓旦旦地说:“你可能再也不会听到他(麦康奈尔)提起唐纳德·特朗普这个名字了。他已经踏步往前。”

那时候他们可能还想不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真香定律虽迟但到。

在老迈年高的麦康奈尔还没有任何自觉的时候,其他不少共和党要员已经敏锐地觉察到了风向的变化:从弹劾中脱身后,身背大量选票的特朗普要回归共和党了。

已经“割席”的格雷厄姆,这会儿又颠颠地跑到懂王的海湖庄园“劝和”,想要“建设性”地说服特朗普,把他的影响力用于对共和党有利的一面。

而在他之前几天,共和党众议院二号人物史蒂夫·斯卡利亚已经造访过海湖庄园了……

他们的敏感是正确的,就在2月17日,懂王首次回应了“下届大选是否参加”的问题,他故弄玄虚,来了个“暂时不确定”,却同时表示自己的政治运动“依旧强大,而且越来越强大”。

这不是随口一说,这会儿一项调查显示,54%的共和党选民都表示,他们将在假设的2024年总统初选中支持懂王。

这个“狗哨”一出,沉默了好久的共和党保守派政客马上就领会了意图。

前面批特朗普批得最凶的科顿,随即发表了一份长达86页名为“击败中国”的报告,拐弯抹角地继承懂王的对华政策

如果说此时科顿还显得小心翼翼的话,随着懂王“重返”共和党会议的消息坐实,曾经的“盟友”们纷纷毫不犹豫地回归了。

2月23日,蓬佩奥和余茂春联名在《华尔街日报》发布文章,鼓吹所谓“新冠病毒从中国实验室泄露”的言论,还扬言要全世界“向中国追责”。

而在25日的CPAC会议上,蓬佩奥发表演讲,一边反复吹捧特朗普政府的“成就”,比如专注于经济、保障边境安全、创造就业等,一边抨击拜登政府。

他吹嘘说:“我们让非裔、亚裔、西班牙裔美国人都重返工作岗位了。特朗普总统就是这么做的。我们明白这很重要。我们把重点放在经济上,让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

“‘美国优先’对美国来说是正确的。……当美国无畏、勇敢和强大时,整个世界都会受益。”

对于特朗普政府时期的中东政策,蓬佩奥也是大夸特夸。他为特朗普下令暗杀伊朗将领苏莱曼尼辩护,称赞美国促成巴林、以色列和阿联酋之间达成和平协议等等。

克鲁兹向懂王“表忠心”更加谄媚,会议第二天的2月26日,他宣称特朗普将会在共和党中保持“重要地位”。他说,民主党想让特朗普离开(好家伙之前不是你们共和党“自己人”也在排斥懂王么),他还“擅自代表”懂王发表宣言:“但我现在告诉你,特朗普(除了共和党)哪儿也不会去。”

霍利这会儿也不怕自己被认作骚乱的煽动者了,放话说:“我被称为煽动者,激进的左派说我应该辞职,如果我不辞职,我应该被驱逐出美国参议院。……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待在这里,我要站出来捍卫你们。”

格雷厄姆显然也劝服了“再也不会提起特朗普”的麦康奈尔,老头子在被问及会否支持特朗普2024年再选总统时,态度大变:“支持他成为党候选人?绝对支持!

连懂王在党内的夙敌,两次赞成对他弹劾的罗姆尼都妥协了,表示如果懂王在2024年再次竞选总统,“我想,他将赢得提名,如果他竞选的话……我真的不知道那时会发生什么。但我看民调,民调显示,在2024年的潜在竞争者名单中,如果你把川普总统放在共和党人中,他(将)以压倒性的优势获胜……我不知道他是否会在2024年参选。但如果他做的话,我十分肯定,他将赢得提名”。

值得一提的是,罗姆尼曾经表示过,他永远不会投票给特朗普……

以上诸君,麦康奈尔、格雷厄姆和罗姆尼都是共和党的基石老将,共和党赢他们就兴;而克鲁兹、科顿、蓬佩奥等人,都被认为是有望成为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一。

所以……

你那是忠诚吗?你那是馋他的选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