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澳公使:现在在澳大利亚做中国的朋友真难

2021-03-02 08:23:26 环球网资讯

来源: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

2021年2月25日,我馆王晰宁公使应邀出席澳中工商业委员首都分会庆祝牛年新春晚宴并讲话。我馆商务公参黄任刚、教育公参宗瓦、法律参赞武德民等出席。首都领地商业部长钦妮、国际合作专员史密斯、堪培拉文法学校校长加里克、堪培拉大学副校长普拉切特、澳中商会首都分会会长陈洁及商会100余名会员代表共同参加晚宴。王公使讲话摘要如下:

由于新冠疫情防疫要求,我们去年一年里无法见面。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们的友情发挥作用。尤其是当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每家企业的经营都受到疫情冲击,我们的友谊就更显珍贵,发挥出更加突出的作用。面对新冠疫情,朋友之间理应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共度难关,使友谊更加坚实牢固。感谢各位朋友一年来坚持不懈地为首都领地同中方经贸、人文、教育等各领域交流合作做出的积极努力。

通过艰苦的努力,中国在较短的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恢复了生产,在2020年成为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世界主要经济体。我们也欣慰地看到澳大利亚全国特别是首都领地的防疫工作取得良好成效。但令人遗憾的是,经过过去一年,我感到现在在澳大利亚,做中国的朋友越来越难了。

我知道在疫情初期,很多ACBC的朋友帮助中国使领馆筹集运输医疗物资,支持中国人民抗疫,我和我的同事收到许多澳大利亚朋友,包括从未谋面甚至不知名的朋友给我们、给中国人民发来的信息,表示支持和鼓励,令我们十分感动。我们把这些支持和鼓励的信息放到使馆脸书上,但是澳大利亚那些知名的媒体、报纸和电视都没有报道。他们关注的、报道的是所谓有中国背景的企业囤积防疫物资、造成澳市场供应短缺。这些说法在一段时间里甚嚣尘上,但最终被证明完全是无稽之谈,有些明显是蓄意造谣,还遭致当事方起诉。但不幸的是,伤害已经造成了,中国朋友的形象被严重抹黑了。

去年三月底以后,澳大利亚的疫情变得严重,包括ACBC成员在内的不少澳方企业开始在中国采购防疫物资。中国使领馆和中国国内各级政府、企业都给予大力支持,我听到不少感人的故事。同样,很多中国民众向澳大利亚人民发来支持和声援信息,我们也把这些信息放在了脸书上。同样,澳各大媒体视若无睹。他们最关注的,是我的同事驻墨尔本总领事龙舟先生应邀出席当地一个发布会,表达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澳抗疫的支持。但澳媒流露的,不是对龙总领事的赞赏,而是对他和发布会组织者的敌意和污蔑。参与抗疫一线工作的澳大利亚朋友都知道中方提供的物资发挥了何等重要的作用。但中国再次遭到了伤害,中国的朋友们的热情被无情浇灭了。

经过多年积累和发展,中澳之间形成了多层次、多领域、多形式的交流与合作架构,这些内容丰富、互利共赢的合作给双方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福利和持续发展的潜力。面对疫情给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造成的影响,加强合作无疑是最好的应对之策略之一。然而澳大利亚朋友们同中国的合作遭到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质疑,而质疑这些合作的理由就是所谓中国威胁了澳大利亚的主权和安全,但至今没有人能拿出证据支撑这些质疑。叫嚣这些谬论的人显然不愿做中国的朋友,而且据我观察,他们大多是消耗澳财政资源的“吃闲饭者”,既不给澳民众生计做贡献,也不考虑澳大利亚的长远发展,而是滥用手中掌握的力量,打压那些为增强澳经济实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储备未来发展能量的中国的朋友们。他们干的挺欢,而中国的朋友们只能默默咬紧牙关。

在座的朋友们不止一次去过中国,有的同中国的交往长达数十年。你们目睹了中国的发展变化,尊重中国人民的文化传统和生活方式,理解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治理模式。你们应该和我一样感到困惑,在澳舆论环境下感知的中国与实际的中国有着天壤之别。最近有位澳洲大叔Jerry Grey在Youtube上讲,他和夫人不久前一起去新疆骑行,然后把路上所见所闻说给澳洲人听,却遭到很多人质疑。澳籍专家Dominic Dwyer,是前不久来武汉帮世界卫生组织研究新冠病毒起源问题的团队成员,他23日在“对话”网站上刊文重点谈到他在武汉参加溯源研究的经历。但默多克新闻集团,曾于去年在澳舆论场大肆渲染新冠病毒是由武汉病毒所制造或泄露的谣言,对此却置若罔闻。去年有位参加科伦坡计划的大学生对我们讲,在上海留学一年,是改变他人生的宝贵经历。可是还有很多澳洲人没有去过中国啊,他们整日被那些负面的、畸形的报道所包围,被那些粗俗化、简单化的政治标签所洗脑,他们有可能认同中国的朋友们对中国的看法吗?我们常说,那些冤枉他人的人比受害者更清楚他们有多冤枉,所以那些污蔑中国的人比中国人更清楚他们为什么要污蔑中国。有些中国的老朋友动辄被一些人称作“熊猫拥抱者”,仿佛对中国友好成了一桩罪过,只有对中国吹胡子瞪眼,才是澳大利亚人应有的姿态,才能赢得民心。今天在澳大利亚,做中国的朋友太难了!

中国人讲“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华盛顿说“真正的友情是一株成长缓慢的植物”。距离和时间是无法阻挡真正的友谊的。现在我们的澳大利亚朋友们处境艰难,但你们的中国朋友和你们站在一起。历史会证明,你们选择中国作为朋友,是明智的且具有远见的。你们的子孙会因为你们的选择而骄傲、而受益,你们的中国朋友和他们的孩子也为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感到鼓舞和自豪。为了美好的明天,大多数人选择多交朋友,但总有那么一小撮人选择多树敌人。但那些出于一己私利、蓄意污蔑诋毁中国,破坏中澳友谊、损害两国人民福祉的败类会遭到世人唾弃,他们的后代会羞于提及他们在历史中的反面作用。

朋友们需要坚持,需要毅力,需要相互扶持,需要携手共进。我们愿意同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的朋友们一起努力,共迎中澳友谊的下一个春天!

另据环球网报道: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4341S100514R9OJ.html

【环球时报报道】2020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下降61%,创6年来新低。路透社2月28日的报道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亚经济研究所的年度跟踪研究记录称,2020年中国对澳投资总额为10亿澳元(约合50.15亿元人民币),其中房地产领域投资占45%、矿业占40%、制造业占15%,这一数字低于2019年的26亿澳元。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中国对澳投资大幅下降的原因主要包括澳大利亚政府加大对中国投资的审查力度,中澳双边关系紧张,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对外投资下滑。

路透社援引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东亚经济研究所主任阿姆斯特朗的话称,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降幅达42%,中国对澳投资下降幅度超过了全球FDI下降幅度。

英国广播公司称,去年4月澳大利亚政府呼吁国际社会,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源头展开独立调查。这项提议似乎激怒了中国。此后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澳大利亚对华煤炭、葡萄酒和牛肉等出口受到影响,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和大麦征收了倾销关税,并限制澳大利亚煤炭在中国港口卸货。

路透社称,澳国库部长弗莱登伯格去年6月份表示,澳政府将在澳大利亚的外国投资制度中加入一项新的国家安全测试,该测试将适用于电信、能源和公用事业公司,以及收集数据的企业。在这样的背景下,去年8月,在澳大利亚政府表态将阻止中国乳业巨头蒙牛从日本麒麟手中收购澳大利亚Lion dairy and Drinks的交易后,蒙牛放弃了这一交易。去年11月,中国驻澳大使馆表示,有10笔中国投资因国家安全的原因在澳大利亚受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3月1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在中国去年对外直接投资增长3.3%的背景下,对澳投资却断崖式下降,其中原因值得澳方认真反思。”汪文斌指出,近年来澳方多次滥用“国家安全”理由否决中国企业赴澳投资项目,动辄对两国各领域正常的交流合作无端设限,严重影响中国企业赴澳投资的信心。

过去十年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在投资领域影响力不及美国。根据澳官方数据,2019年澳大利亚吸引外资总额中,来自美国的投资最多,占比为25.6%,而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投资占比仅5.7%。同年澳大利亚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中,美国接收澳方投资最多,占比为28.4%。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林启辉_NB13068)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