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拿到救急的148亿,开始果断收缩战线

2021-03-01 22:01:40 21世纪商业评论

文/ 韩璐 编辑/ 陈晓平

苏宁易购变天了!

28日晚间,深圳国际和苏宁易购发布公告,深国际及鲲鹏资本作为受让方,计划以148.17亿元,从苏宁创始人张近东及其实控公司收购苏宁易购23%股份。

交易实施完毕后,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苏宁易购21.83%,仍为第一大表决权股东。

苏宁易购股权变更前后对比

然而,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无主的易购,它会更好吗?

救急纾困

能明确的是,“苏宁缺钱”的问题,终于有了买单方。

2020年,苏宁易购营收2584.59亿元,同比减少4%,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额39.1亿元,同比下滑139.75%。主营承压,债务又席卷而来

根据万得公开数据统计,苏宁易购的存续公司债券为53.59亿元,且均在今年到期。

更难的是股东“苏宁电器集团”,在年内到期及回售公司债券本金达到104.88亿元。有分析人士称之为:“苏宁是爸爸缺钱,儿子也缺钱”。

今年初,苏宁内部吹风,传递的主基调就是要“收紧裤腰带”。

2月19日,张近东在内部团拜会上说,“要把有限的资源和精力集中在确定的、看得到价值的事情上”,聚焦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大利润点,强化易购主站、零售云、B2B平台、猫宁四个规模增长源。

据苏宁控股执委会主席任峻在公告后披露,此次股权转让所得的148亿资金,将用以“优化苏宁电器集团、苏宁置业集团的相关财务结构,提高体系内的偿债能力,降低资产负债水平”。

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告诉《21CBR》记者,此次股权转让,本质上是募集资金来偿还到期贷款,“可以说是迫不得已的最后一个选择了。”

从新进场的股东来看,不只纾困,也能带来新增量。

深国际以物流仓储业务见长,布局全国热点经济区域和重要物流节点城市,在深圳乃至华南地区尤其优势明显,入股后,可以强化苏宁物流能力、提升物流效益和价值,夯实核心能力。

苏宁易购也计划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依托产业投资人的本地资源,提升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在大湾区的经营能力及知名度。

“盛宴”危机

这次张近东转让苏宁易购股权,某种意义上,可视作对过度扩张的一次集中“付费”,尤其过往四年的跃进式并购。

2011年之前,苏宁一度是实体零售之王,900亿营收超过,净利润近50亿,风光无两,无奈,淘宝、京东等一批电商的全面崛起,严重冲击了其线下业务。

2012年开始,苏宁系发力线上,先后收购母婴平台红孩子、视频平台PPTV、团购网站满座等,即便如此,整体是颇有节制的。

2015年,苏宁认购阿里新发行股份

狂飙突进发生在2016年之后,苏宁首次提出设立零售、地产、金融、文创、投资和体育六大板块,后升级物流、科技地位,形成“八大产业”,制定出2020年交易规模4万亿、线下两万店和全渠道高于互联网转型期两倍增速的目标。

苏宁系频繁出手,进行大笔并购投资:零售领域,相继收购家乐福、万达百货、迪亚天天、广州OK便利店等业务;物流领域,出资42.5亿全资收购天天快递;体育方面,继接手江苏舜天后,收购意大利国际米兰俱乐部,旗下PP体育高价抢购版权;还豪气出手,投资95亿入股万达商业,战略投资恒大地产200亿。

那时,“全场景、全品类”一度是苏宁人所引以为傲的,业务日益庞杂,单线下零售业态,就有“两大两小多专”,分散了资源和精力,尤其财务资源快速耗尽。

遍观苏宁10年,真正获取的大额真金白银,只有两笔:一是其获得280亿投资,二是以140亿元认购了阿里股份,净赚了154亿。其余投资,大多没有带来实质性的现金流贡献,以天天快递为例,收购3年半,亏损超过40亿元。

“过去5年里,苏宁易购主营业务没有实现过正向盈利,盈利主要是股权投资带来的回报。最近几年,苏宁系大量举债,债务压力越来越大,致使出现整体流动性危机。”况玉清认为,大量投资触发了连锁反应:资金链以及流动偿债能力困境。

数据来源:苏宁易购财报

另外,非零售业务的进入时机,也没赶上好运气

例如,地产行业正值调控,各种金融贷款限制,苏宁这部分业务盈利能力受阻;金融业务也受制于业务场景,缺乏足够的影响力;甚至PP体育购买的天价版权,也遇到疫情冲击。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大数据业务分析师王鹏表示,苏宁多元化布局下,很多投入和产业,譬如足球俱乐部负担很重,影视、金融这些业务盈利性有限。

“战略要和企业生存相结合,目标和手段不能混淆,多元化经营反而影响了主业现金流。”王鹏评论说。

2020年末,市场开始出现苏宁资金链的传闻,其现金流状况开始为外界所知。

涅槃重生?

据透露,张近东本人主动推进了这次国资战略股东的引入,在内部,他也已准备“壮士断腕”。

2月中旬,张强调要坚持两个层面:

1)坚定选择和方向。不怕短期波动,注重长期发展。

2)坚持聚焦、创效的主基调。

“苏宁正在卸下包袱轻装上阵,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我们要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自上而下地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做减法、收缩战线,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该砍的砍。”张近东提到。

集中火力,强化攻势,实现核心战场的突破,之前“分路带线”欠下的,开始迅速清理。

2月28日,上赛季中超冠军江苏苏宁俱乐部(现江苏足球俱乐部)宣布停止运营。据任峻透露,天天快递等一些低价值、没有长远发展的业务,也会被处理。

集团中很多可能并不盈利的产业,要坚决地去调整。”任峻表示,公司将深耕供应链和物流体系,且着力强调提高人员、营销、物流等效率,暗示内部会落地更多举措。

有人对苏宁零售前景有担忧。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告诉《21CBR》记者,电商竞争激烈,苏宁摆脱债务压力的途径,关键在提升线下渠道的销售效能,增加单店与用户的互动性和体验性,而今家电、3C行业品牌正纷纷自建渠道,获利不易;况且国资入局,可能使内部治理、激励等问题更难以解决。

况玉清则认为,苏宁有盈利空间的优质资产已经有限,其线上线下融合模式太重,尤其线下店需投入大量资金和资产,成本占用严重。

“京东那些仓库并不需要强调人流量,而苏宁的门店需在各种黄金地段,这又推升了它的运营成本。”况玉清说。

他预测,最近一两年,各地方国资都以纾困名义,成立产业引导基金,投向扶持的重点产业,这些新投资需要退出通道,不排除苏宁易购会是国资投资项目的一个退出渠道。

也有人看好国资进场后苏宁的翻身仗。从任峻透露的信息看,张近东团队将保留经营权限,管理层将保持稳定,民营机制不会大变,而股权变化至少“化危为机”,缓解资金链压力,为调整争取时间。

苏宁转型,绝非一无是处。

2020年,苏宁易购销售规模高达4163亿,大体为10年前的4倍,线上销售规模从无到有,达到2900亿,占到约7成,且孵化了零售云、苏宁有货这样百亿级的业务。客观地说,传统零售企业转型,没有一家达到如此成就。

从财务来说,苏宁易购也并非不可收拾。其扣非净利润的巨亏,前期只发生在2014-2016这三年,每年亏损在11-15亿之间;后期集中在2019年、2020年,分别亏57亿、42亿,经营活动现金流的恶化,也始于2018年,均在大举扩张之后,及时调整后,均有机会迅速止损。

来源:同花顺iFind

苏宁易购的零售业务基本盘还在,管理层已披露,计划未来3年每年20%的销售收入增长,逐步缩减亏损,直至形成30亿以上利润的目标。此外,股东方在万达、恒大约300亿的巨额投资,依然能回收甚至获利。

3月1日,苏宁易购的涨停,也说明了市场的态度。

张近东说,2021年要保持定力、迎难而上,抵御外部的不确定性,才有机会实现向新而生。刚过而立之年的苏宁,迎来涅槃重生,或许用不了太久时间。

题图来源:苏宁官方微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