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中国以为的理所当然,可能是别人眼中的非同寻常

2021-03-01 13:47:06 郎言志

在西方,所谓的发达国家真正的含义是“发展过的国家”,并非我们理解的先进之国;而所谓的强大国家,也往往只是精英阶层的强大,无关西方社会的底层平民。

内容来源:本文由郎言志(liusilang520)原创,作者刘斯郎。

最近漂亮国底层民众的日子着实是有些惨,惨得不禁让人发出这样的疑问:漂亮国,到底怎么了?!我们首先来梳理一下漂亮国最近的一些糟糕事。

首先要提及的,是漂亮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破50万大关”这一历史性时刻,这一时刻比美国CDC专家的绝望式预测还要提前了一大截的时间,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疫情的严重程度,比预期来得还要糟。

为此,2月22日,漂亮国政府宣布降半旗5日以示对50多万条逝去的生命表示哀悼,而美国《纽约时报》则刊发了一张图以纪念这些死难者,图中用50万个点代表50万条逝去的生命,密度与单位时间内的病亡数量有关,可见漂亮国最近“黑”得有多恐怖:

漂亮国这一惨剧,用早前该国驻华公知们的话术来说就是:这不是病死了50万人的事情,而是死一个人的惨剧,在美国发生了50多万次,他们卑微得化成了50多万里的一个1,成了冰冷的数字,而每一个冰冷的数字背后,都是一个本该幸福圆满的家庭。

按理说,疫情肆虐之下,漂亮国的底层民众的生活已经够惨了,然而,这回漂亮国的上帝似乎很不给面子,在无数底层民众的哀声祈祷之下,居然送来了一场“透心凉”的超级寒潮,令漂亮国南部的底层民众叫苦连天。

在这一场灾难中,美国多地停水停电,尤其是得州地区,不少民众因为寒潮原因,活活冻死在家中,还有一些人因为家中没电而生火取暖,结果因为一氧化碳中毒而告别人世。根据美媒2月2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在本轮寒潮中死难者人数已超70人,其中不少人死状凄惨。

其实,比起这一场天灾,更可怕的是漂亮国的“人祸”问题——在这一场冰雪灾难中,号称最保障底层民众尊严的漂亮国,居然放弃了救助底层民众,在天寒地冻之际,不仅根据人员贫富区别供电,还向受寒受冻的底层家庭开出了“天价电费单”,一度电涨到了人民币近70元,甚至有人收到了近20万美元的离谱电费单。

灾难一来,漂亮国的“神话”就破灭了,所谓的公平不复存在,所谓的底层尊严更是轻如鸿毛。这样类似的场景我们其实已经反反复复见证了很多次了,从2017年的哈维飓风灾难,到2018年的超级山火灾难,再到2020年的新冠肺炎灾难,漂亮国“无力救助国民”的真实一面,都在反复上演。

那么问题来了,传说中如此发达、强大、美丽的一个国家,现实中为什么会如此不堪呢?

重大公共资源的私有化

导致社会资源趋利附势

在漂亮国2020年的新冠疫情中,出现了这样对比强烈的一幕:有钱有势的川建国感染新冠后,斥巨资到顶级军事医院救治,并很快康复出院,随后他向漂亮国国民宣布“病毒就是儿戏”;而与此同时,无数的美国底层患者,却因为没有医疗资源或付不起检测费用而活活病死,有的到了医院也直接被丢到了“弃疗区”。

这样强烈的对比,令人唏嘘不已:严重的阶级差异!

而2021年的这场得州寒潮中,类似的画面也出现了:一得州底层民众无意间发现,在大家都因为停水停电而几近绝望的时候,盘踞着富豪与大财团的奥斯汀市中心灯火通明,而一墙之隔的东奥斯汀等地区,则一片黑暗。

2月16日,民众将这一对比强烈的画面发布到互联网上,引发美国平民共鸣,还有不少网友指出,当平民区断水断电的同时,富人区却总能灯火通明,这些对比差异引发了美国底层巨大的愤慨。

所谓保障尊严、所谓平等对待,在此时遭乱的漂亮国,全都不复存在。

面对群众的质疑与批评,一些美国的权贵阶层开始坐不住了。美国得州科罗拉多市的市长怒气冲冲地在网络上公开谴责底层民众的不识大体:生存还是死亡,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要靠自己,政府和电力供应商并不欠你们什么。遇到困难就找援助,是社会主义政府的可悲产物。

这位美国政客的言外之意,其实就是:在美国,弱者不配生存。话语虽糙,但却说出了美国社会的问题所在——资源,是趋利附势的。

在美国民众的声讨下,除了富人区和财团集中地区的电力正常供应外,其他底层居民的用电也开始逐步恢复。不过,令人唏嘘的是,这并不是简单的恢复,因为恢复之后的电价,涨了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而美国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关键的问题出在了“重大公共资源的私有化”,例如电、网、公路、铁路、医疗等,这些社会命脉统统被资本家瓜分与把控,而资本家又是逐利的,因此也就出现了我们前面提到的现象:有钱啥都有,没钱好好活着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以美国电网为例,与中国电网由国家控制所不同的是,美国的电网被分配给了不同的财团和资本家把控,全美共有3000多家电力公司,这些资本家和资本财团的服务范围层层叠加,彼此为了盈利而竞争,竞争的过程可能会彼此压价,或者像其他企业一样花大量资金在人脉、资源、舆论上造势铺路,而这些开支不可能由资本家掏腰包,羊毛肯定出在羊身上,资本家肯定是要赚钱的。

▲漂亮国早期对外的“吹牛式宣传片”。

于是,在美国便出现了这样的现象:超过70%的电网设备使用年限超过了30年,许多电网线路不仅没有更新换代,甚至还处于年久失修的状态。一些供电线路坏了,资本家也不愿意掏太多钱去维护,一些偏远的住户,则可能直接被电力公司忽略——因为,没钱赚啊!

此外,出于利益考虑,这些掌握能源的资本财团,往往也不会像中国的能源公司一样,在没有发生灾难之前投入大量资金做“灾难性预防”,包括高规格配置设备、提前预备检修人员等,这也就导致了美国电力系统很容易“遇事瘫痪”。

而因为少有维护、也不愿意去掏钱维护,近年来漂亮国大规模断电时有发生,2003美加联合电网大停电,2005年加州大停电,2014年东北部大停电,2008-2017十年间3188次,近五年超3000次······

可即便是服务差到了这样,美国的资本财团依旧想了各种方法让民众“大掏腰包”,他们有的想出了各种奇葩的服务基础费用名称,美名其曰“服务费”或“输电税”,只要你家通电了就得交。

此外,还有非常“人性化”的波动性电价,用的人多或能源紧张的时候电价飞涨,用的人少的时候电价亲民。然后电价飞涨的时候电力公司含泪血赚,回过头来还把责任推给了市场:供求关系影响价格波动,不关我的事。所以,这次美国得州雪灾中就出现了非常离谱的“天价电费”,而且是合情合理、合法合规的天价。

在这一套资本体系下,美国的电力公司不会像中国的国家电力公司那样不计成本地投入,更不会展开亏本性的救援,因为“资本逐利”,而在资本的利益遇到挑战的时候,底层的民众就必然是牺牲品,这也是美国在新冠肺炎灾难中始终不肯动用医疗资源去无偿救助民众的根本性因素——这是资本社会的劣根性所在。

(2)

资本力量控制社会命脉

政府的职能被严重弱化

前文中我们提到了,在漂亮国,包括通信、电力在内的重大社会资源都被私有化了,这也就意味着资本家们在这些重要资源领域有着非常大的主导权,甚至是垄断权。因此我们才会看到,掌控美国电力系统的资本财团,在美国得州的雪灾中,直接可以决定哪里可以先有电、哪里不供电以及电价涨多少倍的问题。

这种情况其实不仅出现在电力系统,美国的通讯系统也一样:在哪里建设信号塔,哪里的通讯信号强,哪里有资格享受畅通无阻的网络信号,那都是根据通讯公司的利益进行操作的。

▲美国四大运营商的信号覆盖图(注意,是信号覆盖,不是高速网络信号覆盖,信号稳不稳定还是另外一回事),从图中可以看出,美国的许多郊区和非城镇地区是没有通信服务的,这和中国“大山深处信号满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种情况的要点也是在于“赚不赚钱”,通常不赚钱的情况下,美国的通讯公司是不会架设信号塔和提供优质的信息服务的。因此,今天我们到美国这个所谓的“最强大的国家”走一趟,会发现这个国家的民用通信服务水平糟糕得像普通发展中国家一样,一些地区甚至堪比欠发达国家,尤其是出了城镇,网络信号更是极其不稳定。

▲2019年,中国浙江传媒学院赴美访问学者“失联”引发外界关注,后查明原因是“美国手机信号太差”。

而如果大家习惯了在中国的大山里使用网络都能畅通无阻的感觉,那么一定很难接受美国的互联网公司的信息服务。因为美国的通讯公司私有化之后,是不会像中国的电信运营商一样,到偏远地区做亏本买卖的。

理清了这些差异,我们回过头来看美国这个国家的“大局”,便会发现其中的问题了:资源都掌握在了资本家手里,那政府做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资本主义政府服务于资本呀!但这也不全对,虽然是资本主义社会,但漂亮国到底还是“人的社会”,因此政府最终还是要出面充当“协调”的角色,至少不能什么都不做。但问题就在这,重要的国家资源都在大资本财团手里,政府想统筹分配那也难啊,因为命脉资源都私有化了,政府又无权直接挪用资本家的私人财产。

于是漂亮国的政府也只能是“中间调解员”,他们就像中国的物业,小区居民对用水用电有意见了,物业去和供水公司以及供电局交涉,但供应价格和供应水平小区物业根本无法左右。漂亮国政府、资本集团以及普通民众之间,大概就是这么一层关系。

(3)

在中国以为的理所当然

其实是别人眼中的非凡

我小的时候很单纯,总以为自己享受到的舒适生活,都是“理所当然”的。

尤其是小时候,我们东南沿海夏天台风一刮就很容易停水停电,不过很快就会有人冒着风雨去修复,台风可能还没过去,家里的水电就恢复了,而且恢复之后价格照常,从没有出现像漂亮国那种动不动就涨价的情况。

我印象最深的大概是2015年的时候,当时有一场超强台风袭击了我的故乡,现场简直满目疮痍,街边的车被掀翻“叠起了罗汉”,路边的屋舍和电线杆也都受损严重,甚至连公路和桥梁都断了,网络信号也没了。

当时我和家里的人都很绝望,以为自己要像电视里的“难民”一样生活上一段时间了。结果出人意料的是,灾后的第二天我们家就恢复了水电网,其余的重灾区也在三到七天左右恢复了水、电、网的保障。

后来看了新闻,我才知道,是政府部门与相关国企从周边省市调派来了大量抢险救灾人员来支援我们,他们中有电力公司的、有通讯公司的、还有消防和武警部队的,有一些甚至是从周边徒步进来的。这是我年少时的深刻记忆。

还有一件事也一直被我认为是“寻常”的,那就是祖母家的网络和公路。印象里祖母家不仅远离城市,还和村里的村民聚居区有着数公里的距离(那老远的一段路,就那么一两户人家)。可自打小有记忆开始,这偏僻之地就通电、通信号、通路,而且这些线路还一直通到了更偏远的我喊不上名的人家。这两年“更过分”,连5G都修到了这僻静的角落。

大概因为生活的环境“总是这样”,所以我总觉得身边的这一切很正常。直到前些年走出国门,我才发现“这很不正常”: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像我祖母家这种情况,都是处于被半抛弃的状态,要么路修不到得自掏腰包修,要么电和网通不到得斥巨资牵引,而且往往还要支付更为高昂的基础服务费。

相比而言,中国的政府和大型国企脑子简直就是有病,做了这么多亏本买卖,难怪每年都喊亏本。

当然,说“脑子简直就是有病”不过是调侃,但这种调侃之间,就是中西方两种社会的内在区别:

社会主义中国的重要资源和保障性服务没有被私有化,由政府统筹利用与发展,做到了为人民服务,因此像通信建设、电力保障等项目,很多时候明知道结局是亏损的,中国的官方也要投入,因为社会主义中国的格局在“大家”的共同利益。

而资本主义漂亮国的命脉资源多被私有化,由资本家引导运营,目的是为资本服务,因此最终趋利避亏,形成了鲜明的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的社会固化矛盾。


▲青藏高原上投入巨大的“中国电网”。

写在最后:

前两天听闻美国的“天价电费”之后,我也赶忙联系了我那滞留在欧洲的华人朋友,我问他“最近疫情期间电费咋样”。

我本以为在高福利的西欧地区情况会好一些,毕竟以我多年的旅欧经验,欧洲的资本家该是没有美国的那么过分的。结果,天下乌鸦一般黑,资本逐利的力量面前,没几个是好东西。

我这个朋友苦恼地告诉我:疫情期间,电价不降反升,店铺关了3个月(没用电),结果每个月还要交150欧(约合人民币1100多)······

依郎君在当地多年的生活经验,这不用电也要缴纳的费用应该是供电服务费。如果没猜错的话,为了弥补亏空,疫情期间供电公司涨服务费了。

说实话,朋友的这番回答,我也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因为,我也是从大洋彼岸走回来的人,那边世界的模样,我是了解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中国人,应该庆幸自己生在了这样一个社会主义中国。虽然这个国家不尽完美,但它至少给了我们足够的尊严:当新冠来袭,西方平民还在为检测费用发愁的时候,我们的国家已经宣布治疗和接种疫苗免费;当寒潮来袭,西方平民还在为用电和天价电费发愁的时候,我们的国家已经派出电力保障部门艰苦作业而且电价稳定······

▲2020年底,我们的国家宣布新冠疫苗全民免费。

▲2008年南方冰雪灾害期间,国家电网派出26.6万名电力抢修人员,不计成本地连续抢修。

了解完这些,我们似乎也能想明白,为什么我们的大块头国有命脉企业总是在“亏损”,而西方私营命脉性企业总能赚得盆满钵满。以前总有公知夸夸其谈,让我们学习西方的模式避免亏损,很多人还觉得很有道理。如今想来,这些鼓吹学西方模式的人,才是真的恶人。

须知,正是因为模式不同,所以很多时候,你在中国以为的理所当然,可能是别人眼中的非同寻常——刘斯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