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内地娱乐吧

2021-03-01 11:54:30 雷斯林

“青3创4”来了,练习生选秀节目的火热席卷而至。

有一个亮点是在创造营里设置了3个外国选手的出道名额。

很多网友惊呼,这对中国选手太不公平。

似乎以为为了保护外国选手,从而限制了中国选手的实力。

真的吗?

01.

《创造营2021》中,90位学员中外籍选手占据26位。最终出道位11个,七个中国人,三个外国人,一个自定。

好了,让我们看看似乎不被公平对待的国内选手的表现。

第一组,名字叫“糖果超甜”,他们走的是可爱风。

老大不小的人组合在一起,还整幼儿园这出,要是可爱也就算了,可是...

舞也不齐,音也不准,连带着气息不稳得喘气。

其中一个已经在这个行业六年了的老选手唱歌直接破了音。

座位席上的其他选手看了沉默,导师周深看了低头写字,不转不是邓超

不过看在他资历深厚的情况下,今年的导师普遍同情心泛滥,后来给了他机会。

但在大家看完他的唱跳之后,发现他身体力行诠释了一条真理:就是不行。

后面的表演一直拉胯,走调已是信手拈来,翻跟头给自己整个屁股蹲。

见怪不怪的不止如此。

有选手想要唱此前大火的广场舞歌曲《酒醉的蝴蝶》。

他试图用古筝自弹自唱,自我陶醉,高喊“耶”,声嘶力竭之余全是外人茫然不知其所谓的尴尬。

邓超甚至发问:“这个弹了没有。”

选手再去演绎一下,没想到古筝翻倒,现场一片混乱。

这就是《创造营》里许多国内选手的现状——不堪入目,鱼龙混杂。

就像那句杨笠式的评价说的:“他虽然没有那么强,但是很搞笑,很自信。”

总不能像宁静一样,开口就直率地表达出最真实的感受吧:

“你根本不会跳舞,你完全没有节奏,你根本不在点上。”

后来导师们干脆免疫了,说起了温柔的安慰的话,互相比起来,谁说的中国话更好听。

邓超说:“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参差。”

宁静说:“他俩很默契,每次有一个人跑调就有一个人唱准了,太厉害了!”


周深说:“你把唱歌当跳舞去对待了呢。”

在大家的异口同声下,选秀节目竟然成了喜剧表演的舞台。

但当我们迎着笑点去审视这些“青3创4”节目的时候,又发现了令人难受的画面。

硬撩衣服露肚皮,幻想自己有多少块腹肌;

翻来覆去擦地板,臆测自己征服广阔江山。

这些都和性感、青春、力量无关,根本就不朝气蓬勃。

在一些网友看来无异于“博人眼球”、“辣眼睛”,不是视觉的盛宴,而是令人作呕的画面。

还有选手拼了命地化精致的妆,殊不知苹果肌油光太大了,就把最青春气质的特质抹消掉了。

《青春有你》也无法避免这些情况,于是那里的导师们也学着说好听的中国话。

虞书欣说:“他唱跳是准备得很认真的……还是属于比较油腻的……”

李宇春说:“还是有些多元的选手。”

观众们则比较直接,他们油然而生一种悲痛的情绪:

“我们内娱选秀好像真的要完蛋了。”

02.

那么那些被保护的好好的外国人选手表现得怎么样呢?

日本选手宇野赞多和近田力丸一上来就拿出了宁静想要的青春气息。

他们并非全部整齐划一,而是灵动地互相配合着。

强大的身体核心力量的支撑,才能让赞多倒立和跳跃。

丰富的跳舞经验才能让力丸在唱跳上得心应手。

这可不是花拳绣腿的“花美男”,这可是真正有实力打底的美男。

不需要撩衣服,不需要舔地板就产生出的荷尔蒙的爆炸力。

绝对实力的征服感不过如此。

毕竟力丸是SM的编舞老师,曾给BoA、红贝贝等人编过舞;毕竟赞多是国际街舞冠军。

他们来这里更像是在小试牛刀。

来自日本著名娱乐公司艾回的和马、米卡、庆怜则注重发挥自己唱功的功底。

他们走的是欧美风,注重在差异中表现出自己的特色。

不怎么愿意与人battle的谦逊米卡,被请上台唱了《永不失联的爱》。

除了赞叹唯有赞叹。

宁静直言告诉他,你唱中文歌比外文歌好听多了。

网友直言:“永远不戴耳返的男人。”

那边的和马也不遑多让,他就读哈佛,是日本知名时尚杂志《MEN'S NON-NO》的专属模特。

来自泰国的尹浩宇、高卿尘则是演员出身,此次来参加选秀节目是抛下演员的光环。

二人形象气质俱佳,单看外貌已经迷倒一片了。

一开口,声音清澈,甜倒众人,边唱边跳,气息也十分稳。

二人默契十足,动作整齐,结尾深情对望,更像是上演了一部偶像剧。


甜美的偶像剧,又不失男子气魄。

连严厉的宁静看了都投来爱慕的眼光。

其中一半的爱慕是对于他们三个月苦练中文且效果惊人的敬佩。

这些国外友人都大有来头,带着丰盈的自信而来,来了的表现水平都大大高于国内学员。

以至于网友吐槽“内娱完了”。

所以,当初怀疑专门给外国选手3个出道名额是在保护他们,后来发现——

其实是在保护我们内娱选手不被降维打击。

03.

于是在两相比照下,大家展开了大讨论:

“中国练习生太多被养废了。”

“这个整体下来,除了个别内娱选手,别的真的被啪啪打脸啊。”

“以为是在看汉语桥。”

甚至一句致赞多的“买个热搜吧朋友”,都在弦外之音里揶揄里国内练习生的一些“习惯”。

归根结底还是实力的问题。

网友们群起而攻之的正是内地娱乐新生代偶像们的实力不济。

当我们这些网友吐槽“内娱要完”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吐槽内地娱乐圈相较于日韩和欧美越来越泡沫化,越来越外强中干。

虽然这期的外国选手里没有来自韩国的,但练习生的世界里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就是韩国选手。

这在中文互联网世界里快成为金科玉律了——韩团碾压中国本土练习生。

一位韩国普通练习生从周一到周六将这样度过。

满满当当,课程就是英语、rap、声乐、舞蹈。

除此之外最显眼的就是四个字——“定期考核”。

这些周考、月考形式的定期考核,采用末尾淘汰制,有高达50%的淘汰率,老师们经常说一些侮辱性的话语刺激攻击练习生。

这就是“标准化工业化造星”,选拔——培养——变现,有明确的闭环。

在SM公司里这样的闭环导致选拔的通过率近1:800,极其严格。

据不完全统计,在韩国国内每个月等待出道的组合有近100个,而最终能够走出韩国红遍亚洲的组合,相对于这个庞大基数来说可谓凤毛麟角。

所以韩国练习生不得不努力,不得不出人头地,否则总有人很快替换掉你。

在这样高强度压力下的高强度锻炼使得他们的业务能力非常出众。

当我们现在的内娱练习生看看从韩国来的“归国四子”,甚至更早的韩庚等人时,他们就知道差距在哪里了。

否则三个月练习即可出道,速成后很难不露出三脚猫功夫的马脚。

04.

在“创3青4”给我们打开了内娱和日韩差距的世界前,陈思诚已经大玩了一把。

《唐人街探案3》里,日本新生一代演员的演技几乎成为全片唯一的亮点。

妻夫木聪(1980年出生)饰演野田昊,穿得红红绿绿,也不油腻。

表演的时候并不浮夸,总有一份淡然在。

妻夫木聪(姓“妻夫木”)在日本也算是一线明星,是我们口中的“流量明星”的代表。

他当初也是练习生一般从日本全国300万人的选秀中脱颖而出。

后来妻夫木聪所获的日本电影学院奖又被称为“日本电影奥斯卡”,也就是说他早已是含金量十足的影帝。

长泽雅美(1987年出生)饰演小林杏奈,更是我们熟悉的“流量明星”了,和新垣结衣成为不少中国年轻人口中的“老婆”。

她当初也是练习生一般从35153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后来深耕演技,拿了不少奖项。

染谷将太(1992年出生),特别喜欢去挑战不同的角色,挑战不同风格的电影。

在“唐探3”里是杀人犯,在陈凯歌的《妖猫传》里则是风度翩翩的空海和尚。

19岁拿过威尼斯最佳新人,这可是国际认证。

在他们这些8090后新生代演员的轮番演技攻击下,国内的演员似乎有点儿脱节了,跟不上日本演员的演技水平。

更夸张的是日本演员的薪酬。

妻夫木聪片酬:4500万日元(275万人民币);

长泽雅美单集片酬:单集电视剧160万日元(近10万元)……

甚至可以说《唐探3》中6位日本国宝级演员的片酬片酬之和不及我国二线演员。

韩国演艺明星的收入情况亦如此。

比我们的偶像明星业务能力好,但片酬远远低于我们,的确令人匪夷所思。

05.

如果有一个词来概括我国新生代偶像明星和演员群体的现状,我希望是——浮躁。

浮躁的背后则是钱太好赚了。

我们的电影电视作品在演员片酬上的开销动辄千万上亿。

其中有多少是真的实打实的,有多少真的对得起身价和片酬?

如果你一无是处,作为新生代的偶像,你可以冠名“演员”或者“歌手”。

在“为什么这么多歌手参加《我就是演员》”的问题里,网友们义愤填膺地呼告:

“怎么歌手的门槛这么低了吗?”

其实他们更为忽略了这样的问题:

什么时候演员的门槛也这么低了,似乎是个人喊个“1234567”就能在屏幕前秀一把?

什么时候演员会背台词都知道拿到热搜上炫耀了?

可只要拍一集就能几十万片酬,几百万片酬,又有什么阻挡得了他们撕下脸皮,糊弄戏剧呢?

这很可能是日韩同等级明星一年的收入。

于是,又有什么值得他们愿意坐三四年冷板凳,磨练演技,再出来成为戏骨呢?

“张国荣也要十年才有今天”,“周星驰跑了八年龙套”……这些鸡汤哲理似乎在今天这个时代不香了。

因为好赚钱,大家一门心思奔着速成去。

好赚钱的极端就是黑红也是红,蹭别人的红也是红。

这样的情况在日韩等娱乐圈很难想象,日韩特别注重演员的口碑。

当一个演艺人士口碑砸了以后很难翻身,当然他们是无法想象内娱的现状。

而我们这里的互联网特别没有记忆。我们也许不需要记忆,需要的是非道德要求的立场之战。

在这个立场里,明星不能谈恋爱,男明星可以装可爱。

偶像练习生可以偶像练习一辈子,可以一辈子没有作品。

在这个立场里,粉丝养养几个号就可以把自家偶像的作品往高分上打。

最后,内地娱乐很可能拼的不再是实力,而是流量。

流量作为一个玄学,意味着每个人都有红的机会。

没有法律限制,没有道德约束,只要你是流量就行。

看颜值,看宠粉,看出圈,而实力已经变成可有可无的附加项,只要你是流量就行。

对不起,这里不需要作品,需要的是“上热搜”。

靠“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打造时代金曲?

让漂亮女孩们的“宫斗”,不断成为新的网络话题点?

可未来呢?

要知道作为“中国偶像元年”的2018年才过去三年。

要知道竭泽而渔是没有未来的。

内娱要完蛋的几大罪证,最后都可以归结为“实力”二字,背后则是努力磨练演技,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狠把劲。

俞敏洪说的:“运气永远不可能持续一辈子,能帮助你持续一辈子的东西只有你个人的能力。”

所以,如果只是做撞大运的练习生,真的好吗?

-END-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