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解放新疆受阻,毛泽东点将胡子王震,叛军乌斯满被公审后枪决

2021-03-01 13:21:51 资深人士说文史

当历史的车轮驶入1949年,决定中国命运的时刻到来了,国共双方在东北、中原、华北进行最后的决战。

得民心者得天下!结果其实已经不言而喻。

自1840年以来,历经无数仁人志士的上下求索,终于,一个崭新的中国即将冉冉升起。

可毛泽东却久久不能入眠,他在思考着未来。

在西北坡的这个深夜里,他右手夹着香烟,左手抚摸着粗糙的作战地图,将目光坚定地投向了中国的大西北:新疆。

沉思中的毛泽东,突然坐下,就着摇曳着微弱火光的煤油灯写下了命令,召集那个他最信任的将军赶来西北坡。

不久后,毛泽东与他得以单独见面。

“全国即将解放了,你在建国之后有什么打算啊,我们在延安的时候,你的359旅就一直担任卫戍任务,怎么样,想不想留在北平啊?”毛泽东笑着问他面前的将军。

“主席,仗还没打完呢,我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我要去解放新疆,建设新疆!”他斩钉截铁地回答。

“好,很好啊!”毛泽东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猛地站起来喝了一口水。“我也是这么想的,就由你‘王胡子’带兵进新疆,新疆也非你‘王胡子’莫属!”

日后的事实证明,毛泽东的深思远虑是正确的,毛泽东点将“王胡子”更是正确无比的。不久后,新疆本土分裂势力和国民党残余的反动势力勾结起来,四处煽动叛乱,屠杀百姓,攻击汉人。

和平解放新疆受阻,新疆和平稳定的局面危在旦夕。

新疆和平解放的大功臣陶峙岳将军和包尔汗主席请求解放军迅速入疆稳定局面。

毛泽东大笔一挥,第一野战军十万官兵高奏凯歌,挺进新疆,而深受毛泽东信任的、带领这支大军的正是开国上将——王震!

为什么毛泽东会选择王震?

王震即便是在将星璀璨的新中国史诗般的革命战争中,也是一位极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他是毛主席的老乡,湖南浏阳人,他也是毛泽东最信任的将军之一。

惟楚有才这个词,很好地诠释了近代历史中,湖南人对中国革命的巨大贡献。

王震在战争年代纵横驰骋于祖国的大好河山,他的赫赫威名让敌人将领闻之胆寒。

他厚重少文,还留着一脸的大胡子,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因而也被老乡毛泽东取了个“王胡子”的外号。

他曾经为了鼓舞士气,亲自上前线,抬着棺材上战场,大败敌军。

如同许多开国元勋一样,王震有着悲惨的童年和坚定的革命信仰。

但他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除了打仗厉害,更厉害的是建设,“南泥湾精神”就是王震所部359旅军垦两年,开地十万亩的精神之果。

他既是毛泽东最信任的将军,可以带枪见主席,也是毛泽东的王牌,最艰苦最危险的任务,毛泽东第一个想到他。

在毛泽东心里,新疆只能交给王震!

1949年9月,红旗正插遍中华大地,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即将到来,毛泽东坐镇西北坡,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在他布下的全国一盘的大棋局里,和平解放新疆早早的在筹谋之中。

为防新疆和平解放不成,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央早早地下达命令,派遣彭德怀率领的第一野战军和二十二兵团奉命向西挺进,命令已在甘肃、青海一带转战的王震兵团收拢部队,剑锋直指祁连山,震慑国民党部队。

为迅速完成任务,沉睡了几千年的祁连雪山迎来了顽强的新客人,王震兵团。

祁连山平均海拔在4000米到5000米之间,天上常年飘着鹅毛大雪,王震兵团大多是从草原转战而来,战士们身上只有单衣、单褂。

新疆的“寒”在这一刻让战士们彻底领悟到了。

行军路上的战士们不能停下脚步,不然立刻就会成为一座冰雕,天寒地冻的祁连山上就像每时每刻都有人拿着锥子在扎自己的骨头。

晚上睡觉时,常常是数个官兵的背包一起拆开,一起搭成一个铺盖,大家睡在一起,互相取暖,不然到了第二天早上,一个人的铺盖也会冻成冰块。

真可谓是彻骨之寒啊!

有的战士走着、走着摔倒了,就长睡不起;有的战士,困倦到双眼一闭就再也睁不开,竟成为了一座站着的冰雕。

王震兵团是一支光荣的队伍,他们历经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取得了光荣的胜利,征服祁连山也不在话下。

在与祁连山的较量中,解放军的钢铁意志战胜了寒冷,但也付出了153名战士在冰天雪地里化为保卫边疆人民的丰碑的代价。

王震兵团在战胜了祁连山后,直插张掖,再下酒泉,新疆国民党政权及部队大为震动。

幸运的是,在著名的和平将军张治中及我党地下工作人员的劝说下,新疆没有再起兵锋。新疆警备队总司令陶峙岳,新疆省主席包尔汗在1949年9月25日通电起义。

大家本以为新疆整体上安定了,可没想到的是,很快一股又一股的叛乱开始了。

新疆本土的分裂势力勾结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势力,还有一部分外国干涉势力,这三股反动力量勾结在一起,妄图破坏新疆整体的稳定局面。

他们四处散播谣言,煽动民族情绪说要杀死汉人,又劫掠支持政府的村庄,肆意屠杀百姓,掠夺人口、财物、牛羊,就连起义的国民党部队,他们也敢攻击。

叛军啸聚山林,特务鬼影重重。

在这种情况下,10月6日,陶峙岳将军同包尔汗主席一起紧急飞赴酒泉,迎接解放军入疆,同时与彭德怀和王震当面交谈。

他们向彭老总和王震仔细地说明了新疆的现状,恳请解放军迅速入疆,保卫新疆的和平稳定局面。

因此,王震兵团此时的首要任务,就是迅速入疆!

《孙子·九地》里说:“兵之情主速。”兵贵神速是王震兵团入疆的最好注解。

仅过去10余天,在10月20日下午,经历了解放战争淬炼的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战车营,就横穿一千多公里的古疆道(左宗棠入疆的道路)抵达迪化(今乌鲁木齐),迪化各族人民喜迎解放军入城,王震也顺利接管新疆省会。

百忙之中的毛泽东知道这个消息后,十分开心,他让《人民日报》刊载这个消息,次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著名的时评,《人民解放军到达迪化》。

在接管了新疆最大的城市后,王震略微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他开始指挥麾下的十万大军开始向新疆各处进发。

除了先行进驻迪化的部队外,其余部队不仅没有车辆,连骡马都很少,战士们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前进。

战士们一边靠着“铁脚板”前进,一边还要注意民族政策,打击叛军。有一支部队为了尽快抵达南疆的和田平叛,他们选择了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

这支部队的老兵后来回忆说:“沙漠里渴的不行,就是没水喝,渴的嘴干,眼睛红,晚上睡觉还挂黑风。”

昼夜强行军的解放军部队用了18天时间到达和田,成功挫败了反动分子的阴谋。

左宗棠从1875年起就开始准备,1878年时,基本克复全境,共用时将近三年。

国民党部队进驻新疆前前后后也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

而人民解放军凭借着不屈的意志,仅用了6个月的时间,就进驻了新疆主要的城市、要塞,掌握了新疆的千里边防,这在新疆二千多年的历史上,还是头一次。

在王震全面接管新疆之前,由于“三股势力”的勾结,新疆的叛军势力越来越大。

到1950年春时,新疆有好几股大的叛军势力,例如:国民党起义后又反叛的马占林部队,北疆草原阿勒泰地区的专员乌斯满,新疆财政厅长加木尼汉等等。

哈密的专员,也就是美国驻迪化领事馆的副领事马克南,公开到牧区里煽动叛乱,并给予资金、武器、人员支持,他代表蒋介石反动政权的利益,让土匪们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好趁机“夺取新疆政权”。

1950年4月,土匪叛军们居然主动向哈密东北地区的解放军发动攻击,设伏残忍地杀害了十六师副师长罗少伟等五名指战员,并屠杀百姓、强奸妇女、烧毁房屋、抢夺黄金,打算夺取新疆的重要城市哈密。

乌斯满反动势力连带被他们胁迫的群众,人数一度达到4、5万人之众,是最大的一股土匪势力。

王震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的一代战将,他性情如火、敢打硬仗、恶仗,此时面对猖獗的匪患,他如何能忍?

刚组建不久的新疆军区迅速组成剿匪指挥部,王震亲自担任总指挥。

王震的铁血手腕施展的淋漓尽致,他说过:

“对争取不了的,坚决顽抗的土匪,必须用大炮讲道理,用刺刀去教训。”

可乌斯满等土匪也并非等闲之辈,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熟悉地形又善于骑射,当时有的战士曾说过:

“土匪们比蒋介石厉害,我们机枪架起来,他们骑着马就走了,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他们又骑马过来开黑枪,太坏了!”

对此,王震知道,擒贼先擒王,只要把乌斯满匪首的气焰打下来了,其余匪徒都是乌合之众。

经过严密的侦查、组织,王震决定兵分四路,围剿乌斯满所在的老巢,红柳峡地区。

红柳峡易守难攻、地形复杂,车辆上不来而且昼夜温差极大,夜里的红柳峡气温能到零下30多度。乌斯满曾扬言让解放军有来无回!

可笑,乌斯满螳臂当车,不知死之将至。

4月15日凌晨,围剿的解放军战士们斗风霜、战雨雪,踏破严寒冲入乌斯满老巢,与乌斯满匪部展开激战,解放军部队把对肆意杀害百姓的土匪的愤火统统倾泻而出,乌斯满被打得哭爹喊娘,借熟悉地形之利率几十残部逃走。

王震对被胁迫的百姓宽大处理,愿意回来的将财产、畜群一律归还,在解放军同少数民族的接触中,王震也要求解放军尊重少数民族习惯、尊重少数民族风俗,就这样,土匪头子对解放军的谣言不攻自破。

王震对百姓们宽大,可对土匪们可真是铁血手段,他亲自指挥战斗,要求除恶务尽!1952年2月,在王震的指挥下,解放军成功围歼乌斯满残部,在甘肃活捉乌斯满本人。

短短地两年时间,马占林被俘,乌斯满则在8万人公审大会后,被执行枪决,加木尼汉等其余土匪、特务也一一被擒。

新疆的匪患,在王震治下,告一段落。

“你们现在可以把战斗的武器保存起来,拿起生产建设的武器,当祖国有事需要召唤你们的时候,我将命令你们重新拿起战斗的武器,捍卫祖国!”

这是1952年2月1日,毛泽东向入疆全体战士的命令。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物产丰富的咽喉要塞,千百年来风云变幻,张骞的步伐走过西域、玄奘的也用脚步丈量过西域、左宗棠更是抬着棺材抱着必死的决心要收复西域。

一代代人,脚步叠着脚步、足迹覆盖足迹,见证了西域的悠久历史。但是王震入疆时,新疆却变成了一个连年战火、残破不堪的半农奴半封建社会,生产力极其低下,还有外部势力随时觊觎着。

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极其悲惨,没有自己的田,没有自己的牛羊,吃不饱、穿不暖,被地主、牧主肆意剥削。

王震决心改变这些,要让美丽的新疆焕发光彩。

王震早在酒泉时,就曾经和罗元发(六军军长)说:“你看啊,新疆是多么好的地方,我们能在新疆开辟几十个南泥湾。”

就在第一兵团战车部队抵达迪化时,新疆的老百姓还不知道,这些解放军将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发展新疆,建设新疆首先从农业开始,再向工业迈进。

而发展农业,首先就要有水,水是城镇发展的生命之源。

1950年初,王震兵团尚未完全掌握新疆全境时,王震就开始修渠引水,当时,为了修建一条流经迪化的水渠,王震特意找来了相关的专家策划。

专家给出的方案,令工程人员犯了难,修建这条水渠需要从二十多公里的山上拉回7000多立方的片石。

按照大汽车的运力来算,想要搬回这么多石材,需要100辆汽车来回运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面对这个情况,分管负责的同志面面相觑,哪有这么多汽车啊,就是有车子,这么长的运输时间,也没有油啊,面对这些困难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王震知道这个事情后,哈哈大笑:“我们是没有汽车,但我们有‘拖拉机’啊,没有共产党员解决不了的问题!”

几天后,初春的迪化大街上还洋洋洒洒地下着鹅毛大雪,数千解放军指战员排好了队伍,人手一个扒犁(原始的农具,这里王震将军把它当作载具),要当“拖拉机”把7000立方的石头放在扒犁上,拖拉回来。

站在这支队伍最前方的正是王震将军。

他在战争期间曾负伤七次,多少次的浴血奋战令他的身体早早的“千疮百孔”,曾有水平很高的苏联医生告诉他:“你如果不想死,以后请在地图上指挥,你的身体已经不适合上前线了。”

按道理来说他是绝对不能参与这种高强度的体力活的,但他就是站在了兵团战士们的最前方。

当时,迪化的老百姓听说新疆分局第一书记,新疆军区代理司令员,主政新疆的一把手王震亲自带领解放军战士们拖着“小板车”时,整个迪化轰动了。

这就是共产党解放军的干部!

只用了二十多天时间,7000立方米的片石全部抵达施工现场,水渠按时完工。

生命之水环绕着迪化人民,给他们带来了繁荣的希望,给他们带来了欢声笑语。

王震有十万大军,国民党起义部队有十万大军,新疆政府有四万职员,二十四万人,二十万张嘴,一年口粮需要十万吨。

可当时,整个新疆粮产量一年才八万吨。

王震拿着中央特批的银元去苏联买粮,才保证了入疆战士的基本消耗。

王震知道,刚刚建立的新中国危机四伏,内忧外患,他下定决心,不再拿中央的一分钱,不再要中央的一口粮。

王震在1950年初下令,要求部队展开大生产运动,当年开垦50万亩荒地,他说过:“不得有一人,站在生产战线之外!”

王震兵团是有过“南泥湾大生产”的光荣部队,是了不起的部队。即使他们面对的是戈壁大漠、是石子黄沙,也要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精神,打赢生产这场仗。

解放军战士们不论官职大小,人人开始生产。

原国民党少将旅长陈俊,起义后在焉耆街头看到了令他落泪的一幕。王震兵团二军六师师长张仲瀚挑着担子在街头拾粪!

陈俊问他:“你这个将军也要捡大粪嘛?”

张仲瀚笑了笑:“这是我们南泥湾的光荣传统。”

陈俊不知道的是,张仲瀚出身书香世家,是学富五车的文人将军。但他知道的是,这样的共产党,这样的战士,这样的干部,红旗怎么会不插遍中国!

农场、水渠、棉纺厂、油田、钢铁厂等等拔地而起。

到1950年底,王震兵团兴建的工厂在新疆占到百分之九十,投资增长占到百分之八十五。

时至今日,回望新疆发展历程,我们会发现,新疆的工业基础还是由那时那群热火朝天的年轻军人们奠定的。

“劳动的歌声漫山遍野,劳动的热情高又高,生产运动猛烈展开,困难把咱们吓不倒!没有工具,自己造啊,没有土地,咱们开荒,没有房屋,搭起帐篷,没有蔬菜,打野羊啊。”

伴随着满天的歌声,在那样物质匮乏的年代里,火热的劳动情绪在每个人的手中传递,在每个人的心中燃烧!

而今的人们或许再也理解不了,那样的时代,那样的故事,那样的富有激情。

英雄的故事渐行渐远。

新疆石河子市的中央广场上,每到下午5、6点钟,一群精神的大爷大妈就开心地跳起了舞、唱起了歌。

他们许多都是当年随王震兵团入疆的兵团二代,现在也已经退休了。

石河子这座城市正是由王震当年入疆时,从遍布鹅卵石的河滩上拔地而起的一座新城,它是由兵团战士的血与汗浇灌出的城市。

而广场上中央位置矗立的正是王震将军的铜像,他连供后人瞻仰的衣冠冢都没留下,他在生前留下过遗言,死后把骨灰遍洒天山南北!

今天,石河子市的居民们在铜像下,在几代兵团人的屯垦戍边下,繁荣、幸福的生活着。

借此文章,向毛泽东主席致敬,向上将王震致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