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勒万河谷之战”分析冷兵器对抗:阵型、纪律、士气缺一不可

2021-03-01 08:05:12 今晚听历史

加勒万河谷中的现场视频中,印军人数占明显优势,不过河谷地形狭窄,印军并没能发挥出人数优势,而我方虽然人少,但护具齐全,并且列成了双排盾阵。战斗结果是数倍于我的印军被彻底击溃。

由这次两个有核国家间的冷兵器对抗,引出一个话题:古代步兵之间的战斗究竟怎么打?

列阵

步兵对抗,是人类出现最早,存在时间最长的作战形式。

中外文献对古代步兵作战的记载,都不约而同地把列阵作为重点。也就是说,古代步兵打仗,是以军阵对抗的形式来完成的。

中国春秋时期军事著作《司马法》中《定爵篇》这样表达对军阵的理解:“凡阵,行为疏,战为密”。意思是说,军阵作战时队列要密集;而军阵行军时队列应当疏散。

《尚书》中也有侧面印证:武王对将士们发表的临战演说中,他要求士兵们“比尔干”,意思就是盾牌和盾牌相连接。可见当时步兵是密集队形列阵,并使用盾牌防护。

在欧亚大陆另一边的古罗马,步兵作战也主要依靠盾阵,时至今日罗马步兵盾阵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战阵

中国古代把率先突破敌军阵型称为“陷阵”,率先登上敌人城墙称为“先登”,二者都是军功中的第一等。

步兵一旦结成密集阵型并用盾牌防护,想要击溃就只能打缺口。因此,交战双方都会想方设法冲开对方列阵。交战时,双方稳步靠近,直至两军交锋。此时,队列中的前排士兵承担武力输出的任务,互相砍杀、撞击对方。

对抗中,一旦某一方阵型被敌人打开缺口,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这会引发连锁反应:缺口一开,队列势必被冲开,阵列被分割后,指挥体系就被打断,接着军令无法有效传达给一线士兵,士兵们陷入各自为战的状态。

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会对士兵心理造成极大压力,如果作战意志不强或者纪律不够严格,就会“一哄而散”,严重时,将会直接引发大溃逃,进而招致敌军的大追杀。

需要指出的是,“陷阵”并非全歼或者最终击败敌军,而只是在两军交锋时打开敌人阵列中的缺口。但由于“陷阵”是击溃对方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所以在军功中“斩首”或“俘获”之功,仍然要位列“陷阵”“先登”之后。

为了能够成功“陷阵”,交战双方往往都会选择强壮、有战斗经验、意志坚定的士兵部署在军阵的最前列,还需要准备好替换他们的预备队。

戚继光在《纪效新书》中这样要求:在胜负未分,前力已竭时,主帅击鼓。士兵听到鼓声,第二层的士兵要迅速替换第一层的士兵,继续对抗。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要想不露破绽地完成,没有大量的训练是做不到的。

在冷兵器时代的军阵对抗中,谁的队形保持严密完整并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者。

号令

古代军队在实战中往往是由数十人或一百人组成的小方阵小队列,再合并成上千上万人的大型军阵。军阵之间不光要前进,还要接敌和撤退,这绝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没有经验丰富的军官和训练有素的士兵,很难做到。

为了解决指挥问题,冷兵器时代会有一套“旗鼓”的信号指挥体系,用旗帜金鼓来规定一套信号系统,发布进退及变阵的指令,秦始皇兵马俑军阵中就有金鼓等指挥装备出土。

但即使这样,也难免出现统帅无法将军队编组成需要的队形,甚至一团混乱的情况。

晋武帝司马炎有一次外出打猎,傍晚准备返回,由于夜幕降临,他的近卫军就无法组成护卫队形。当时皇帝在马上等待许久,队列却依旧混乱,无法成行。此时被记入史书,可见指挥队列编组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

非理性异动

历史学者李硕提到过一种在军阵中常见的心理现象,叫做非理性异动。简单说就是军心很容易不稳,这主要是因为信息不畅导致的。

在庞大的军阵中,只有最前列的士兵视野比较开阔,能接收更多的信息,做出正确的判断。除此以外,更多的士兵位于队列的后排和中间。此时,他们的前后左右都是自己的战友。能看到的只有战友的头盔和胸甲、能听到的也只是附近基层军官的口令。

另外,战阵中的士兵通常都会长久站立,如果天气寒冷或者酷暑,士兵的精神都会陷入紧张、疲惫之中。此时一个小小的流言、战友的某个异动,都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蔓延,引起骚动甚至造成失控。

《晋书》中记载,东晋丞相司马道集结军队准备平叛,当士兵们在长江边列阵时,因为一批战马受惊,跳跃踩踏到了身边的士兵,由此就引发了整个军阵的惶恐异动,导致很多士兵被挤入江中淹死

这就是“非理性异动”导致的群体骚乱,现代社会的球迷、歌迷踩踏事件,也是“非理性异动”导致的。古代作战,在兵员素质不高,纪律性不强的军队中更容易出现类似状况。

东汉武士艺术想象图

因此,古代步兵对抗往往更强调士兵的心理素质和指挥号令的通畅,与视野良好、队形不那么紧密的骑兵相比,步兵战阵在作战时的心理压力要更大。

公元383年发生的淝水之战中,正在列阵后撤的前秦军队因为阵中有人高喊“秦军败矣”,仅仅在少部分晋军攻击下,就发生了步兵战阵的混乱和溃退。虽然前秦骑兵部队仍然可以指挥,还对敌发起了反冲锋,但依旧没能挽回败局。

戚继光也曾经说过,军阵中有一个人回头迟疑,全体都会心生怀疑,因此阵列只能前进,哪还能容得你忽而前进,忽而后退。

协作

步兵列阵强调的是组织和纪律,要求士兵有坚强的作战意志,对士兵的武术技巧则要求不高。

曾经有人问戚继光,武术套路能否用于实战,戚继光对此断然否认。他的理由是,真正的步兵军阵非常密集,没有空间可以供你闪转腾挪。

“千百人的列队前行,胆大勇猛的不能抢先,胆小怯懦的也不能落后,大家只能共同进退。接战后,敌人乱枪戳来,我方要乱枪戳回去,敌人乱刀砍来,我方乱刀杀还给他。”——戚继光

有实战经验的戚继光还纠正过一些细节,比如,浙江民间练习枪法时习惯抓握枪杆的中间部分,但在实战中绝对不能这样,因为你的后半截枪杆很容易就会顶撞到身边和身后的战友,导致不能准确刺中敌人。

戚继光认为,普通士兵学习枪法,不能像武术流派那样繁杂,一定要简单直接。更重要的是默契和配合。各司其职,尽职尽责比起高强的个人武艺更重要。

在《纪效新书》中他这样要求“鸳鸯阵"中的成员:交锋搏斗之时,士兵都要在盾牌之后严密遮掩,缓步向前。盾牌在前,盾牌手只管持盾低头前进,不许伸出头去窥探敌人,整个小队的下半身都依赖盾牌遮挡;狼筅手和长枪手都紧紧藏身在盾牌之后,紧跟盾牌前进,听见吹喇叭就出枪戳杀。

以少胜多

战国时,威震六国的魏武卒在作战时全身披甲,排成方形阵列,主战兵器为长戟和弓弩,此外所有士兵都配有近战使用的青铜短剑。

临战时,魏武卒先用弓弩在百步距离上射击敌军战车和驭马。当推进到距敌50步以内时,弓弩手退至两翼,主力方阵平端长戟向前,数百名重装步兵开始发起集团冲锋,在这种冲击下,任何意志力不强的战斗单位都难以保持阵型,而队形一旦被冲散,则意味着战败和被屠杀。

需要注意的是,魏武族强悍的战斗力是以严格的训练为基础的,而支撑训练的是魏国的募兵制。没有以上这些条件,很难保证数百人在冲击过程中队形的严整。

在以上一系列先决条件的保证下,少数精兵即使面对数倍于己的乌合之众,也能战而胜之。

冷兵器时代,步兵的战斗力就蕴藏在军阵的韧性之中。这种韧性,在进攻时表现为勇猛推进,在防御中则表现为坚守阵地、死战不退。(全文完)

ps:本文仅限于讨论步兵战阵,步骑对抗限于篇幅所限,暂不涉及。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