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逾越这条线,《猫和老鼠》就是三观不正

2021-03-01 07:10:07 虹膜

西帕克

在世界动画史上,猫和老鼠是一对极富标志性的对手。在自然界中,他们本就是天敌,在动画中,亦是相爱相杀。猫咪汤姆用尽一切办法,想要抓到老鼠杰瑞,但不管是过于聪明还是十分愚蠢的捕鼠技巧,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

虽然两位天敌总是无休止地互相攻击,但到了关键时刻,也总会携手互相解决更大的困难,甚至救助对方于危难之中,是一对相爱相杀的好基友。对于全球观众来说,《猫和老鼠》代表了几代人的欢乐童年。

《猫和老鼠》系列之所以能长盛不衰,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对于喜剧手法的精准运用,并且有大量开创性的尝试,为后续大量同类型的作品指明了方向。

这类一追一逃,「警察」永远追不到「坏人」的模式,常被国内动画创作者模仿。一来在于其戏剧冲突强烈,可轻松植入喜剧桥段,二来也在于其可重复性高,可以随时换个情境,重复相似的故事。国内动画如《喜洋洋和灰太狼》以及《熊出没》都有借鉴。

同时,《猫和老鼠》也有其不可复制的特色。喜剧大师巴斯特·基顿曾说过「喜剧是全景,悲剧是特写」。

所谈的其实并不是景别,而说的是喜剧其实在于你观看问题的角度。悲剧讲究的是代入人物,而喜剧则讲究的则是保持距离。《猫和老鼠》熟谙此道,永远不会让人代入,而是更多让你站在一个安全的距离,观看这些实际上充满暴力的猫鼠追杀。

有一个例子可以很好的解释这一点,在40年代最初的《猫和老鼠》中,汤姆的惨叫其实使用的是真实猫的叫声,但由于真猫的叫声太容易让观众代入现实生活中的猫,所以很快便被改成了人类演员夸张的配音惨叫,取得了更佳的喜剧效果。

在动画中,我们几乎找不到能真实代入到现实生活中的点,人类角色只会出现到腰部的高度,明确指出了我们的世界和动画世界的分界线,即这是腰部以下,那个我们看不到的世界的故事。

也正是这样的分界线,让我们可以站在更远的角度观看这两个角色,汤姆和杰瑞并非是真实的人物,也不是真实的动物,他们有着独属于自己的设定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汤姆可以被劈开,被切片,被扒皮,被几吨的重物压扁,依然毫发无损。

齐泽克曾分析过《猫和猫鼠》这一类卡通片,之所以能把痛苦喜剧化,是因为当你意识不到痛苦时,痛苦便不是真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当卡通角色一脚踏空时,并不会立即跌落悬崖,而只有当角色意识到脚下的路已经不存在时,才会真正开始跌落。

我们对于这种痛苦的感知也是延时的,儿童时我们将《猫和老鼠》当做搞笑的喜剧,而绝不会发现其中有任何现实的因素。当我们成年进入社会后,却会不由自主代入我们现实生活。

这也是为什么如今我们再看这套动画时,偶尔也会代入汤姆,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抓不到老鼠,追不到女神,还总是被整到头破血流的撸蛇。而这样的观感,在小朋友中则绝不可能出现。

在2021真人版《猫和老鼠》中,现实和动画的距离,第一次被拉得如此之近。汤姆和杰瑞来到了观众如此熟悉的纽约,入住了一家超级豪华的大酒店。同时,少女凯拉刚刚入职酒店,就要开始组织一对名流夫妇的世纪婚礼。由于杰瑞的出现,凯拉必须在婚礼前,解决酒店的鼠患问题。而她的解决办法便是雇佣汤姆,让这对天敌在酒店中大闹一番。

《猫和老鼠》(2021)

真人版《猫和老鼠》采用了动画和真人相结合的形式,由真人演员配合动画角色共同出演。简单来说,电影中的人类全部由演员饰演,而所有的动物角色,则采用动画的形式。相似的设定,曾经出现在电影《谁陷害了兔子罗杰》《空中大灌篮》和《刺猬索尼克》中,可谓是将经典动画形象真人化的首选。

《谁陷害了兔子罗杰》(1988)

既保留了动画的经典造型,同时也让真实世界多了些超现实的卡通感,投入也不会像迪士尼的真狮版《狮子王》那般巨大,既保险又能讨好观众。但放在《猫和老鼠》身上,又变得不那么有效了。作为一个人类观众,我们也在观看《猫和老鼠》时,第一次代入了,因为我们的视点,从腰部以下,来到了腰部以上。

由「超杀女」克洛·莫瑞兹饰演的职场新人,面对各种入职后的奇葩问题,靠着不靠谱的汤姆,解决鼠患,却赔上了自己的工作。是一个境遇和大部分观众如此相似的角色,她所生活的也是我们所熟知的城市。

有网友评论,女主拿着别人的简历,由于工作失误毁掉了整个酒店,竟然没有任何追责,最后甚至还被表扬,而那个阴谋报复酒店的主管最后也被「洗白」,实在是违背了主流电影应该遵循的伦理原则,说是三观不正不为过。

真人与动画极大的割裂感,最终让这部电影在豆瓣上只拿到5.8分,证明了当下的观众,其实更倾向于使用现实逻辑去分析电影。当《猫和老鼠》变成真人版时,我们一方面试图动画中各种虐猫戏耍猫的段落中寻找熟悉的笑点,另一方面则嫌弃真人故事毫无逻辑,过于低幼,甚至进行三观批判。

但平心而论,《猫和老鼠》从来不符合我们的三观。

对它的批判可以从电视暴力说到动物虐待,甚至是弱肉强食的达尔文式社会观念。但也不得不承认,猫和老鼠拿出狼牙棒互锤,直到其中一方变成二维纸片,就是有十足的喜剧效果。

只要动画和真人之间的壁垒不被打破,再低俗的桥段,都是有效的。观看这样的电影,需要相信卡通的世界大于现实世界,而现实只是披了一层人皮的卡通。

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和曾经喜欢过《猫和老鼠》的那个孩子和解。

这条原谅线,恰恰被真人电影版逾越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