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女儿被继父杀害,亲生父亲追凶30年:永远不要低估父爱

2021-02-28 23:11:41 周冲的影像声色

父爱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达芬奇

1982年7月9日。

邦贝奇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里,有人告诉他:你女儿死了。

图:卡琳卡

邦贝奇如遭晴天霹雳。

女儿卡琳卡才10几岁,刚刚前往德国,在前妻家度假,怎么会死了呢。

“怎么可能?!”

“对不起!”

电话那头,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前妻丹妮——卡琳卡的母亲。

图:卡琳卡的母亲

邦贝奇崩溃了。

“卡琳卡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科拜用尽了办法救她,但没救过来。”

科拜。丹妮现任丈夫。卡琳卡的继父。

一个医生。

请大家注意他的身份:医生。后面很多内容与此有关。

“她是死在哪里?”

“家里的床上。”

据丹妮说,女儿死后,继父对她实施了心肺复苏、兴奋剂、强心针等手段,都无济于事。

但他们没有提到一样东西。

补铁剂。

这是一种镇静和麻醉药物。青少年禁用,但继父曾对孩子使用过。

等邦贝奇从法国赶到德国,女儿早已不见了。面前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

为什么?

为什么会突然死了?

邦贝奇有无数个疑问。

继父说,“可能是因为中暑,那天真的非常热。”

丹妮补充道, “卡琳卡一整天都待在游泳池。”从游泳池回来,就不舒服。半夜起来,说头疼,拿了安眠药,之后就没醒来。

图:遇害前卡琳卡在夏令营

听起来,这似乎只是一桩意外。

但邦贝奇找人翻译了德文验尸报告,上面说:

卡琳卡右前臂有淤青和针孔!

右阴唇上有1公分渗血的撕裂伤!

阴道中发现了白色、粘稠、恶臭的液体!

……

种种迹象,表明这不是意外。

是谋杀。

多年前,邦贝奇与丹妮还没离婚。

婚姻平平淡淡。

图:邦贝奇一家四口

他工作忙碌,疏于陪伴孩子。

当女儿有重要表演,他到不了。

女儿有一个同班同学。

其父就是科拜医生。

对卡琳卡,科拜非常热情。

帮她录像。

不断邀请她去玩耍。

与此同时,科拜频繁与丹妮调情。

但又懂得欲擒故纵。

“宝贝,我不想强迫你。”

倘若只是如此,他们也只是暧昧。

但不知为什么,忽然有一天,邦贝奇一家,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

那天,邦贝奇带着丹妮和两个孩子去滑雪,结果车毁人伤。

卡琳卡被撞得不省人事。

神奇的是,这时,科拜医生又准时出现了。

在他的及时抢救下,卡琳卡脱离了危险。

从此,科拜成了一家人的“福星”。

“非常谢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卡琳卡也很感激科拜。

这种感激,在往后的岁月中,慢慢变成缺少防备的信任。

因为被信任,这家人对科拜医生毫不设防。

科拜越来越胆大妄为。

甚至在车上,也对丹妮上下其手。

纸包不住火。

终于有一天,邦贝奇拉开抽屉,发现抽屉里,全是一堆陌生的CD。

这些CD全是科拜的。

他知道,丹妮出轨了。

他暴怒地质问丹妮,“多久了?”

像大多数偷腥者一样,丹妮反客为主,诉说委屈,把责任推给丈夫:

“我发誓我有试着抵抗过,

但他一直步步逼近,

然后你又都不在身边。”

邦贝奇心软了,想成全他们俩:

“如果你跟我在一起不开心,那我们就分开吧。”

丹妮再次声泪俱下:

“我的位置就是在你和孩子们身边,

我们不要改变,我不会再见他了。”

邦贝奇以为她悔过了。

一家人搬到了新住所,希望开始新的生活。

但婚外情,哪有这么容易结束。

没多久,邦贝奇就将这对狗男女捉奸在床。

心痛如绞。

万念俱灰。

事已至此,邦贝奇心死了。

他没有打骂,两人和平离婚。

没多久,丹妮带着卡琳卡,嫁给了科拜。

卡琳卡死后,邦贝奇原本以为,丹妮会跟他一样,想要彻查女儿的死因。

但是,他想错了。

丹妮无动于衷。

他把尸检结果中的骇人疑点告诉丹妮。

问她给卡琳卡注射补铁剂是怎么回事。

丹妮像看疯子一样,不以为意地说:

“那没什么,只是想要漂亮的古铜色而已。

你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邦贝奇以为自己说得不够直白,直接说:“卡琳卡很可能是被强暴至死。”

丹妮又一脸难以置信:

“什么?被谁?她整晚都待在房子里。”

这样的回答,几乎令邦贝奇抓狂。

科拜同样不认罪。

没物证。

没人证。

邦贝奇毫无办法。

他只能撂下狠话:

“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随后愤然离去。

但这桩悬案,远没有终结。

这对夫妻,低估了一个父亲的力量。

邦贝奇从没有放弃调查。

一年后,他重返德国,请来律师,重新搜证。

图:邦贝奇和跨国律师

困难重重。

当时,他有一个要求,是重新检查生殖器官。检察官拒了。因为,“案件缺乏物证”。

邦贝奇愤怒起身,“你才是那个想保护杀人犯的人,真是不要脸。”

直接沟通,不行。

法律渠道,不行。

怎么办?

无奈之下,他只好借用舆论力量。

他到处发传单。

图:邦贝奇争取舆论关注

传单上写着:

“各位先生、女士,

你们都该知道,

这件在德国林道发生的犯罪。

迪特科拜医生,1982年7月9号,在家中杀了我美丽的女儿卡琳卡。

尽管有种种疑点,强暴案却始终没有成立。

为何德国法院二度了结了这个案件?

是否有谁在为科拜医生撑腰?

我公开要求贯彻正义,并且公布我女儿死亡的真正原因。”

图:媒体进行报道

结果,公义没到来,邦贝奇反而被起诉。理由是:扰乱公共秩序。

可能会被判重刑。

他毫不在乎,“太棒了,这样就能重启案件了。”

朋友建议他离开德国,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他怎么听得进去?

早在尸检报告出来时,尸检医生就劝诫他,别趟浑水,把资料烧了,然后忘记。

不然只会更痛苦。

他偏偏不认命。

并继续吩咐下属,把传单寄给本区的所有居民。

不眠不休地查阅法律文献。

把案件委托给一位怪才律师。

所用理由令人无法拒绝:

“请帮助我,别让我女儿的死亡被遗忘。”

跨国案件,远比邦贝奇想象中更难。

即使请到了天才律师。

图:邦贝奇和律师接受采访

首先,科拜行使了缄默权,拒绝来法国答辩,拒绝出席传唤。

其次,为了让案子有实质性进展,就得拿出新证据。

但开棺验尸的结果,让邦贝奇再度陷入无边的痛苦,和极度的愤怒:

有人把卡琳卡遗体上的内外生殖器官全部摘除了!!!

也就是说,女儿的私处,全部被挖掉了。

这几乎就是最有力的间接证据:他的女儿绝对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人害死的!!

而丹妮一直抗拒配合。

拒绝法庭问话。

拒绝还原女儿死前的状况。

拒绝帮助调查女儿死因。

除此之外,还歇斯底里地控诉邦贝奇:

“这整件事,

只是因为你想要报复迪特,

因为他抢了你的老婆。

你根本就是在幻想。”

种种困难,不但没有阻止邦贝奇,反而坚定了他彻查案件的决心。

举步维艰。

每一个程序,都是难难难。

但不放弃的话,“难”字旁边也有“佳”。

13年以后,案件终于迎来转机。

在法国巴黎,该案终于重新开庭。

图:邦贝奇在法院前

法庭上,律师发出连珠炮的轰炸:

“为什么要掩盖真正死亡的原因?科拜医生是否只是假意施救?”

层层问讯,件件证据之下,科拜终于被判刑。罪名是:蓄意杀人。

是的,卡琳卡就是他J杀的。

从见到卡琳卡后,他就有了兽欲。

他娶了丹妮,引诱来丹妮的儿女到德国。

借着给孩子治病的名义,他曾多次给她服用安眠药。

之后强暴。

据法医鉴定,他对卡琳卡实施的,不止一次性侵。

性侵行为一直在持续,但母亲却一无所知。

最后一次,不知因用药过多,还是怕泄露,他杀死了卡琳卡。

审判结束,科拜获刑15年有期徒刑。

谁也无法说清,这究竟算不算邦贝奇的胜利。

为了得到这个结果,他经受了13年的痛苦折磨。

他以为,他终于可以告慰女儿的在天之灵。

但没想到,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科拜虽然被判刑,但刑罚要在法国实施。

这也就意味着,科拜必须到法国,才能服刑。

科拜当然不去。

德国方面也拒绝引渡科拜。

这样僵持之下,杀人恶魔永远无法被惩罚。

邦贝奇一夜苍老。

老父亲看在眼里,对他循循善诱:

“你不觉得是时候停止了吗?

你已经做了所有一切能做的事了,

是时候该考虑自己了......

有件事,我非常确定,

卡琳卡不会希望你这样折磨自己。”

但邦贝奇决不会让女儿死不瞑目。

邦贝奇开始等待,等待一个罪犯再度现行的机会。

终于,时间捱到了1997年。

这一年,一直逍遥法外的科拜,心痒难耐,又对一位16岁花季少女下手了。

这个女孩,是他的病人。

一个德国少女。

这一次,德国警察抓住了他。

法庭上,女孩还原了科拜的恶行:

她因为胃痛,找科拜医生看诊。明明并不严重,科拜却要她去做内视镜。

她被打了一针,然后动弹不得。

眼睁睁看着科拜强暴自己,无法反抗。

她意识清醒,但是无法支配身体。

听到这些,邦贝奇一阵反胃,跑进厕所干呕不止,涕泪如雨。

因为,这与卡琳卡的遭遇如出一辙。

但荒谬的是,因被告有“悔意”,只被判2年缓刑。

根本不痛不痒。

事情还没有结束。

这次审判之后,因引发舆论轰动,接连有多名女性站出来,公开指责科拜也曾在 80、90 年代对她们有过性侵。

很明显,科拜是个性侵惯犯。

他反复施暴。

侵犯多名少女和成年女性。

却一再逃脱法律制裁。

邦贝奇再度失望。

更失望的,是他的女友。她一直在等他,从黑发变白头。

她40岁了,希望能和邦贝奇组建新的家庭,生儿育女。

但只要科拜没有被惩罚,这个愿望就是一种奢求。

因为邦贝奇不可能主动放弃。

2012年,邦贝奇老了。

他满头白发。

但就在某一天早上,他被捕了。

“邦贝奇先生,

现在是早上7点,你被拘留了。

您有权请亲人过来……

可以会见您的律师或医生,

有权利选择回答问题或保持沉默。

我现在要起诉你,罪名是绑架、

非法监禁、蓄意伤害和唆使犯罪。”

但神奇的是,听着自己的“累累罪行”,邦贝奇不仅没有惶恐,反而内心喜悦。

他继续起诉,没用。

他发动舆论战,没效果。

他曾请求法国总统,要求强制引渡科拜医生。没有回应。

因为每一步皆是穷途,他被逼上梁山,做了一件“胆大包天”的事。

他在法国,秘密雇佣几个人。

以高薪。

而这些人,多是亡命之徒。

把这些人聚到一起,做什么?目的只有一个:

把科拜绑架到法国。

科拜顺利被绑架,运到法国。但这些人完成任务后,怕出事,就给警方报了警。

“在河堤旁边,

有一个被法国通缉的男人,

名字是迪特·科拜,德国人。

他27年前J杀了一个少女。

我再说一次,迪特·科拜,

在米卢斯运河旁边。”

警方马上赶到现场,抓捕了邦贝奇。

在记者们面前,邦贝奇毫无惧色。

他直言不讳地说:

“是,是我唆使绑架科拜医生的,

我会负起全部的责任。

我很感谢那些绑架者,

代替法国司法完成了这件事。”

同时说:

“我本来没想过要亲手制裁,

只是看不下去法国司法的懦弱。”

他被拘留。

被送到刑事法庭。

之后被判刑1年缓刑。

而科拜,因为被绑到了法国,刑罚终于执行了下去。

2012年,科拜入狱15年。

邦贝奇泪流满面。

为了这一天,他努力了整整30年。

他在女儿的墓前,说出了让他坚持30年的原因:

“看吧!我遵守了我的承诺,从没放弃。

这场战役,我是为你而打的。

尽管路途崎岖,牺牲了漫长的岁月。

我丝毫没有后悔。

今天,你就44岁了,我很想你。”

图:邦贝奇看望女儿

在邦贝奇眼里,女儿从未死去。

她从十几岁,“走”到了44岁。

其中漫长的岁月,是邦贝奇在“替”她活。

他尽未尽到的父亲的责任,用自己的方式,惩戒了凶手,让女儿被世人铭记。

现身说法告诉众人:

如果正义迟迟无法到来,

别轻信,别等待。

期待它从天而降,

只会等来白发苍苍。

而我,看完这个忧伤的故事,想起了那句动人的格言:

“自从我做了父亲,我就做好了进监狱的准备。”

因为有人,比一个父亲的生命更重要。

作者:羽逸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