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次“跳票”延期回复问询函 新研股份应收款暴增揭秘

2021-02-28 22:13:07 时代周报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陶书宁

新研股份(300159.SZ)对深交所的问询又一次“跳票”。

2月25日,新研股份发布《关于继续延期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这是该公司继2月5日、18日申请延期后第3次延期回复关注函。

三番两次失约,让市场对新研股份的财务真实性又多了一分担忧。

1月29日,新研股份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扣非后净利润为亏损9.3亿-12.3亿元,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下滑。公司解释称,主要原因为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所致。就此,2月1日,深交所向新研股份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商誉减值测试的详细过程,包括资产组的认定及构成、关键假设、主要参数、预测指标及具体情况等。

经过两年的连续减值,早年高溢价并购的什邡市明日宇航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明日宇航”)商誉仅剩不到10亿元,而明日宇航资产质量的变化,如今正影响着新研股份。

受明日宇航拖累,新研股份近年来经营质量大幅下滑。财报数据显示,2017-2019年,新研股份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亿元、1.4亿元、-7169万元,而公司同期净利润则分别为3.9亿元、2.9亿元、-20亿元。

随着应收账款的不断攀高,新研股份信用减值损失的风险也在逐渐加大。2020年三季度,新研股份应收账款达到27.3亿元,坏账计提准备11.3亿元,计提比例达41.4%。值得注意的是,明日宇航业绩承诺期内,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为8.11亿元,当前坏账准备已经超过业绩承诺期间创下的所有利润。

“对军工企业来说,军工订单坏账的可能性比较小,损失的概率比较小。”近日,上海地区一券商军工行业分析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后面超过5年,那就是基本上收不回来了。”

承诺期一过即业绩变脸

上市之初,新研股份是一家以农用机械产销为主的传统机械类企业,营业收入常年维持在5亿元左右,净利润则在1亿元左右。

2015年,新研股份斥资36.43亿元高溢价收购明日宇航100%股权。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2014年底,明日宇航净资产为7.02亿元,增值率高达418%。

此次收购完成后,新研股份切入航空航天飞行器零部件制造领域,形成“农机+军工”双主业并行的局面。公告显示,新研股份的航空航天零部件加工业务主要系航空飞行器结构件、航天飞行器结构件、发动机结构件等,主要为军用产品,客户主要有成飞、沈飞、西飞和哈飞等航空制造业领域的公司。

收购之初,韩华、杨立军等8名明日宇航股东与新研股份签订业绩补偿承诺,2015年、2016年、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亿元、2.4亿元、4亿元,承诺净利润合计8.1亿元。

在军工业务的加持下,新研股份业绩实现快速增长。三年业绩承诺期内,2015-2017年,新研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4.01亿元、17.91亿元、18.54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75亿元、2.48亿元、3.87亿元,累计扣非净利润8.11亿元,精准完成业绩承诺。

不过,三年业绩承诺期一过,新研股份业绩便开始“变脸”。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航空航天飞行器零部件制造业务带来的营收、利润双双下滑,营收从2017年的16.4亿元降至14.74亿元,营业利润从7.48亿元降至5.25亿元。

2019年,航空航天飞行器零部件制造业务表现继续下滑,营收缩减至8.3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3.47%,营业利润则降至2.59亿元,下滑幅度逾50%。

另外,三年承诺期内,航空航天飞行器零部件制造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5.64%、43.31%、45.62%,而2018年这一数字骤降至35.65%,2019年进一步下滑至31.12%。

如此巨大的变化,引发市场对新研股份历年财报质量的质疑。

2月初,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新研股份,其证券事务代表表示,主要受近年来的军方体制改革影响,公司订单减少,收入下滑。

2016年1月1日,中央军委发布《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正式开启我国军队第二次改革。此次军改中,军队体制架构变化及人员的变更对订单验收产生影响,2018年部分军工企业订单确认收入进度不及预期。

不过,新研股份的这一说法似乎站不住脚。在2020年11月30日发布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半年报及三季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中,新研股份选取了业务范围内主要从事航空航天设备制造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爱乐达(300696.SZ)、航新科技(300424.SZ)、海特高新(002023.SZ)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

但上述几家公司受“军改”影响颇小。2018-2019年,明日宇航的营收及净利润连年下滑时,爱乐达、海特高新、航新科技的营收及净利润波动并不大。

其中,爱乐达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1.28亿元,较上年下滑5.76%;净利润6800余万元,较上年下滑7%。一年后,爱乐达的营收及净利便重回增长通道,营收规模超过2017年高点至1.84亿元,并实现净利润7800余万元。

海特高新2018年的营收则为5.16亿元,同比增长21.02%,净利润为4403.19万元,同比大增138.10%;2019年,海特高新营收进一步增加至8.08亿元,净利润则增加21.70%至5358.83万元。

航新科技的营收增长速度更快。2018年,航新科技营收增加59.40%,达到7.55亿元,2019年营收增加98.07%至14.95亿元,而净利润则分别为4958.96万元,6619.10万元。

对此,新研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爱乐达同时开展军用产品及民用产品业务,“军改”政策影响程度小于公司。而海特高新和航新科技的产品主要以民品为主,亦不受“军改”影响。

不过,同为军品业务的光威复材(300699.SZ)亦未受影响。2018年和2019年,光威复材营收、净利润连续两年实现增长,其中营收分别为13.64亿元和17.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77亿元和5.22亿元。

应收账款连年暴增

反常的是,在新研股份营收增长缓慢甚至下滑时,应收账款却持续大幅度增长。

2016年和2017年,新研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91亿元和18.54亿元,应收账款分别新增4.04亿元和5.14亿元,这意味着,新研股份每4亿元营业收入中,便约有1亿元成为应收账款。

计提上述两个年度坏账准备后,新研股份应收账款规模达到11.19亿元和14.70亿元。2017年,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为已达到79.29%。

彼时,应收账款的新增规模尚与营收规模匹配,但在2018年之后,二者之间稳定多年的一致趋势被打破。

2018年,新研股份营业收入为18.8亿元,却新增了8.94亿元的应收账款,这意味当年的收入中,近一半为应收账款;而2019年,营业收入大幅萎缩至12.5亿元,应收账款占近六成,达到7.48亿元。两年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1.13亿元和17.59亿元,均超过当年营业收入。

就应收账款持续大幅增长且与营业收入变动趋势不一致的情况,深交所于2020年11月向新研股份下发关注函。

“一般来说,如果行业或公司未发生重大变化时,应收账款和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应该是匹配的。”近日,上海一资深审计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从对外披露的信息来看,新研股份的应收账款大部分来自于航空航天零部件业务。

2020年12月25日,新研股份的申报会计师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披露,2017年底,新研股份航空航天零部件业务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1.76亿元,2018和2019年底分别为18.44亿元、21.18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航空航天零部件业务带来的应收账款为21.94亿元。

新研股份将这一结果归因于“军改”。新研股份在回复函中表示,2018年“军改”阶段,相关单位进入编制调整阶段,下游军工行业客户付款流程延缓,影响了2018年度应收账款回款进度,导致2018年末应收账款较上年增幅较大。虽然2019年第二季度“军改”逐步落地完成,下半年航空航天零部件加工业务应收账款回款进度有所加快,但仍需一定的恢复过程,应收账款回款进度仍延缓。

“一般来说,军工企业的回款周期在1-2年左右。”前述券商军工行业分析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017年、2018年,新研股份的航空航天零部件加工业务账龄在2年内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比例分别为87.31%和89.97%。

业绩承诺期一过,新研股份应收账款账龄开始增加。2019年末,新研股份航空航天零部件加工业务账龄在2年内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比例已降至77.62%。而截至2020年三季度,该业务2年内应收账款余额合计比例仅为45.68%。

相对应的,该业务2-3年账龄的应收账款比例大幅增加。2018年末,这一数字为5.88%,2019年末攀升至17.03%。而到2020年三季度末,新研股份空航天零部件加工业务2-3年账龄的应收账款比例高达44.72%。

同为军工企业,航新科技和爱乐达“军改”期内的回款效率明显优于新研股份。航新科技主要从事航线维护、飞机大修、飞机喷漆、部件修理等民航业务。爱乐达则主要从事航空零部件的数控精密加工、特种工艺处理和部组件装配等业务,主要客户为军用飞机主机厂、民用客机分承制厂、航空发动机制造厂、科研院所以及国际直接订单客户。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2017-2019年,航新科技2年内账龄的应收账款比例分别为94.76%、89.97%、83.66%。同时期,爱乐达2年内账龄的应收账款比例分别为99.94%、99.18%、98.48%。

新研股份此前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在2017年至2019年的账龄结构中,2年以内的平均占比分别是90.25%、82.24%、90.51%,占比较大。

显然,新研股份航空航天零部件业务的应收账款的账龄,自2019年起便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产生偏离。

对此,新研股份回复深交所称,航新科技产品主要以民用品为主,2018年起其民品回款周期不受“军改”影响,爱乐达则同时承接军品及民品,受“军改”影响较小。

另外,前述新研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近年来接到的预研项目的账龄比较长,回款比较慢。”

但究竟是何种预研项目,该人士也表示不知情,“关注函也问到了这个问题,公司还没有把回复内容发过来”。

壮士断腕

在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方面,新研股份似乎比较谨慎。2020年第三季度,新研股份应收账款合计达到27.3亿元,合计计提坏账准备11.3亿元,计提比例达41.4%。

据新研股份此前的回复函显示,新研股份做此计提准备的依据是,账龄一年以内的计提12%坏账准备,账龄1-2年的计提24%,2-3年账龄的计提50%,3年以上账龄计提100%,明显高出同行业可比公司计提比例。

在往年的年报中,新研股份表示依据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账龄1年以内,按5%的比例计提;1-2年账龄的,计提比例为10%;2-3年账龄的,计提比例为20%;3-4年账龄的,计提比例为50%;4-5年账龄的,计提比例为80%;5年以上账龄的,计提100%。

“我们只是按照公司会计准则来计提。”上述新研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并不意味着收不回来。”

对于计提比例较高这一问题,深交所向新研股份下发问询函,但截至2月28日,新研股份仍未回复。

当下,回款尚未可期,但超长的回款周期已经损害到新研股份的日常经营。2020年12月24日,新研股份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公司面临运营资金越来越紧张的局面,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受到不利影响,致使一些客户的产品生产交付进度延迟,明日宇航因资金不足而不得不放弃部分军工订单。

在此背景下,新研股份选择丢车保帅,处置闲置资产。

2020年12月28日,新研股份发布公告称,明日宇航拟将部分闲置的生产加工及附属设备出售给中建材集团进出口有限公司。新研股份称,上述闲置资产使用效率低,处置后可回笼资金,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经双方协商,上述闲置资产定价为1.75亿元。

目前,此项资产处置工作正在正常推动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