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被束缚的陆军,成为有史以来最具效力的战斗力量之一

2021-02-28 17:58:12 战争事典

著:尼克拉斯·泽特林

译:冬初阳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半期,德国军队横扫欧洲,穿过波兰、法国、挪威、低地国家、巴尔干、北非,并以一连串前所未有的战役胜利深入苏联腹地。战争后半期,虽说德国国防军在各条战线节节败退,最终功败垂成,但德国陆军在敌众我寡的战斗中多次展现出强大的战术和战役能力。尽管其效忠的政权具有邪恶的本质,但必须承认,一对一的情况下,二战中的德国陆军可谓有史以来最具效力的战斗力量之一。

按照有意的设计,《凡尔赛条约》规定的条款严重削弱了德国国防军。武器数量少,且缺乏各种重要武器,让他们无法抵御重大攻击。不过这些条款都不能阻止德国军官去思考未来的战争。德国人立即实施了一个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经验教训的宏大计划。参与该计划的400 多名军官,大多数都是非常熟悉1914 年到1918 年战争进程的老军官,对暴风突击战术尤有心得。

充分研究各种经验教训的过程很快就完成了,且到1921 年就炮制出了一本全新的陆军野战手册。这就是著名的《诸兵种协同作战与指导手册》,或简称为《作战指导手册》。这本手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到3 年后就写成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18 年间,它都是德国陆军的指南纲要。这一项评价尤为重要,因为1921 年野战手册奠定的基础一直被保留到1945 年。

1921 年野战手册强调攻势作战、机动性和将权力下放到可能的最低级别的分散决策,让军官和军士能独立行事,在战场上发挥主动性。可是这种对独立性的强调伴随着一个潜在问题——在战场上的各种行动可能会变得太过分散。德国人解决这一难题的办法是进行全面的训练。这可以确保灌输给全军一种通用的思维方法,来指导整个战场的决策。

德国陆军可以在两次大战之间的时期着重对其有限的人员进行训练,但由于缺乏各种重要的武器系统,这种训练受到妨碍。不过这个问题不应被夸大。训练、智力活动和各种思想往往比装备更具基础意义,这一时期的德国国防军在这一点上也不例外。这样的发展历程并非源于某些武器系统或者技术,相反,存在一个将各种新武器纳入其中的智力框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遗产和各种分析是该框架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偶然的是,法国陆军在1939 年因准备重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又一轮作战而受到批评,同时德军则被认为利用两次大战之间的岁月为一场未来战争创造了各种必备条件。这是一种令人不快的简单化论调,因为德军也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经验教训当作他们为未来战争进行准备的基础。法德两国做法之间的差异(1940 年变得明显)源于甚至在1918 年以前就存在的差别。认为法国人保守,同时认为德国人高瞻远瞩,是一种掩盖多于揭示的简单化做法。不过,看上去德国陆军对不同意见和公开辩论的接受程度明显要比法国陆军大得多。最后可能的结果是,这种态度有助于建立一支即使兵法不一定具有革命性,但综合水平也比对手更高一些的武装力量。

德国陆军对不同意见的广泛接受,在瑞典驻柏林武官尤赫林- 丹菲尔德提交给斯德哥尔摩的上司的报告中显而易见。他显然对德国军人在演习后进行各种讨论时的表现感到惊讶。有几次,在不同的部队——甚至当外国军官在场时,指挥官正在批评下属在最近结束的演习期间的表现,却被反驳他们的下属打断。在德国陆军总司令弗里奇大将在军事学院就这个问题发表演讲之前,这种行为都没有受到批评。

话说回来,《凡尔赛条约》施加的各种限制并非无关紧要。德国人只能暗地研究诸如坦克这样的现代化武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出现的坦克因为各种限制它们发挥巨大作用的技术问题而令人担忧——这些问题几乎预示着坦克没有未来,所以必须大幅度改进才能让坦克在未来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德国人被禁止从事必要的开发工作。1922 年《拉帕罗条约》签订后,德国人与苏军的合作为他们提供了获取相关知识的重要机会。

获取知识的另一个途径是跟踪调查其他国家的发展成果。德国人观察坦克的各种演习和生产活动,也设法从许多国家的出版物了解相关知识。显然,主要强国——诸如英国、法国和苏联——吸引了德国人的大部分兴趣,主要是因为这三国被视为德国潜在的敌人。

德文期刊《军事》是一份在德军中广为传播的德国军事刊物,内容涉及与陆军装备、条令、训练、指挥、组织等多方面发展趋势有关的许多重要课题。这份期刊中有讨论或描述海外重要动态和特别事项的文章。有关他国军事演习的文章,如1925 年英军秋季演习。第14 期和第16 期(1927—1928 年)广泛报道了英军在1927 年8 月进行的历次演习,当时的演习有机械化部队参加。但德国人对仅追踪欧洲的各种军事活动并不满足。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多次军事冲突中,都使用了坦克——例如,英军在印度、法军在摩洛哥和叙利亚都使用过这种武器。他们还研究了一些很少为人讨论的军事冲突,如南美洲的查科战争(1932—1935 年)。

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和1914—1918 年进行的历次战役依然是最常见的话题。1927 年11 月,一篇题为《未来战役的预兆》的文章讨论了康布雷战役。在这次战役中,英军投入了(史上)第一支大规模集中的坦克部队。德国人对坦克没有做出重要贡献的几次战争,如1919—1922 年希腊与土耳其的战争也进行了研究。

这份期刊还对其他国家的技术趋势有所评论。例如,1924 年、1925 年和1927年的多篇文章论及法国的2C 重型坦克。1925 年3 月刊讨论过美国的新型试验性坦克,1928 年春季描述过美国新式轻型坦克。尽管困难重重,德国人还是设法让文章的内容能与时俱进。

可以认为《凡尔赛条约》的束缚主要是物质性的而不是精神性的,而各种精神因素在许多方面更加重要。再者,军事技术在两次大战之间的岁月里发展迅速。20世纪20 年代的全新武器在20 世纪30 年代往往就被认为过时了,这种看法对坦克和飞行器而言尤为适用。于是为兵法打下一个有用的基础就更加重要了。德国人做到这一点主要是利用了他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取得的经验教训,甚至还有在1914年以前产生的各种观念和趋势。

本文选自《闪击战:从头说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