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大的太平天国,能有洪秀全这样一个奇葩领导,也算是一种悲哀了

2021-02-28 15:05:21 江山社

洪秀全(洪仁坤)出生于广东花县,其父洪镜扬是当地保正(五百户都保的最高长官),地位相当于现在的村长。洪家家境殷实,拥有许多田产。不过,洪秀全的两名兄长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三兄弟中唯有洪秀全认字。

洪秀全自十三岁那年开始参加科举,考了十七年,直到三十岁仍未能考取秀才。我们知道历代科举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这说的通常是“中举”。以古代九成的文盲率来说,古代的秀才文凭相当于现在的高中生,可以说稍微用点功一定能考上。

洪秀全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都没能考中,可见他的学问相当堪忧。

在洪秀全屡次落榜直至走上造反之路的这段时间里,洪秀全靠家人的关系在私塾找了差事,误人子弟多年。

洪秀全有个比较高大上的爱好,就是作诗。

那么,为什么我们无法在今天的课本里看到洪秀全的大作呢?

这是因为洪秀全写的玩意根本不能称之为诗,甚至连成为打油诗的资格都没有。最起码打油诗讲究个顺嘴,洪秀全的作品连押韵这一基本要求都做不到。

空口无凭,我们且来看看洪秀全创作生涯中最得意的一首诗。在洪秀全二十五岁那年,对鸦片之危害深恶痛疾,遂写作一首抨击鸦片的诗,曰:

烟枪即炮枪,自打自受伤。
多少英雄汉,弹死在高床。

1853年,洪秀全的军队开入南京,自此洪秀全于南京作威作福十一年,在天王府中享受着美女环绕的荒唐日子。自打洪秀全踏入天京城门,他再未走出这片乐土一步。天兵在前线与清兵作战,洪秀全对此不管不问。他将一切军国大政交给其他天王,自己做了甩手掌柜。

洪秀全虽是一位草根起义家,但在太平天国建立后好歹算是一位上位者。身为统治者的洪秀全,在“政治生涯”中仅发表过二十五篇诏书。在咸丰四年到咸丰八年这五年时间里,洪秀全甚至连一篇诏书都没写过。这五年洪秀全去了哪里?躲在天王府中,与他的一众嫔妃声色犬马、酒池肉林去也。

天王府中总共搜罗了多少美女?

各文献中的说法不一而足,根据清廷官史的记载,称天王府“其中约有妇女千百,男贼仅洪逆一人,其中淫恶可知也”。

清朝的史官所给出的只是一个虚数,反倒是《江南春梦笔记》这部野史记载得比较详略。

这本书的作者称,洪秀全的后宫团美女如云,继地位最高的王后娘娘之下,还有爱娘、嬉娘、妙女、姣女,这些地位比较高的宫妃总共有二百零八人。除此之外,还有二十四名王妃,每个王妃名下还有姹女、元女,林林总总九百六十人。

要知道,这一千多人还只是有名分的嫔妃。除了这些女人之外,还有从事服务的众多“女官”。太平天国的制度比较特殊,天王府中并不设太监,所有从事体力劳动的都是女性。按照二品女官掌管六十人来计算,天王府二十名女官总共统领了一千二百名宫女。

说到这或许有人会说,唐玄宗“后宫佳丽三千人”的场面不是比洪天王还要夸张吗?

话虽如此,但要知道大唐的国力何等强盛,以洪秀全太平天国的实力来看,近三千名宫女陪侍的待遇着实有些超标。讨论李隆基时,从未有人说唐玄宗“离散天下人之妻女,以供我一人之淫乐”,但到了洪秀全这,这句话就非常贴切了。毕竟,在探讨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将“国民总量”这一概念引入。

别看洪秀全很少下诏书,但他的创作热情却从未消弭过。据统计,在咸丰四年到咸丰八年这段时间里,洪秀全总共写了五百多首歪诗。咸丰七年,太平天国将洪天王的这些“大作”全部编撰进“官书”,定名为《天父诗》。这部《天父诗》里,有四百七十六首是洪秀全写给自己的爱妃,并让宫女们通篇背诵的。

我们不妨拿出几首《天父诗》的段子,看看洪秀全究竟有多么“才华横溢”:

服事不虔诚,一该打。
硬颈不听教,二该打。
起眼看丈夫,三该打。
问王不虔诚,四该打。
躁气不纯静,五该打。
讲话极大声,六该打。
有嘴不应声,七该打。
面情不欢喜,八该打。
眼左望右望,九该打。
讲话不悠然,十该打。
悠然定叠莫慌忙,细气妖声配太阳。
月亮不同星宿样,各练长久做娘娘。
捧茶不正难企高,拿涎不正难轻饶。
万样都是正为贵,速练正正福滔滔。
醒一样睡又一样,一时一样假心肠。
假心肠定赏假福,贱人那得永荣光。
看主单准看到肩,最好道理看胸前。
一个大胆看眼上,怠慢尔王怠慢天。

最令人捧腹的是,不只是艺术创作,洪秀全撰写的诏书,采用的文体也都与上文类似。

例如1853年,太平军打下南京之后,当地爆发了大地震,余震持续多日。因为灾情的缘故,许多人不敢睡在屋子里,只能露宿街头。对此,洪秀全写了一封诏书:

“地转实为新地兆,同时今日好诛妖。”

洪秀全自认为站在了封建统治的对立面,骨子里却仍不改封建皇帝那一套,认为自己是地球之王,天下共主。洪秀全将太平天国视作“天朝上国”,将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都视作番邦,要求这些国家向太平天国进贡。1853年,英国公使为表友好,来到南京访问洪秀全。

洪秀全天真地以为英国人要向自己进贡,直说英国公使忠义。随着访问的深入,洪秀全逐渐发觉英国人的目的并非谒王,于是,便责问道:

“尔各国拜上帝、拜耶稣甘久,现今上帝同耶稣降凡作主,诛灭妖魔几年,因何不见尔等各国具些宝物进贡上帝,进贡耶稣,进贡万国真主?”他还恐吓他国:“有一国不到天国……朝万国真主,便是妖魔,尔等知否?”

1858年,太平天国前线吃紧,洪秀全不得不向英国寻求帮助。在写外交文书的过程中,洪秀全对大英帝国提出了如下四个要求:

“西洋番弟把心开”;
“同顶爷哥灭臭虫”;
“替天出力该又该”;
“替爷替哥杀妖魔”。

长久以来,我国史学界均认为教廷拒绝帮助太平天国的原因是因为其信仰偏离了原本的教义,实则不然。海外列强在太平天国运动期间,无不抱着旁观者的态度,企图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太平天国举事之初,外国人对待太平天国的态度还是相当看好的。毕竟比起将一切外来文化拒之门外的清廷来看,太平天国这一打着上帝旗号起家的政权更便于共事。

只不过,在一段时间的往来后,英国人惊讶地发现,他们还没有与太平天国达成正式的外交关系,但太平天国却已单方面地将两国关系变为父子兄弟。洪秀全诏书上的狂悖之语,不但让英国人觉得可笑,更让他们觉得不可与其共事。这下子,洪秀全不但在中国丢了大人,还把人丢到海外。

天京事变过后,本就处于衰落期的太平天国更是元气大伤,逐渐跌入谷底。然而,洪秀全对这一切仍不自知,依旧在天王府中过着白日宣淫的荒唐日子。咸丰十一年,太平军进取苏浙,在此期间洪秀全又从三千美女中收了一百八十人。

或许此时的洪秀全已无法脱离骄奢淫逸的生活,人生正值壮年的他颁布了一道“朕命幼主写诏书”,随即将军国大政交给了少不更事的儿子,成了甩手掌柜。

实际上,早在洪秀全当太上皇之前,太平天国政权就已如他一样成了行尸走肉。愈发危机的形势,已容不得洪秀全逍遥自在。

同治三年,刚刚过完了五十二岁生日的洪秀全和他的春秋大业迎来了结局。在湘军无往不利的炮火中,洪秀全不得不与他的后宫粉黛进行最后一夜狂欢,随即自绝于世间。

洪秀全暴毙后仅一个月,天京的城墙便被炮火轰塌,太平天国亦在湘军的屠城中化为飞灰。刚刚从父亲手中接过政权的幼天王,带着为数不多的天兵突出重围,转战江西石城木兰杨家牌。

失去了天京这一屏障过后,散落在外的天兵根本没有与官兵一战之力,在连续的突袭中,幼天王仅在深山中躲藏四天,便被清军逮捕。

最终,幼天王替他的父亲承担了一切罪恶,被清军凌迟处死,惨不忍睹。

而那座让洪天王深居简出的豪华宫殿,以及被清军挖出的焦黑男尸洪秀全,还有那些在最后一战中用鲜血为太平天国殉葬的女兵,均被埋在了“十年壮丽天王府,空余荒蒿野鸽飞”的废墟里。

自此,一场落第书生引发的闹剧,至此画上了并不光彩的句号。

参考资料:

【《太平天国史》、《天父诗》】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