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女婿领证后回乡办酒席,哪知到家才3天女婿出事了(下)

2021-02-28 11:56:38 笙歌相知起舞

故事:女儿女婿领证后回乡办酒席,哪知到家才3天女婿却出事了(上)

听完我的叙述,李玫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又低下头掩面低泣,长发漫过她的香肩,她整个人都在战栗。“难怪,他看到我的时候,会那么害怕,原来是因为我已经死了……”

我知道李玫去见过林以安了,也很想知道林以安的反应,因为我急着想给我的第一个人为制造心因性失忆治疗病例下最后结论。可我却迟迟无法将这样残忍的问题问出口。

好在李玫很快平复了心情,她美丽的唇角,带着一丝嘲讽:“吴医生,沈薇没告诉你,当年告密的人是她吗?”

我有些震惊。

李玫苦笑了一下道:“作为我最好的朋友,沈薇当然是我们俩秘密交往的见证。可是我没想到她也喜欢林以安,而且还因此生出那么强大的嫉妒心。她不仅向校长告发了我们的恋情,还在我被停学期间,假意帮我们传递信息以观察我们的动向。

“说来也巧,那段时间离开家从来不曾跟我联系的爸爸给我写了信。信上说他和新娶的妻子生的孩子病死了,他希望我能同意去他那里生活。他的意思是只要我同意,妈妈那里他会去跟她沟通。

“他不知道的是我妈妈绝对不会同意我离开她的,爸爸走后她带着我吃了不少苦,上当受骗不说,还沦为。我是她活着的唯一理由,她一直都想牢牢地把我攥在手心里,她怎么会同意我离开呢?”李玫眼里隐有泪光,修长的指节,因紧紧抓住裙子而泛白。

她抬眼凝神望着我:“吴医生,我知道我妈妈很爱我,并且因为爱的太深而无法面对我。她知道因为她的职业我饱受欺凌,所以都不跟我亲近,也没有任何交流。但是在得知爸爸想带我走后,她一反常态,带我去吃好吃的,一口气买了很多平时舍不得给我买的好衣服鞋子。从来不去我学校的她,甚至还去求了校长,希望能让我尽快复学……

“我本来已经答应她不会跟爸爸走的,可是林以安那边突然传来消息说,他父母打算送他出国。我们在沈薇的掩护下见了面,商量了很久决定私奔。计划是让我给爸爸写信要一笔钱作为路费,再加上林以安存下来的零花钱,我们可以去一个滨海城市,暂住下来再做打算。沈薇甚至还说她也会想办法帮我们筹一些钱。可谁会料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呢……

“她是想办法偷到了他爸爸存的私房钱,可是她没有把钱给我们。而是把那笔钱给了……给了刘柏林……”她说到刘柏林三个字时,整个人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刘柏林是谁?”我警觉地问。

她哑着声音,极其艰难地吐出几个字:“那个强干犯。”

6

原来如此,我从李玫这里,迅速拼凑出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沈薇不仅做了告密者,还是一个阴谋策划者。她拿着那笔钱,刘柏林当时是邮局工作人员,他能轻易截住李玫的信件。李玫妈妈拼命想抓住自己的女儿,于是慌不择路答应了刘柏林的要求。那个偏执的母亲,以为这样就能将女儿留在身边,殊不知却毁了她的一生。

我搬来那会儿,李玫的那起案才宣判,所以后来的事我都知道。林以安被家人囚禁,患上重度抑郁,在我这儿接受治疗后,举家迁离了粱槐。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见李玫平静下来,再次起了话头:“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会找到我这里来?”

李玫抬起头,苦笑了一下:“我本来想偷偷去看看林以安的,没想到刚巧听见了沈薇和她爸爸的谈话。他说他看见沈薇和刘柏林见面了,并且质问她当年为什么要偷走他的钱,还去买凶做下那样龌龊的事。”

“沈爸爸是个脾气温和的人,我从来没见过他发那么大的火。沈薇也很生气,她说从小到大在家里唯一能得到关爱就是爸爸给的,可是爸爸你为什么要存钱给那个人?我就是恨!恨她和她妈妈从我这里分走了我爸爸的爱!所以我也要让她失去爸爸,失去所爱的人……”

李玫再度哽咽,眼神愤恨。

这让我想起那句话,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

“沈爸爸气急了,一巴掌打在了沈薇脸上‘那是因为你李阿姨生病了,她得赶紧治好自己的病。不然李玫爸爸就会以她身体状况不好为由,从她手里抢走李玫的抚养权。你已经害了她一次,为什么还要害她第二次?’”

第二次?为什么是第二次?

此刻的李玫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是眼神干枯,神情冷漠,像是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

她说,吴医生,你没听错,是第二次。因为在很早以前,在我们都还年幼的时候,她已经害过我一次了。实际上我爸爸当年抛弃妻子,离我们母女而去,也是因为沈薇。

李玫幼年时,家境很富足,她爸爸是梁槐镇上唯一做金饰生意的人。而沈薇爸爸则是一个运送瓦斯的工人。李玫爸爸很忙,时常不在家,李玫家的瓦斯从来都是沈薇爸爸送来,再搬上楼,安装好再离去。李玫妈妈时常会多给些钱作答谢,而沈薇爸爸则会把多收的钱,给李玫买些糖果冰淇淋。

谁都没想到,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在另外一个渴望关爱的小女孩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7

沈薇父母结婚十周年之际,他爸爸攒了钱托李玫妈妈给买条金项链,说是为了给老婆一个惊喜,钱当然也是偷偷付的。那天两人就款式问题讨论了很久,出门前沈爸爸才把钱交给李玫妈妈,这一幕恰巧被午睡起来寻爸爸的沈薇瞧见。并且误以为两人关系不正常。

沈薇在撞见他爸爸所谓的之后,便时常有意无意地从李玫爸爸的金铺那路过,偶尔还会和李玫一起在那里玩。等到时机成熟后,引导李玫爸爸回家……

不必说,也是沈薇设计的。谁能想到她会撒谎。回想起沈薇那张人畜无害一脸天真单纯的脸,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沈薇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她爸爸?是不是家里人都不喜欢她?”我突然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极强的好奇心。

李玫也没多想,就回答了我:“是的,沈家一共三个孩子,她是老二,上头一个哥哥,下头一个弟弟。不过重男轻女的不是沈爸爸,而是沈薇妈妈,而且时常纵容她哥哥弟弟欺负她。沈妈妈是个裁缝,开了家裁衣铺子,生意不错,也时常对沈爸爸吆五喝六。沈薇为了证明自己比哥哥弟弟优秀,做什么都很拼命,考试只能进步,不能后退。为了防止自己打瞌睡,她能用针往胳膊上扎……”

我明白了,沈妈妈很强势,沈爸爸可能是沈家唯一会对沈薇和颜悦色的人。就像是一个孩童最心爱的玩具,一旦有人靠近,她就会心生怒意。

我理了理思绪:“小时候的沈薇误以为她爸爸和你妈妈,于是设计让你爸爸离开你们,借此报复。可她没想到的是你妈妈因此受骗,骗去了房子。为了照顾生病的你,并且带着你成了沈家的房客。沈薇可能也后悔过,所以在你被人孤立时选择了跟你做朋友……”

“可是很快,她不仅发现自己喜欢的林以安喜欢的是你。而且还发现爸爸偷偷存了钱,准备拿给你妈妈。她曾旁敲侧击地警告过爸爸,可他似乎执意要帮你妈妈。于是恼羞成怒的沈薇,买通了刘柏林毁了你。

“之后又苦心经营好与林以安一家的关系,得到带林以安来我这里修改他记忆的机会。又和他考了同一所大学,成了他的女朋友,乃至妻子。目的就是想从你手里抢走所有属于你的东西。可她没想到的是出狱后的刘柏林还打算去讹诈她一笔钱财……”

不得不说,人生真的是一个圆圈,兜兜转转,三个人又回到当初的起点。

8

“吴医生,如果是你,你会因为嫉妒一个人,去做这么疯狂的事吗?”李玫问我。

我不可置否,每个人都有心魔,我有,她也有,只是沈薇的心魔比我们的更凶恶。“你去见过林以安了?”

李玫点点头。

那林以安肯定认出了李玫。心因性失忆的病人,在某种熟悉的环境下还是有可能会回想起当初发生的事。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站在他跟前形成的刺激源。

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会跳楼,受了刺激的他,神志不清,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好在沈薇家楼层不高,楼下又是一片草地。

李玫垂下眼睫,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是。我思考再三才决定去见他的,没想过面对面,只是想远远地望他一眼。可没想到他就在楼下,站在我们上学时常路过的那条林荫道上。出门前我翻遍了我所有衣服,勉强穿上了一条白裙子。所以当我们在林荫道上相遇时,那场景像极了当初放学一同回家的场景……”

“他起初很害怕,看我的眼神十分挣扎,想靠近又不敢靠近。之后就开始头疼,疼得他嚎声大叫,引来了沈薇。我躲在树后,看他高大的身体埋在沈薇胸前,哭泣着说我刚才看见阿玫了,她回来找我了,沈薇,她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

说到这里,李玫像是被剪断了线的木偶,瘫坐在椅子上。

“那你打算怎么办?林以安的话证明他封闭的记忆正在复苏,他很快就会知道你还活着。他们的婚礼就在明天。”我问李玫。

她沉默了一会儿,再次抬眼看我时,眼中又有晶亮的光。“我要告诉他真相,不管他会不会再度接受我,我都要告诉他真相。当年的事,我没有错,沈薇应当把从我这偷走的一切还回来!”

我原本以为会等来李玫大闹沈薇和林以安婚礼的消息,没想到先来的是林以安跳楼的消息,接踵而至的是李玫在出租屋被人残害的新闻。女儿女婿领证后回乡办酒席,哪知到家才3天女婿出事了。

警察很快锁定了凶犯,从监控录像上能看出来,那晚李玫收工回家后,进入她家的只有刘柏林。李玫死的很惨。

警察抓到刘柏林的时候,他已经因为醉酒失足掉进水沟被困了两天。十年牢狱生涯让他有了心脏病,加上酒精作用,送医后不治身亡。那瓶茅台酒是他从李玫家里偷出来的,人们都说这就是报应。可惜的是始作俑者还活着,婚礼也只是延期了而已。

9

三个月后,沈薇和林以安还是得以举行。

我没有去参加婚礼,李玫的死,让我深受打击。而林以安的病历上,我在总结那一栏写上了“治疗失败”四个字。我关掉了那个心理诊所,尘封了一切跟心理学有关的东西。

沈薇出现在我新开的书店里,我很意外,也很抗拒。虽然她也是个美丽的姑娘,可谁能想到她内心竟然如此丑恶。

她将一盒喜糖递给我,喜气洋洋:“吴医生,婚礼改期,我重新给你送过请柬,为何没来?”

我没有伸手去接那盒喜糖,那喜庆的红在我看来,就像血液的颜色。

那个可怜的姑娘,她之所以千挑万选穿了白裙去见她深爱的人,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脏了,她想用那种圣洁的白去遮掩一切。

我望了一眼街道上靠在车门旁等待沈薇的男子,容颜清俊,神色温柔。林以安看沈薇的眼神,充满了爱意,这让我深受刺激。“我不想去参加一个杀人凶手的婚礼!”

沈薇丝毫不生气,“吴医生,这场婚礼,你真不应该错过,因为你是唯一会替我高兴的人。”我有些疑惑,但转而又恢复平静,下了逐客令,“这里没有吴医生,请你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呵呵。”她轻笑一声,风情万千,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朝我袭来。“吴医生,俗话说欠债还钱,可有些债是用钱还不了的。比如偷了别人的东西,总归是要还回去的。”

她清亮的瞳孔,倒映出我惊讶的神情。我指着她,不知是该激动还是欣喜:“你……你是……”

“嘘。”沈薇抬起皓白的手腕,伸出纤细的手指在红唇边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她莲步轻移,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我是来告诉你,她把人生还给我了。”

“你怎么做到的?”

“那晚我回去后,沈薇来找我,求我不要去打扰她和林以安。如果我答应她,她会给我一大笔钱。我看着那笔钱,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然后告诉她,可以,只要你穿着我的衣服,在这个房子里住上一晚,我就能既往不咎。可谁能想到,她会在那里遇见刘柏林,那个急等着钱去做心脏搭桥手术的病鬼……”她轻声笑着,眼光迷蒙。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