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定制手机、三大条令修订、军人工资上涨,还有哪些期待?

2021-02-27 09:57:46 81号驿站


军人工资上涨”这几个字,是你最近在一些公号,还有官兵们茶余饭后讨论最多的。

想当年,怀念喝酒侃大山的军旅岁月,忘不了训练之余,和战友一起抽根烟,诉说着心里一直挂念的那个女孩。

有酒,有烟,是军人挥之不去的替代品,那个时候,我们很多人可能在乎的是战友情,在乎的是在一起搞事情,下岗的时候偷偷买几个易拉罐啤酒,就着桶面和辣条,和兄弟们一起喝到流泪。

那些年的你,我,他,都一去不复返了。如今,酒不能喝了,年龄大了,烟也戒了,剩下唯一寄托的就是手机,盼着涨工资。

于是乎,你能看到,满眼的“低头族”,或玩着王者荣耀手游,或和女朋友视频聊天,或和老婆孩子聊家常,突然发现,可以一起喝酒的战友,越来越少了,可以一起诉说着心里苦的人也越来越少了,到底是谁的错?

这就是时代赋予我们每个人在一个时代,干着不一样的事,军人也是如此,不可避免的要面临这个时代赋予的一切,比如,赡养父母的义务,和妻儿团聚的心愿,还有未完成的曾经梦想,总之,必须活下去,是每个人需要面对的现实。

你说,军人需要活下去吗?需要。

你说,军人怕死吗?怕死。

需要什么?尊崇,给予,待遇

真的怕死?怕死就不当兵,怕死就不是军人。

你突然发现,军人生活在军旅中与社会中,交织着两个矛盾:

想给予家人更多的陪伴,却因为一身军装在身,这种矛盾是无法避免的,要陪伴,就必须脱军装,你可以在节日给恋人发红包,你可以在空余时间给父母打电话,你可以,你觉得都可以的,唯独,你无法给予陪伴,这种陪伴,在你看来,有的时候太奢侈了,太贵了,甚至买不起;

想好好服役,好好在部队建功立业,却因为父母年龄越来越大了,花白的头发,缓慢的步行,妻儿那双渴望你回归家庭的眼神......

这些矛盾你想解决,也想缓解,你想给予,你想付出,你甚至想赎罪,可国家还未统一,周边不太安宁,和平年代军人也有牺牲,你必须对自己狠点,甚至对家人狠一点,甚至面对家属提出离婚的要求,你也含泪同意了,散了也就散了,离开也是为她好。

这些年,你到最后才发现,能给予理解你的人,能够陪伴你的人,除了香烟,剩下就是最孤独的自己了。

你想笑,笑自己多傻,放着好的女人不能陪伴,放着家回不去,放着一切可以放着的,你笑,你真的苦笑了;你想哭,真的想哭,累了,也倦了,别人给予不了你的,你只能给予自己,别人可以给予你的,你怀着感恩的心铭记......

尽管,尽管.....你还是有些许的期待。

你来自农村,带着全村人的希望,特别是父母的望子成龙,走出大山,坐着铁皮火车到了服役地,你第一次深刻的体会到“想家了”。

面对周围的一切,你要告诉自己,一定要在部队建功立业,一定要出人头地,于是你努力训练,用心学专业,特别是到了老连队,你周围有了兵龄长的老班长,跟着他们学做人,学好好当兵。

为了自己的命运来一个“大反转”,你想参加部队高考,在多少个日日夜夜里,只有台灯和蚊子,香烟陪伴你,终于你通过自己的努力,完成了一次命运的华丽转身。

你考上了军校,单位领导送你上军校的时候说:“将来,你肯定是一个将军,一定要在部队好好干”,你给领导深深鞠了一躬,信心满满的对领导说:“领导,我不会让您失望。”

上了4年军校,到了新的单位,压力山大的你,有的时候会怀疑自己,“当初为啥要努力考军校,是不是傻呀?”

“是挺傻的。现在让我当个士官,也挺不错的。”你望了一眼身边的文书,对他说:“想好了,考军校,可别后悔。”这是你对晚辈的一句忠告,也是对自己当年选择的总结。

后悔吗?能怎么样?新的军官政策出来了,你细数着“12个大礼包”,我去,看着好像“还不错呦”,盼着宣讲,盼着人力部门给出一个政策的解释权,突然你发现,“艹,什么玩意儿,12个大礼包,不就是12章经吗,还是念经吧。”念到一半时,又来了“2个章经”,这一次更加把你绕晕了,这下怎么办?

你开始焦虑了,当初考学也是为了当上军官好好在部队干,活出个人样,现在,新的“6+3”来了,是福音,还是杂音,逐月干龄16年,文件你是看了,但是你突然发现,逐月,就是对于考学的军官,岂不是鸡肋吗?

你手下的兵也焦虑了,“16年能不能赶上逐月,干嘛弄个士龄呀,今年到了最后一年,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没事的,相信政策,就像相信自己一样,逐月,不会是一锤子买卖。”你必须先说服自己,才能有精力去说服你的兵。

你知道,有些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就像当年你爱上了一个姑娘,却最终也没走到一起。

“当兵服役,谁没有点故事,不是吗?”你反问自己道。

这些年在部队,走的走,留的留,每个人只是你生命当中的过客,唯一能够记住,记住当时的好。

肩上扛的是责任,嘴里吞下的是义务,这就是你的选择,你发现,身边的一些老军士长,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你有的时候会思考,我是不是又错了?错在哪了?

其实,你没错,选择,从来都是双向的。你选择了什么,就会呈现出什么。

你突然发现,现在带兵不好带了,以前检查,看内务,看官兵精气神,现在检查来了,“查手机”成了上头安检的重头戏,你有的时候也想骂娘,“踏马的,不能消停一点,今天查手机,明天又查手机,上头能不能让战士们过个周末,玩个游戏。”

你作为连队的主官,有的时候也被战士骂,骂你不够人情味,骂你带兵不够人性,他们也会说,“凭什么干部不用交手机呀?凭什么?”你听到战士吐槽,也只能笑一笑,“可以啊,大家都交手机,免得上头老是电话响个不停。”你理解战士的心情,也懂大家的不爽,你甚至还想骂一句,“都是踏马的手机给闹的。”

可是,你骂完后,又发现自己错了,“是手机的问题吗,是手机的错吗?”你苦口婆心的每天在点名前,在会上,告诉大家,“用手机的时候,一个个给老子擦亮眼睛啊,别掉坑里了”,其实你也没办法,“上面抓手机抓的紧,你作为主官也难啊”。

于是乎,你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对大家说,“文明用手机,安全用手机,保密用手机”,可还是有几个不长眼的冒泡了,“行,给你一次机会,下次要是这样,双卡双机,不等着我收拾你,机关也有人收拾你。”你看,当个主官难不难?

你跟连队骨干做思想工作,服役16年的老军士长调侃说,“领导,我们都是一些老家伙,您看这手机能不能放宽一些,现在像我们这样拖家带口的,谁成天没有点事,要是手机不在服务区,家属真有事打电话怎么办啊?”你一听,“靠,没毛病,可又能怎么办?”

“手机不是原罪,”这句话,谁都知道,“一招用手机,天天耍心情”。你突然发现,在现在人人离不开手机的情况下,没有手机的军营,会是什么样的人?

“早点给军人配备智能的军人手机,不香吗?”是的,你突然想象着这一天要是来了,该多好啊?

是的,真来了,军人制式手机有了,可高兴之余,你发现,“大爷的,团以上领导才有啊”,你又不甘心,给机关的大佬打电话,“每个处室也就不到几部手机呢”。

“哎,看来离基层配发军人定制的智能手机,还早着呢。”你一边叹着气,一边想着,机关要求上报的“三大条令条例”修订意见,还没有整理完呢。

得赶紧整理一下。

“他奶奶的腿,这三大条例修改了多少次啊?”你听到骨干们在会上的牢骚话,也很无奈。

“三大条例修订,也是与时俱进啊,同志们,赶紧把意见提出来。”没办法,这个活,光靠你自己一个人吆喝,起干不出来的。

“放开对基层官兵使用手机时机的限制,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可以随时携带使用手机。”

“急需对‘驻地’ 的范畴更加明确,对‘轮流’的概念进行细化,比如在平时在位率符合战备规定情况下,可安排每天轮流回家住宿,这样更贴近基层官兵实际。”

“建议在确定两地分居补助的条件这一块,应该会顺应发展动态,在距离上、时间上予以调整,比如调整为按事实分居进行申领;在两地分居的范畴上也更加明确细化基本条件。”

上面罗列了涉及到三大条令条例修订的50多个问题,你发现,原来真的有必要修订。

当然你也相信,正在修订的三大条令将进一步规范驻地轮休制度;军人权益保障法草案中对军人配偶探亲也加强了法律保障,从顶层予以优化;随军的放宽也已经纳入研究。

越高级别的领导干部,家在驻地的概率越大。而年轻的军官和士官,大多驻扎在连队,是探亲、回家住宿最切实的需求者。

希望在制度不断优化的未来,各级领导也能刚性落实福利待遇,真正的做到拴心留人。而不是命令要求层层加码,福利落实能简则简。

除了修订三大条令条例,你发现,官兵最在意的还是“钱袋子”的问题。

看着老婆在微信上的一句话,“孩子他爸,给我3000大洋,我要给孩子报个辅导班。”没办法,“兜里没钱的日子,慌得一比啊”。东筹西筹的,总算把孩子辅导班的费用给解决了。

这边刚解决,那边母亲打来电话,“你爸住院了,一直没告诉你,现在出院了,不过就是以后不能喝酒了。”于是。你看了一下花呗,赶紧上某宝上给父亲买一些营养品,“哎,父母永远是把好消息提前说,坏消息放在最后说。”
你突然发现,大家都是一个活法,“钱永远是不够用啊,这踏马的,为什么呀,当兵当的越来越穷?”这句话,被服役第17年的三级军士长老蔡听见了,“可不是,当兵的咋就越来越穷了?”

“别穷吆喝了。这不是你们干部工资待遇套改后,工资结构调整,涨工资不就有了嘛?”被财务小刘给补了一刀。

“这么说,是要大幅度涨工资呗?”你追着财务小刘问。

“有没有我们士官的事,涨不涨?”你身边的三级军士长老蔡比你还激动。

“保密,保密”。

一帮财务大佬们,“说话总是说一半留一半”,你于是去问一些自媒体大咖们,看看有没有“小道消息。”

“某君,涨多少呀?”你问某微信公众号的主编。

“涨是肯定的,两会吧,听说幅度不小呢,还要补发一些,服役12年以上的正式进入万元户呢。

“我就关心涨工资的事,家里快揭不开锅了。”

其实你自己知道,“涨工资”是一件事关很多人最实际的福利待遇,问财务,问自媒体,只不过是让自己求个心里安慰,多一点服役的动力。

“前几天收到最上级文件,工资待遇津贴有关标准转换执行办法,调整后工资待遇标准不变。”你接到一个朋友发来的微信。

“靠,到底还是没涨啊,”你瞬间有了不爽的心情。

“现在不涨,并不代表一直不涨。这次调薪,还有涉及到军士呢,哪那么快,耐点心。”隔壁单位的小蔡打来电话说。

大爷的,“爱涨不涨,反正工资在哪里,都归老婆使用了,自己的‘小金库’只能靠年底的奖励工资了。”
其实你心里很清楚,涨工资是一定要涨的,多几千不多,1w也不少,反正“多多益善”,才能突出“服役越久,贡献越久”,外加一个“钱多多久一些”。

这个“你”,是正在读文章的你吗?

在此一并感谢,提供文章素材的战友们!

Ps:

其实,还有很多是我们大家期待的,比如,涉及到军人父母赡养金,军人配偶荣誉金,还有军人父母保障卡,子女教育......

当然,军属的一些实际问题,也需要我们解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