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卖”给富豪做佣人的女孩们,正遭受着非人虐待

2021-02-26 22:23:09 世界华人周刊

“菲佣”在很多人心里有的刻板印象是:黑黑的,笨笨的,个子小,很听话,又能干,而且都能说英语,家里雇一个菲佣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象征!

菲佣在全世界也享有“最专业的保姆”的美誉,每年菲律宾都有大量的劳工输出,菲佣遍布世界各地。

菲律宾每年的GDP大概有10%靠海外打工的菲佣们创造,为了养家糊口,她们辛苦在外工作,每年把钱寄回祖国。

然而这些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菲佣,却在国外遭受着非人的待遇。

1、

在这个文明的时代和社会,她们还像“奴隶”一样被剥削、欺辱乃至谋杀。

2019年,26岁的菲律宾女子阿科斯塔·巴鲁埃洛忘了将家具收回家,因为气温过高,导致家具可能会褪色,惹怒了富有的沙特雇主。

雇主为了惩罚她,将她的双手双脚全都绑在树上,无法动弹,让她在灼热的太阳下暴晒,体验家具被暴晒褪色的感觉。

事后,菲律宾外交部得知这一消息,成功解救了巴鲁埃洛,将她平安接回菲律宾。

像巴鲁埃洛这样的受害者还有很多,巴鲁埃洛的同事也寻求外交部帮助。她说,自己一旦犯了小错误,雇主就会伤害她。

40岁的菲佣塞尔玛在新加坡务工,也饱受虐待,当她被营救出来时,体重仅剩29公斤。

塞尔玛一上岗,手机就被没收了。

不仅如此,雇主夫妇还禁止她与任何人交谈,同时用监控监视她所有的行动。从起床开始,吃什么,喝什么,干什么,甚至连洗澡都在监视中。

她每个月的工资也被雇主扣留,理由是替她保管。收到的零用钱被包在一个塑料袋内,并被要求藏在她的衣物堆内不可使用。

这对雇主夫妻每天只给塞尔玛提供两次速食面及白面包,因为不准她出门,她没有办法自己购买,每天都在不停地工作,毫无闲暇的时刻。

一天,忍无可忍的塞尔玛趁着清理电梯附近卫生时,发现雇主没有跟踪她,赶紧坐电梯下楼逃走。

她跑到林公寓对面的远东购物中心,借电话打给她的一名同乡朋友。

她的同伴将带她去“移民工人道组织”住所躲避,这才得救。

菲律宾务工人员生存环境令人堪忧,且不说境外黑手,连菲律宾大使都能对同胞进行虐待。

去年,菲律宾驻巴西大使马丽楚·毛罗被监视器拍到经常虐待自己的菲律宾女佣,视频中,毛罗对女工狠狠施暴,包括扇耳光扯耳朵等一系列的暴力行为。

后来,调查人员经过监控发现,这名51岁的女佣半年来经常遭大使施暴,几乎每周都会受到不同形式的虐待。

自己人居然打自己人?菲律宾总统对此深恶痛绝,发誓一定要保护海外打工国民的福利,这位施虐的大使也因此被召回接受调查。

2、

因为菲佣海外受虐事件,菲律宾与科威特的外交关系一度紧张。

2019年,一名菲律宾家政工人惨死在科威特,她的尸体被发现“青一块紫一块”的被鞭打的痕迹,更令人气愤的是,这名死亡者体内还被恶意塞进了一根黄瓜。

科威特的这一严重侮辱菲佣行为,直接加剧了两国关系的紧张。

这已经不是第一例菲律宾女佣在海湾国家死亡的事例了,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惹恼了菲律宾人,菲律宾认为这是科威特对其主权的侮辱和挑衅。

为此,菲律宾驱逐了科威特驻菲律宾大使,并召回了驻马尼拉大使。菲律宾方面也考虑全面禁止对科威特的劳务输出。

随后,为了进一步解决这一外交争端,菲律宾和科威特签署了一项协议:科威特会修改法律法规,改善科威特现有的菲律宾家政工人的生活状况。

这也算是对维护海外劳工权益方面,一次难得的进步和成果,虽然,目前的状况,远远谈不上有多理想……

3、

在富人的眼里,穷人就是奴隶,他们根本不值得被尊重。

其实,菲律宾女性在海外的处境并不是最糟糕的,菲律宾算是在保护海外务工人员权益方面非常积极的国家了。虽然作用有限,但是能看到他们在努力。

那些来自塞拉利昂、肯尼亚、孟加拉国和柬埔寨等贫困地区的务工人员,处境要比菲佣要差很多。

自1991年以来,约有30万孟加拉国妇女移居沙特阿拉伯寻找工作,这些年来,上演了无数令人发指的虐待故事。

2019年11月,一名在沙特阿拉伯家庭中担任女佣的孟加拉女子,在社交媒体上上传了一段视频,引起大众的广泛关注。

视频里,这名25岁的女子从头哭到尾。

她哭诉道,自己遭受了雇主的性虐待和折磨。

视频传播后,她的手机被老板没收,但好在视频受到了广泛关注,这个女孩最终被救出。

2019年10月,沙特阿拉伯某地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

据调查,这个女性叫贝古姆,是一名女佣。

贝古姆去世前,曾多次给儿子打电话,声称自己遭受了酷刑。

据报道,她死于一种未经治疗的疾病。

这样的事件频频发生,却仍不能引起国家的重视,成千上万名女性抱着改善生活,改变命运的想法远离家乡,却没想到来到的却是一个更大的火坑。

在富人的眼里,她们就是奴隶,是一件商品。美国硅谷甚至“打造”了一个网上“奴隶买卖黑市”,只要花几千美元就能购买“人”来当奴隶,甚至还有人靠倒卖奴隶来赚取差价。

你可以拿起智能手机,你就可以滚动浏览她们的照片,成千上万张,按年龄、种族、性格、来源等分类,不同类别不同的价格等级,让人以几千美元的价格购买……

就这样,每年有数千名女佣,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当成财物般买卖,其中最小的受害人年仅16岁。

很难想象,奴隶贩卖这样的事情,在21世纪的今天,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演。

这些海外务工女性的权益,究竟该由谁保护?文/小幸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