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男子隐居深山20年,本以为一无所有,出山后却成亿万富豪

2021-02-26 18:01:23 史海残云

你看见码头那端的那道绿光了吗?”尼克拉低百叶窗,凝视着码头那若有若无的光芒,“以前每晚他就在那站着,每晚都在。”

这来自于《了不起的盖茨比》,曾经我十分喜欢这句话的描写,也十分向往书中那段虚无缥缈的绿光以及光下那个富有梦想的伟岸背影,对小时候的我而言,这便是梦想和坚守最好的模样。

而在贵州便存在这么一位梦想的奠基者和坚守者,他的名字叫宋培伦,是一位资质丰富而且极具情怀的建筑专家,于他而言,他这一辈子便就是一个谛听者,在建筑的堡垒里谛听历史的耳语,在构起大厦的泥土中品味一个设计师的挣扎和努力,谛听一栋建筑身后一个王朝的兴衰成败,谛听一段人生的起起落落。

花花世界里,灯红酒绿,无聊都市里,人来人往。他选择拂袖而去,遁于山海,用二十年换来一场梦幻,换来一场梦想的实现。

初心在野

三毛曾在书中写道:“人的一辈子就这么长,几十年来,不争不抢,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而这里的争抢,并不是让人和人争抢,而是人去与时光、时间进行争抢,一个人的一辈子是有限的,时光犹如一杯水,倾覆则干涸无迹,而梦想实现的长短,便就是在这杯水流尽前你实现价值的长短。

现在,宋培伦的这杯水已经过半,他已五十六岁,前半辈子的他活成了都市人最想活成的样子,坐在阳光倾洒的阳台上,轻轻摇着藤椅,看着天际的云卷云舒与建筑由温暖变冰冷的过程。

每日乏味的绘画构起他的建筑王国,也为他的日子带来了财富,的确,作为一名建筑工程师,宋培伦有着比常人更稳定地收入,优渥的待遇,一辈子可以过着衣食无忧,自在畅想的日子。

可日复一日与纸张打交道,不免让这个年过半百的老者心感无聊和沧桑,因为在他心里,建筑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去换取多么冰冷的金钱,而心中所追求的也从来不是自己的功成名就和扬名业内。

他追求的是建筑背后的历史和那段感人肺腑的故事,于是初心在野,他便不顾一切,舍弃所谓的优渥年华,散尽家财,奔赴那片山野,想要重建起那消逝的遗迹——夜郎国。

重建时代

夜郎国,一个中国历史上神秘而又强大的美丽国度。人们认识它,都源于夜郎王的那句自大狂吠之语,却不知它千年前的石刻容颜,一栋栋人形雕像像是停留于历史长河旁坚守的士兵,每寸土黄的瓦砾都彰显着那个年代,那个国度最辉煌,最骄傲的模样。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朝思暮想的国家,就在几夕变为历史上苍白的字符。

同样的,宋培伦就是这群爱做梦的人之一,没日没夜地重复工作,枯燥无味的公式图纸早已让他身心俱疲,可书中那段千年前存活的真切历史,却让人突感艺术的美丽和历史的永恒。

于是他想逃离这座铁打的象牙塔,变卖了家中的家财和自己多年积累的财富,带着几本历史的典籍和艺术工具便走上了这条被人质疑和非议的路途。

其实历史上和宋培伦这样做的人也有很多,而他们追求的无非都是人生中最为宝贵也最为珍贵的三样东西:归属感,梦想和自我。

曾经的陶渊明便就是这样一类人,他为了在浑浊的世界保守自己纯洁的自我精神,于是他便毅然离开,在自然世界里找到了自己从未有过的归属感与梦想,陶渊明的梦想是为了追求“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淳朴年代,他的梦想是为了追求“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遥远心境,既然世间无法给予他想要的活法,他的自我,不如逃离它的腐化。

而宋培伦就是这样的逃离者,逃离千篇一律的朝九晚五的生活,在宁静的乡野里,听着自然告诉自己的耳语,伴着淡淡的灯光,翻看夜郎国曾经的绝美石头,他的手指轻轻在纸张上滑过,仿佛轻轻的触碰,便会让他穿越到千年以前,被石头环绕,被自然告诫。

离开了城市,没有拘束,没有规则,他恣意地做自己,他的须发渐渐留长,盖过他的双颊,没过他的耳尖,让风轻轻吹动他的全身,吹散他的纸张,吹去他的过往,这个过程是孤独的,更是享受的,宁静的。

我最喜欢的作家村上春树曾在书中写道,孤独是人生一份难以排解的滋味,它困扰着世人燥热,困扰着世人伤心,但它依然不会离开,面对孤独最好的方法无非面对它,玩味它。让它成为你的朋友,最终逃离你的生活。

而宋培伦便这样独自坐在山崖边,独自饮酒,独自吹风,独自饮食,这样的孤独无非他帅气的披风,让他在每寸光阴里,看着每块经过千锤百炼的石头,亲手触摸,用心感受。

他要做的是感悟时间从它们留下的痕迹,再用手中的刀锋,刻出时间的模样,这是一场艺术,更是一份责任,他义无反顾,更别无选择。

或许这条路像是一条布满荆棘的迷途,迷路的人在上面光脚踩着针刺,流出粘稠鲜红的血液,却在痛苦里看见被染红的鲜花,在孤身处于黑暗却看见头顶的灿烂星空,这无疑是勇敢者的脚步,无疑是不可置疑的坚守者。

再入尘网

二十年,陶渊明误入尘网,一去二十载,而宋培伦归于尘世,用了二十年。

二十年来,他经受了多少人的流言蜚语,他被多少冷眼所中伤,他被多少雕刻期间的石块砸伤,而他又有多少次伏窗独自流泪。

时间可以塑造一座遗失的岛屿,可以击败世人,却也可以塑造一个巨人。

当他走出那个蜗居的乡村,他背后留下的那群人形巨人,便就是他这么多年的杰作,巨人们各不相同的神情,它们的举手投足,都代表着宋培伦每日的喜怒哀乐,这群巨人代表的永远不仅仅是那个已逝的时间,更代表在时间里成长的那个男人,他的千言万语和不为世理解的苦楚都凝结于此。

所以,这样的雕塑终于让人们信服他的选择,信服面前这个面目苍老的男人,因为时间也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而时间也告诉了人们答案。这样的人文,鬼斧神工,像是具备喜怒哀乐的石头,而这样的石头王国,更是搭建起千年前的王朝烟雨。

于是这样的杰作也理所应当地被他人欣赏并接受,一家旅游公司将它盘下并投资几亿,这个被嘲讽一贫如洗的山野老人,又一次证明了时间到价值与梦想的意义。

小结:

诸葛亮曾说过:“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一个人够淡泊,志向才足够纯粹,而一个人够耐得住寂寞,未来才足够遥远。

黄昏里,大山的崖旁坐着白发苍苍的老人,笑看苍茫,夕阳醉红,饮酒慰风,这是一无所有还是潇洒恣意?这个追梦老人的心里其实早已知道。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亿万欢笑声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