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与现实 -《坦克大决战》背后的故事

2021-02-26 17:46:13 燃烧的岛群

常用笔名:元首卫队

在欧生活8年,精通德语,爱好二战史及现代战争史,从2000年起,曾在“战争的艺术”、“德国军事中心”等军史网站和《突击》、《战争史研究》等纸媒上发表多篇原创文章及翻译多部德语电影电视剧中文字幕

请关注本公众号,未来将带来更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

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1965年拍摄的美国电影「坦克大决战」」(Battle of the Bulge)号称以知名历史事件(暨1944年12月底德军在西线阿登区域发动的战略反击,史称突出部之役或阿登反击战)为基础拍摄,但实际为架空设定与情节。

荒谬的程度连曾任欧洲战场盟军远征军最高统帅(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of the Allied Expeditionary Force)的五星上将、前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在含贻弄孙之余都忍不住出面公开指责。

但无论如何,相信本片是国内众多历史及电影爱好者的启蒙战争片之一,笔者本人也是在90年代中期首次于香港TVB明珠台的明珠930栏目中观看此片,记得当时还特意以录像机程录制,以便日后反复欣赏。几日前在电影频道再次无意中看到,不妨本次来重温考证一下剧情与历史中的虚与实。

本片没有过多的铺垫或是前缀,直入主题,以德军。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情节为电影初段,德国坦克兵高唱军歌的片段

该曲为德军的《坦克之歌》(Panzerlied),歌词由德国陆军库尔特·威勒中尉(Kurt Wiehle)于1935年6月28日在前往萨克森的柯尼斯布吕克途中创作。

旋律据说来源自19世纪的《路易斯之歌》(Luiska-Lied),又称《危崖之上》

(Weit über den Klippen)。该曲也因为本片而在世界范围名声大噪。

《坦克之歌》即使在战后也收录于联邦德国国防军的军歌集《高歌吧战友们!》( Kameraden singt! ),但在2017年5月,时任的国防部长乌苏拉·冯·德·莱恩下令停止未来再出版军歌本,坦克之歌也在其中,理由是:

einige Textpassagen nicht mehr unserem Werteverständnis entsprechen

有些歌词段落不再符合我们对价值观的理解。

本片最大的争议就是剧中登场的,当年众尚未启蒙军迷看得津津有味,但后来也令大家如鲠在喉的德军虎王式坦克,均由上世纪50年代美国M47巴顿式主力坦克饰演。由西班牙陆军支持摄制。

电影前段科勒将军(从外形上和身份上应该是影射时任德军B集团军群总司令的瓦尔特·莫德尔元帅)向马丁·海斯勒上校(Martin Hessle)介绍德军寄望扭转战局的各种新式武器时,对着M47模型说「The new seventy-ton King Tiger tank」。

虎王坦克的制式名称为Panzerkampfwagen VI Ausf. B Tiger II (Sd.Kfz. 182),即虎II式或者虎B式,其非官方名称Königstiger,因德语König直译为英语king之故,在美军译为「虎王」(King Tiger);在英联邦则译为「皇家虎」(Royal Tiger)。

阿登战役中最著名的照片之一:德国空军第3伞兵师的伞兵坐在党卫军第501重装甲营营第2连的222号虎王坦克(车长党卫队上级分队长库尔特·索瓦)上,从镜头前驶过,摄于1944年12月18日。

但就德语语义而言,Königstiger最初并不是指老虎种类,而是指体型巨大的虎类。最初来自于英国猎人术语:Royal Tiger,指他们在南亚殖民地捕获到的令人垂涎的老虎大标本,也就是「孟加拉国虎」(Bengal-Tiger)或「印度虎」( Indischer Tiger)。但其实地球上西伯利亚虎体型更大。

如按照英文或者中文语义直译,虎王在德文中应该是Kaiserliche tiger。

孟加拉虎

而在严寒积雪冬季中进行的突出部之役,在电影后段却一变为西班牙温暖的草原场景(外景地在西班牙瓜达拉玛山区和马德里地区)。

最后决战则是影射了美德两军1944年12月26日在比利时城镇赛勒斯(Celles)爆发的坦克战,这里也是德国国防军在突出部之役所达到的最远点,此战美军第2装甲师击溃了德军第2装甲师。如今在赛勒斯镇中广场还有一辆德军豹式G型坦克作为纪念陈列物公开展出。

该车原隶属于德国第2装甲师冯·科臣豪森战斗群(Kampfgruppe Von Cochenhausen),在1944年12月24日被美军击毁

除了场景和车辆型号之外,片中坦克的涂装也与史实不符,以海斯勒上校座车为例,战术编号R-01,此为德军装甲团团部(Stab der Panzer-Regiment)指挥车辆,但德军虎式及虎王式重型坦克只以营(schwere Panzer-Abteilung)作为编制。

而剧中的海斯勒上校形象,应该是取自历史上参加此战的党卫军第1“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师(1.SS-Panzer Division Leibstandarte Adolf Hitler)所属派普战斗群(Kampfgruppe Peiper)指挥官约阿希姆·派普(Joachim Peiper),只不过剧中为国防军上校,史实为党卫军上校。

1944年12月14日,及反击发起前两天,派普在警卫旗队师部动员会上。当然没有发生过片中所演的和众人高唱坦克兵之歌的情节。

与剧中海斯勒上校在座车重车毁人亡的结局不同,派普活到了战后,并在1972年移居在法国乡村,平日以翻译为生,将英文军事历史书籍翻译成德文维持生活。

1974年,当地的一名前法国抵抗运动成员确认了他的真实身份,并给法国共产党提交了一份报告。1976年,法共历史专家在调查盖世太保档案时,发现了派普的个人档案。很快媒体就蜂拥而来,死亡威胁也接踵而至。于是派普加快了举家迁回德国的计划。

威胁者漆在派普家门口道路上的涂鸦,意为“派普,党卫队”

1976年7月14日清晨,派普的住宅遭到袭击并被纵火。事后人们在现场发现了派普烧焦的尸体,旁边还有一把0.22口径的步枪和一把手枪。经警察调查结果,他是在试图抢救文件、文件和妻子的衣服时吸入浓烟窒息致死。案发后一个自称“复仇者联盟”的组织声称对此事负责,而关于谁是纵火者至今仍为未解之谜

剧中参与摄制的M47坦克在开战后即全车采用美军标准深橄榄绿单色涂装,再涂以白色水性涂料充作雪地迷彩。 此白色水性涂料在电影摄制过程已大面积剥落而露出底色,造成电影前中后场景车色不连贯的现象。

而在真实历史中,1944年底德军装甲车辆主要为暗黄底色上喷涂橄榄绿与红棕色条纹的制式三色迷彩,包括1944年8月下旬至10月间以三色迷彩为基础的突击迷彩(Hinterhalttarnung)。电影所呈现的德军全色涂装早在1943年2月即已废止。

剧中美军的M4谢尔曼中型坦克则由二次大战末期的M24霞飞轻型坦克饰演。在真实历史上的突出部战役中,M24仅美军第740坦克营D连两辆参战,且这两辆还是从预定由M5A1斯图亚特轻型坦克换装为M24的第744坦克营配额中紧急抽调的。

虽然M24参战数量不多,但确实也在实战中击毁过德军虎式坦克。1945年2月25日,隶属美军机械化第4骑兵侦察营(4th Cavalry Reconnaissance Squadron, Mechanized)的M24坦克群于德国西部杜塞道夫(Düsseldorf)南方18公里的多尔马根(Dormagen)击毁德军胡梅尔重装甲连(schwere Panzer-Kompanie Hummel)所属的两辆虎式坦克。

其运用的战术为凭借高速机动,迂回至敌坦克侧后方攻击该处较薄弱的装甲,和另一好莱坞电影《狂怒》(Fury)中M4击毁虎式的剧情相似。

胡梅尔重装甲连是于1944年7月初在帕德博恩(Paderborn)第6军区(Wehrkreis VI)成立的应急部队,以指挥官胡梅尔中尉名字命名,装备第500补充及训练营库存的14辆虎I式坦克,部分官兵来自第504重装甲营第2连。12月并入第506重装甲营,成为其第4连。

1945年4月胡梅尔重装甲连的111号车

1944年10月16日,摄于亚琛附近的胡梅尔装甲连所属车

1945年4月6日在德国威斯特法伦布隆斯卡佩尔被遗弃的胡梅尔连所属车,此时该连配属给了第106装甲旅。

如果像2011年上映的好莱坞片《狂怒》(Fury)一样以虎I式坦克的可动实车出镜,能否以虎王的可动实车重拍《坦克大决战》呢?

答案是从理论上来讲有可能的,因为位于法国中西部索米尔(Saumur)的装甲车辆博物馆(Musée des Blindés)就现存一辆可动的虎王式坦克。

此辆虎王式坦克的来历因官方文件纪录与服役期间历史照片付之阙如,成为谜团。曾有学者经考证后认为此车隶属党卫军第101重装甲营第1连(1./s.SS-Pz.Abt. 101),炮塔战术编号123。

根据史料记载:1944年8月28日,该连数辆虎王式以及第503重装甲营第3连(3./s.Pz.Abt. 503)4辆虎王式协同德国空军第18野战师,于巴黎西北方约50公里处沿扎伊尔至丰特奈圣佩尔一线朝盘踞塞纳-马恩省河畔利迈桥头堡的美国陆军第79步兵师展开反击。

此役党卫军第101重装甲营第1连的123号虎王式坦克由弗利茨·希伯勒(Fritz Hibbeler)指挥,战斗中遭美军野战炮火锁定并中弹两枚,撤至维克森布吕尔近郊时因发动机过热故障而弃置。

然而这辆在战斗中弃置的123号虎王式坦克日后即在原地销毁,因此不可能是装甲车辆博物馆所典藏者。

后另有战史研究者依据1944年9月间此辆虎王式坦克为自由法国陆军俘获时的照片证据,指出此车当时仍装备窄款运输用履带,战斗用履带则在邻近;炮塔顶部火炮射击烟雾排气扇仍以装甲盖锁住。

种种迹象显示此车应是在铁路运输途中弃置于火车站或其附近,但车上所有德军标识在俘获后皆遭抹除,导致考证困难。根据其研究,此辆虎王式确实隶属党卫军第101重装甲营第1连,但炮塔战术编号可能是未曾发现历史照片的114、131、132、134中之一;且可能在全新出厂未经战火洗礼的情况下即已弃置。

此辆虎王式坦克与众多俘获德军车辆共同存放于巴黎近郊凡尔赛萨托里的AMX坦克工厂,1975年始转交筹备中的装甲车辆博物馆。

博物馆创办人米歇尔·奥布里上校(Michel Aubry)将此车炮塔战术编号漆为233,以纪念在自由法国陆军第2装甲师(2e Division Blindée)服役时击毁其搭乘的美制M4谢尔曼座车的虎王式坦克。

自由法国陆军在俘获此辆虎王式坦克后并未转为己用,因此保存状况极佳。实车外观各项细节与俘获当时几乎无异,甚至炮塔顶部排气扇装甲盖也仍锁住。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