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根本拦不住到主动出击,20年来中国空军拦截敌机的能力变化

2021-02-26 17:30:21 万乘之尊

前言:在2004年以前,中国每年都会在东山岛举行军事演习,早已不是新闻了,但2001年以后,美国第43任总统小布什向台出售了包括4艘「基德」级导弹驱逐舰等,总价超过40亿美元的攻击性武器装备,美军及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系列飞机几乎每周都会大摇大摆在海峡以北至上海、舟山以南的公海海面飞行,解放军战机也是每一次都会出海做近距离的拦截,

一:起源

东山岛是一个地处闽粤交界的多丘陵高地的岛屿,东面距离澎湖98海里、高雄166海里。由于战略位置重要,自1995年以来,解放军每年均在此举行三军协同作战的登陆演习。1996年的大规模结合三军部队与战略支援部队的实兵作战演习,由2月起陆续进行调遣兵力,3月实施第二炮兵部队导弹针对性试射,4月起地面部队前进,5月起各军种实施分练,6月起就一步步扩大各军兵种的合练,演习成果虽然达到了部队动员率、装备妥善率、部队执行成效等预期,但也同时发现各军区在相互配合产生了极大的观念落差,尤其是装备的相互支援多次出现隔阂,

下半年几乎停止了部队的作战演习,只简单地执习各军种既定的训练演习,指挥人员全部进入再学习阶段,学习从专注地面部队单一形式作战演习到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演习,美国第43任总统小布什上台后,展现了与前任不同的强硬作风,解放军决定2001年于东山岛进行筹备已久的两栖登陆作战演习。这次两栖登陆作战演习代号「解放一号」,前所未有地持续了整整156天,引起了中外极大的关注,也就是这次演习引发了南海中美撞机事件。

2002年,演习逐步加强力度,东山岛演习展现了与以往不同的特色,渡海登陆作战的演习区域宽达150公里,直接参加的三军联合实兵演习的陆、海、空部队多达10万人,全部是强化训练的精锐部队,参加演习的有南京、广州、济南、北京、成都、沈阳、兰州七大军区所属的集团军,东海舰队、南海舰队、北海舰队的舰艇部队与海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38军抽调组成的快速反应部队,来自华南、华东、华北、西南地区的空军第1、6、7、8军及空中骑兵旅,二炮的战略、战术导弹部队,国防预备役部队等。除了参演的Su-27、Su-30战机、歼8乙型、「飞豹」战机、空中预警机与加油机、「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基洛」级潜艇与新型核攻击潜艇、射程5,000公里「巨浪」21A潜射弹道导弹、射程达1,000公里以上的「红鸟」二型巡航导弹、先进空对空与空地导弹、「日炙」与C-802超音速反舰导弹、S-300地对空导弹等先进武器之外,还包括刚组建不久的特种电子对抗部队,

整个演习从当年4月底开始在福建东山海域进行海上适应性训练、分兵种、分科目训练,以及三军登陆协同训练。5月下旬正式展开实兵实弹的演练,一般人都没注意到,2002年的东山岛军演才是真正实战化、科技化的作战演习,解放军在作战技巧上由传统打坦克、打飞机、打空降,防原子、防化学、防生物为主的「三打、三防」,与1995年11月的演习不同的是增加了电子干扰机与侦察机的空中演练,更是过去所不曾有过的,整个演习目标是多点、多方位、陆海空三栖模拟向澎湖发起猛烈进攻,完全舍弃了以往的金门、马祖,紧接着打航母、打巡航导弹、打隐形战机、打武装直升机,空军使用预警机和空中加油机对大批战机实施空中有效预警与管制、加油,大大缩短反应时间、提高打击精确度、增加航程、提升打击力,演习于7月底才进行验收,时间长达4个多月,时间之长,在解放军实弹演习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二:前期只守不攻

在1996年作战演习期间,面对解放军的新式「Su-30」、「Su-27」、「歼8」及新改良的「歼7」型战机,台空军主力作战机种仅有F-5E/F,F-16A/B、IDF及幻影2000等新一代战机尚未达到,飞行员几乎一进海峡,雷达预警器就会接到S-300地对空导弹的雷达扫描讯号,耳机中也会听到战管不断告知对方战机分批出海或紧急起飞的警告,日复一日,全天候的,整个演习期间F-5E/F每天出勤架次从未低于40架次,这还不包括台中基地随时准备进行拦截待命的10架「经国号」战机。F-5E/F的夜航架次,也创了新记录,2000年三月份,解放军许多单位也发布二级警戒状态,潜艇也达到饱和装载准备出海,成立不久的三大应急机动作战师,就是湖南162师、兰州第61师及成都的149师,全部都完成编组并前往演训场进行任务训练,二炮部队机动至福州至厦门一线,特定频率的无线电也突然增加,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的电子战频谱几达饱和,许多从未开启的波道也在其中,显然准军事行动已正式展开

美国防部在3月的第一周就将海峡列为「黄色状况」,3月12日下午,台空军派出C-130HE电子侦察机前往澎湖待命,在飞行过程中多次遭到S-300导弹的锁定,显示这架台军唯一的电子侦察机已被完全掌握,由于情况愈来愈不稳定,美军立即与台军建立情报交流,在情报交流过程中双方几乎都是一个答案,解放军正在执行军事调动行动,为了确认情报是否确实,空军司令部命令第4中队的RF-5E侦察机前往侦察,3月14日中午,机号5506的RF-5E(侦察机由台中起飞,在澎湖上空与4架IDF战机会合,飞行到金门东北方20海里时,2架歼七战机从低于雷达扫描的超低空自RF-5E的机腹下冲上来拦截,RF-5E上的飞行员立刻做一个破S动作,双方在3000米左右交叉而过,接着RF-5E就以最大速度逃离,当天下午,8架歼七摆好阵势在海峡中线以西再一次成功拦截第4中队的RF-5E侦察机,吓得台空军作战司令部立即取消所有侦察任务。

3月20日中午开始,大批解放军战机在东南沿海地区南北调动,下午,金门的东碇岛周边海域突然涌入数十条渔船将东碇岛团团围住,还清楚看见渔船上蹲在甲板上全副武装的部队,而且连迫击炮都架好了,急得当时正在岛上的国防部副司令和参谋长匆忙搭乘快艇突围逃跑,台空军紧急派出2架RF-5E侦察机,分南北两航线,进行金门及马祖实时侦察,北航线与另一架F-5战机由台中起飞后,就直接在中线做绕圈飞行,歼七也是在绕圈飞行,当双方的航向进入一个对RF-5E有利的角度时,RF-5E立刻高速冲向大陆,4架歼七立刻由万米高空冲下来,当进入RF-5E后方10海里时RF-5E向上拉起,飞行员发挥RF-5E的最大转弯性能在双方相距5海里时突然做了一个超小迥旋半径的急转弯,让架歼七无法占位错失拦截角度,然后RF-5E从他们的左下方反向完成任务后脱离,南航线RF-5E一直在找一条安全航线,万米高空的4架歼七也在继续降低高度,RF-5E在这时收到取消任务命令,刚想跑就发现9点钟(左方)方向有2架歼七与他平飞,RF-5E转弯往这2架歼七的肚皮下钻正下方约2000米完成任务后急转脱离,

1999年,台空军第401联队17中队第一个完成F-16换装训练不久,花莲基地安排了3架F-16A在东部的空域执行训练,台空军作战司令部发现1架不明机由东南方向北飞,闯入了训练空域内,马上命令在空域训练的3架F-16执行拦截任务,F-16A雷达上接触到目标后辨识出这架不明机是美国海军的F/A-18,判明状况后领队马上叫二、三号机展开,二号机保持战斗僚机、三号机就拉开至外侧高位的掩护位置,F/A-18也发现了3架F-16,立刻将机头转向3架F-16,进入高G防御的动作,F-16也进入了接战状态,

地面管制人员听到目标是F/A-18,一时还没反应不过来,没下达任何指令,双方速度都是维持在400海里左右迎头接近,交错过去时几乎相撞,进入了近战缠斗,F/A-18拼命转小圈,F-16从6000米一路压着F-18,F-18推重比不如F-16,只要不陷入低速的劣势操作性能区域,F-16对上F-18有很大的优势,双方一直缠斗到了最低的训练安全高度,由于战机缠斗时相当耗油,接战不到5分钟,美军的F/A-18就停止再做动作,向本岛180°方向脱离,那天东部外海闻逛的不是只有美军的飞机,1架解放军的「运八」也在附近徘徊观战。

到2000年5月19日,1架美军的U-2侦察机由韩国一路往南,沿着海峡中线西侧飞到香港后,反转,又沿着原来的航线往回飞,但这一次的航线更靠近大陆,几乎从东山岛上空飞过去,这几天解放军在东山岛正在进行「蓝鲸」演习,有许多驱逐舰正在演练队形,这架U-2刚从澎湖与金门中间飞过去,解放军连出五架歼八战机在福州上空出海后,高速越过平潭岛,准备在新竹外海拦截美军侦察机,这架U-2显然也知道大势不妙,就大转弯逃跑,台中警戒机堡的警铃早已响起,IDF已经进跑道正准备起飞,下午13时18分,解放军战机已经进入距离20海里之内了,2架IDF左右包抄,紧紧扣住那2架解放军战机的两边,IDF的2号机向北小角度带出去,显然飞行员已将第二批歼八锁定并准备进行攻击程序,解放军战机接近12海里时终于转向往回飞,IDF油快烧完了,还好,那两个IDF飞行员滑翔着飞了回来。

三:转守为攻

彭佳屿北方80海里的海域,是美军及日本自卫队在进行东海侦巡航线时一个固定的检查点, 各国都不会对集结在这个海域的军机有所反应,2006年12月4日,台空军第26中队的F-16B正在为发射鱼叉反舰导弹做准备,下午14时许,美军EP-3电子侦察机出现在花莲外海,2架F-16B停止发射,直接就陪着那架EP-3飞一阵子,然后当EP-3发现捞不到频谱而回航后,2架F-16B就在华东外海做模拟的攻舰飞行,下午14时42分,浙江某机场5分钟内紧急起飞了三批共6架的歼八战机,1.4马赫的超音速赶往彭佳屿,EP-3飞到彭佳屿北方大约100海里的海域,就遭到中国歼八战机的近距离伴飞,EP-3以无线电求援,日本航空自卫队的2架F-15J首先赶到,在距离EP-3还有30海里时就用雷达锁定正在的歼八,EP-3及「护航」的歼八及空自的F-15J正在200米的低空,向着彭佳屿的方向直直飞来,

台空军临时将正在宜兰外海做训练飞行的2架F-16A紧急往北调,准备拦截侵入彭佳屿上空的「各国」军机,2架第17队的F-16A,这时已飞到基隆外海,也在雷达上发现位于彭佳屿北方30海里的低空光点,长机下令向右30度角做战术机动,准备拦截歼八,下午14时56分,F-16A长机以密语目标已进入射程,14时58分,飞行员回报,指出除了美军EP-3侦察机1架及2架歼八战机之外,还有2架日本的F-15战机。飞行员以有点紧张的语气在问是否加入编队,但作战司令部则是指示维持在适当距离监控,几方机队正进入彭佳屿12海里范围时,美军EP-3终于转向了,以航向70度往东北东的方向脱离,因为美军第7舰队的救兵终于来了,2架F-18A已经飞到基隆东北方60海里的位置。在EP-3转向的同时歼八也立刻爬升,F-16A和F-15J跟着爬升,13时02分,歼八战机全数往西北偏北的345度方向飞行加油,而空中加油机也适时赶到,

2013年10月,解放军第一次将空警2000预警机调派前往钓鱼台侧录附近空域的电子频谱,日本则派出P-3C与其伴飞。12月1日两架Su-27完成空中加油后以超音速冲向钓鱼台上空,电战机飞行于温州外海50海里的空域,随时进行电子作战,这种飞行方式过去是从未发生过的,突袭让日本措手不及,日本航空自卫队的F-15J随即紧急升空进行拦截,

没多久,另一架装着新电战装备的运8也出海,日本的P-3C在4月9日第一次接收到--种新的频谱,为了要进一步研判这个新讯号,日本方面立即向美方请求卫星支援,美军谨慎使用各种电子战作为,全部由日本方面去面对,美国只有在状况有可能误判才会将正确的频谱告诉日本,反倒是韩国的监控站(观通台)立即支援,但仍然无法解读新的频谱,台军也掺杂进来,派出唯一的电战机C-130HE起飞,就直接在台南外海。做圆周飞行,持续侧录相关的电战频谱。但由于装备已老旧,频宽无法满足要求,在三个小时的无地自容后就返航,

剩下中日双方在钓鱼台西北方30海里空域隔空互骂,中方用日语骂,日方用日语普通话骂,甚至还侵入对方的数据链系统,输入漫骂文字,最后P-3C上所有的波道全都被中方干扰,而日方没法继续玩下去,中方赢得这场电子战,日本在之后一周都不愿用电子战技术干扰中方行动了。1996年2月到5月美军启动战备波道,让解放军所有电子系统全部失能,2013年美军在西太平洋的军用无线电频道,时常遭到干扰,解放军电子战操作水平逐年在提升,美军与日本自卫队间的军事演习不断增加训练科目,美国国防部在2014年的报告中,明确指出2013年8月间的美日海空演训中F-22战机的战术作为多次遭到信息截取,造成信息链在自我检测时发现危机而自动断连,让整个战场管理作为产生迟滞。这种软杀的战术让美军十分担心,未来一旦与中国发生军事冲突时,将会出现无法掌握战术与电子战主动权的状态。

四:后记

正是这一次次近乎实战的拦截,解放空军正式走出尘封已久的锁国心理,短短20年成为世界上进步最快而空战经验最丰富空军。美国现在如果想要在东北亚地区保持空中优势,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是需要借助日本、韩国,不过日、韩还有多少决心就不知道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