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建:压不住的通胀——这次他们终于知道货币不是万能的了

2021-02-26 12:59:11 首席经济学家

来源:西泽研究院

作者:赵建,西泽研究院院长。

现在鲍威尔和耶伦可能都一头雾水,为什么放了这么多水,长期国债却仍然大跌,申购倍数创十年新低,越来越多的机构抛售美债——难道有钱还买不到远端国债利率的下行?

还真买不到。这一次,钱终于不是万能的了,货币大放水真的无法解决问题了,因为:

沉睡了十年的一头猛虎终于醒了——通胀

次贷危机后,美联储搞出来个量化宽松QE,这其实不是个新鲜玩意儿,理论上是“货币主义+后凯恩斯主义”的合成,实践上则是直接突破央行多少年坚持的底线,像交易员一样在市场上买买买。而且买的都是有毒资产,私人机构抛售的垃圾。央行却愿意花钱买这些垃圾和毒品,最主要的原因是:

钱不是他们自己的。

其实次贷危机的时候,量化宽松的政策国会一开始并不同意——在美国这样的自由民主国家,一直宣称政府罪恶市场完美的国家,怎么可能这么随意用纳税人的钱买这些垃圾而且是有毒的资产呢?这么随意动用国家货币金融力量,社会主义国家都不敢这么做,灯塔国怎么可能这样呢。让央行到市场上做交易,这是严重的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

但是,时任财政部长、原高盛CEO、华尔街的精英代表保尔森,和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伯南克有办法,这个办法就是等着拿一个大型金融机构来为这场行动“祭旗”。而此时,雷曼兄弟终于顶不住了,这么大的一家金融机构,竟然破产了。于是保尔森与伯南克在迟疑的国会议员面前说了一句石破惊天的话:

美联储再不出手,美利坚合众国就万劫不复了.......

这句话让所有在场的国会议员鸦雀无声,谁也不敢为了纳税人这点钱而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曾经差点让美利坚合众国崩溃的危机又不是没发生过,1929年持续了近7年的美国大萧条是每个美国人,甚至是所有西方发达经济国家的历史噩梦。

而此时,在雷曼兄弟破产,整个华尔街愁云惨淡的场景下,谁敢说这一次的危机程度不会是大萧条量级的?每个国会议员心里都清楚,我何必为了这么一个“央行独立性或不浪费纳税人钱”的名义,去冒这么大的风险呢?万一因为我不同意而美国真的酿成百年大灾难呢?最重要的一点是:

救市的钱也不是我们自己的

于是,潘多拉魔盒打开了,世界正式进入了货币大洪水时间,MMT时间,央行买买买的时间。美国QE1,放了1.75万亿美元,然后QE2大约6000亿,QE3大约1.5万亿,这一系列量化宽松下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超过4万亿美元,是次贷危机前的5倍。但去年一次QE4,就发放了近四万亿美元。而且,拜登政府上台后,为配合财政刺激方案,一个新的3万亿美元的货币水包即将释放到社会。这一次,美联储又突破了一条底线,上一个底线是进入金融市场做交易买买买,这一次是:

直接给个人或家庭发钱。

高盛:拜登上台后,其刺激法案规模约为7500亿美元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量化宽松的始作俑者,安倍三支箭的发源国日本,已经将货币宽松用到了极致,甚至日本的央妈已经不甘于只在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而是直接跑到了资本市场,各种买买买,直到把债券买成了负利率,把自己买成了近一百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直到在自己的国家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非主权的数字货币:

比特币。

各国央行的神操作让人想起了魏玛共和国和中华民国时期漫天飞舞一文不值的纸钞。只是,这一次美元的“一文不值”是在资产市场上,尤其是在比特币市场上。几年前,一美元还能买到0.01个比特币,而现在一美元只能买到:

0.00002个币(50000美元一个)。

过去十年,他们肆无忌惮大放水的原因,主要是一个:

消失的通胀。

过去的菲利普斯曲线突然神奇的失效了,货币大放水最忌惮的事情没有了。没有通胀,社会大众的基本生活就没啥问题,基本生活没问题,就不会形成政治压力。只有资产泡沫,问题不大,而且还会为中产,他们的共同基金养老金401k计划带来账面增值,何乐而不为?

消失的通胀+飙升的泡沫,似乎一切都是帕累托改进——没有人的利益受到损失。至于财富的两极分化,那只是长期的慢性病,导致问题还在很远的未来。而现在最重要的是,与泡沫共舞。可以说:只要通胀的风不来,泡沫的盛宴就不会结束

如今,通胀以及通胀预期,已经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正颠覆次贷危机以来的货币政策和资产定价的逻辑。只要通胀的念头一起,而且蔓延成一致性预期,那么线性的货币政策就要失去效果,尤其是央行运用了十年的神器——量化宽松。

通胀十年后重现的原因有很多,我也写过不少文章。要问为何通胀魅影重现,首先要问通胀过去为何消失。主要原因是,全球化分工降低了成本,尤其是中国低成本劳动力和过剩产能形成的“通缩输出”对冲了物价;人口老龄化;贫富分化;生产率提高;需求不足等等

然而现在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主要的因素有两个:一是疫情导致生产恢复慢,供给不足,但在货币大放水的刺激下,需求恢复快,这样就形成产出缺口下的大通胀(这个观点我在一年前就提到);二是,大放水的货币在将股市、比特币等泡沫买足后,如今开始进军大宗市场。钢荒、铜荒、铁荒,甚至是大葱荒,万物暴涨的时代,恍惚回到了十年前蒜你狠豆你玩的时代。一句话:

金融资本炒起的泡沫终于蔓延到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以前央行行长们认为,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现在他们却惊讶的发现,钱竟然买不来远端利率下行,而且是越买越高。此时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一个从来没遇到过的荒诞境地:

越放水,长端的利率越高。

这是因为放水引发的通胀焦虑,已经远远超过了宽松效应。放水,虽然也刺激了国债需求,但通胀预期更大;不放水,不仅国债买盘萎缩,股市泡沫还会刺破。

这意味着,货币宽松的敏感度已经发生了质变——由大放水的量变带来的质变。放水带来的通胀预期效应已经超过了需求刺激效应,也就是放水越多,由于通胀预期这个“心魔”引发的焦虑,投资者不仅不买长端国债,还会抛售国债,进一步引发长期国债利率攀升。而攀升的利率又进一步提高了通胀预期。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正反馈过程。

这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图源:百度、Reuters)

【西泽研究院原创,欢迎转发转载。烦请注明来源,谢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