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换人生28年竟是蓄意偷婴,用患病儿子换健康男婴?细思极恐

2021-02-26 11:13:50 英国报姐

2020年2月,江西的许敏阿姨,接到儿媳妇电话称,1992年出生的独生子姚策突感背痛,最后在江西省人民医院确诊肝癌晚期。

许阿姨下定决心要割肝救子,带着儿子在上海的医院做全面检查。谁能料到,姚策的血型检测结果呈AB型,而许阿姨和丈夫的血型都是A型。

为了寻找亲生子,想尽办法救助患病养子,许阿姨和丈夫姚师兵找到央视的《等着我》节目,最终在河南省的驻马店,找到了出生后和自己分离的亲生儿子郭威。

一年前,这个故事在网络上掀起热议,许阿姨终于和亲生儿子拥抱的画面,感动了许多网友。两家人发布的吃饭聚餐合影,追责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仿佛给这个“28年错换人生”的故事画上了一个句号。

(左许阿姨亲生儿子郭威一家,右养子姚策一家)

然而,故事在这两天有了令人震惊的后续。2月20日,许敏阿姨发表长文,讲述了故事始末。许阿姨的律师也在自己的直播间中称,“错换人生28年”,或许应该改为“偷换人生28年”。

(郭威与生父生母)

根据许阿姨和律师的说法,1992年6月15日,许阿姨生产那天,身为军人的丈夫不在身边,父母在她进产房后赶回家做饭,所以她独自一人在医院完成了产子。

精疲力竭生产完后,她没来得及仔细看孩子的模样,孩子就被交给了婴儿室,直到第三天,6月17日,护士才把状态不佳,身上有红点的孩子抱来给她喂奶。

有网友质疑护士延迟太久才将孩子交给母亲喂母乳的举动,而姚策真正的生母(生产前就已经患有大三阳)和生父,当时有认识的亲戚(堂妹),刚好在该产科当护士,有接触婴儿的机会和权限。

许阿姨在文里还说,孩子两岁时,查出乙肝,将许阿姨一家,包括外公在内,彻底拉入了艰辛的育儿生活。为了让患病的孩子有一个顺利的人生,一家人将他捧在手心,上学时举家出钱出力,工作结婚时,买房装修,帮扶创业,他27岁还帮忙还信用卡账单、协助养育孙子等等等等。

直到2020年3月查出血型不一致非亲生子,许阿姨一家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另一边,许阿姨的亲生儿子,在河南家庭的郭威,有一个患有智力障碍的姐姐。父母在街上卖快餐时,他承担了照顾姐姐的任务。他的亲生父母举家之力培养非亲生子时,郭威辍学打工,在河南郑州工作。后来因为杜母也患上肝癌,已经结婚生了一儿一女的郭威,回到驻马店照顾。回去后,他考了辅警,负责社区工作,还当上了队长。

(许敏与亲生儿子郭威)

到了本周,网友曝出患病儿子姚策过去一年在多个筹款平台收取募捐款项,被拉入黑名单;直播中晒出妻子、丈母娘、自己和许阿姨的聊天记录;

(发言者疑似为姚策妻子)

再加上他河南的生母,本身就是肝癌患者的杜新枝,出来否认“狸猫换太子”,否认蓄意将患病儿子换成许阿姨的健康儿子,但承认认识当时在产房工作,是自家堂妹的护士…到底是医院的错换,还是蓄意的偷换,牵动了很多人的神经。

辛苦怀胎生子,养了28年的儿子患癌,还查出不是自己亲生,可能是被偷换的,这样的经历,是每一个家庭的噩梦。无论是意外,还是有意为之,都是改变两个家庭命运的,无法被逆转的现实。

(姚策与许敏)

真相,究竟是什么?

而这样参杂着疾病、人性、基因、道德,疑似“偷换婴儿”的故事,曾经也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州发生过。

1978年11月29日,Barbara Mays芭芭拉·梅斯,在佛罗里达的哈迪纪念碑医院,生下了一个女婴,起名金伯莉。

3天后,Regina Twigg雷吉娜·推格,也在同一家医院产下一个女婴,起名阿莲娜。

这是梅斯夫妇备孕多年后才生下的独生女,而推格夫妇早已经是7个孩子(其中一个女儿夭折)的父母,新生下的女儿,是他们的第8个孩子

(梅斯夫妇)

(推格一家,红圈内为阿莲娜)

梅斯一家在医院待了四天后顺利带着金伯莉出院,而推格家却没那么幸运。根据雷吉娜的回忆,刚生下阿莲娜时,第一印象是个非常健康漂亮的女婴。但孩子出生后没多久,医生就通知,孩子有严重的心脏问题,全身发紫,让夫妻俩做好准备。

(阿莲娜与雷吉娜·推格)

出院前才第二次见到孩子的推格夫妇,一脸难以置信,直觉不像最开始看到的女儿。但命运总有它令人震撼的一面,生下这个女儿前,1975年,推格夫妇的前一个孩子Vivia,刚好也患有心脏疾病,并最终夭折。这样的巧合,说服了夫妻俩。虽然女儿有疾病,他们还是接受了事实,带着新生命回了家。

(夭折的Vivia)

一家十口人,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但始终有爱。但到了阿莲娜10岁那年,心脏的问题到了不得不做手术干预的程度。为了让女儿活下去,爸爸妈妈倾尽所有,决心为她做手术。

1988年8月,阿莲娜全面检查时,父母和她一起接受了血液检查,为手术中可能的输血做准备。正是这时,夫妻俩得知阿莲娜的血型和他们不符的消息。随后的基因检测,确认了阿莲娜不是夫妻俩亲生孩子的事实。

推格夫妇震惊不已,可对女儿的爱始终未变,他们向孩子们,尤其是阿莲娜隐藏了事实,只为稳定她的情绪,希望她能活下去。8月23日,手术顺利结束。当推格一家觉得小女儿能够恢复健康时,手术引发的后遗症最终夺走了10岁阿莲娜的性命。

1975年失去了因为心脏疾病去世的女儿Vivia,13年后又失去了得心脏病的阿莲娜,雷吉娜和丈夫厄尼斯特痛不欲生,家里的哥哥姐姐们谈起她,也是泪流满面。

(妈妈雷吉娜,阿莲娜的姐姐)

甚至,Vivia和阿莲娜去世的日期都是8月23日,只是间隔了13年。

(Vivia和阿莲娜的墓碑)

命运弄人,一个母亲能够感受到的最大悲痛,莫过于失去孩子。经历了两次的雷吉娜,还要面对真正的亲生女儿去向何处的迷局。

推格夫妇十年间抚养非亲生女儿并失去孩子的同时,在同一家医院生女的梅斯夫妇,也经历了死别。原来,芭芭拉在女儿两岁时因癌症去世。她去世后六个月,丈夫罗伯特再婚娶了亡妻生前住院中心的前台小姐Cindy Tanner。

迅速再婚后的罗伯特,和再婚妻子共同抚养着女儿金伯莉长大。金伯莉说,直到6岁时,父亲才告诉她生母的故事:“我的童年很糟糕,我父亲把失去母亲这件事说成‘emm,小时候你妈没了,她是继母’。”

轻描淡写芭芭拉的死亡之外,金伯莉还在采访里表示,父亲不是一个友善的人,从小到大对她实行专制管控,自己离家出走过许多次。但让她人生真正失控的,是推格夫妇家阿莲娜的死。

(罗伯特·梅斯与金伯莉)

阿莲娜去世后,推格夫妇决定找到亲生女儿。通过私家侦探的查问后,得知当年只有梅斯夫妇和他们两家白人生的都是女儿。联系到罗伯特·梅斯后,他当即拒绝“滴血认亲”,并向女儿隐瞒了快一年。

(金伯莉、律师、罗伯特·梅斯)

无奈之下,推格夫妇将事情推上了媒体,希望向医院索赔,向罗伯特·梅斯施压。金伯莉在采访里说:“我记得他坐在我对面告诉我,有另外一家人,女儿死了,血型和他们不匹配,我是医院里唯一一个同时期出生的婴儿。”

血检测试出来后,轰动全美,后续的基因测试,直接坐实了两家的女儿身份对调。逝去的时光已经不能倒流,后来患癌的芭芭拉,生产前后究竟经历过什么,也已经死无对证。推格夫妇和罗伯特·梅斯同时控告医院方失职,同时索赔超1600万美元。

但推格夫妇一边准备诉讼的同时,一边查到的蛛丝马迹,让他们不寒而栗。雷吉娜说:“是那个Earnet Palmer医生,下令让护士和助产师换的婴儿的身份腕带。芭芭拉有钱的父母,也参与其中。”

(医生)

根据雷吉娜的口述,芭芭拉明明比自己早生孩子三天,却一直不出院。加上她备孕多年才生下带病的女婴,是父母参与说服了医生给了好处,然后等待几天,挑选了有好几个孩子的她:“他们把生病的婴儿给了我,把健康的婴儿给了芭芭拉。”

(金伯莉)

这些说法出来后,医生和罗伯特·梅斯的律师都强烈否定。罗伯特的律师更并表示他通过了测谎仪测试,绝对没有说谎,并且绝对不知情。最终双方各自得到了医院赔付的1000万美元和660万美元。

医院赔钱息事宁人,推格夫妇和亲生女儿金伯莉之间的关系,毫无进展。他继续和罗伯特·梅斯生活在一起,后者,成了她之后人生下坠过程里的助推器。

1990年,官司告一段落后,罗伯特·梅斯和二婚妻子离婚,并再次和第三位妻子Darlena Mays结婚。与此同时,为了控制好女儿,管控好赔偿的款项,他以合法监护人的名义,严格限制金伯莉和推格夫妇一家见面的时间,不让他们亲密相处,以此切断金伯莉和亲生父母、兄弟姐妹的关系。

(金伯莉和生母雷吉娜)

金伯莉人生中重要的母亲角色,都离开了她。先是失去了以为的生母芭芭拉,又失去继母,亲生母亲又不能时常见面,作为非自愿的独生女,身份危机带来的孤独感,迫使她她反复离家出走,成了问题少女。

问题少女还在父亲的煽风点火下,和推格夫妇,自己的亲生父母对薄公堂,要求和亲生父母切断法定关系,一定要父亲当自己的合法监护人。2015年时接受采访回忆起这些事时,金伯莉抹着眼泪说十分后悔。

(长大的金伯莉)

也是这一年,因为和父亲关系极差,她离家出走后无处可去,她又撤销诉讼,搬到了推格夫妇的家里,一住就是两年。可15岁才回到亲生父母家,金伯莉始终觉得自己是局外人,无法融入,经常和父母、兄弟姐姐们争吵,闹得十分不愉快。

(右下为金伯莉,和姐姐们)

而更令推格一家痛苦的消息再度袭来,1993年11月,当年在产房为前面提到的医生Earnet Palmer工作的护士Patsy Webb,临死前出于罪恶感,终于讲出了真相。

原来,当时医生要求她给两个婴儿换身份腕带,她拒绝了,但因为害怕得罪对方,失去工作,表示愿意保守秘密。护士说,第二天,她亲眼看到婴儿被调包。2019年,这位护士的儿子接受采访时说:“妈妈说有两三个人一起参与,把重病的婴儿换给了推格一家。”

但真相大白时,官司已经告一段落,赔偿金也已经到位,只留下金伯莉和心碎推格一家。

18岁成年后,和推格一家相处地十分糟糕的金伯莉,从家里出来,辍学后将自己名下几百万的赔偿金投资到了保险骗局中。无家可归、身无分文、没有亲情,她急匆匆嫁给第一任丈夫,很快生下儿子,又迅速离婚,孩子跟着父亲。

“我太年轻了,不知道如何当母亲,犯了很多无法挽回的错误。”

犯错的过程,一年又一年持续。她切断和罗伯特·梅斯,以及亲生父母、兄弟姐妹的联系,从1994年到现在,和四个不同的男人生育了5个孩子。再婚离婚,离婚再婚,因为没有高中文凭,她只能在电话中心当接线员,过着贫困的生活。

至于和罗伯特·梅斯的关系,她说:“2012年,罗伯特·梅斯死前我才重新见了见他。我和亲生母亲雷吉娜的关系,也从未亲近过,和推格一家,十几年没联系过了。但我也同情他们,阿莲娜死了,他们耗尽一切找到我,又经历了那么多。”

这个故事,直到现在都令很多外国网友揪心。人性之恶释放出的黑暗,令人愤慨不已。

为了极度自私的目的,将患病的亲生骨肉抛弃,偷换给其他夫妇,却没有善待从他人那里偷来的孩子,让金伯莉在本就混乱的人生里彻底沉沦,还让本应该幸福的推格家承受如此的悲剧。

如果金伯莉在本应该出生长大的推格一家生活,感受到完整的爱,结局,一定是不同的。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