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33万吨智利车厘子在华首次“滑铁卢”,从王子沦为贫儿,原因在此……

2021-02-26 06:57:43 上观新闻

记者从沪上进口水果主要批发市场获悉,尽管销售惨淡,至本月底,本季智利车厘子终要下市了。

若按以往惯例,眼下上海进口水果批发市场内,会出现不少智利出口商和果农,他们要亲睹自家宝贝在中国的行情。讲一口流利英语的多是智利出口商,在旁笑而不语、淳朴模样的应为智利果农。但今年,因疫情阻隔,他们都无法前来。

他们也万万没想到,两季车厘子,命运大不同——来自智利水果出口商协会(ASOEX)的数据,2019年跨2020年(智利车厘子季每年从11月持续到次年2月),智利车厘子共有23万吨输华,在进口水果界保有高身段;2020年跨2021年,出口中国33万吨,增长43%,价格却“粉碎性骨折”,零售甚至跌入每斤9.9元“地板价”。

从王子沦为贫儿,这是业内对智利车厘子的喟叹。记者为此采访数位进口水果界资深人士,他们是上海龙吴、辉展以及嘉兴海广兴三大水果批发市场兴衰的见证者和经营者,由他们来复盘本季智利车厘子所经历的“黑天鹅事件”,并预判下一季它将何去何从。

准入十余年量价齐升

若无疫情,智利车厘子地位难以撼动。

结合海关和智利水果出口商协会数据,到2019年,在中国进口水果来源地中,东南亚在货量上仍是霸主,但就货值而言,智利排名首位,其中车厘子贡献最大。同为进口水果,车厘子的货值至少是火龙果10倍以上。去年11月,包机空运而来的智利车厘子“头市货”,创下其输华以来最高价,5公斤装批发价卖2000元。

智利车厘子输华,迄今14年。中国-智利自贸协定是我国与拉美国家签署的首个自贸协定,2006年10月起实施。次年,智利车厘子获准入。对智利果农而言,中国这个全新市场可用惊喜来形容,中国进口商的开价远高于欧洲、北美等成熟市场,且市场规模太庞大。十余年来,为满足中国“大胃口”,智利果农不惜砍掉苹果、猕猴桃树,将樱桃树种植面积增加数倍,而来自中国的丰厚回报,也令他们舍得大笔投入——

智利的包装厂多采购全球最先进的包装线,根据车厘子颜色深浅、规格乃至糖份高低,实现全自动分选和包装;

为更迅速抵港,智利车厘子行业与船公司谈判,开启樱桃快航,自南美启航,一路跳港加速,首站即香港或上海,船期从33天缩减至23天;

为巩固在中国量价齐升局面,智利水果出口商协会成立樱桃委员会,每年筹集500万美元预算,投入中国市场推广……

智利距中国很远。2010年上海世博会智利馆便有形象介绍,脚底一口虚拟“深井”,穿过地心,便抵达地球另一端的智利。但正是如此长距离的车厘子运输线,成为财源滚滚的利益链,由智利果农、智利出口商、中国进口商等环环串起,并且共同设计出独特的“寄售”模式——考虑到路途遥远,货物抵港后品质、市场价格都存变数,为此出口商和进口商并不事先约定价格,车厘子到岸后先以基本底价报关,待其在批发市场形成实际交易价格后,双方再行结算,由中国进口商收取佣金。由于货物实际成交价多高于到岸申报价,待销售季结束,海关会对智利车厘子再行补税。

今年结算或“破发”

近3年,每年进入中国的智利车厘子集装箱数均以万计。每个集装箱内,约可放入3680箱,每箱5公斤装。

这每箱哪怕多卖10元,一个集装箱便能多赚3.68万元。在“寄售”模式下,两国出口和进口商只对每年批发价能抬高多少感兴趣,直到无锡“阳性通报”引发行业“滑铁卢”,他们才终于开始算一笔成本账——

一箱5公斤装,扣除种植、采摘、包装、海运、进口增值税等成本,批发价若低于200元就亏了,不仅白干一年,甚至倒贴。

疫情影响其实从去年初就开始了。去年1月底,中国国内爆发疫情,当时在华的智利车厘子还剩30%待售,因各地封城而无法流通。不过,由于前期已占到年货销售红利,两相平衡,损失不大。

但随后的影响却是一连串的——先是智利当地爆发疫情,致车厘子果园维护不足、水果品质相对一般。待11月开始采摘后,疫情造成国际航班数减少,11月初包机来华的首批车厘子价格四位数高开,极大提振了业内信心。然而,在海运大量到港后,价格反而低位徘徊,“价格腰斩”成网络热搜词。1月中旬,春节临近,眼看车厘子市场即将回暖,1月22日无锡梁溪区疾控中心发布通报称,在对进口食品开展常态化监测中发现一份进口车厘子内表面核酸检测阳性,市场即成惊弓之鸟。

在上海主要进口水果批发市场,采购商不敢拿货,因为一旦其所售车厘子被测出阳性,将面临封店、人员隔离等风险。苦熬数日后,批发市场断腕自救,5公斤装单J、双J、3J规格,以110、140和180元惊悚价抛售。低价之下,必有勇夫,市场流动性有所恢复。但此后,当进口商希望再拉升价格时,销售再度停滞。再后来,“就地过年”拉动一拨消费,品质较好的车厘子价格勉强略有恢复。

但重创已是既定事实。由于到港后货架寿命不过十来天,大量接连抵港又卖不动的车厘子最终流向垃圾桶。

当下,销售季行将结束,令行业尴尬的已并非价格“粉身碎骨”,而是中国进口商与智利出口商之间该如何结账。如果把往年车厘子到港报关价称为“发行价”,那么今年实际交易价已“破发”,双方需要协商的不是利益分配,而是损失分担了。

下一季车厘子还来吗?

智利车厘子经此打击,下一季还会来吗?

国内水果电商天天果园创始人告诉记者,下一季智利车厘子不可能不来。智利人口不足2000万,本国消费有限,出口欧洲、北美等传统市场亦难有增量。目前,智利车厘子出口中的90%销往中国。除了中国,它似乎别无去处。

但“王子”注定不如往年吃香,这也会给行业和市场带来多重影响——

其一,智利继续扩大樱桃树种植面积和增加包装厂的计划会放缓或暂停;

其二,“寄售”模式也许还将延续,但约定的底价及期望值或回归理性区间,原先强势、掌握话语权的智利出口商和果农可能放低姿态,中国进口商将能以更平等地位进行谈判。而且,原先受制于“寄售”模式无法与智利出口商直接交易的中国零售渠道,也有望获得话语权;

其三,智利车厘子的角色定位,会从过去冬季水果送礼首选或必需品,转为以消费者自吃为主。这意味着,消费者对车厘子的品质会更挑剔;

其四,其他水果将迎机遇。据最新行情,近期新西兰的金果,以及产自云南的蓝莓王,每箱批发价都有上百元上涨,而泰国榴莲两三年前的零售价每只约100元,而今至少两三百元。这说明,市场对高品质水果的刚需依然坚挺,但市场焦点会向表现出色的国产水果、更具品牌效应的进口水果,以及更能满足消费者新鲜度和小众情怀的水果转移。

业内人士称,总体看,智利车厘子已从黄金时代迈入白银时代,疫情反而加速了中国向进口水果成熟市场的转变,同时加剧了国产和进口水果的竞争格局。比如泰国龙眼,近年因便宜好吃而逐渐称霸,国内传统龙眼产地优势渐失。相反,泰国荔枝和福建荔枝经多年较量,也基本分出胜负,消费者似乎更喜欢本土荔枝的口感,现泰国荔枝几乎全身而退。还有红美人橙子、阳光玫瑰葡萄、国产日本品种网纹瓜等都越来越得到消费者认可,取得丰厚回报。

沪上进口水果主要货代、欧恒进出口公司总经理黄仙华告诉记者,事实上,进口水果顶着关税和运费而来,还要考虑运输时间,采摘略提前,无法以最完美的成熟度进入中国,它们要想在中国市场立足并不容易,要么能与国产水果形成季节互补,要么能有品种差异。如国产樱桃多产于山东、辽宁,一般在5月中旬到6月下旬上市,因此美国、加拿大樱桃选择在7月后杀入,南半球樱桃则主打冬季和春节牌。又如新西兰Envy苹果,近年频频试水中国,靠的是果肉暴露在外久久不氧化发黑这一特质,它还颇有营销之道,中文名为“爱妃”。“今后国产水果会更好也更贵,这也是以智利车厘子为代表的水果进口的意义。”黄仙华说。

栏目主编:吴卫群 本文作者:李晔 文字编辑:李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