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集团再现高管离职潮“富力公子”难走出父亲“羽翼”?

2021-02-25 22:49:09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文丨梁春富 编|深海

实地集团叕有高管离职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春节过后,实地集团13名高管集体辞职,且大部分人是裸辞。其中包括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森峰、执行总裁兼CFO李斌、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罗剑威、副总裁兼成渝区域总裁张炜等明星职业经理人。

对此,实地集团发布澄清声明表示,报道所涉人员离职时点横跨去年全年,并非集中离开。至于离职的原因,实地集团称大部分人员是被公司劝退,仅有两人系因个人原因辞职。

短短三年,这家正在IPO 路上的华南房企,已经历了多次大规模地人事变动。

雷达财经注意到,作为“富力公子”张量掌舵的地产公司,实地集团声称要做“地产界的苹果公司”,当然而从招股书披露的业绩表现上看,实地算不上出众,“科技+地产”的发展战略也尚未取得亮眼成绩,且其发展过程中,受到其父亲张力助力颇多。

刘森峰此前在实地集团上市中充当重要的角色。对于其离职,有行业人士称可能会影响公司IPO。

流水的高层

实地集团成立于2006年,创始人是富力地产集团联席董事长张力的儿子张量。去年5月20日这天,实地集团正式向香港联交所提交招股说明书。

提交招股书后,实地集团明星高管出现密集离职。2020年8月及9月,多家媒体报道称,从碧桂园加入到实地集团的刘森峰等一批高管,因个人原因相继离职。

后经证实,刘森峰当时并未提交过离职申请,而是营销常务副总经理熊建生确认离职,刘森峰还在朋友圈为其送行。熊健生曾任碧桂园江苏区域原助理总裁、区域营销原总经理,是刘森峰手下的“得力干将”。彼时为追随刘森峰,举家从江苏赴粤加入实地。但不过一年,熊健生便选择离开。

而身处流言中心的刘森峰曾是地产界的风云人物,是原来碧桂园创造“一天一亿”销售额记录的总裁,去年10月份还跟媒体辟谣称,“我没摔门,短期不会辞职。”

但两个多月后,刘森峰也选择了离开。2020年12月31日,刘森峰正式宣布因需要腾出更多时间来专注于发展自己创办的新基业控股集团,辞去了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职位。

此外,原执行总裁兼CFO李斌,曾是泰禾集团CFO,2019年4月出任实地集团首席财务官,主要负责融资。跟着李斌加入实地的还有一众泰禾“旧将”,包括原泰禾总裁助理李朝阳出任副总裁;原泰禾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燕百勇担任助理总裁等。2020年8月,李斌被提拔为执行总裁兼CFO。与此同时,原鸿坤地产集团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张羽晴接任熊健生的职位,担任实地集团营销常务副总经理一职。然而,目前两人均已离开实地,李斌转任到了张量旗下的投资机构黑洞投资,而张羽晴不过半年即离任。

值得一提的是,实地集团频繁地人事变动不是最近一年才出现。

2017年1月,前“百度太子”李明远在彼时实地地产董事长张量的引入下,担任实地集团总裁一职,随后引发了一轮离职潮。据《财经》报道称,“2017年以来,实地集团总经理级别以上的离职者已超过10人。在广州,曾经有实地项目因一次开盘销售业绩不佳,包括广州城市总经理在内,整个城市公司营销总级别以上的人被全部开除。”

李明远在实地集团也只呆了一年多的时间,2018年8月便离任,随后前金辉集团总裁马立强“接棒”。

对于高管的频繁离职,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一名曾与实地地产有过合作的乙方高管指出,“(实地地产)变化是挺多的,我们接触他们的总经理级别流动很大,而且多数是业绩达不到就要离职。”

业务与其父公司关系密切

这几年,张量或许把稍微有名的地产公司职业经理人都挖了一遍,流水般的高管来来往往。在外界看来,实地集团的人事变动与掌舵者张量不无关系,他不甘心于像父亲张力一样建钢筋混凝土的房子,要将科技融入到房地产中,要把实地打造成“地产界的苹果”。

最初的时候,与王思聪一样,张量不愿在父辈的羽翼下栖息,也不愿涉足传统的房地产行业,他更喜欢高科技和娱乐。用他父亲张力的话说:“父子互不干涉,各赚各的钱。”

2003年张量从加拿大留学归国后自立门户,创办了恒量建设集团。2006年又创办了电梯媒体飞沙,这家公司2年后被分众传媒收购。2007年,张量又接连创立了售楼咨询网站狙房网、公关公司普及中国等。

不仅创业,张量还专注于投资领域。2014年,张量成立了黑洞投资,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目前,黑洞投资累计对外投资了45家企业,主要集中在互联网、房地产科技及共享单车等领域。

不过,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张量创立、投资的公司大都与父辈躬身大半辈子的传统房地产行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张量创办的恒量建设集团(实地集团前身),早年间与富力关系密切,曾多次为富力地产项目提供建设服务。

2006年,实地集团正式成立,首个项目中山璟湖城就选在富力大本营广东,彼时张力还派遣多个富力旧将前来坐镇,如富力地产北京公司副总经理邬琳直接操盘中山璟湖城,还有富力高管王洪志,长期担任实地副总裁及执行董事。

彼时实地集团的法人还是张量的大伯张小林,直至近期实地的法人代表才变更为王洪志,因此外界始终将实地集团视作富力系企业。

2013年,公司在贵州开发了蔷薇国际项目,而张量岳父龙少彬则是贵州当地富商。

此外,售楼咨询网站狙房网当时背靠的就是富力的房地产资源,而张量的黑洞投资还投资了包括房司令、好租、桉树空间、三拾七度智能家居、哈奇智能等在内的泛地产项目。

实地集团的招股书还曾披露,张量实控的多家公司与实地集团存在关联交易往来,比如哈奇智能和广州三拾七度。天眼查显示,两家公司主营业务分别为智能机器人和智能家居,与实地集团在招股书中提及的智能机器人配送、智慧家居等业务一致。

张力虽然嘴上说着“父子各赚各的钱”,但身体的行动却很诚实。据清流工作室报道,2017年,张力为实地地产垫款9亿元,同年实地地产向张力偿还垫款高达13亿元,偿还富力系公司垫款8921.1万元。此外,实地地产还为张力关联方提供机电装修服务、供货并获得租赁服务,2019年,实地地产总计应付张力关联方即富力旗下公司2.06亿元。

此外,张力和儿子张量还一同控制着一家名为力量能源的港股上市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张量在房地产之外的投资,许多并不成功。

与其他富二代一样,张量也热衷于娱乐行业的投资。2017年,张量接盘了天马娱乐(现名传递娱乐1326.HK),正式踏足娱乐圈。

2019年初,传递娱乐将北京悦凯影视纳入麾下,悦凯影视旗下艺人杨洋宋茜等人集体加盟传递娱乐。同年9月份,传递娱乐附属公司广州戴德又收购了闻澜文化60%的股权,张量也由此也成为了杨超越的老板。

但至今张量也没能在娱乐赛道上获利,传递娱乐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度公司净亏损1.27亿元,已经连续6个财年亏损。截至2月25日收盘,传递娱乐股价仅0.14港元,市值3.6亿港元。

黑洞投资2017年斥资4亿投资的小蓝车,是张量最大手笔的一次投资,但如今小蓝车北京总部早已人去楼空……

净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

房地产开发重资金,人员密集,与地方政府规划密切相关,“科技+地产”的道路也早有绿地、万科等老牌房企先行,但成效一般。

而在“三条红线”出台后,房地产融资吃紧,实地集团情况也不乐观。

招股书披露, 2017年-2019年,实地集团的净资产负债比率分别为3909%、533%、225%,而2019年上市房企的平均净资产负债率为102%,虽然整体呈现明显下降趋势,但实地集团净资产负债率仍高于平均水平两倍还多。

对于净资产负债比率分别的好转,实地集团表示,主要由于股东应占权益增加所致。

与此同时,实地地产面临的短期偿还债务的压力仍然不小。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一年内应还银行贷款23.7亿元,一年内应还的其他借款19.18亿元,合计42.88亿元。

截至2019年末,实地集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结余约20.39亿元,差不多是公司一年内应还借款的一半。

2020年11月20日,实地集团的招股书已经失效。外界普遍认为,实地的资金和债务状况并不乐观,急需拓宽融资渠道、优化债务结构,很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二度递表。但目前并未有新的消息传出。

失去了刘森峰等一众高管,将对实地集团上市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张量带领下的实地集团未来将走向何方?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ID:leidacj)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