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混乱的夜晚,柯尼斯堡已土崩瓦解,耗费更多的生命已毫无意义

2021-02-26 08:00:15 战争事典

著:普里特•巴塔

译:小小冰人

(上图)1945年4月,柯尼斯堡城内的巷战

1945年4月7日,柯尼斯堡与泽姆兰守军之间依然保持着联系,柯尼斯堡德军司令奥托·拉施提出迫切的请求,要求上级批准突围。这样一场向西的突围必然要放弃柯尼斯堡,因此,拉施对第4集团军的米勒将军的断然拒绝并不感到意外。截至4月7日结束前,通往皮劳的最后一条道路已被切断。

柯尼斯堡,这座城市被彻底包围了。德军第561人民掷弹兵师被切断,师里的大多数幸存者待在包围圈外。当地国社党高级官员们组成的一个代表团找到拉施,要求用电台联系他们缺席的大区领袖,请他批准实施突围。科赫将他们的要求转达给米勒。米勒修改了下达给拉施的指示:柯尼斯堡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坚守,但可以用实力较弱的部队向西突围。

拉施亲自与米勒取得联系,指出无法执行这道指令。只有将城内部队集结起来,突围才有可能获得成功。但米勒固执己见:柯尼斯堡要塞必须坚守到最后一个人,只能用实力虚弱的部队设法与第561人民掷弹兵师取得联系,后者将与第5装甲师的一部共同发起进攻。但这些进攻部队到达于迪滕后不会再向东推进,他们担心一旦苏军发起反击,他们自己也将被困在柯尼斯堡包围圈内。

拉施开始亲自处理这些事宜,并调集起手中最强的部队,他知道,面对苏联红军猛烈的炮火,残存的守军几乎已无法移动。第61步兵师师长鲁道夫·施佩尔中将将从他的师里尽量抽调几个营,另外还有第548人民掷弹兵师的一部,外加第367步兵师的炮兵单位。要塞炮兵部队的残部将为他们提供额外的援助。当地党组织的任务是集合、引导城内的百姓。

冒着持续不断的炮火,突击部队设法赶至集结区。与此同时,当地党组织命令市民们于4月9日零点30分在柯尼斯堡西门集合,但他们没有与军方的行动进行协调,命令的下达甚至没有通知拉施。这场大规模集合不仅堵住了拉施作战部队需要使用的道路,还使苏军提前获悉德国人即将发起突围。猛烈的炮火集中到这片区域,给平民们造成了严重伤亡。

莱温斯基少校是第61步兵师的一名团长,4月8日清晨,他接到命令将他的团撤出前线,作好从罗斯加滕市场向皮劳突围的准备,为其提供支援的是师里的一个炮兵营。由于苏军的炮火和试探性进攻接连不断,这道命令根本无法执行,因为苏军会立即发现德国人的动向,并利用该团后撤的机会冲入德军防线。当晚,新的命令终于到来:第548人民掷弹兵师、第561人民掷弹兵师和第61步兵师的残部将对柯尼斯堡—皮劳公路的南部发起进攻,达成突破并为平民的疏散夺取道路,这场行动由第548人民掷弹兵师师长埃里希·祖道少将统一指挥。与此同时,一小群突击炮和自行高射炮将沿着通往皮劳的主公路强行杀开一条通道。这场行动将于当晚11点发起,5个小时后,第5装甲师将从包围圈外向东攻击前进,设法与突围部队取得会合。

(上图)1945年4月,两名德军士兵配备着“铁拳”据守在阵地中

就在突围行动即将发起前,第561人民掷弹兵师师长施佩尔中将被炮火炸成重伤。尽管如此,莱温斯基的第162 掷弹兵团将在炮兵营的支援下率领第61步兵师的进攻,他们冒着接连不断的炮火,设法来到扎克海姆塔旁边一座相对安全的孤儿院,扎克海姆塔是城内一座古老的防御工事。

这个混乱的夜晚,士兵和百姓为躲避炮火的轰击而逃回城内时,德国人的指挥和控制彻底崩溃。有那么一阵子,城市的西部防御完全敞开,德国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恢复了防线。

克莱内和第367步兵师的一些战友也靠近了柯尼斯堡的公墓,他差一点闯入到一个苏军防空阵地中。驻守在高射炮周围的苏军士兵朝他们射来猛烈的火力,德国人落荒而逃。与团部人员会合后,克莱内再次出发。尽管炮击有所减弱,但依然危险。克莱内的指挥官卡斯纳上校被弹片击伤了胳膊。克莱内和战友们把上校送至财政部大楼,这里已搭设起一座战地医院。将上校留在医院后,他们动身赶往多纳图姆(Dohnaturm),那是城内另一座老旧的堡垒,现在已成为第367步兵师第974掷弹兵团最后的指挥部。

一些德军士兵组成临时小组,试图逃出柯尼斯堡。科贝良斯基所在的部队驻守在一所医院的废墟中,他们抓获了两名德军士兵,这两个德国兵交代了他们的企图。

科贝良斯基决定将两名被俘的德国兵派回去,劝说其他德国人投降,并告诉他们,明天早上6点30分回来,然后,他坐下来享受配发了不少伏特加的晚餐。到了约定的时间,两个被俘的德国兵准时出现了,身后还跟着100多名德国兵。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佩戴军官标志,当然,一些军官可能在投降前扯掉了军装上的军衔标志。

4月9日拂晓时,拉施知道自己的防线已土崩瓦解。他的作战态势图上清楚地表明形势已是多么无望。柯尼斯堡市中心的西部边缘,第61步兵师的残部在施特恩瓦特堡垒周围勉强据守着一段一公里长的防线。米科施临时组建的师驻守在第61步兵师的东南面,封锁了进入施泰因水坝(Steindamm)和利岑特(Lizent)的通道,舒伯特实力锐减的战斗群继续沿普雷格尔河守卫着东面的防线。一支人民冲锋队和临时战斗群构成的混编部队坚守着立陶宛塔(Lithuanian Tower)周围的废墟。东北方,第367步兵师的主力继续控制着陈旧但却依然强大的格罗尔曼堡垒(Grolman),而第69步兵师的一部和另外一些杂七杂八的部队构成了城市北部的防御。西北方再度出现没有确切部队守卫的情况,那里只有些缺乏协调、支离破碎的战斗群。

很快,战斗沦为各自为战。撤入内环防御圈既设阵地的做法毫无意义,因为道路已被遍地的瓦砾和废弃的车辆堵得水泄不通。苏军士兵以废墟为掩护,遇到抵抗激烈的支撑点,他们便将其绕过。现在进行的主要是步兵战,配备着“铁拳”的德国守军利用遍地瓦砾的优势逼近、攻击苏军坦克。不过,这场战斗只能有一方获胜。随着黎明的到来,拉施决定再次采取单方面行动。

与上级部门的联系已中断,尚存部队的命运(更不用说成千上万名百姓)严重依赖于他的良心。拉施与参谋人员进行了商讨。弹药储备已告罄,所有仓库已所剩无几。包围圈外毫无发起救援的迹象。来自外部的最新消息表明,波美拉尼亚、西里西亚和勃兰登堡均已落入苏军手中,而英美军队已跨过莱茵河,对汉诺威形成了威胁。耗费更多的生命已毫无意义,设法赶到拉施司令部的各个师长对此一致表示赞同,附近防线上的守军指挥官克温中校,奉命将一份书面通知交给对面的苏军部队,要求他们与上级联系,安排停火。

(上图)1945年4月,柯尼斯堡投降后,德军官兵列队走向苏军战俘营

成功逃出苏军包围圈的莱温斯基少校,在城市西面的阵地上目睹了这场攻城战的结束:“此刻是白天,我们看着身后那座垂死的城市。她被笼罩在硝烟和火焰中,大口径炮弹仍在不停地落下,爆炸的闪烁将她照亮。下午5点,激战声渐渐消退。几处阵地上传来零星的机枪扫射声,但这些最后的战斗迹象最终也消失了。黄昏到来时,一团团黑色的烟雾被多处起火点红色的火光照亮,笼罩着这座死城。”

本文选自《普鲁士战场:苏德战争1944-1945》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