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问津的空巢老人,犯罪只为进监狱养老

2021-02-25 16:35:19 沉香书语

【本文节选自《空巢 》,作者:弋舟,经上海文艺出版社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发布,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

一、初识何

我听的那个老人故意违法进监狱养老的事,是老何说的。

老何今年六十五岁,老伴去年去世,一双儿女都在城里打工。村里人说,老何是个老光棍。这里“老光棍”不是指鳏夫,是指一种行事为人浑不吝的作派。

在村里人眼中,老何不是个好庄稼人,年轻的时候就有些游手好闲,喜欢喝个酒打个牌,地里的活都撂给家里人,自己到处混日子。像老何这样的人,其实在乡下,每个村都能找出个把人来。村里人也不觉得稀奇,倒是觉得有了老何这种人的存在,反倒能给寡淡的乡间生活增添些谐趣—西游记里都有个猪八戒嘛,水浒传里都有个李逵嘛。在村里人看来,就是这种混世魔王似的人物,才让故事精彩了起来。

老何当然不是猪八戒,也不是李逵,就是个比喻。面相上,老何并不彪悍,甚至还略嫌单薄。其实老何在村里的人缘也很好。老何年轻的时候,四乡八村地游走,到哪儿都是个自来熟,呼朋唤友,颇有人气。

前些年老何一度不知了去向,回来后说是到省城待了些日子。可村主任知道老何去哪儿了。老何的确是到了省城,先是卖菜,后是收破烂,还搭上个河南妇女同居过日子。这本来是隐私,没人知道。但老何在城里犯事了,因为收赃,让公安局抓起来了。公安局抓了老何,查了身份证,顺藤摸瓜,一个电话就打到村上了,为的是核实一下老何的身份。老何的秘密这就败露了。纸里包不住火,三传两传,村里人就都知道老何在城里蹲大狱了。

可到底是个不能明说的事,明说了,就成了村主任没给老何保密。大家只是背地里说,见了老何,彼此心照不宣,只说老何是去省城了。别人不明说,老何也就索性装这个糊涂,也不明说。但有时候扯闲话扯高兴了,老何就脱口说出些“里面儿”的事。“里面儿”当然是监狱里面儿。大家也爱听这“里面儿”的事,老何因为有了这笔“里面儿”的经验,就更显得是个见多识广的老光棍了。

他其实不避讳有人跟他说这些。

老何在“里面儿”呆了小半年,出来后回了家。回来没几年,老伴儿就死了。村里肯定有舆论,说老伴儿是给累死的,是给气死的,这一世,嫁了老何这样的老光棍,不给气死累死才怪。一双儿女对老何也有意见,老娘死后,基本上就不回了,那意思,就是让老何自生自灭。可老何这样的老光棍,生命力反倒出奇地顽强,许是一辈子没让农活捆绑住过,加上心宽,就是一副能活百年的样子。

二、杀妻杀女杀孙的空巢老人

六十五岁的老何,身体没什么毛病,眼不花腿不抖,看起来比村里大多数老人都显得健康。

见面的时候,老何穿着件皮夹克,拉着我去村口晒太阳,说边晒太阳边说。

老何的故事多,他一连跟我说了好几个老年人“犯事儿”的故事。跟老何聊完,农村老人违法犯罪这个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特意找人了解了一下,据这个县检察院的朋友说,今年该县检察院共受理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六十岁以上老年人犯罪案件达二十起,分别涉案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失火、强奸、抢劫、盗窃、寻衅滋事等罪名。在这些案件中,年龄为六十岁至六十九岁的有十三人,七十岁至七十九岁的有六人,八十岁以上的一人。

这些犯了法的老人,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空巢老人。

你以为犯事儿的都是年轻娃们?你到“里面儿”去看一下,老汉们多着呢。尤其是劳教所,不是老的,就是小的。为啥?劳教所都是些没犯啥大事的,就是偷了个钱包打了个架的,壮年人犯的事大,就给弄到监狱去了。

老了老了,人反倒忌惮得少了。你看在外面,一个老汉过的日子,也跟在“里面儿”差不多嘛,还不是晒个太阳睡个觉,太阳晒的还不是一个太阳吗?睡觉睡过去了,还不都是睡个觉吗?而且“里面儿”还管吃管喝,到点儿了饭就给你送到嘴边了,有个头疼脑热,还给发药打针。

当然,这也不是说,人老了,都该进“里面儿”去。我这是在说个原委,为啥老汉们老了就不怎么惧怕政府了。他在哪活都一样嘛,有时候在家里,作的难,倒大得多。不是老汉们都故意要进去,是留的神少了,不小心就进去了。而且人老了,爱钻牛角尖得很,针尖大个事,他就想不通。想不通咋办?铤而走险去了。年轻时候顾虑多,舍不得个外面的花花世界,老了就豁得出去了,有时候就为一口气,都能把人杀下。

我就知道一个老哥,用一把尖刀要了老婆、闺女的命,一同殒命的,还有闺女腹中的胎儿。这就是个一案四命。他其实还没我大,六十二,叫他老哥,就是敬他犯下的这个事大。

这老哥和我一样,也死了婆娘。他婆娘死得更早,十年前就没了。这老哥一个人孤苦度日,恰好邻村有个寡妇,于是俩人过在一起了。寡妇还带了个闺女过来,女娃有出息,当时刚上大学。这么过了快十年,一家人倒也和和睦睦。

两年前,闺女出嫁了,随女婿住到了县城。那年过国庆节,他婆娘跟村里的一帮姊妹去了北京,日子过好了,这是想去见下世面,看个首都。这事,他倒是支持,还给了路费。婆娘去了北京,他天天打电话,但婆娘的手机就是不接。几天过去,他把电话打给婆娘的姐夫了,这才听说人七号就从北京回来了。他就又打电话,可是婆娘一直关机。又过了几天,婆娘电话才打回来了,说是八号从北京回来的,先去了她姐家,接着又走了趟娘家,之后就上县里闺女家住下了,说身体不好就没急着回家。

接完这个电话,这老哥就火冒三丈了。为啥,他觉得婆娘没给他说实话—她姐夫明明说是七号回来的,她为啥说是八号?这里头有诈!你看你看,他这么想,不是钻牛角尖是啥?差个一天半天有啥呢?她个六十多的农村老婆子,难道还有啥奸情?可能也就是记差日子了嘛,随口说了个日子,能有啥诈呢?

可这老哥不这么想了。这日子在婆娘家是浑噩着过,在他可是掐着指头过的,自打婆娘出门他就数着日子呢,七号八号,差得远呢。那一夜就越想越气了,就睡不着,就发狠了。他想啊,自己这么大年纪了,身体又不好,找了个婆娘却到处遛达,也不回来照顾他,又想,这些年他出钱出力的,还给婆娘买了养老保险,婆娘现在都开始领保险金了,他倒一分钱没见着,还有,他对自己亲生闺女都没给过个啥,倒把她闺女供着上完了大学,现在她闺女工作

好几年了,也没给过他一分钱—现在婆娘还给他使诈!真是冤啊!千头万绪,不由人不恶向胆边生!

这下好,天一亮,这老哥就提刀上路了。刀是杀猪刀,残豁得很。找到县城,进了闺女家,手起刀落,把婆娘跟闺女双双给宰了。闺女肚子里还有个娃,他那刀子也就专往肚子上攮。这就是没人伦了,变成个畜生了。事后他跑回自家的林地里准备自杀,但被村里人给阻拦下了,当天公安就到了,那真势!

这人杀的冤不冤?冤!可你也不能光责怪这老哥,你得想想,他为啥杀人?为啥为个没说准的日子就起了杀意、就变成了畜生?

我觉得他这是委屈么!老了,没事干了,心里就空得慌,你把他一个人撂在家里,又是北京又是娘家又是闺女家地浪,他委屈得很。

这就想不开了,是一念之差,想着干脆大家一起死逑算了。

这么做当然不对,可我理解这老哥,他这是魔障下了。人老了,孤家寡人的时候,就容易魔怔。

三、杀死劝架邻居的空巢老人

还是个老哥,跟我同岁,娃们都出去挣钱了,家里就剩他跟婆娘。按理说有个伴儿是好事,可这老两口,老了,不种地了,倒没个抓握的了,闲着闲着就一个看一个不顺眼了,为个鸡毛蒜皮的事三天两头吵,吵来吵去火气越来越大,这天老汉干脆提了个镰刀在家里追砍婆娘。要我看,他也没真想要咋的,难不成就真的要一镰刀杀了婆娘?也不会。就是平不下心里那股子邪火,耍一下二杆子过瘾。这婆娘腿脚还利索,满院子跑,一边跑一边大呼小叫,杀人了杀人了,熊老汉要杀人了。

这可好,把邻居给招来了。邻居也是个好心,可就是个赶死鬼,凑着凑着来送命来了,进了院子拦老汉,劝架。老汉人来疯嘛,你不管他,他耍一会儿就歇着了,再跑两圈,自己就得圪蹴下喘气,你管他,他把镰刀耍得更威风了,呼呼呼呼,刀光剑影的。就这么,一家伙抹在邻居脖颈子上了。平日里你真想杀个人都杀不了这么准的,总动脉断裂,血喷出有十几米去,当场就没了命。

我这说的都是血案,都是不为个啥就犯下的血案。老汉们老了,身边没个能让他们疏通郁闷的方子,心就都变疯癫了,心疯癫下了,手头子就跟着都变残豁了。

还有那没情况的,老了了憋不住骚,对村里小女娃下手的。

咱村就有一个,是谁我不说,得给人留个脸,你把老汉脸面要是彻底不给了,没准又激化出个杀人犯。这老汉快七十的人了,趁人家男人不在家,硬是翻墙进去欲对人家的小女娃下手。幸亏人家回来人了,才给骂逑走了。好在是同村人,留个情面,这事要是告官去,老东西得判个几年,他这叫强奸案未遂。

话还是要分两头说。这老东西的确干下的不是人干的事,可你也回过头想一下,他这是咋了,咋就这么不顾忌死活,硬是敢干呢?让我看,还是心里头有了麻烦了。这是老汉们心里头的魔障。

他不平衡嘛,他空落得很嘛。把儿女拉扯大了,自己又老又病,一辈子也没享下个福,如今娃们各过各的去了,留下个老的自己等死,你说他能不魔障吗?这魔障有多歪,你想一下就知道,翻墙头?你去看一下,现在村里人的院墙是啥样,高不说,上头还都是玻璃碴子。让你个年轻人翻一下都费劲,何况一个快七十的老汉。

可人家硬是翻过去了嘛!为啥?肚子里的魔障蹭蹭的,都能让人飞檐走壁了。

嘿嘿,笑话笑话,咱就是晒个太阳胡扯。

话是笑话,理儿不是个歪理儿。现在村里撂下的老人多,娃们不在跟前,老人的歪心思,可真是个大事情了。以前过日子,一大家子人过,老的对小的,小的对老的,都是个顾忌,现在都耍了单,老汉们容易走火入魔。

这就是不安定因素!尤其对村里的娃们、媳妇、残疾人是个危险。为啥?这些人比起老汉们,更是个弱势群体,老汉们抽风,这些人最容易成为下手的对象。

四、每个老汉都是炸药包

——聊聊您吧?

聊我?嘿嘿,你放心,你别看我混了一辈子,可是大的糊涂事我不干。我觉得我这人看着年轻的时候爱耍是个毛病,其实也是个好处。为啥?没憋屈过自己。农村人一辈子吃苦,肚子里装的熬煎太多了,到老了,排遣不好,就是一肚子的委屈,这委屈没个着落,就是一肚子祸害了。要么祸害自己,要么祸害别人。你去看,村里老辈人普遍多疑得很,爱猜忌,总觉得谁对他都不好,全世界都亏欠着他。娃们现在都跑出去了,留下一群肚子里装着苦水的老辈人。你说现在农村像个啥?我看像个火药库嘛,每个老汉都是个炸药包。

相比之下,我就是个安定因素,我心里一辈子没搁事,也不觉得谁委屈过我,我的思想很健康!

你看,我也想娃,可娃们怨我,我也没啥想分辨的。这个心态反倒好跟娃们沟通。他们不理我,我一不气,二不恨,照样该干啥干啥,过几天就给他们打个电话,找个机会,就进城看他们一眼。

他们对我态度不好,我也不当回事,该咋还咋。现在他们对我态度也有所转变了—他们这爹好说话嘛。闺女前些天还给我买了条毛裤,说是过些天还要给我买件棉袄。

我不怕老,也不怕死。我从来没给村里添过麻烦要过补助啥的,村里有村里的难处,能帮别人就让别人帮去,我不伸那个手。

不是我没困难,我也有困难,我现在就是个没收入的人,花的都是前两年在城里捣鼓下的那点儿钱。你问我为啥不种地?一来,我一辈子就没想过要在地里刨食,总不能老了老了活回去吧?二来,也幸亏我一辈子没想过在地里刨食,要不,要不我现在也是个炸药包哩!嘿嘿。

以后咋办?没多想,我这辈子都是走一步算一步过来的,人算不如天算,你算也没用。我想过些日子再到城里去,看看能干些啥,城里毕竟好挣钱,随便干点儿啥,也有个酒肉日子。

实在等干不动了,我就自己进山里去。还是走到哪儿算哪儿,走不动了就地撂展,天作被地当床,让老天收了我去,一堆老皮囊,还能喂个野狗。

我没挂牵?也不是,实话说,我还是挂牵娃们的。尤其是我那闺女,她嫁的人不咋样,日子过得紧紧巴巴。我闺女可心眼好,心里头记挂着我呢。也就是在她跟前,我有时候会愧疚,觉得对不住娃。

我偷偷跟你说,我现在要是喝酒,喝之前,我就把手机电池抠下来才出门。为啥?我有毛病,一喝醉就要给闺女打电话,酒后不免就胡说八道,把闺女气得哭。所以我就用这办法管住我自己。

你说,这叫挂牵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责任编辑:李敏_NF5223)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