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沈 阳 坠 落 之 谜

当2009年的春晚小品《不差钱》,小沈阳说着“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过去了”这样天才式小品包袱,高唱着“山丹丹花开红艳艳”让本尊阿宝都啧啧称奇的歌声,就此一炮而红,名声响彻大江南北时,

他、他的师父赵本山,甚至见证了这一刻“奇迹”的我们都想不到,12年后,他在《我就是演员》第三季上,向全国观众昭告:放弃小品了

语气很平静,而彼时的阳仔脸上并没有增添多少岁月强加的皱纹,但整个神态变得萎缩、颓唐、丧气,早已不复当年油头粉面穿着苏格兰裙时的朝气蓬勃。

岁月之于阳仔,并不是猪饲料,而是变压器,他成了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

小沈阳,阳仔,赵本山亲传弟子,曾经最被寄予厚望的东北二人转继承人,一代喜剧天才,是怎么坠落的呢?

阳仔原名沈鹤,1981年生,来自辽宁省铁岭市开原上肥地满族乡。

他是正儿八经的草根出身,上三代贫农,连学费凑得磕磕绊绊,14岁时,家里交不起学费,阳仔从武术学校退学,后被送到铁岭民间艺术团学习二人转。

19岁时,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沈春阳,两人搭伙到处唱二人转讨生活。

那时的东北民间艺术二人转远没有现在呈现得那么好玩有趣,而是充满了各种黄色废料和下三滥,荤口、脏口不计其数,小沈阳当时的表演舞台主要在洗浴中心、夜场和迪厅。这些“灰色空间”鱼龙混杂,汇集各路牛鬼蛇神。

在小沈阳后来的采访中,这段人生充满了比《喜剧之王》尹天仇还卑微的的魔幻色彩。

“常常被观众骂,甚至被观众逼着在半小时内喝了三十瓶啤酒。”

“唱着唱着底下就打起来了,我们还得继续唱,不唱怎么办呢,还得喊观众‘来看我,别看他们’。还有几个人演出的时候,我演过(底下)四个人的,两个在那儿看,完了来俩,把他俩叫了去打麻将。就剩服务员了,但那也得把它演完。不演完怎么办,不给你工资。”

“我像个猴一样被人耍,领着老婆,被画得像鬼一样……我突然怨恨起来,二人转本来是门艺术,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这种境况一直持续到他遇到人生中第一位贵人,闫学晶的老公林越。

林越是吉林省林越艺术团的老板,在赵本山举办“本山杯”二人转比赛前,他的剧场已经经营了十多年,地盘广面子大,俗称二人转界的“座山雕”。

2000年,已经深得二人转表演精髓的小沈阳开始在林越的艺术团表演。在此期间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二个贵人,东北喜剧话事人赵本山。

彼时赵老师如日中天,以他名字命名的“赵本山杯”小品大赛会同中国铁岭首届国际民间艺术节在铁岭举行,风光无限,而冠军是吉林省“四大名旦”之一的闫学晶,二人转宇宙就此联结。

表演的是《皇亲梦》

2003年,赵老师开始展露宗师气派,率辽宁民间艺术团演员开始在沈阳大舞台剧场进行二人转专场演出,改名为“刘老根大舞台”,从闫学晶、林越那里挖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林越艺术团的台柱子小沈阳。

2007年,赵老师又创立了本山传媒,将“刘老根大舞台”购入旗下。一年后,赵老师收徒35名,其中包括日后成名的“小沈阳”、王小利(刘能)等人。

一代宗师赵本山

从刘老根大舞台到春晚现场,小沈阳只花了3年时间。

他先是2006年底参加天津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在和星光大道等代表队的PK中大获全胜。

2007年春节初次登陆央视舞台,在电视剧群英汇晚会中表演了《我要当明星》片段。2008年《我要当明星》送选央视春晚审查,不过最终被评价为与春晚主题不够相符未能入选;

可能是不够阳刚

到2009,他凭借《不差钱》成功登陆央视春晚,和全国观众正式打了照面。

《不差钱》可能是很多人春晚全家看的最后一个全程笑到打鸣的小品,不教育不说教,就是单纯地让你哈到喘不上气儿,笑到腹部绞痛,两腿发麻(拍案叫绝),连瓜子都来不及嗑,我爷我奶甚至连着看了几天重播。

在这个小品中,真正的主角不是年事已高还咳嗽的赵本山,也不是扎着冲天辫两坨高原红的丫蛋,更不是跨界演出还没有凉凉的毕某人。

而是梳着油头,穿着苏格兰阔腿裤,戴着山寨巴宝莉围巾,唇红齿白,阴阳怪气,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阳刚之气”的小沈阳(xiao ~shen~ yang~)。

其台词“为什么呢?吼~”、“有还是没有捏?”迅速霸占了此后一年的网络论坛,而小沈阳从一个“无名之辈”成了“时代巨星”,上到99下到刚会走,都知道“小沈阳”其名。

在后来的采访中,小沈阳说:“有一次,我去一个家家户户没有电视的小山村,偶遇的村民居然叫出了我的名字,连小孩儿都认识我。我都不知道他们从哪儿知道我的,但我很高兴,出名了。”

春晚后没几天,小沈阳照样在刘老根大舞台上演出,台下密密麻麻的都是粉丝,表演后慕名而来的人把他堵在了剧场里,那叫一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同年,《2009小沈阳全国演笑会》启动,到2010年1月31日共在20个省、4个直辖市、3个自治区、70座城市演出103场。

具体赚了多少钱就不透露了,你只需要知道养活了本山传媒集团就行。彼时的阳仔,当之无愧顶流,天降紫微星。

在人生巅峰时刻,他甚至出演了张艺谋的电影,在《三枪拍案惊奇》中扮演店小二李四。

虽然这部电影是张艺谋电影生涯中的滑铁卢之最,但对小沈阳来说犹如装上了加特林,dudududu!

中华骚男、上海滩大哥孙红雷都得礼让三分。

他甚至还在《建党伟业》里演了一个角色。

为他量身打造的大男主作品《大笑江湖》《怪侠欧阳德》《后厨》接踵而至。

搭档女演员有林熙蕾、张柏芝这样的大美女,还有像海清这样的大青衣,perfect!

如果按照起点男频爽文的套路,小沈阳大概率会接替师傅赵本山,成为东北最强喜剧人,甚至成为国民笑星指日可待,也许之后就没有沈腾、岳云鹏什么事儿了。

但2015年之后,小沈阳迅速flop了。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影视资源明显变少。再也没有正儿八经的男主给他演,只在一些“国产特色喜剧”客串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色,还老被岳云鹏、肖央、乔杉、常远等碾压。

这个阶段他的唯一高光就是参演郑保瑞的《西游记》系列里“猪八戒”一角,但效果不知道你们yue不yue,当年挺多小学生看了都很恐惧,很想干yue。

其次,阳仔还从影视咖变成了综艺咖,类型五花八门。时而是跨界歌王,时而是话剧新人,时而是蒙面唱将。

在《跨界歌王》里小沈阳依然展现了他那惟妙惟肖的歌声,一首《依兰爱情故事》我认为是最好听的版本。但出了北方方言体系,他再唱别的就没内味儿了,所以冠军最终花落刘涛,阳仔只拿了个第三名。

最近就是参加《我就是演员3》,他和海玲出演《隐秘的角落》名场面,全员NG,惨绝人寰。

很多人都会发出疑问,怎么会这样?其实小沈阳的坠落,或许从他爆红那一天就开始了。

我们把目光转回他爆红的2009年,不难发现,冲天名气伴随的是密集的负面新闻。

国人最善于顶礼膜拜,也很热衷口诛笔伐。当小沈阳狂揽春晚红利后,与之相应的是“吊丝翻身装大款”“文盲”“充其量会模仿”“赤裸裸的二人转演技”。

当一个人黑红并存时,他的每一步路都如履薄冰。最扑街的是,能帮他过河的船开始沉了,红不过4年,小沈阳所在的本山传媒就发生了巨大激荡。

2013年,赵本山赴美国演出,反应平平,一时间“美国观众厌恶赵本山”的消息四起。而当时内地艺术圈风声鹤唳,此时一位重要人士登场,那就是赵本山的“伯乐”姜昆。他谈到“二人转”涉黄的问题,认为“赵本山们应该肩负起管制它的责任。”

一个体制内,一个野生派

当然,这个要详细说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2015年,仿佛一夜之间,赵本山消失在各大舞台,原定上演《爹妈满院》的影视剧也被下线,随后,《乡村爱情》系列只能在网络平台播出,各大卫视的春晚都拒绝了赵本山,辽宁大学拒绝和赵本山合办艺术学院……

一时之间,东北二人转教父竟面临“树倒猢狲散”的局面。

小沈阳就此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独立行走可不是说走就走,他学历只有初中水平,缺乏创作能力,而喜剧人最重要的就是想“包袱”,阳仔表示很痛苦:“完了,憋住了!包袱哇咋就这么难呀!头都要炸裂了。”

他的成名更多是因为极具感染力的表演天赋,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阳仔当然明白自己的表演优势,所以跨行演戏是很好的一步棋。但是阳仔并没有好好地规划自己的表演事业,他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模糊。

wuli嘎子非常专一地走动作喊麦这条路,河北队长、特种兵王、雷霆嘎巴、哥不是娘炮。

但小沈阳,谢孟伟异父异母的亲兄弟,尝试走的几条路都不太对劲。

他最拿手的是扮丑搞笑,但可能是因为名利与环境的影响呈现出来的效果逐渐油腻化。

加上这条路很快就被岳云鹏给截胡了,每次看到小沈阳在大银幕上卖力扮丑,很多人只想说:收手吧阳仔,外面全是小岳岳,而且岳云鹏相比之下更可爱点。

其二是严肃,那更惨烈了,《一代宗师》里他扮演小混混三江水,和张震对手戏较多,挺正经的,但当他一出现在银幕上,全场嬉笑哗然。

在碰了各种壁之后,小沈阳决定重拾初心。2016年,他参加了《欢乐喜剧人2》这档节目。

《欢乐喜剧人》相当于喜剧界101,东南西北各大派系的宗师分别派出了自己的得意弟子,一决高下。

第一季有在时尚都市男女中知名度颇高的开心麻花,派出沈腾、艾伦;赵本山的东北军则派出后起之秀宋小宝;冯巩那边是现在不停破纪录的贾玲;以及从德云社出走的两个弟子,李菁和曹云金。

还有一些小门派。比如俞白眉工作室,爱笑兄弟乔杉、修睿,此外更有高晓攀、九孔、刘仪伟、吴君如等人乱入。

第一季惨烈搏杀,沈腾所率领的欢乐麻花团队最终击败宋小宝、贾玲、乔杉、修睿等一众强劲对手,摘得喜剧之王的桂冠。

第二季王宁和艾伦代表麻花继续出战;大潘、佳佳顶住尴尬冲锋陷阵;岳云鹏和孙越领军德云社杀入重围,港台一方则请到赵正平以及香港喜剧宗师詹瑞文。比赛期间,更有白凯南、秦昊甚至潘长江、苑琼丹乱入战局。

而辽宁军团则有小沈阳的东北F4和宋晓峰的MP3前仆后继。

小沈阳回归作是《不差钱2》 ,故事接着2009年的《不差钱》,小沈阳开饭店搞副业貌似风光,其实是入不敷出,最终在反思之中决定找回初心,重新回到喜剧舞台。

这,不就是阳仔的真实写照吗?

小沈阳希望在这场表演中找回当年春晚的感觉,但事与愿违,他站在台上,“脸都木了,不知道怎么演。”

在后面几期里,他先后尝试了《海盗》、《老人与山》、《四大才子》、《喜从天降》。 很拼很用心,在他参加的五期中,小沈阳团队从未掉出过前三名并且拿到三场第一。

但我们能肉眼看见阳仔已然枯涸,一滴也没有了,最终小沈阳决定退出综艺《欢乐喜剧人2》。

他的退出并没有引起什么唏嘘,因为之后同门文松补位上场,如果看过第一季文松表演的人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个阴柔的男演员,跟昔日那个站在春晚舞台上的小沈阳太像了。

尤其是,他的包袱抖得更好玩。

在《欢乐喜剧人》的擂台失败后,阳仔再次出现在了北京电视台的《跨界喜剧王》中,如果说在《欢乐喜剧人》里的尝试还算回光返照,那《跨界喜剧王》里的表演则几乎是泯然于众人。加上这档节目糊到查无此综,毫无水花,阳仔的小品之路在折戟的边缘。

不过,这还不算压垮阳仔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多番尝试未果后,阳仔终究把目光投向了挚爱的影视行业。

他,执起导筒,摇身一变成了导演。2018年,自导自演的电影《猛虫过江》上映。

这部电影请了不少熟人,比如陈思诚、金士杰,故事既不是《猛龙过江》,也不是《铁岭往事》,倒非常像开心麻花的《西虹市首富》, 巧的是这部电影女主角和《西虹市首富》是同一个。

但业余选手阳仔没有开心麻花的班底和能力, 这部电影放大了他以往作品的所有缺点,土、雷、俗,并以“东北二流子”文化为荣,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自黑”还是“自黑”。

豆瓣评论称:“当导演比当导游门槛还低吗?”

阳仔因豆瓣评分过低明面开撕,闹得沸沸扬扬,后来继承了这套招式并将其发扬光大的人,是毕志飞。

当初批评他的那些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一语中的,他确实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导演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不然北电中戏每年那么多导演系毕业生找谁说理去。

自此,小沈阳开始坠落,2018年后他本人更陷入多种匪夷所思的都市传说和娱乐奇谈中。

比如2018年被造谣“吸毒被抓”;

其实只是他参加慈善晚会退场被工作人员“过度保护”了。

2019年还被谣传出车祸去世,被P灵堂照;

2020带货惨败被众嘲……

惨不惨?挺惨的。难不难?那倒没有。阳仔虽不如从前风光,但他混得不差,有多种副业,赚得盆满钵满,足够让广大素人羡慕,也够光宗耀祖了。

在《我就是演员3》里,他说过,我内心是很幸福的人,可能不太适合诠释这样一个角色。

“现在的小品都是喜头悲尾,我不喜欢,我喜欢逗大家笑,从头到尾把大家逗开心。”

阳仔,还是那个想让人开心的阳仔。

其实写到这里,小沈阳的坠落之谜到底如何已经不重要,阳仔还能不能支棱起来也不重要了。

借由小沈阳,本桃怀念的不是从前意气风发的小沈阳,而是以小沈阳《不差钱》为代表的,那个辉煌的本山时代,那个喜剧小品真正为观众带来欢声笑语的岁月,再也回不去了。

设计/视觉:SaiBO XiaOsI Men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