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教训,让吴焕先感叹:红25军要打胜仗,只能靠徐海东

2021-02-25 14:10:00 资产管理

在工农红军历史上,红军主力部队存在过三个红74师,分别是皖西红25军74师(原独立3师)、鄂豫皖红25军74师和陕南红74师,这回介绍鄂豫皖红25军74师。

1932年11月29日,为统一各部队指挥,鄂豫皖省委在檀树岗会议上决定重建工农红军第25军,下辖两个师,其中原红9军27师改编为红74师,师长徐海东,政委戴季英,下辖第220、221、222三个团共4000余人,其中220团长黄绪南(兼任副师长,1934年牺牲)、221团长俞少纯(1933年牺牲)、222团长汪德海(1932年牺牲)。

徐海东,原名徐元清,1900年出生于湖北大悟,曾在北伐军第4军任排长,1927年参加黄麻起义,后长期指挥赤卫队与地主武装作战,曾任警卫2团团长、红12师36团团长、独立4师师长。戴季英,1906年出生于湖北黄安,参加过黄麻起义和木兰山斗争,曾任黄安县书记、鄂豫皖苏区保卫局审讯科科长、独立3师政委。

红25军组建后,为了加强皖西苏区的斗争,1933年1月由军政委王平章带着红74师221团去组建红28军,徐海东师长还应邀给即将出征的部下们讲了话,这样之后红74师只剩下两个团。随后红74师与红75师分别在麻城和光山独立活动,利用蒋军正规军只占着大中城镇的有利时期,恢复和整理农村的红军各级地方武装,鄂东北苏区的形势开始变好转起来。

【红25军74师首任师长徐海东,首任政委戴季英】

1933年3月初,马家军第35师的两个团接替了蒋军第89师在黄安郭家河的据点,鉴于这两个团战斗力较弱,红25军大胆得发起郭家河战斗。徐海东亲自指挥红74师的两个团,趁敌不备从郭家河南北村口夹击,很快突入村内,将敌人大部分歼灭。郭家河一战,红74师只伤亡37人,却俘敌2000余人,打出了“徐老虎”的威名。

蒋军鄂豫皖三省围剿总指挥卫立煌见红军主力部队又开始出现,忙调集12个团的兵力前来追击,想将红25军歼灭于杨泗寨地区。徐海东和驻扎在麻城地区的蒋军第30、31师接触较多,知道这两支部队为保存实力,平时都是避免与红军接触,战报也是大部分虚构。徐海东、吴焕先便率红25军从这两个师的防御方向突围,从而轻易地跳出了卫立煌的包围圈。

1933年4月初,红25军与红28军再次会师,军长吴焕先将红28军收编为第73师,这下红25军就已经拥有了三个师七个团共1.1万余人,在吴焕先、徐海东指挥下又先后取得潘家河和杨泗寨两次战斗的胜利。鄂豫皖书记沈德济认为形势已一片大好,决定发起七里坪围攻战,红25军的领导除了徐海东外,均未表示反对。

【红25军军长吴焕先烈士纪念雕像】

由于红25军缺衣少粮,七里坪围攻战打得非常艰苦,吴焕先让徐海东指挥红74师去“打粮”,每次仅能缴获面粉几十袋,不够全军吃一顿,每次却要付出100多人的伤亡。徐海东为此直言,这仗没法打了,再打被困死的将是红25军。沈德济听了很生气,认为徐海东立场不坚定,遂命令戴季英去整顿一下红74师,结果不少红74师的指战员被戴季英撤职甚至杀害。

七里坪战役失败后,沈德济虽然部分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但仍拒绝徐海东的正确意见,要求红25军为保卫鄂东北苏区与敌人进行决战。1933年7至8月间,红25军虽然在战斗中给予敌人大量杀伤,但自身也减员不少,最后被迫放弃苏区向皖西北苏区转移,转移途中红74师222团3营被敌人截断,被迫返回鄂东北苏区继续苦战,最后仅剩数十人幸存。

1933年9月初,沈德济、吴焕先带着红25军主力来到皖西北苏区后,依然排斥徐海东的正确意见,照搬鄂东北苏区保卫战的那一套与蒋军打内线决战,结果部队虽然作战英勇,但仍越打越少,全军仅剩3000余人,其中红74师仅剩三个营。到9月底,沈德济见皖西北苏区也保不住了,决定再转移折回鄂东北游击区。

【1921年,鄂豫皖书记沈德济(左)与其兄茅盾(右下角)合影】

黄绪南,1912年出生于湖北黄安,1930年参加工农红军,曾任红4军下级指挥员、红9军27师1团长、红25军74师副师长兼第220团长,在这一年的作战中都担任徐海东的副手。周化贤,出生年月和籍贯皆不详,除此时出任红84师政委外无其他任何资料。

红28军成立后,在徐海东的灵活指挥下连战连捷:1933年11月底在商城石门口歼灭独立第34旅一个团,俘敌1000余人;1934年1月在固始铁冲山歼灭第45师一个团,俘敌2000余人;3月在古碑冲重创独立第5旅,俘敌800余人;3月在葛藤山击溃第54师161旅,俘敌旅长刘树春以下130余人,不过红84师师长黄绪南也在之后的一次战斗中牺牲。

【傅家选少将,曾任红84师供给科长,李庆柳少将,曾任红74师宣传科长】

再说吴焕先、沈德济带领的红25军主力,回到鄂东北游击区后,将红74师的另一个半营改编为红75师224团。由于失去了徐海东的指挥,在蒋军的残酷围剿下,红25军血战五个月,全军仅剩1000余人,根据地内的老百姓仅剩100余人,沈德济也在1933年11月因病去世。这一连串的军事失利和血的教训,让吴焕先意识到,红25军想要打胜仗只能依靠徐海东。

1934年4月,红25军与红28军在豹子岩胜利会师,红84师被改编为红75师223团。吴焕先紧紧握着徐海东的手感叹道:“海东啊,红25军离开了你可真是不行啊!”从此以后,吴焕先在红25军的军事行动上完全听从徐海东的意见,使部队在后来又先后取得长岭岗、杨家店、扶山寨等几次大捷,直到于1934年11月离开鄂豫皖苏区。

在红一方面军东征山西作战中,红223团被扩编为红15军团73师,经过几十年编制的变迁,如今承袭该部衣钵的是号称我军十大猛虎团之一的北部战区陆军某部。

【田崇厚大校,曾任红74师经理处长,程明大校,曾任红74师宣传队长】

在鄂豫皖红25军74师(包括红28军84师)工作过的开国将校,除了徐海东大将外,还有曾任供给科长的傅家选少将、曾任经理处长的田崇厚大校、曾任宣传科长的李庆柳少将和曾任宣传队长的程明大校(1961年晋升少将)等。

红25军74师(后改称红84师)历任师长

徐海东(1932.11-1933.10,1955年大将)

黄绪南(1933.10-1934.03,牺牲)

红25军74师(后改称红84师)历任政委

戴季英(1932.11-1933.10,开封市书记)

周化贤(1933.10-1934.04,事迹不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