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身体结构有哪些不合理之处,为什么要保留不合理的身体结构?

2021-02-25 13:55:06 钟铭聊科学

提到生物的进化,我们总是人类生物会朝着更加高端、设计更加精妙的方式来进化,而目前我们的形态就是最完美的形态,甚至可以说是人类演化的终极版本。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人类演化并没有方向,现如今的人体结构也不是最完美的,甚至可以说是一堆bug。

不信,你看!

人类在几百万年前就开始了直立行走,为了适应直立行走,人类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了双脚上,以至于我们的双脚要承担我们身体的全部重量,所以我们容易患有关节炎等疾病,这是直立行走所带来的第一个问题。

其次,直立行走还带来了痔疮。痔疮在人类社会并不罕见,而且从古至今痔疮就是一个普遍的疾病,比如:苏东坡就经常受痔疮的困扰,以至于许多食物都不敢吃。而现在的我们更是因为久坐、久站等不良的生活习惯,导致痔疮患病率也非常高。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痔疮似乎只在人类世界中出现,动物很少会患上痔疮。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人类之所以容易患上痔疮,其实是因为直立行走。痔疮发生的地方位于直肠的末端和肛管附近,在这里还有一个肛垫,肛垫可以保护肠道内部的食物残渣不会泄漏出来,只有大脑传达指令之后肛垫才会允许粪便通过,而这就是排便行为。

肛垫处周围有动脉和静脉,其中静脉是从下向上回流到心脏处,而直立行走之后导致人体的肛垫高度和心脏之间有落差,以至于容易发生静脉血管回流不畅,导致血液淤积,形成痔疮。

动物之所以不会得痔疮,是因为动物属于四肢行走,它们的肛垫高度和心脏高度较为一致,能够较为顺畅地回流到心脏。

直立行走的另一个弊端则是提高了人类的难产率。直立行走时需要我们的身体保持平衡,而保持平衡的关键就在于髋骨不能过宽,否则就会像大猩猩直立行走时一样左右摇晃。

人类直立行走之后髋骨变得较窄,而较窄的髋骨会导致人类女性的产道变得崎岖不平,而这也将会导致人类难产。

对比黑猩猩的产道我们就会发现,黑猩猩的产道很大,幼崽能够很容易出生,所以它们在生育后代时很少会像人类一样撕心裂肺的吼叫。而人类的产道不仅狭窄,而且还崎岖不平,导致婴儿的头部需要转动两次才能够顺利出生。这也增加了人类女性的难产率以及婴儿的死亡率,以至于在医疗还不发达的古代时,人们经常把女人生孩子称之为“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那么问题来了,直立行走既然给人类带来了这么多痛苦,那人类为什么还保留了这个基因呢?

尽管直立行走给人类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但是直立行走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是因为人类在远古时期生活在树上,为了够到头上的水果,我们有时不得不在树上直立行走一小段距离。

而当人类生活的环境突变,森林褪去后,人类又被迫来到了草原上生存。草原上植被矮小,并且有许多食肉动物虎视眈眈,比如:恐猫经常以远古时期的地猿为食。为了能够更好地发现天敌,人类会通过直立行走的方式来瞭望天敌,一旦发现天敌,会及时逃避。

另外,直立行走非常节约能量,而节约能量意味着它们可以依赖更少的能量存活下去,所以该基因对人类生活非常有帮助,以至于被保留了下来。

直立行走不仅仅提高了人类的存活率,甚至还使人类文明的出现成为了可能。

我们知道,直立行走之后人类的前肢被解放了出来变成了双手,而双手可以采摘果实,挖掘植物根茎,甚至还可以使用工具。

使用工具是人类演化历史中的里程碑,在几十万年的时间里,人类不断利用自然界中的资源,并通过双手将其改造成更加适宜人类生活的工具,比如:制作石斧,房屋,缝补衣服。

人类学会使用工具之后,开始变得不再依赖自身的进化来适应环境,而是把环境改造地更加适宜人类生存,而这帮助了人类生存,所以人类才演化成了如今的模样。

由此可见,人类的不合理之处也藏着合理的解释,直立行走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基因演化,而是我们人类适应环境时演化出的生存策略,它虽然会给人类带来一些不便,但也能帮助人类更好地生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门新闻